白緋日常--小別勝新婚(8/7) 白石的美帆子 白緋 連載中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7-3 3421

最新回复 (158)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7-13
    0 21
    6. 傾電話

           洗澡後,我坐到床上,打算在睡前再看兩頁醫學期刊,然而腦海中卻一直浮現妳的臉孔,始終也無法集中。最終,我決定放下期刊,正想拿起電話給妳傳個短訊,還未輸入一個字,就接到妳的來電。這就是別人說的心有靈犀嗎?我只知道此刻的自己笑得像個呆子。

       「真好。」

       「什麼真好?」

       「在我想念美帆子的時候,美帆子也想我了,這種感覺真好。」

       「笨蛋!」


          我們就這樣有的沒的聊著,然後在不知不覺間已在電話中聊了將近兩小時。我換了個坐姿,舒適地靠在床頭,繼續聆聽著妳低沈卻溫柔的聲音。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或許是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可以讓我說話的對象,因此一直以來只會靜靜地坐在一旁看書,然後逐漸習慣了沈默,甚至變成了待人處事時的冷淡。

          直到溫暖的妳出現,熱得足以融化我的冷漠。曾經,我對所有事也可以隨遇而安。唯獨與妳相遇,第一次令我感恩及開始相信緣份的存在。我花光了一輩子的幸運才能遇上妳,所以直到死也不會放開妳。 

       「惠,妳別只顧聆聽,也要說話啊!我還以為妳已經睡著了。」

       「美帆子。」

       「嗯?」

       「我愛妳。」

       「妳⋯⋯妳突然表什麼白啊!笨蛋!」想起妳害羞得滿臉通紅的樣子,我不禁笑了。

       「我說,我們下個休假一起去看電影好不好?」

       「好。」只要和妳在一起就好。

       「我們去看那部偵探電影好嗎?它在網上的評分很高。」


          我就算閉著眼也能想像到妳在話筒另一邊那興高采烈的樣子。然後,電話的另一端突然沒了聲音。

        「晚安,美帆子。」原來,可以在妳入睡時對妳簡單的說聲晚安也是種幸福。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7-18
    0 22
    7.左眼在看電影,右眼在看妳

           這天,雖然是休假,我卻很早醒來。滿屋在轉眼間充滿了咖啡的香氣,我還未來得及呷一口,就接到妳的短訊。

           妳說戲院附近有一間新開張的咖啡店,那裏的鬆餅很受歡迎,然後問我要不要先吃點東西,再看電影。聽說咖啡店與戲院都是情侶約會的必到地點,妳這書呆子該不會又是從書本學到這些吧?想起妳一臉認真地看著有關約會的書本,嘴角不禁揚起了笑容。

          走到車站出口,在遠方已看到妳高挑的身影。妳一看見我走靠,就立即緊緊地牽著我的手。


        「我們走吧。」

         「嗯。」

        
          或許是時間尚早,加上今天並非假日,所以咖啡店內的客人翏翏可數。

        「原味鬆餅在網上是人氣之選,我們點一個試試看好不好?」妳翻了幾頁餐牌後,抬頭問我。

        「好啊,妳做了不少資料搜集嘛。」

        「也不是很多,只是在網上看了一些網友的留言及評論。」妳傻笑著對我說。

        「美帆子,試試看。」妳將鬆餅切得整整齊齊,再將其中一塊遞到我嘴邊。我的臉頰開始發燙,可是看到妳一臉期待的表情,卻也不忍拒絕。

         「喔,真的好好吃!」剛才的害羞瞬間消失,只剩下驚訝與讚嘆。

         「美帆子喜歡就好。」妳寵溺地對我笑著,再抬起手輕輕地抹走沾在我嘴角的糖霜。鬆餅很甜,可是感受妳對約會的用心,更令我心甜。

           
           妳左手拿著爆米花,我則挽著妳拿著可樂的右手走進戲院。其實比起在戲院看戲,我比較喜歡在家裏看DVD,因為環境較舒適,也較安靜,旁邊亦沒有一直吵吵鬧鬧的小孩。只是,和妳一起時,氣氛總是截然不同。在燈光昏暗前,看著妳吃著爆米花的側臉,或許間中在戲院約會也不錯。

           前方的情侶在電影放映了一半後,已抱成一團。我斜眼瞄了身旁,妳仍然保持著開始時的端正坐姿,專心地看戲。這呆子真是一塊堅實的石頭呢!我翻了翻白眼,強迫自己專心在大銀幕上。

          然而,看著前方的情侶忘情地接吻,心底裏還是會有一點點期待。此時,妳突然伸手並與我十指緊扣,我嚇了一跳地轉頭望妳。
     
        「突然就想牽著妳。」妳在我的耳邊悄聲說道,而我的雙耳卻因為妳突然的靠近而泛紅,幸好在漆黑的環境中,妳看不見我害羞的樣子。

          妳的手心暖暖的,還帶著少許薄汗,卻撫平了我內心的煩躁。我不自覺地移了移身體,並將頭靠在妳的肩膀上。妳震了一震,然後把我擁入懷中。

         在電影即將結束時,男主角成功破解案件,深情地與女主角擁吻,而妳也突然在我的頭頂上落下一吻。我感受著突然變快的心跳,我知道我們的將來也會與電影一樣是happy ending。


    tbc
  • 站长 admin 2019-7-19
    0 23
    大大能用得上那个汇入文章的功能吗?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8-3
    0 24

    8. 沈默的情侶


          我們逛街逛了一整天後,拿著兩大袋戰利品,走進一間西式餐廳內用餐。我對於飲食並不講究,反正只要有肉及吃得飽就好。所以,每次約會大多由美帆子負責點餐。

     

          在談話期間,我順著美帆子的目光,望往坐在鄰桌的一對大概二十多歲的情侶。他們雖坐在同一桌,卻各自低頭邊玩手機邊用餐,途中並未交談過半句,甚至連眼神交流也欠奉。

     

          美帆子將身體靠前並輕聲地說:「從我們坐下開始,他們完全沒有抬頭看過對方一眼,比起情侶反而更像兩個互不認識的陌生人呢!」

     

          晚飯過後,即使從餐廳走到妳的住所只需十分鐘,我亦不放心讓妳獨自回家,夜晚寂靜的街道實在太危險了。而且,像這樣和妳牽著手散步,感受著妳手上傳來的體溫,看著妳迷人的側臉,這種雖然平淡卻不平凡的生活更讓我沈醉。

