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是一起长大的故事 Kin 白緋 連載中

9 Kin 2020-4-15 4152

起名字真的好难

反正就是小红小白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的故事

大概就是这样 慢速更新中~~


最新回复 (85)
  • 9 Kin 2020-4-15
    1 2
    白石惠跟绯山美帆子的初次见面,是白石的8岁生日。

     那时已将近午夜,家里管家买回来的奶油蛋糕放在饭桌上无人问津。 乖宝宝白石带着自己画的生日纸帽坐在饭厅,从8点等到11点,家门口依然毫无动静。

     「惠小姐,已经很晚了,不如先去睡觉吧...?」管家小心翼翼的询问。

     父母没有提早下班,没有期待已久的礼物,甚至连一通祝福的电话也没有。

     说不在乎肯定是假的,对一个孩子而言,什么圣诞节情人节都比不上象征自己又长大了一岁的生日。

     「我们回来了。」

     脱下生日帽,白石走回房间,扭动门锁的一瞬,家里大门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刚刚的失落一扫而空,蹦蹦跳跳的迎接双亲,「爸爸妈妈!」

     站在门口的,还有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女孩子。

     「惠,」白石英理将那个孩子轻轻推到自己女儿面前,「从今天开始,美帆子就是你的妹妹了。」

     从父亲白石博文口中得知,绯山的父母是他大学同学,在战地国家当无国界医生,前阵子被卷入战火不幸去世。

     出自同情,也是因为白石一直都希望能有一个妹妹陪伴,她对绯山格外照顾,总是把更好的都让给她,就连自己最宝贝的书籍都毫不介意的借给她。
  • 9 Kin 2020-4-15
    0 3
    可惜,绯山对这个新任姐姐依然十分冷淡。

     在父母面前,还是会客客气气的一起读书温习,绯山还会假装亲昵的将白石唤作『お姊さん』,私底下却连白石叫她『美帆子』都会当场炸毛。

     甚至在学校时,她亦严令禁止白石来找自己,或者在同学面前提起二人的姊妹关系。

     她们的转捩点大概是认识后三个月的事情。

     那天是绯山的生日,白石放学后悄悄来到蛋糕店,用攒了很久的零用钱买了一个巧克力小蛋糕。

     满心欢喜走回家的路上,却不幸遇上同校的小混混,白石这种在学校备受老师同学爱戴的好学生,自然是他们的眼中钉。

     终究还是小学生,他们也没有出手打人之类的,但白石的课本被丢到到处都是,那个蛋糕也同样遭殃了。

     「喂,回家了。」

     被找碴的白石蹲在路边哭,天黑了还未回家。

     「白石!不是要帮我庆祝生日吗!」

     虽然平日对白石很冷漠,但在发现她居然迟迟都还未回家时,绯山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沿着平日的上学路,果然成功在蛋糕店附近找到了那只傻的要命的纯种柴犬(是某小红本人的形容)。

     「美帆子...对、对不起...我...呜呜呜......」指向被遗弃在地上的蛋糕盒,白石又委屈的哭了起来。 盒子没破,但从透明的塑胶片中能依稀见到里面的蛋糕已经不成样子了。

     「你是笨蛋吗!!」吼完她绯山又心软了,将书本收进白色皮革的书包然后背起,拿好蛋糕盒,坐到白石身边,「你这家伙...不是跟伯父 伯母答应要当一个好姐姐照顾我吗?现在,你不走我也不走,如果我感冒了你就完蛋了!!」

     「美帆子不可以感冒!马上回家!!」

     那天晚上,在白石的苦苦哀求之下,绯山总算答应了她要跟自己一起睡的请求。

     「美帆子,晚安......」

     那个一塌糊涂还融化了的巧克力蛋糕绯山还是吃了,看着白石傻乎乎满足的笑着,她惊讶于自己居然会感到有些幸福。

     「嗯...晚安,惠。」
  • 9 Kin 2020-4-15
    0 4
    (原来用蛋糕就可以成功攻略绯山医师!各位快点记到小本本!!!)
  • 9 Kin 2020-4-18
    0 5
    白石仅用了一个小蛋糕,就打好了与美帆子的关系。

     两人越发亲密,傲娇的(划掉)美帆子开始接纳这个突然冲进自己生活的姐姐,叫名字什么的,随便她好了。

     「美帆子,我真的吃不了这么多...」

     当初在绯山的强烈坚持下,她被分配到与白石不一样的班别。 而为了与这个好不容易才亲近起来的妹妹增加相处时间,白石每天都会捧着自己的营养午餐小心翼翼的走到隔壁教室。

     可意外要来就来,它才不会在意你有多小心。

     这天的白石都已经踏入了绯山的教室一步,但由于过于小心不让饭菜掉下,反而没有留意到前方打闹中的男生们......

