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x忌日 尹夜羽 白緋 已完結

版主 ifyou 6月前 300

作者:尹夜羽
原文連結:
(1)https://ziyuwang10.pixnet.net/blog/post/154080602
(2)https://ziyuwang10.pixnet.net/blog/post/154080605
(完)https://ziyuwang10.pixnet.net/blog/post/154080611

文章於26/1/2021於作者個人部落格獲得作者授權。

最新回复 (5)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2
    (一)
    『小翼,希望你現在過得很好。』
    兩行清淚滑過臉頰,帶著懷念與感慨的淚。

    白石一早走進更衣室,『早,緋山醫生。』
    緋山抬頭看了一眼白石,輕聲回應,低著頭走出更衣室。
    痛。白石看見緋山眼底的悲傷,心裡有股沒來由的痛,但更多的是不解。
    換好衣服,白石想著緋山,出了神,連冴島進來都沒發覺。
    『白石醫生,好了就去工作,愣在這幹嘛?』冴島冷冷的提醒,見白石沒反應,又叫了兩聲,白石仍愣著,『白石,你醒了沒?』冴島微怒的低吼。
    『阿、阿,冴島護士,不好意思,我恍神了。』白石自知理虧。
    『身為一個醫生,怎麼能恍神成這樣。』冴島式訓話。
    『因為,很悲傷,緋山醫生很悲傷,我不懂,她明明後天就畢業了。』白石怯怯的說。


    一向都十分敏銳的冴島,不禁對這遲鈍的袋鼠醫生搖頭嘆氣,『白石你真的很遲鈍,後天對緋山來說,是一個充滿沉痛回憶的日子。』
    『咦?』白石仍未想起那件事,只愣愣的看著冴島走出去。
    這天然的白石,步出更衣室,腦裡拚命的想著,又差點撞上三井醫生。

    白石巡著病房,心裡惦記著緋山。
    巡著巡著,巡到的病人是一個小孩,這孩子因氣喘發作,送來急救,現在插著管,白石腦中閃過一個畫面,一樣的小小身軀,一樣的插著管,一樣讓人感到心疼的。

    白石在心中責怪自己健忘,邊以最快速度,巡完自己負責的病人,急忙的想找緋山。
    緋山不在護理站,現在也不是她的巡房時間,所以緋山只可能在三個地方,更衣室、停機坪或儲藏室,白石思考了一下,三步併兩步的走向儲藏室。
    『緋山?』白石先出了聲才走進儲藏室。
    『阿,白石。』緋山急忙抹了抹臉,抹掉臉上的淚痕。
    這個動作也讓白石的心跟著痛了一下,但遲鈍的她並未把這愈來愈頻繁的痛放在心上。
    『緋山醫生,恭喜,妳也快畢業了。』白石剛剛只想趕快找到緋山,卻沒有想到該如何開口,開了口才在想要說什麼。


    『嗯,終於呢!』緋山半嘲諷的說。
    『我想,妳成為了一個正式醫生,小翼也會替妳感到高興的。』白石柔聲的說,就怕惹來緋山的眼淚。
    果然,緋山兩頰又滑下淚珠,白石看了非常心疼。
    『小翼,過的好嗎?直美女士,過的好嗎?』緋山哽咽,帶著濃濃哭腔。
    白石看見如此脆弱的緋山,像一年多前一樣,坐近她,伸手摟住緋山因壓抑而不停顫抖的肩膀。
    跟一年多前不同的是,白石當時眼眶泛淚,現在她對緋山的痛更加心疼,雙頰也有了淚痕。
    緋山感受到白石給予的安慰及溫暖的懷抱,忍不住痛哭失聲。

    隔天,緋山在白石懷裡大哭發洩之後,心情好了大半,心裡很感謝白石,但由於自己倔強的個性,拉不下臉和白石道謝。
    而白石則是見緋山心情好轉,便精神飽滿的工作著。
    冴島看著在護理站一臉不爽的緋山,好似有仇的瞪著病歷。
    『怎麼?!我們急救科的兩個年輕女醫生輪流不爽嗎?』一開口便是冴島式的嘲弄。
    『恩...都是白石,恩,都是白石的錯!』依緋山彆扭的個性,怎麼可能承認自己正煩惱著有關白石的事呢?