     

          此時,我突然想起剛剛那對沈默的情侶。有人曾說過,每日重複的日常,例如工作引致的疲倦感、逐漸加長的加班時間,都會令人麻木,甚至逐步吞噬一切感官。我突然害怕我們之間的心動與愛情,在未來的某天也一樣會被淋熄。

     

        「美帆子。」 

        「嗯?」

        「我們也會因為朝夕相對,而變得沈默無言嗎?」

     

          或許在別人眼中,我早已走出黑田醫生的陰影,成為穩重可靠的白石醫生。可是,只要面對妳的一切,我仍然會缺乏自信、會不安,甚至會手足無措。我可以適應所有習慣的轉變,唯獨無法習慣失去妳,也實在無法想像我們會變得疏遠的日子。

     

         「笨蛋!」妳雖然在罵我,但那個白石惠專屬的溫柔與寵溺的眼神,卻讓我有種踏實的感覺。

     

         「只要是和妳在一起,永遠都像在熱戀中。就算間中或會因各自的忙碌而變得無言,亦絕不會尷尬。只要對象是妳,總能一直走下去。」看著妳滿臉通紅卻份外誠懇的表情,我的心裏隨即變得滿滿的,也不禁笑開了。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8-3
    0 25
    admin 大大能用得上那个汇入文章的功能吗?
    可以了!前幾天太忙了,一直沒空嘗試呢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8-3
    0 26

    9. 心理測驗  


          妳坐在沙發上專注地翻閱著醫學期刊,我則把頭靠在妳的肩膀上,靠在妳身邊看雜誌,是我們難得的休假。這種靜靜地呆在妳家中的約會,或許在別人眼中未免過份平凡,卻絕不平淡。或許是平日的工作太忙碌,因此悠閒中的幸福才會格外珍貴。

     

        翻到心理測驗的那一頁後,我抬頭問妳:「惠,如果發生火災,妳會最先拿什麼物品離開?A是貴重物品、B是必需物品,還有C是紀念性物品。」

     

        妳放下手上的期刊,一臉認真地回答:「D,緋山美帆子。」

     

       「妳認真一點回答!」

     

       「我很認真啊!對我而言,美帆子是最貴重、最有紀念價值,還是最必須的!不管是火災還是地震,是天災還是人禍,只要有妳在我身邊就好,我亦絕對不會拋下妳獨自離開。」

     

        「笨蛋!」我連忙低頭,緊盯著手上的雜誌。為什麼妳說這些話的時候,永遠不會臉紅呢?

     

        「美帆子。」

     

        「怎麼了?」

     

        「我回答得這麼好,難道不應該有點獎勵嗎?」妳嘟著嘴對我說。

     

        「不應該!妳是小朋友嗎?現在已經很晚,我要回家了。」

     

        「就親一下好不好?不親的話,不可以離開喔!」妳一邊撒著嬌,一邊在我的肩膀蹭來蹭去。

        

        「妳有時真的很無賴。」可是,我終究還是在妳的唇上輕輕親了一下。看著妳那心滿意足的神情,我就知道自己始終無法拒絕妳。

     

        一吻終了,我剛想拉開一點距離,妳就按下我的後腦,再次親上我的唇。不是說只親一下嗎?白石惠,妳真的很無賴!不過,我喜歡就好。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8-3
    0 27

    10. 十分鐘與十日


      「白石醫生,我還未能出院嗎?」早前在踢足球時意外受傷並骨折的中學生小宮智也,一臉無奈地看著我。

      「還要再觀察幾天喔!擔心追不上課堂的進度嗎?」

       「才不會呢!反正我即使坐在課室上課也聽不懂啊!」

       「那為何這麼著急呢?啊!想念女朋友了?」

       「只是躺在病床上太沈默了!而且,女朋友也只有兩天沒見面,那有這麼快開始想念呢?」

       「情侶不是應該朝夕相對嗎?」

       「見面太頻密會很快生厭的。白石醫生,你沒看過近日在網上有關年輕人戀愛觀調查的影片嗎?現在還有人認為在交往時,10天才見一次面也是正常喔。」

     

       現在的年輕人的思想都是這麼奇怪嗎?在午休時,我在網上搜索剛才小宮提起的那段影片。

     

       「你認為交往後的見面頻率應是多久?」

       「10天。」10日看不到美帆子嗎?我拼命搖頭,連10分鐘看不見也完全無法接受。因為喜歡,所以才希望一直待在一起啊!

      「在沒見面的前提下,交往後打電話給對方的頻率應是?」

      「3天。」一天至少一次啊,美帆子的聲音這麼動聽!

      「交往後line傳短訊的頻率是?」

      「早安及晚安。」怎麼可能?一秒一條還不夠呢!


      「白石,你在看什麼啊?不但一直搖頭,還不斷自言自語。」美帆子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令我不禁嚇了一跳。 

       「緋山醫生,我想妳了,真的很想妳!」因為太喜歡,所以才會想一直待在一起。

      「有多想?」

      「想妳想到沒有不想的時候。」

       「笨蛋!我⋯⋯我一點也不想妳!」啊!害羞得滿臉通紅的美帆子太可愛了!怎麼辦?!好想吻一口喔!這麼可愛的美帆子怎能10天才見一次呢?即使是日夜相對也絕不會生厭,因為太喜歡。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28

    11. 你要⋯⋯,還是要我?

          這天,因為藤川一整天的喋喋不休,以及一直露出期待得有點噁心的表情,我、白石、藍澤及冴島在下班後,只好接受他的邀請,一起到瑪麗珍的酒館聚會。

         「醜女一號、二號、三號,還有我的耕作,我想死你們了!」瑪麗珍在藍澤的臉上親了一口後,就想伸手去抱白石,我連忙將她拉近自己。即使對方只是瑪麗珍,我也不想讓其他人觸碰白石。

        「美帆子,抱抱。」我正在旁邊和冴島聊天時,原本坐在一旁喝酒的妳,突然張開雙臂向我靠近。

        「白石,妳是不是醉了?」我滿臉通紅地把妳推開。

        「嗚⋯⋯美帆子不要我了⋯⋯」

        「緋山,你何時開始和白石變得這麼親密了?」藤川坐到我旁邊,一臉好奇地問道。

        「藤川醫生,你不准太接近美帆子,她是我的。」妳用力推開藤川後,雙臂緊緊地環住我的腰。

          我看了看旁邊依舊目無表情的藍澤,以及正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的冴島,想推開妳卻徒勞無功。

         「美帆子,妳幸福嗎?」

         「不幸福!一點也不幸福!」

         「可是,我很幸福啊!因為美帆子是我的女朋友⋯⋯」我連忙捂著妳的嘴,亦不敢抬頭看其他人。

         「緋山,你和白石⋯⋯」藤川震驚地說。


          妳明知自己會發酒瘋就不要喝這麼多啊!白石惠,妳真是麻煩死了!