     幸好衣服没被弄脏,但白石的午餐肯定是泡汤了。

     好丢脸......

     对帮忙收拾残局的阿姨表示歉意后,白石低着头打算离开,却被美帆子抓着后领口拖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我的午餐分你吃。」顺便把同桌凶走了 。

     面包牛奶还有三分二的米饭都给了白石,绯山只给自己留了一小碗的沙拉和米饭。

     「美帆子...我...」
     「闭嘴,我让你吃就乖乖的吃清光!」
     「但是这样的话......」
     「怕我饿坏的话,今晚的晚饭就做多一点好吃的。」

     傲娇的下场就是在回家路上差点因为贫血而晕倒,万幸的是白石就在身边。

     「把我放下来啦笨蛋!」多亏白石有随身携带小糖果的习惯,绯山才能迅速回复精神。

     难得强硬的白石,坚持要将她背着回家。

     「白!石!惠!同样的话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身为姐姐,我要照顾好美帆子喔~」
  • 9 Kin 2020-4-18
    0 6
    最近缺乏脑洞啊啊啊啊
    写文好难呜呜呜
    本来还给自己立flag说要日更的┐(´д`)┌
  • 9 Kin 2020-4-20
    0 7
    「身为姐姐,我要照顾好美帆子喔~」

     这么一句说话,她真的好好遵守了,从8岁初见,到现在的我们已经16岁。

     虽然她不曾坦白说过,但我很清楚,升上初中后我每一天的便当都是她为我预备的。 哪怕是总是被我搞得皱巴巴的白衬衫,也是她亲手为我熨好的。

     白石惠,真的是个合格的...不,说她只是合格简直侮辱了她,惠是这世上最完美的姐姐。

     「美帆子,今天的饭菜还可以吗?」

     只是普通的饭菜,但我真的很喜欢,「嗯,还可以。」

     小学时一直都是白石捧着营养午餐来找我,后来升初中后因为丢脸我曾经一度拒绝,但我最终还是折服了,现在换我天天拿着便当去找他。

     「对了美帆子,有人约我周末去游乐园...可以吗?」

     「笨蛋,想去就去,没有你陪着我又不会怎么样。」她总是怕我独自一人会感到寂寞,有朋友邀约也要事先问过我。

     「啊...可是,我还是想留在家陪美帆子呢!」

     很高兴,虽然我不会说出来。

     「...惠,你等我一下。」那个在门边探头探脑望着我们的男生,我注意到他好久了。

     他一见到我就想逃走,「喂,要给我的还是给白石的?这么没胆子的吗?」一个大男生会拿着粉红色的信封,原因只有一个吧?

     「是...是给白石前辈的......」原来是初中部的啊

     「可以麻烦你帮忙交给她吗...我...」

     我从他手中接过情书,却下意识的把它撕碎了。
     啊? 我是怎么了?

     「你!你怎么可以!!你凭什么撕掉我的信!」

     「凭我比你更加──」更加喜欢惠!

     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令我有点心虚,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喜欢白石惠? 喜欢我的姐姐? 不...伯父伯母没有正式收养我,只是单单作为我的监护人照顾我,严格来说惠也不是我的姐姐......

     「喂!你回答我啊!!!」

     「...凭我从小与她一起长大,比你更加了解她。惠是不会喜欢你这种人的。」

     回头看了眼惠,我还是搞不懂刚刚的自己到底是哪根神经线出了问题。
  • 9 Kin 2020-4-20
    0 8
    太久没出门真的会疯掉
    完全没有灵感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为什么要从8岁开始写!!!!
    虽然是跳着来 
    但这两位要到28岁才开始追求对方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才16岁啊喂
  • 9 Kin 2020-4-21
    0 9
    白石禾羽 不要太虐心了!拜託
    不会的!
    但预告小红小白即将要分开一段时间
    所以可能要稍微 真的是稍微的虐一下小白(ㆆᴗㆆ)
  • 9 Kin 2020-4-21
    0 10
    以下开始没奖竞答比赛〜
    以后的剧情里会有两位妹妹的出场戏份
    角色定位是神助攻(*´∀`)〜♥
    大家可以来猜猜是哪一位并且写下原因
    虽然已经大致有了人选
    但如果有哪一位妹妹被提及的次数最多或理由充分
    我可能就更改人选了(〃∀〃)
  • 9 Kin 2020-4-23
    0 11
    「喜欢...吗?」

     我的书桌上放着​​与惠的合照,那是她强拉着我拍下的。

     回家以后,我像是故意躲着她一样将自己锁进房间,放学原本要陪她到图书馆逛逛再走,也装作身体不舒服先走一步。

     结果便是换来一顿淡而无味的晚餐。

     我喜欢惠吗? 怎么可能......