     

    當冴島正準備離開護理站時,開口提醒了一下緋山,『想道謝要說出來,否則某隻遲鈍的大袋鼠可不會懂的。』
    緋山臉微微脹紅,裝作沒聽到的振筆疾書。
    (To Be Continue...)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3
    (二)
    同時,另一邊巡著房的白石,聽到幾個護士的對話。
    『誒誒,怎麼知道自己喜歡上一個人?』
    『幹嘛,妳有喜歡人嗎?』
    『吼~就是不知道才問阿。』
    『好啦好啦,恩~就是...很難形容的感覺,妳的情緒會被對方牽動,而且會很想接近對方,想牽對方的手,想抱他,甚至想吻他。』
    『誒?是喔。』
    『懷疑嗎?』
    『也不是啦,就聽起來太簡單了。』
    『不會阿,就算是妳最好的朋友妳也不會想吻他吧!』
    聽到這裡,白石想著''喜歡的人''四個字,心裡浮現的人影是她,昨天下午在自己懷裡大哭,且時常讓自己心痛的她。
    白石隨即直奔儲藏室,想找個地方讓自己靜一靜,釐清自己的感情。
    完全符合,白石對緋山的每個感覺,都和那護士說的一樣,當緋山笑的時候,自己嘴角總會跟著上揚;當緋山傷心時,自己的心也痛的跟什麼似的;也會想抱她、吻她,''我喜歡上緋山了嗎?''白石問著自己,看來是呢,自己喜歡上緋山了,而且是很喜歡。


    這時冴島走進來,拿一些用具,『偷懶阿,白石醫生。』
    白石沒作聲,只笑了一下。
    『怎麼了?』冴島問,因為白石的那抹笑很詭異。
    『沒什麼,只是好像有喜歡的人了。』
    『終於發現啦。』
    『咦?』白石很驚訝,自己都不知道,冴島怎麼會知道。
    『妳這袋鼠醫生,平常什麼事都很敏銳,偏偏就是對自己的感情很遲鈍。』冴島說,『不過不只你,妳喜歡的傢伙也是,不過她似乎比你早一點想通。』
    『咦?!』白石跳起來,『她也喜歡我?!』

    『無可奉告,自己解決。』冴島拋下這句話,轉身瀟灑的走出儲藏室。

    晚上,值晚班的剛好是白石、緋山和冴島。
    白石巡著房,心裡想著如何和緋山說清楚,一向固執的白石,一旦決定了,就一定會做到。
    回到護理站,白石正打算坐下來寫病歷時,發現坐在對面的緋山伏在桌面上,背部微微起伏,呼吸平穩,可見是睡著了。
    白石起身走到緋山身旁,看著她的睡顏,伸手輕撫緋山的臉,緋山微微顫抖,可能是有點冷,白石毫不猶豫的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緋山身上,完成一連串動作,白石才坐回位子上,視線仍停留在緋山身上,眼裡滿是溫柔及寵溺。


    『一個醫生偷懶,一個醫生不正經,妳說我這護士該怎麼辦?』不知何時也回到護理站的冴島開口。
    『我會分攤工作的,她最近精神很緊繃,讓她睡一下吧!』白石說完,便埋頭於病歷裡。
    『才剛釐清自己的感情就這麼體貼阿。』冴島笑著說,想看看不知所措的白石。
    不料,白石很正經的說,『不是喔,從很早之前我就對緋山的一舉一動很在意,視線也總是跟著她,想盡辦法的對她好,只是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我愛她。』
    冴島看著愈來愈堅強的白石,此刻堅毅的表情是為了緋山,『那明天下班之後,去陪她吧!』
    『陪她?』白石沒反應過來。
    『陪她去看小翼。』冴島的眼底也染上一抹悲傷。

    ''飛行醫生認證,緋山美帆子。''
    一早到醫院沒多久,便被叫到部長室,在橘醫生認可後,從田所部長手上拿到了認證書。
    雖然一直很希望能拿到證書,但現在證書到手了,並沒有想像中開心呢,緋山只是盯著證書。

     

    一定是心裡很清楚,自己還很不成熟,想了一下,緋山一掃頹廢,提起精神,起身邁開腳步。
    拉開辦公室的門,『緋山!!』
    急救科的大家都在呢,連藍澤都從腦外科跑來,每個人皆誠心祝賀緋山。
    三井醫生先上前拍拍緋山的肩膀,『不要怕,還有很多病患在等妳,別把自己的初衷給忘了。』三井醫生微笑著說。
    初衷?當初堅持當醫生,就是為了那一句謝謝,不是嗎?
    橘醫生也走向緋山,『但也得懂得保護自己,這樣才能醫治更多病患。』
    緋山聽到這話,想起了小翼,他沒能活下來,緋山自己也受到創傷。
    『既然畢業了,要不要去喝一杯?』橘醫生又開始不正經。
    緋山還沒開口,三井醫生就以一道比自己狠上十倍的眼刀往橘醫生射去,橘醫生只得趕緊,說:『開...開玩笑的啦...』
    『恭喜阿。』藍澤一樣面無表情,但感覺出來他的祝福是誠心的。
    『緋山,妳終於畢業啦!』全急救科最多話的藤川也開口。
    『緋山醫生,接下來就拜託你了。』冴島簡單的一句話,聽得出她對緋山的信任。
    正當白石要將畢業禮物從包包拿出來時,直升機請求電話響起。