        「她醉了,我先把她送回家。」

        「我不要回家,那裏沒有可愛的美帆子。」我站起來後,用力拉著惠離開。

        「美帆子,妳別推開我好不好?」妳剛上車,就緊緊地抱著我。我沒有回答,只是調整了自己的坐姿,讓妳可以更舒適地靠著我。其實,看著妳那棄犬般可憐的表情,我怎會忍心拒絕妳呢?然後,妳突然開心地如蜻蜓點水般在我的唇上啄了幾下。

        「美帆子,我喜歡妳,很喜歡很喜歡妳。」雖然妳的表白讓我心甜,可是看到司機一直向我們投以奇怪的目光,我真想一掌把妳打暈。


        「美帆子,妳要酒,還是要我?」從下車到踏入妳家門口不過幾分鐘路程,妳卻始終緊抱著我,好像很怕我會突然走掉似的。

        「當然是酒啊!妳又不能喝進肚。」我一邊扶著妳走到沙發,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

          誰料妳一坐下,就突然用力把我往前拉,我一不留神就跌在妳的懷抱內,妳帶著酒氣的吻讓我也有點醉倒的感覺。

        「妳乖乖地去睡覺吧,我要回家了。」

        「美帆子,妳要回家,還是要我?」

        「當然是回家啊!現在已經很晚了,而且明天還要當值。」

        「美帆子,不要走。」我剛站起就被妳一把抱住。看著妳再次露出像被主人拋棄的棄犬表情,我終究無法狠心將妳推開。

        「我不走了,妳先去梳洗好不好?」我緊緊地回抱她,一邊輕撫她的頭。

        「好,可是美帆子不可以偷走喔!」好不容易才成功說服她去梳洗,然後扶著她跌跌撞撞的走進睡房。

        「惠,妳先睡吧,我去洗澡。」

        「妳要洗澡,還是要我?」她可憐巴巴的表情,讓我的心也軟了。

        「笨蛋,當然要妳。」

        「真的嗎?」看到她興高采烈地笑著,我也不禁笑了。 

        「惠,晚安。」我在她的額頭上印上一吻,輕聲地說。

        「美帆子,我最喜歡妳了。」

        「我也是。」


          喝醉的妳就像小孩子,有點難纏,卻又傻氣得可愛。我不介意照顧因為喝醉,而變得呆呆的妳,可是妳這一面只能讓我看見。妳是別人眼中可靠又穩重的白石醫生,卻只能是我的惠。還有,妳以後要是再和其他人去喝酒,還敢喝得這麼醉就死定了!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29

    12. 發惡夢

    補充: 正文與前文有關


    以下正文

    ------------


       「惠,對不起!我們分手吧!」我還未來得及作出回應,妳已經堅決地鬆開我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


          我看著妳走近一個身型高大,正溫柔地對妳微笑的男子。他牽著妳伸出的右手,然後將妳一把擁入懷中。


          直到淚水流入嘴唇,我才驚覺自己早已淚流滿臉。在彷佛已停滯的世界,唯有心臟的痛楚真實得像把我撕開一半。我抬起頭,卻只看到正在擁吻的你們。從今天變成明天好像特別漫長,然而從我們變成你們卻只需一瞬間。


       「美帆子!美帆子!」我的世界在妳轉身離開的瞬間已停止運轉,永遠失去妳的感覺太痛苦,我亦無法想像往後即使如何呼喚妳,卻再也無法看見妳那燦爛又溫暖的笑容的日子。


          美帆子,妳為什麼不喜歡我了?

     


        「惠!惠!白石惠,快起來!」


          我睜開雙眼,只看到眼前一臉膽憂的妳。我緊緊地抱著妳,卻無法制止落下的淚水。


       「美帆子,拜託妳不要走,也不要離開我。」


       「怎麼了?發惡夢了嗎?」妳溫柔地一下又一下地掃著我的後背,我卻只能一直啜泣。


       「笨蛋!我不會離開,也無法從妳的身旁離開。」我抬起頭,看著妳那對溫柔得足以吸走我魂魄的雙眼,不禁吻上妳的唇。


      「我愛妳,妳是我的。」


      「嗯,我也愛妳。」

     


          在再次醒來後,我看著懷中正在熟睡的妳。妳為何會在我的床上呢?難道我仍然在夢中,還未醒來嗎?


          就算這只是一場夢也不要緊,原來在睜開眼時就能看見妳,已經足以讓我幸福得要死去。我輕輕地撫著妳的頭髮、妳的臉頰,以及妳的唇,看到妳皺了皺眉後,我嚇得連忙將手收回。幸好妳並未醒來,只是收緊了環在我腰旁的雙手。


          我斷斷續續地想起昨晚那些零碎的記憶,妳那白石惠專屬的寵溺眼神讓我不禁偷笑。我知道自己很容易喝醉,因此除了得知父親有癌症那次以外,從未如此放縱過,或許是知道有妳在旁邊,我才會這樣仼性。反正我再失控,也有妳在我身旁。我捨不得起床,就這樣一直看著妳,直到鬧鐘響起。


          人總是貪心的,只要有了第一次,就會渴望擁有更多。我想過最幸福的事,就是在閉起雙眼前最後看到的那個人是妳,然後一睜開眼就能看見妳,就這樣和妳一起變老。好不好這樣將妳拐回家呢?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30

    13.   一個家,兩個人


       自從那天在妳家留宿以後,妳就開始以各種理由把我留下。

     