     惠一直以来都对我很好,简直是好得过份了。

     任何好的都让着我,甚至是一向在她心里排行第一的藏书。 某次随手在家里书架拿了一本书回学校,同桌不小心弄翻水瓶将书淋了个透彻。 惠知道以后明显很失落,但却没有对我生气。

     「我说,你也太让着我了吧?不高兴就直说啊?」
     「...我的确是有点伤心,也有些生气,但是这不值得我对美帆子发火。」

     笨蛋,就算是亲生妹妹也不能总是这么让着啊!

     「美帆子?我进来了?」

     回忆结束,今天是雷雨天呢。

     惠那家伙向来就很害怕打雷,在这种天气的晚上她总是会捧着枕头被子来找我一起睡。

     「进来吧。」

     她熟门熟路的直接躺在我床上看起了书,睡前一本书是她从以前就有的习惯。

     恋空? 那是什么?

     我躺到她身旁,研究起她手上的文库本。

     什么东西? 这是恋爱小说? 惠喜欢这种的吗? 白色头发的男主? 未成年怀孕? 流产? 什么啊?  ?  ? 惠什么时候对这种狗血剧情有兴趣的?  ?  ?  ?

     「......惠,你一向看的不都是爸爸的医学书吗?」

     「诶?啊,这个是同学借我看的,说是最近很流行的...不过剧情有点接受不了......」

     我就说,惠这个乖宝宝怎么会喜欢这种类型的。
  • 9 Kin 2020-4-23
    0 12
    那,会喜欢我这种的吗?

     ...等等! 绯山美帆子你在想什么啊你?  !  !

     「我先睡了,美帆子你也不要太晚喔!」

     胡思乱想中的我,身边就躺着令我纠结不已的那个人。

     我喜欢惠? 真的吗?

     如果我是男生,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 像惠这种近乎完美的女生,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可是,我也是女生......

     不,等等,是谁说的女生不可以喜欢女生?

     不就是场恋爱吗? 自古至今全世界有多少人,每天,不断,反覆,一直在进行的事情。

     为什么要在乎那么多别人的眼光,不过就是两个灵魂相爱而已?

     「美帆子...这个很好吃...你多吃点......」

     突如其来的呼唤令我心跳漏了半拍,原来只是在说梦话。

     ...傻瓜,说梦话也在照顾我,你让我怎么不喜欢你?

     确定惠已熟睡后,我像小偷那样悄悄接近她,吻上了她的额头,就像小时候她哄着撞上桌角的我一样。

     这是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
  • 9 Kin 2020-4-23
    0 13
    生火杀夜 哦天,美帆子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了,然而还要等12年?
    因为两人要稍稍的分开一下下~
    小白需要时间来认清楚自己的心意( ˘・з・)
  • 9 Kin 2020-4-26
    0 14
    大概是用尽了一辈子的勇气,我居然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吻了她──




     飞往美国的航班是早上八点,六点要到机场,我直接整晚没睡。 坐在惠的床边,翻着记录她成长的相簿,虽然有点像个变态就是了。

     两年前的某天,我意识到自己对惠的感情变得不一样,但我从没想过要与她表白,安分守己的待在她身边当个好妹妹已经足够了。

     毕竟总有一天,她会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

     哪怕她结婚生子,我也可以以家人的身份陪伴在侧,可我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惠会出国留学。

     其他普通学生出国读书,可能短短几年就会回来,但惠修读的是医科,依她的性格,怕是会把硕士博士什么的攻读完才会再回来日本。

     「美帆子真的不用特意来送我,你快点回家睡觉啦......」

     到了机场我就撑不下去了,睡眼惺忪的靠在惠身上,「你这次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我简直完全睡死了,再醒过来时惠已经悄悄离开,我慌张的跑向登机闸口,还好,惠还在队尾。

     我脑子一热想不了太多,一下将她拉到我身边用力抱着,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拜托了,留下来...「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应该亦只有两种可能吧,惊慌、还有惊慌。

     「美帆子...你乖,我又不是移民,只是去留学而已,读完大学我就会回来的。」她拍着我的背,每当我伤心难过时她都会这样哄小孩一般哄我, 可恶,在她眼中我大概只是​​个喜欢依赖她的还没成熟的妹妹而已!

     提醒乘客登机的广播不合时的响起,「美帆子......」

     大概是用尽了一辈子的勇气,我居然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吻了她,虽然只是脸颊,「我会等你回来,所以,请你一定不要忘记我......」

     我不想也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再留恋下去我大概会忍不住直接撕碎她的机票然后拉着她回家。

     像惠这种完全没有恋爱慧根的人,应该也不会感觉到刚刚那一吻代表着什么对吧? 