     

    值班的白石和冴島只得奪門而出,向停機坪奔去,踏出辦公室前,白石回頭看了一眼緋山,剛好和她四目相對,兩人眼中的情感是無法言喻的。
    (To Be Continue...)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4
    (完)
    白石把病人從現場帶回,病情穩定後,準備下班。
    本來白石是瞞著緋山請了下午的假,想和緋山一起去看小翼。
    現在都已下午三點了,緋山在一點就已離開醫院,想到這,白石加快了腳步。
    換下制服,將長髮放下,確認該拿的都有拿,看到還躺在自己包包裡的畢業禮物,白石隨即跑出醫院,只想快點到緋山身邊。
    到了墓園,白石看見緋山蹲在小翼的墳前誠心的祭拜,不想打擾她,只站在遠處,默默的在心裡支持緋山。
    不久,直美女士也到了小翼沉眠的地方,看到緋山,直美女士很開心。
    『緋山醫生,好久不見。』
    『阿,直美女士。』緋山趕緊起身,微微鞠了個躬。
    『妳還記得小翼的忌日,謝謝。』
    『小翼不論在哪個方面都是我醫生生涯中極為重要的病人,我不會忘記他的,我可以每年來祭拜他嗎?』
    『當然,我也希望妳能來看他。』直美女士此時看到遠方的人影,那人的眼神是守護人的溫柔眼神,而視線停留在緋山身上,『緋山醫生,現在小翼有我陪了,好像有另一個人在等妳呢?』
    緋山疑惑的轉身,看見了她,黑髮飄揚,俐落的褲裝,增添了一點帥氣,一直給緋山莫大安心感的白石,站在遠處等待著、守護著緋山。
    緋山連忙向直美女士告辭,快步走向白石,走向自己的避風港。
    越是接近白石,那溫柔守護的力量就越強烈。
    不知何時開始,白石走進緋山的心裡,一步一步越走越深,走進緋山內心最深處、最柔軟的地方,占了緋山心裡最重要的位置。
    只要白石在身邊,緋山可以把心防完全卸下,因為白石總在緋山最脆弱時伸手摟住她,在緋山開心的時候陪她一起開心,''吶,白石,都是妳的錯,都是妳的溫柔讓我越陷越深,我可以對我們的未來有所期待嗎?''
    緋山走到白石面前,白石眼中的溫柔及寵溺,緋山看在眼裡,心裡又是一股暖流。
    白石感受到緋山的情感,很強烈,和自己一樣,緋山的眼中已無悲傷,有的是對自己的依戀和依賴,白石牽起緋山的手,緊握住,『走吧!去吃晚餐,我弄給妳吃。』此時,眼中又多了不容拒絕的氣勢。
    『誰要去妳家!』緋山嘴上這麼說,腳步仍跟緊白石,也握緊白石那比自己大上一號的手。

    在白石家,緋山在客廳看電視,白石在廚房料理食物。
    自從白石畢業之後,兩人常常這樣,下了班到白石家,白石在廚房忙,緋山在客廳等,吃飯時邊聊天,聊當天的工作,或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吃飽飯,兩人一起待在客廳,緋山看著電視或翻雜誌,白石都是看醫學相關書籍,時間晚了,緋山偶爾還會借住在白石家,一切已成習慣,但心情不同,感覺可就差很多了。
    看著在廚房轉著的白石,緋山心裡泛起淡淡的幸福,在心裡暗諷自己,現在也太容易滿足了吧,只是白石正為自己忙碌著,心裡的暖意便多到快溢出來。
    兩人對坐著吃飯,白石會習慣自己煮飯,原來只是為了健康,現在還為了緋山的笑容,看著自己所準備的的料理,能讓緋山笑著稱讚好吃,白石心裡就有說不出的喜悅。
    吃飽飯後,兩人又習慣性的相偎在沙發上,緋山轉著電視,白石看著醫學雜誌。
    沒有交談,沒有眼神的交會,僅僅感受著從對方身上傳來的溫度,雖然沒有明講,但兩人都捨不得離開這幸福的溫度。
    白石注意到牆上的時鐘,時針和分針已即將集合在12的位置,『緋山,今天住下吧!』
    『廢話,這時間電車都沒開了!』言下之意就是,''我本來就是打算賴在妳家。''
    白石知道緋山彆扭的個性,所以也不以為意,反而覺得很可愛。
    當然,白石沒有說出來,怕說出來,緋山會奪門而出,想到緋山害羞的表情,白石臉上的笑意又加深許多。
    『你先去洗澡吧!明天還得上班呢!』白石說。
    『嗯。』緋山點點頭,自行走向白石的衣櫃,翻出自己之前留在這的衣服,鑽進浴室。
    白石聽見浴室傳來水聲,動手稍微整理一下家裡,整理包包時,拿出要給緋山的畢業禮物,握在手裡,心裡想著今天一定要送出去,也要向她說清楚,自己的感情,''再不說一定會溺死的'',白石心想。