      「美帆子,現在太晚了,我不放心妳獨自回家。」

      「外面正下著大雨,美帆子就留下來吧。」

      「新聞說有小偷及色狼在這附近出現,美帆子這麼可愛會被人拐走的。」

      「美帆子,我怕黑⋯⋯」

      「美帆子,剛剛那套電影太恐怖了,我怕⋯⋯」

     

          最近,妳甚至連籍口也不編,只是一臉無辜又可憐地看著我。每次只要看到妳露出這樣的表情,我都會立即心軟地投降。因此,在妳的家中,屬於我的物品逐漸增多。

     

          說真的,其實我也不抗拒這種半同居的生活。我喜歡在睡醒時看到妳,喜歡妳悉心地為我烹調的料理,喜歡妳深情又充滿愛意的眼神,也喜歡妳的一切。

     

          有人說,朝夕相對會讓人麻木,不再感激對方的付出,也不再輕易因為對方而心動,然後最初的愛情總會在某一天被時間沖走,正如我以前那幾段無疾而終的感情。可是,現時的我只要被妳從後抱著,就會感受到自己一直被妳的愛包圍。如果對象是妳,我想我們在很多年以後,仍然能相處得像熱戀。

     

        「美帆子,我想照顧妳,也想被妳照顧。妳願意從今天起讓我承擔妳的生活嗎?」這天,妳害羞卻誠懇地向我遞上妳家的鑰匙,那聽似求婚的同居邀請讓我既好笑又感動。

     

        「反正有個包吃包住的房東笨蛋也不差。」妳看到我伸手後,傻傻地笑了。

     

        「美帆子,我大概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喜歡妳。」妳一把將我擁入懷中,然後輕聲地在我耳邊說。

     

        「嗯,我也是。」啊!緋山美帆子,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這時候應該罵她笨蛋啊!說什麼我也是呢?不過,看到她傻子般的笑容,雖然害羞卻也值得。

     

       「以後可以每天抱著美帆子睡覺真好,如果可以一起洗澡就更好了。」

     

       「笨蛋,誰想和妳一起洗澡呀?!」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31

     14.  同居快樂


          我最初以為,習慣獨自生活的我們,大概需要點時間適應朝夕相對的生活。我們雖然已經曖昧了3、4年,可是真正交往的時間卻只有一年多。然而,或許我們真的認識了太久,對彼此的了解太深,所以剛開始正式同居已相處得像老夫老妻。

     

          這天,是我們同居後的首個休假。我剛在廚房準備早餐,妳突然從後環住我的腰。梳洗完卻還未睡醒的妳,把頭埋在我的頸間並蹭來蹭去。

     

        「美帆子,早安。」我轉頭吻了妳一下,妳笑著收緊了環在我腰旁的雙手,還是半睡半醒的妳特別溫馴可愛,然後我們一直維持著這個姿勢直到我弄好早餐。

     

          妳說在飯後直接坐在沙發上會變胖,所以一直堅持負責洗碗,讓我乖乖的坐在客廳看電視。我知道這是妳別扭的照顧,不願讓我獨自完成所有家務。可是,聽著妳在廚房洗碗的聲音,我始終無法專心在眼前的電視節目上,視線也不時不自覺地飄向妳。因此,我最終還是悄悄地走進廚房,從後方擁著妳。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想抱著妳。」


         「可是,妳別亂摸啊,很癢的。」我沒有回答,只是在妳的頸旁落下一吻。

     

         「我們在地毯上看電影好不好?」在回到客廳後,妳一邊問,一邊在cd架上挑選合心意的電影。

     

         「好啊!」我一邊回答,一邊準備好咖啡與點心,然後坐在地毯上等你,並將背向後靠著沙發。

     

         「美帆子,坐這裏。」我拍了拍身前的空位,等待妳進入我的懷抱。

     

          在家裏看電影真好!不但可以一直抱著妳,還可以間中摸摸妳的頭髮、親吻妳,而不會妨礙別人,妳亦不會因為感到害羞而將臉別開。

     

          妳喜歡在看電影時吃水果或零食,而我則喜歡在此時親吻妳,再趁機搶走妳口中的食物。在看完電影後,如果累了,我就抱著妳躺在地毯上休息。

     

          在以前的休假,我只會獨自在家中看看醫學雜誌,或是埋頭寫論文,雖然算不上寂寞,卻不及和妳在一起時快樂。

     

        「我愛妳。」

     

        「我也是。」

     

        「美帆子,我愛妳。」

     

        「我也是啊!」

     

        「美帆子,我真的很愛妳。」

     

         「⋯⋯惠,我也愛妳。」終於聽到美帆子說出那句話了!我開心得隨即靠上前親了妳一下。

     

          別人總說,那3個字說得太多會變得廉價,不但會失去它的價值,亦會令人麻木。可是,我只知道不管說了多少句我愛妳,亦無法完全表達出我對妳的愛,因為我每天都比昨日更愛妳。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32

         15.  進擊的短期實習生(上)


          這幾天,急症室來了一個短期的實習生。聽說,她是個大學生,而且會在急症室實習一星期。


         「大家好,我是渡邊井美,請各位多多指教。」她笑得燦爛,又不失禮貌。可是,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她不像外表看起來那般平易近人。是我太多心嗎?

     

          平心而論,渡邊確實是一個很優秀的實習生。她不但聰明,而且在面對緊急手術時亦能冷靜應對,因此連藍澤也對她甚為讚賞。然而,她雖然待人熱情,可是對待異性及同性時,態度卻略有分別。我之前雖並未對她多加留神,但聽到其他護士不時在護理站討論後,也開始留意到她與異性交談時,總是有意無意地將身體靠近對方,並會換上較嗲氣的聲音,亦不時對著他們撒嬌。相反,她在對待同性時,總會換上客氣但疏離的笑容,並保持適當距離。但是,她在對著白石時,卻又會突然轉為與異性相處的模式,而且不管是午休或是用餐,都會跟在白石附近。或許是我太多心了,畢竟白石確實是個優秀的醫生,作為學生的她把握機會學習也是人之常情。

     

          這天,我與白石正準備下班時,我的phs卻響了。一名孕婦從樓梯摔下來,不但大量出血,更已經陷入昏迷。

     

         「白石,妳先回家吧,別等我了。」

     