    那个笨蛋,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回来! 不然我绝对不会饶过她! 我要让她爱我爱到无法自拔然后再狠狠甩了她!  !  !
  • 9 Kin 2020-4-26
    0 15
    生火杀夜 天,竟然出国!白石惠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是也意识到了自己喜欢美帆子,所以刻意保持距离吗?
    不不不 小白是真的只是潜心学习hhhh
    不知道现阶段有没有喜欢美帆子
    但肯定完全没有意识到美帆子喜欢自己(*´ω`*)
  • 9 Kin 2020-4-28
    0 16
    「绯山医生,在这里睡着可不行喔。」

     好险,差点就拿着叉子睡着了,“冴岛,你的黑眼圈不会输给我喔......”

     冴岛跟我同时进入翔北,我们都是一毕业就来了这里,现在早已毕业拿到了飞行执照。

     她现在是翔北唯一的正式飞行护士,虽然有两位Fellow,但毕竟还在实习中,而且未来很大机会出走......冴岛,真的辛苦了!

     她捧着餐盘走向我面前的位置坐下,「我只是从旁协助的护士,真正拿手术刀的可是你呢,出了医疗事故我可没有责任〜」
     「啰嗦!」

     急症室连续当值的不知道第几个小时,上午飞了三次Heli,就算奥运冠军也撑不住吧?

     “对了,Fellow们的资料看了吗?听说下午就会来报道。”

     冴岛的话让我的脑袋全速运转,Fellow?什么Fellow?...啊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是翔北的飞行指导医了,「我完全忘了...黑田医生临走前给我的资料还在我抽屉里,动也没动过.......''

     飞行医生人手长期短缺,资历丰富的黑田医生已经决定退休,三井前辈为了有更多时间照顾儿子好像也动了转部门的念头,新上任的部长橘医生虽然也是位能信任的前辈,奈何没有飞行执照......

     「两男一女,在医科大学毕业后都在地方医院实习过两年,女的那位好像还是海归学生。」

     海归啊......

     十年前突然就去了留学,一开始也会在假期回来一趟,但自从几年前开始准备论文还在忙实习,她就没有再回国。 打电话什么的,那可恨的时差,想到不要想了。

     白石惠你这个混蛋!这次不是一个巧克力蛋糕就可以搞定的!

     『Doctor Heli, Engine Start. Doctor Heli, Engine Start.』

     轰木小姐的声音响起,我有些不舍的放下午餐,带起听诊器跟冴岛跑到停机坪。
  • 9 Kin 2020-4-28
    0 17
    脱下沾满血污的手套手术衣,刚刚由Heli送来的患者情况有些危急,但总算救回了一条命。

     在冴岛的提醒下,我才发现新来的Fellow们和护士Fellow都在隔壁手术室辅助橘医生,反正闲着没事,接下来短时间内也应该不会再上Heli,我决定与冴岛一起在外面观察。

     「那个是雪村吧,递器材的手法不错,又快又准确,挺有你的风范。」跟她一起上过几次Heli,到了现场也很冷静,如果实习期完结后还能留在这边就好了。

     「我就当你这是对我这位导师的称赞了。」冴岛木无表情的注视着另一边的男护士,好像是叫灰谷吧,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 可怕,翔北炮台要爆发了!

     手术很快进入尾声,橘医生先行离开,将收尾缝合部分留给Fellow。

     那唯一的女生主动揽下了缝线工作,手很稳定,动作很仔细。 脸部被口罩遮住,但单从眉眼观察,应该也是个好看的人吧,而且还与某人有几分相像。

     ......别乱想了绯山,那个大笨蛋怎么会突然回来! 那个脑袋里只有书本只有学习的大笨蛋!  !
  • 9 Kin 2020-4-28
    0 18
    本来昨天就该更新的
    结果沉迷于横峰 雪村两个小姐姐无法自拔
    完全忘记了(*´ω`*)
  • 9 Kin 2020-4-28
    0 19
    小小汪7986 惠姐姐竟然是fellow吗????比指导老师还要优秀的fellow?2333333333 请好好s你的惠姐姐不要手软。 白白:没有什么是一个巧克力蛋糕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来两个
    s惠姐姐不要手软的
    这是什么危险的发言www
    小红:就算是妹妹,身为指导医就要拿出前辈的样子压倒(划掉)压制Fellow姐姐!!!
  • 9 Kin 2020-4-28
    0 20
    一嘛蘑菇 白石留学变成留级了吗哈哈哈哈
    没有啦www
    我们的惠姐姐还是很优秀的好吗(*´ω`*)
    大家都是18岁进大学 24岁毕业 我的设定是绯山一毕业就去了翔北 拿到飞行执照后继续待到现在
    而白石在外国的医科毕业后继续待在那边实习兼进修 现在28岁才回国找妹妹啦~(*˘︶˘*)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