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恋爱中的女人 生火杀夜 白緋

6 生火杀夜 2020-7-17 554

一个迟到的小段子,作为@餘了夢想 太太送我梨的DM的谢礼。

虽然有点ooc,但是希望太太和大家喜欢。


————————


“果然,恋爱中的女人真的会变美啊……”横峰坐在急救室的柜台边,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的食指不停地卷着耳边的头发。

低头整理着病例的绯山突然脸红了一下,悄咪咪地张望了一下,才确认横峰这话并不是对自己说的。

“你又在这里发什么花痴。”名取靠在玻璃柜上滑着手机,眼皮也不屑于抬一下。

“我是在说心外科的野村医生啦!”横峰抄起手边的按摩球,假装要砸向名取,被牙岛一个眼刀呵斥地老老实实不敢动,于是轻声说道:“你们不觉得她比之前漂亮了很多吗?”

听到横峰这话,绯山抬起头来看向不远处正与白石讨论病例的野村医生,和半年前刚来翔北时相比,似乎的确时尚了很多。

野村医生站在高高的白石身边显得格外小巧玲珑。白袍之下是一条水蓝色的连衣裙,隐约露出一节纤细光洁的小腿。脸上似乎也略施粉黛,齐肩的茶色短发乖巧地别在耳后,发尾还特地烫了今年流行的C字卷。在急救科清一色制服的对比之下,显得格外时尚亮眼。

唉……绯山的心里轻声地叹了口气,自从回到了翔北急救,私服就与自己无缘了。不像之前在青南,没有手术的日子里还可以在白袍里穿自己喜欢的衣服。

也难怪横峰这么羡慕野村医生了,毕竟现在的年轻女生们哪一个不爱美啊。

“あの、野村医生谈恋爱了吗?”站在绯山桌前的灰谷抱着一叠资料小心翼翼地问道。

“欸,你该不会是……对野村医生有兴趣吧?”横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八卦一样,立刻马上从位子上跳了下来,蹦跶到灰谷面前追问道,吓得灰谷说话都结巴了,“没、没那回事!”

“哈哈,有也没戏了!”横峰拉过灰谷的肩膀,鬼鬼祟祟地在他耳边用自以为没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你没听说吗?野村医生和我们的Staff Leader桑在一起了,有传言说她俩都是那边的人哦……”

噗……绯山刚送到嘴边的咖啡差点喷到了屏幕上,赶紧用咳嗽来掩盖这瞬间的尴尬。

“你看她们,站在那里讨论了多久了?一直有说有笑的。听心外科的实习医生说,白石医生前段时间经常去心外找野村医生,下了班还一起吃饭呢……”

横峰还在兴奋地说着不知道哪里听来的八卦,绯山却渐渐坐不住了,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隔开那两个正在讨论病例的人。

好你个白石,竟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沾花惹草。亏我刚刚还觉得野村医生变好看了……

沉浸在愤怒中的绯山盯着不远处的两个人,手里的罐装咖啡越握越紧。

哼,讨论完病例为什么要向对方点头微笑?对方都往电梯那边走了,为什么还傻愣着站在那里?有必要一边往回走还一边嘴角向上吗?

分手!

立刻马上分手!

等白石回到位置上的时候,绯山已经出离愤怒了,不顾周围实习医生们的八卦眼神,拽着白石的手腕就往储藏室的方向走。

砰的一声,绯山关上了储藏室的门,一只手拍在白石身后的门上,气势汹汹地发问:“说!你和野村医生是什么关系?”

“啊?”白石还没从突然的门咚中反应过来。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小辣椒的脸都气红了。

白石突然想到了什么,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低垂着眉眼不敢正视绯山,“还是被美帆子发现了吗?……”

“你……你!”绯山感觉自己几年前缝好的心脏都又要破裂了,“你竟然背着我做这种事!”

“我,我也不是刻意想瞒你的,”白石更加窘迫了,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怕告诉了你,你会不同意。”

“我怎么可能同意!”绯山咆哮道,“你把我当什么了?”

“美帆子别生气,对身体不好。”白石伸手想要揽住绯山的腰,却被一把拍掉。

绯山低着头,咬着下唇狠狠地说:“分手吧!”

“什么?!”白石终于感觉到了形势不对,“为什么要分手?美帆子你怎么还是这么偏执……”

“我偏执?”绯山震惊得快要破音了,抬起头来怒气冲天地吼道:“你自己出轨,还要说我偏执?你也太傲慢了吧!”

“等等,出轨?!”白石一头雾水,“我和谁出轨?”

“和野村医生啊!”绯山抱着胸,嘴唇都有些发抖,“哼,你刚刚不是还承认了吗?”

“等等,等等,”白石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是不小心被扔进洗衣机的纸巾,变成了一团浆糊,“我什么时候承认了?”

“刚刚你不是说和野村医生有事瞒着我吗?”每提一次这个名字,绯山就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绞了一下,咬着牙低着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啊!那个啊……”白石终于弄明白自己的恋人在说什么了,不顾小刺猬的挣扎,用力把绯山圈到了自己怀里,耐心地说道:“我说的瞒着美帆子,是指偷偷请野村医生帮你安排复诊检查的事。”

“什么?”绯山瞪大了红红的眼睛。

“美帆子回翔北以来,还没复查过心脏吧?”白石的声音温柔地像在对小朋友说话:“我知道不瞒着你先安排好,美帆子一定又会借口太忙而不去复查吧?”

“什么借口太忙嘛,人家就是很忙……”发现是自己擅自误会了恋人的绯山顿时失去了方才的气势。

“话说回来,美帆子怎么会误会我和野村医生出轨了呢?是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让你吃醋了吗?”白石的眉毛轻轻抬起,皱成八字眉的模样,往向绯山的眼神也充满了无辜,活脱脱像是一只被主人冤枉了的小狗。

“都怪横峰了啦,”绯山的脸因为羞愧而变得通红,害羞地钻进白石的颈窝,“她说野村医生变好看了是因为跟你谈恋爱了,还说心外的实习生看见你们下班一起吃饭,哼……”

“嘛……”白石摸了摸鼻子,戏谑地说道:“野村医生的确是谈恋爱了没错,不过对方是我医学院时的同学。那天吃饭也是为了介绍他们认识,作为对野村医生帮美帆子安排复查的答谢。所以,美帆子不要吃自己的醋哦。”

“啊啊啊,什么吃自己的醋嘛!白石最讨厌了……”绯山的脸这下更红了。

“美帆子最可爱就好~”白石满眼欢喜地看着自家不坦率的恋人,飞快地在绯山的脸上啄了一口。

消除了误会的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腻歪,白石就被急救call走了,回到急救室的绯山假装若无其事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脸红眼睛红耳朵更红。

“你看你看,绯山医生一定是告白失败了!”横峰拉了拉身边的雪村,八卦之魂如熊熊烈火般燃烧。

“三角恋什么的最有趣了!”


最新回复 (2)
  • 0 2

    绯山(内心):白石不许对除我以外的发电(火)

    白石医生您忘了不造成误会的“拍肩”了

  • 4 冬陽 7月前
    0 3
    翔北發電機^ ^橫峰太八卦了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