          在2小時後,我終於完成手術。幸好該名孕婦因及時搶救,最終也母子平安。我與冴島換好衣服,正要離開時,我拿出手機,只看到幾個瑪麗珍傳來的短訊,還有3通未接來電。

     

        「醜女!柴犬正與一個年輕的美女在一起,那個人還不斷灌她喝酒呢!」

     

        「醜女!那個妹妹不但抱著柴犬,還向她表白喔!」

     

        「醜女,你的柴犬快被人搶走了!」

     

        「醜女,你在那裏?快點趕來!」瑪麗珍還傳送了一張相片,只見渡邊不但緊抱著白石,二人還親吻了。

     

        「怎麼了?」旁邊的冴島看到我的不對勁後,靠過來看著我的手機。

     

        「欸?白石醫生與渡邊醫生?白石出軌了?這不可能啊!」

     

        「那個人不會出軌。對於緋山美帆子在白石惠心中的位置,我很清楚。」我深呼吸了一下後,冷靜地說。我正要致電瑪麗珍,抬頭就看到妳扶著渡邊走過來。她突然伸手環住妳的腰,並在妳耳邊說了一句話,然後就被妳用力推開。

     

         「美帆子!妳完成手術了?」其實,看著妳毫不留戀地推開渡邊,然後像小狗般撲入我懷中的時候,氣已消了一大半。

     

        「你們為何會在一起,剛剛還抱在一起?」

     

         「沒有抱在一起!我只會抱美帆子!只是,渡邊醫生說她有困擾的事,想聽聽我的意見,所以我就帶她到瑪麗珍那裏坐了一會兒。」白石惠,妳是笨蛋嗎?什麼有困擾的事這麼明顯的籍口,妳也聽不出來嗎?妳的酒量這麼差,誰准妳與其他女生單獨去喝酒的?別以為妳在我懷中傻乎乎地笑著,我就會原諒妳!

     

         「我們先回家。」妳乖乖地握著我的手,然後伸長手臂抱住我的腰。看到妳乖巧卻纏人的樣子,我就知道自己始終無法對妳生氣。

     

         「是美帆子的味道,我的美帆子真香!」在的士上,妳一直緊緊地抱著我,並將頭靠在我的肩上,好像怕我會走掉似的。我輕輕地撫著妳的背,而妳在不知不覺間已經睡著了。我輕輕地在妳的唇上擦了幾下,並重新印上我的吻。雖然我沒對妳生氣,可是女朋友被人強吻還是會生氣啊!

     

          在聲稱「有圖有真相」的世界,我還是會相信妳。這種信任並非來自別人口中對愛情的盲目,而是對妳的了解,以及我們累積了這麼多年的默契。如果妳親口說不愛我了,我再不捨也會放手,否則不管別人說什麼,我也會牽著妳堅定地走過這一輩子。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33

    16.  進擊的短期實習生(下)


         我剛睜開眼,就習慣地摸了摸旁邊,卻意外發現妳竟不在床上。今日不是休假嗎?難道醫院有緊急手術需要她回去嗎?雖然仍有點頭痛,但我還是立即起床及梳洗。

     

         「美帆子,妳為什麼這麼早起床?」我走到客廳,只看到妳已經坐在餐桌前。妳什麼也沒說,只是將桌上的那杯溫熱的牛奶推到我前面,然後低頭繼續看手機。

     

        「美帆子,妳為什麼不理我?」看著妳始終沒抬頭,我就知道妳是生氣了。

     

        「美帆子,妳可以罵我,可是不要對我不瞅不睬。被妳無視的話,我的心會很痛。」然後,妳抬頭卻目無表情地看著我,然後再次低頭在手機上找尋了一會兒後,將手機螢幕朝我這邊舉起。

     

         「⋯⋯我和渡邊醫生⋯⋯美帆子怎麼會有這張照片?」看著我和渡邊醫生親吻的照片,我突然慌了。

     

         「這重要嗎?」

     

         「不是⋯⋯我⋯⋯她⋯⋯不是美帆子想的那樣!我沒有做出對不起妳的事!」

     

         「所以這只是西方禮儀嗎?白石惠,妳滾出去!」妳因為生氣而大吼。

     

         「美帆子,妳先聽我說好不好?」我緊緊握著妳放在桌上的手。

     

         「妳說吧。」妳看著我急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終究沒甩開我的手,亦放鬆了臉上那繃緊的表情。

     

          我努力回想起昨晚的情況。我與美帆子告別後,正要走向醫院大堂時,渡邊醫生突然出現,並認真地對我說:「白石醫生,我最近有很困擾的事,可以聽聽你的意見嗎?」

     

         「可以啊!」


          我把她帶到瑪麗珍的酒吧後,我始終沒忘記美帆子的警告,只敢點了杯橙汁,而渡邊醫生卻將眼前的紅酒一杯接一杯地灌進肚內。

     

         「白石醫生,我很寂寞,你可以陪我一起喝酒嗎?」

     

         「對不起,我不能喝酒⋯⋯」我的話還未說完,她已經將酒杯遞到我的嘴唇旁邊。

     

         「喝一杯就好。」然後,她就這樣不斷地為我添酒。

     

        「白石醫生,我雖然有喜歡的人,可是對方卻不喜歡我,我真的很難過。」

     

        「像渡邊醫生這麼好的人,一定會遇到那個適合的人。」我開始有點頭昏昏的感覺,但仍努力保持清醒地回答道。

     

         「白石醫生。」

     

         「嗯?」她突然靠近,卻沒有說話。她的表情與平日好像有點不一樣,是喝醉了嗎?

     

         「我喜歡你。」她的臉孔突然在我的眼前放大,我還未回過神來,她卻已經緊緊地抱著我,並吻上我的唇。我反射動作般將她推開,心裏隨即湧起對美帆子的罪惡感。

     

         「渡邊醫生,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看到渡邊醫生醉得連自己的住址也說不清,我唯有把她送回醫院的休息室。我把她推進的士車廂內,剛為她繫上安全帶就被她環抱著腰側,並一直親吻我的臉頰及嘴唇,我連忙將她推開。她的上衣亦因為拉扯而滑落,露出姣好的身材。

     

         「白石醫生,我喜歡你。」她一邊試圖將身體靠著我,一邊撫摸我的大腿。

     

        「渡邊醫生,別摸了,很癢!」我皺著眉將她的手甩開,由於剛才喝了不少酒,全身也熱得發燙,只想盡快回到美帆子的懷抱中。

     

          我忍耐著頭痛所帶來的不適感,扶著她從醫院大門走到休息室,短短的幾步路程卻讓我累得像完成長跑。

     

        「白石醫生,我不管是身材,還是外貌都比緋山醫生好多了,而且還很年輕。你也需要點新鮮感吧。」她雙手環著我的腰,不斷在我的耳邊吹氣,然後輕聲說。

     

         「我只喜歡一個人,亦只會對她心動。」我推開她後,只看到已換好衣服的美帆子正目無表情地與冴島站在走廊。

     

        「美帆子!妳完成手術了?」在冴島上前接過渡邊醫生後,我連忙撲向妳。

     

        「你們為何會在一起,剛剛還抱在一起?」


        「沒有抱在一起!我只會抱美帆子!只是,渡邊醫生說她有困擾的事,想聽聽我的意見,所以我就帶她到瑪麗珍那裏坐了一會兒。」

     

         「我們先回家。」

     

        「是美帆子的味道,我的美帆子真香!」再次坐進的士,我的心情卻與上一次截然不同。我靠著妳的肩膀,妳身上熟悉的味道,讓我感到安心,醉意亦隨著身心放鬆而襲來,讓我不禁入睡了。

     

          其後的事,我己經記不起來,但看著妳現在微微發抖的右手,我知道妳仍然很生氣。妳的表情讓我慌了,我不介意別人的想法,唯獨不想妳有任何誤會,所以才會拼命向妳解釋昨晚所發生的事。

     

         「渡邊醫生確實是很漂亮,」我看到妳挑了挑眉後,趕緊接著說,「可是樣貌也好,身材也好,我什麼都不在乎。我只要妳。美帆子,我只喜歡妳。」

     

         「惠,我會試著忘記妳⋯⋯」

     

         「不要!美帆子不要拋下我,也不要和我分手!嗚嗚⋯⋯」我連忙站起來並撲進妳的懷內,再伸出雙手,用盡全力抱緊妳。我真的無法失去妳,只是想像已難過得無法忍受。

     

        「我還未說完呢,妳先放手。」

     

        「不放!死也不放!我這輩子也不會放開妳!」

     

        「笨蛋!妳這麼笨,我怎忍心放手呢!我剛剛是說,我會忘記妳與渡邊醫生接吻的照片,可是妳如果再敢與其他人單獨去喝酒的話,就死定了!」妳終於笑了,並溫柔地抹去我臉上的眼淚,我忍不住吻上妳的唇,直到我們都喘不過氣才停止。

     

        「我果然還是非美帆子不可呢!只有妳的吻能讓我心動,也只有妳才會令我產生慾望。」

     

        「笨蛋⋯⋯妳是我的。」

     

        「當然了,我愛妳!」

     

          那天以後,在渡邊醫生結束實習前,不管是美帆子,還是冴島,也總是在有意無意間阻止她靠近我,甚至連藍澤也主動開口,讓渡邊醫生跟著他做手術。

     

          這天,終於來到渡邊醫生實習的最後一天,我和美帆子剛進入更衣室,就看到她已換好衣服正準備離開。

     

        「白石醫生,緋山醫生,謝謝你們這段時間的照顧與教導,我先走了。」

     

        「不用謝,我相信妳一定會成為一個優秀的醫生。」

     

        「對了,渡邊醫生!我早前有件事忘了告訴你,」美帆子突然叫停了正要開門的她,並快速地在我的唇上吻了一下,「這個是我的人。」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34

    17.  咖啡戒斷症


        「美帆子,妳最近喝太多咖啡了吧!」這天晚上,妳在床上正要伸手將我抱進懷裏,突然一臉認真地對我說。

     

        「不多啊!」

     

        「一天喝7、8杯太誇張了,而且對妳的身體也不太好。」

     

        「可是,我困啊!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要不當妳想喝咖啡的時候,妳就吻我一下好了。讓我來當妳的咖啡因。」

     

        「⋯⋯」

     

        「就試幾天好不好?難道我及不上咖啡嗎?」看著妳一臉委屈,我雖然覺得自己將會落入圈套,但卻無法說不。

     

          幸好,在我極力爭取下,終於成功將每日的咖啡上限增至兩杯。也就是說,除了早餐必喝的那一杯外,一整天只能再喝一次。

     

          在實行的首天,我已經覺得困難重重。下午三時半,趁著惠剛去巡視病房時,我偷偷地走到其他樓層的咖啡機,正要掏出硬幣並按下按鈕時,熟悉的聲音隨即在我身後響起。

     

         「緋山醫生!」我嚇得連手上的硬幣也差點拿不穩。我才不是心虛,只是被突然出現的妳嚇倒。

     

        「白石,妳不是去巡房了嗎?」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笑著回頭說。難不成妳偷偷在我身上裝了追蹤器?不然,為什麼總能及時出現呢?

     

         「美帆子,不乖喔!」為了將今天僅餘的那一杯留待今晚,我偷瞄了四周一眼,確保附近沒有其他人後,快速地在妳的唇上吻了一下。

     

         「我們回去吧。」看到妳突然傻笑,我自然地牽起妳的手。

     

        「啊!不是說了在醫院的時候不能牽手嗎?」我牽著妳走了幾步後,突然想起我們現時仍在醫院,隨即鬆開妳。

     

          就這樣過了3天,我在缺少足夠的咖啡因下,不但無法長期集中精神,而且脾氣亦變得暴躁,對藤川大吼的次數在短短數天內直線上升。除此以外,我亦比之前更易感到疲倦,或許是因為突然戒掉咖啡因吧!雖然如此,但無可否認的是,惠的吻確實能讓我回復平靜,即使只是輕輕的在唇上印下一吻,也足以令我變得精神。只是,妳太忙了!不是在進行手術,就是因為需要heli當值而外出,遠不及買罐咖啡般方便。

     

          這天,在完成一場大動脈手術後,我拉著妳走到更衣室,並將妳壓在儲物櫃上,然後一下接一下地不停啄吻妳。妳亦隨即將雙手環上我的腰,並深深地吻著我。在我們吻得入神時,更衣室的門卻突然被人打開了。

     

         「啊!對不起!可是,你們下次做這些事之前請記得鎖門。」冴島雖然朝天翻了個白眼,但在離開時仍不忘為我們關上門。

     

         「都是妳的錯!不管了!我要喝咖啡!」我頓時羞得滿臉通紅,不忿地在妳的肩膀上打了幾下。

     

         「好!可是,美帆子每喝一次咖啡,就要吻我一下。」妳將我擁入懷中,並帶著笑容地說。

     

         「笨蛋白石惠!」


    tbc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35

    18. 前度算什麼?! 我才是現在式


         「美帆子!」我們剛處理完下午那宗兩貨車相撞的交通意外的最後一名傷者,正走向更衣室準備下班時,突然被一個女子叫停。

     

          我一轉頭,只看到她已飛撲過來並緊抱著美帆子,更在美帆子的臉上吻了一下。

     

        「美帆子,我想死妳了。」

     

        「麻美!妳回日本了嗎?」妳回過神後,立即伸手回抱她。

     

        「美⋯⋯緋山醫生!」雖然很想上前用力分開她們,可是出於禮貌下,我還是忍住了。

     

        「她是麻美,是我在初中時認識的好友。」

     

        「美帆子,妳下班了沒有?我們去喝一杯好嗎?」

     

          喂!那個麻美也抱太緊了吧?我緊盯著她仍在橫掃著美帆子背部的右手,為什麼還不願放開別人的女朋友呢?

     

         「好啊!我換好衣服就可以下班了,你等一下。」

     

     

        「快放手,我們還在醫院呢!有人進來的話,怎麼辦?」我們走進更衣室後,我立即從後抱著妳,並將頭擱在妳的肩膀上。

     

        「可是,美帆子剛剛也沒叫麻美放手啊!」我委屈地說。

     

        「妳呷醋了?」妳帶著笑意的問句,讓我更委屈。

     

        「女朋友被別人親了,能不呷醋嗎?」

     

        「麻美在高中畢業後,就一直在外國生活,她只是習慣了。」

     

        「美帆子,我可以一起去嗎?」

     

        「你和麻美又不認識,還是乖乖地在家中等我回來吧。」

     

        「那麼我去接妳好不好?我不放心妳在喝酒後獨自回家。」我在剛剛被麻美偷吻的位置上輕輕地擦了擦,然後重新印上一個吻。

     

        「好吧。」

     

     

        「對了,我是美帆子前度的事你知道嗎?」我們走到醫院大堂時,剛好遇到曾經在美帆子寫論文時,幫了她一個大忙的前輩,因此她連忙走上前寒暄了幾句。看著她走遠的背影,麻美突然對我說。

     

        「⋯⋯不知道,反正她現在及未來也是我的!」我愣了一下後,隨即回答。

     

        「可是,我和美帆子的感情這麼深厚,要把她搶回來是易如反掌喔。而且,我直到現在仍然很喜歡她。」

     

     

         步出醫院正門後,我不捨又略帶點不安地目送妳和她的背影遠去。或許是太久沒有獨自步行回家,看著自己在地上的身影被路燈拉長,突然感到有點空虛寂寞,連習慣牽著妳的右手也因空蕩蕩的感覺而有點陌生。

     

         在開門後,迎接我的沒有妳低沉卻總讓我安心的「おかえり」,只有冷漠的漆黑。我換好家居服後,坐在沙發上翻看上星期剛買的醫學書,卻不斷走神並無法集中。

     

        「美帆子,我想妳了。」我拿出電話,想給妳傳個短訊,卻又删除了。書上說,戀人應該互相信任及尊重,亦要給予對方私人空間,我不想讓妳有太過纏人的感覺。我相信妳,卻完全不放心那個麻美,或許是太清楚妳的好,才更怕被人搶走。

     

         我弄好簡單的晚飯後,不停地刷手機,等待妳的短訊。在三小時後,終於看到妳的名字在我的屏幕上出現。

     

       「妳吃晚飯了嗎?我和麻美大概30分鐘後就離開了,就在我們上周五晚上去的那間和食餐廳。」

     

     

         我飛快地更衣出門,並在到達後將車停泊在餐廳的不遠處,然後站在車門旁邊等妳。一會兒後,終於看到妳出現。妳們站在門前聊天時,麻美突然將背對著我的美帆子擁入懷中,然後一臉得意又帶著挑釁的表情對我笑著,我連忙跑向美帆子。

     

        「⋯⋯那個人會介意。」只見她正要在美帆子的臉頰上親一口時,就被美帆子推開,並說出那句話。

     

        「美帆子,我來了。」那句話讓我不安了半天的心突然變得滿滿的,我立即走上前,緊緊地牽著妳的手。

     

        「我們回家吧。」我牽著妳走向私家車,並在上車前,突然靠前並在妳的臉頰上偷了一吻,然後在走進駕駛座前,轉頭對還在餐廳門前候車的麻美笑了。我絕對不是有意挑釁,只是適當的宣示主權。

     

     

        「美帆子。」我們回家以後,妳拿起毛巾正要走向浴室,我連忙在妳轉身前將妳叫停。

     

        「嗯?」

     

        「讓我先抱一會兒。」我沒等妳回答,已伸出雙臂緊緊地抱住妳。

     

        「今天可以一起洗澡嗎?」

     

        「不可以!」

     

        「可是,我女友今天和她的前度約會,還被前度又吻又抱,我也沒生氣喔。我這麼乖也沒有獎勵嗎?」我努力露出可憐巴巴的表情,委屈地說。

     

        「誰是前度?」

     

        「麻美啊!」

     

        「笨蛋!我和麻美只是好朋友啦!」

     

        「真的不是前度嗎?」

     

        「不是!我⋯⋯只喜歡過一個女生。」


        「只喜歡我嗎?太好了!」,我傻笑了一會後,突然收起笑容,「可是,很要好的朋友也不能又親又抱,妳是我的。」 


        「真是佔有欲超強的傲慢醫生。」笑彎了眼的妳,讓我不禁將妳擁在懷中,並在妳的頭頂親了幾下。


        「雖然她擁有我不曾出現的過去,可是妳的現在與未來都被我承包了。」


        「笨蛋。」


        「所以我們今天可以一起洗澡嗎?」


    ***

          在某場激烈的運動後,我擁著妳躺在床上。看著妳身上一個個曖昧的紅印,我不禁滿意地笑了。雖然呷了半天的醋,但其實我一直知道,妳最終還是會回到我的懷抱中。 


    end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36

    19. 這天醒來,我女友變成了柴犬

    溫馨提示:這篇不是生日賀文~

    以下正文

    ------------------------------------------------------------------------------------------

    這天是久違的連休,一大清早,在鬧鐘聲還未響起之前,我就已經被某些噪音吵醒。我剛睜開眼,只看到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在我的臉上移動,而且不斷舔著我的臉頰。我撈起那團東西後一看,才發現牠是一隻柴犬。還未完全清醒過來的我,揉了揉眼睛,才確認眼前的東西真是一隻柴犬。

     

    「怎麼有柴犬在我家出現了?惠呢?」我抱著柴犬走出睡房,卻發現屋內全然不見惠的身影?

     

    「她外出了嗎?可是,手機及手袋仍在這裏啊!」我把柴犬安頓在客廳後,快速地完成梳洗。在再次回到客廳時,只看到柴犬正坐在沙發上,開心地向我搖尾巴。

     

    「你到底是怎樣跑進來的?你家主人一定很擔心吧!」我抱起柴犬,正要檢查牠身上會否有名牌或其他寫上資料的掛飾時,突然在牠的頸上看到熟悉的物件。

     

    「欸!那不是惠的頸鏈嗎?為什麼會在你的頸上出現?難道⋯⋯你就是惠嗎?」

     

    「汪!」

     

    「妳怎麼突然變成柴犬了?」

     

    「汪汪!」此時的妳無法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燦笑著打開飛機耳,並撲進我的懷內,然後不停地舔著我的臉。

     

    「你餓了吧?可是你現時不能吃人類的食物,我先弄點牛奶給你吧!下午再去買點狗糧回來好了。」

     

    「汪!」

     

    「怎麼辦?不論是白石惠,還是柴犬惠都一樣可愛!」

     

     

    下午,在寵物店購物後,我立即為柴犬惠繫上狗繩,以免牠會突然走失,並在回家途中順道走到附近的公園散步。看見你開心地快速奔跑的樣子,我不禁失笑。

     

    你在公園內愉快地奔跑時,一個外表斯文的男子亦牽著一隻黑柴走了過來。他解開狗繩讓牠可以自由地走動後,和我閒聊了幾句。

     

    「汪汪汪!」你突然跑過來,並大聲地向他吠了幾下。即使現在的你無法說話,我卻知道你因為他的靠近而生氣。

     

    「對不起,牠沒有惡意的,只是比較容易呷醋。」我帶著歉意地笑了笑。

     

    「沒關係,我家的柴犬也是這樣的。」那男子溫柔地笑著說。

     

    「汪!」

     

    「好了,我知道了。我們回家吧!」我牽了牽繩子,但你卻紋風不動。

     

    「要抱嗎?」

     

    「汪!」我無奈地抱起你,只看到妳隨即露出呆萌的笑容,並開心地打開那對飛機耳。

     

     

    回家後,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你吃過狗糧後,立即跳上沙發,並將下巴擱在我的大腿上,一副討摸的樣子。我先在你的頭頂搓了幾下,然後輕輕地幫你按摩。只見舒服得瞇著眼睛的你,隨即翻過身來,並將肚子朝上。我按了幾下後,不自不覺地因專注在電視節目上而停下手。你隨即用前腳抱著我的手,並在我的懷內蹭來蹭去。那可愛的模樣叫我怎能拒絕呢?只好繼續為你按摩。

     

    「沒想到柴犬惠與白石惠一樣纏人呢。」我無奈地笑著。

     

    「汪!」你帶著奶音的叫聲,讓我不禁想起我們剛相識時的那個像糯米團一樣的你。雖然柴犬惠很可愛,但如果你往後亦無法變回人類,那麼我應該怎麼辦呢?然後你彷佛察覺到我的不安,突然撲向我,並且不停在我的臉上又舔又吻。

     

    傍晚,不停在家裹跑動的你比平日更早累透。當我洗澡後回到客廳時,你已四腳朝天地沈睡了。即使我在你的身上摸來摸去,你仍然沒有醒來。我輕輕地抱著你走回睡房,並為你蓋上家中最小的被子。看著你熟睡的可愛樣子,我突然覺得變不回人類也沒關係,反正你還是你。

     

     

    ***

    翌天早上,我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已回到那個熟悉又溫暖的懷抱中,我抬頭只看到妳已變回人類。

     

    「我回來了。」妳笑著看我,並在我的唇上啄了一下。

     

    「歡迎回來。」

     

    「如果我變不回來的話,美帆子會跟別人跑掉嗎?」妳突然緊張兮兮地問道。

     

    「真的變不回來的話,只好一人一犬地生活下去啊!」妳傻傻地笑著,那樣子與柴犬時的妳一模一樣。

     

    「那麼美帆子喜歡像柴犬的我,還是像我的柴犬呢?」

     

    「Why not both ?可是妳怎麼會突然變成柴犬的?」

     

    「我也不知道⋯⋯啊!昨天下午,一個婆婆為了感謝我帶她到急診室,給了我一粒味道怪怪的糖果。」

     

    「以後不准再吃奇怪的東西!」

     

    「はい。」

     

    END

  • 14 一嘛蘑菇 2019-9-26
    0 37
    白石的美帆子 19. 這天醒來,我女友變成了柴犬溫馨提示:這篇不是生日賀文~以下正文-------------------------------------------------------- ...
    這篇不是生日賀文,令人期待生日賀文啊~~~
  • 14 一嘛蘑菇 2019-9-26
    0 38
    白石的美帆子 19. 這天醒來,我女友變成了柴犬溫馨提示:這篇不是生日賀文~以下正文-------------------------------------------------------- ...
    一個蹭來蹭去,一個摸來摸去,面對柴犬惠的緋山醫生完全不傲嬌了~
  • 0 39
    四脚朝天地睡怕不是睡死了(・ิω・ิ)
    柴犬又乖又可爱!
    所以还会有生日贺文的咯?
  • 7 白石的美帆子 2019-9-26
    0 40
    一嘛蘑菇 一個蹭來蹭去,一個摸來摸去,面對柴犬惠的緋山醫生完全不傲嬌了~
    緋山:反正變成柴犬的她什麼都不知道啊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