    緋山走出浴室,白石急忙把手裡的盒子放回包包裡,也去洗了一個舒服的熱水澡。
    在霧氣氤氳的浴室裡,白石想好了待會的說詞。
    出了浴室,白石見緋山坐在床上,用毛巾擦拭著頭髮。
    『白石,妳家吹風機呢?』
    ''阿,忘記了。''『前幾天壞了,沒時間去買。』白石怪罪自己,『我幫你擦吧!』說著,邊拿了一條大浴巾,上前幫緋山擦著。
    『不用了啦!妳自己的頭髮還滴著水呢!』緋山想拒絕。
    『沒關係,妳的身體弱,不趕快弄乾怎麼行。』語畢,白石的手隔著浴巾輕輕柔柔的幫緋山擦著。
    本來緋山還有點不情願,但白石的溫柔讓緋山放鬆了下來,之後乾脆閉上眼靠在白石懷裡,享受白石的服務。
    直到緋山的頭髮近乎全乾,白石才開始擦自己的頭髮。
    緋山看著白石,感覺自己越來越離不開白石了。
    白石和緋山對於兩人之間情感都心照不宣,只是在互相等待罷了。
    ''妳這笨袋鼠,到底要不要說啊!''緋山一直在等白石開口,如果要緋山先開口,以她彆扭的個性,可能等到天荒地老都沒辦法。
    白石只將自己的頭髮擦到半乾,突然面向緋山正坐,『緋山...』白石眼裡的情感毫無遮掩,赤裸裸的呈現在緋山眼前。
    緋山看見白石眼裡熾熱的情感,臉上的紅暈越來越深。
    『緋山,恭喜妳畢業。』白石靠近緋山,『這是早上我來不及和妳說的。』
    『謝謝。』緋山看著一臉認真又深情的白石,臉頰的溫度又上升了一些。
    白石真的覺得很可愛,這樣害羞又彆扭的緋山,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啊!』緋山罵道,紅暈仍未褪去。
    『抱歉、抱歉。』白石收起了笑,『緋山,把眼睛閉上。』
    『你想幹嘛?』緋山狐疑的問。
    『閉起來就知道囉~』白石露出腹黑的笑,『先閉上啦。』
    緋山見白石很堅持,只好疑惑的閉上眼。
    閉上眼,聽覺變得特別靈敏,緋山聽到白石起身走了幾步,又有拿東西的沙沙聲,最後走回自己身邊。
    突然,緋山感到白石向自己靠近,而且是很近,近到可以感覺到白石溫熱的鼻息,緋山的心跳猛然加速。
    一陣冰涼。胸前的冰涼感,讓緋山隱約察覺是什麼東西。
    白石的手則在頸後,輕柔的扣上鍊扣,白石的呼吸就在緋山耳邊,讓緋山的耳朵熱燙無比。
    『緋山,恭喜妳畢業。』白石深情溫柔的嗓音,再次的說了這句話。
    緋山睜開眼,仔細端詳著白石送她的項鍊。
    一條銀鍊掛著一塊紅水晶及一塊小小的透明水晶。
    『我覺得它跟妳好像,外頭一層是透明的,是妳給自己建築的防禦外牆,但妳的心是比誰都熱情的,熱情直爽,有精神,很可愛的,像太陽一樣喔~』白石說道。
    『笨蛋。』緋山嘴上罵著,眼中已泛起一層薄霧,但嘴角是帶笑的。
    白石見緋山喜歡,也放鬆下來,笑著把緋山拉進自己懷裡。
    『吶,緋山,我喜歡妳,好喜歡妳。』白石抱緊緋山,貼近她的耳邊,無比認真的說。
    『嗯,我也是,喜歡...唔!』緋山的回應被白石打斷,剩下的字句,已被白石給吞下。
    輕柔的吻,已讓緋山臉紅耳熱。
    『我有說可以吻我嗎?』緋山在白石離開她的唇後問。
    『誒?不可以嗎??』白石此刻有如一隻大柴犬垂下耳朵,好惹人憐愛。
    緋山看著白石無辜的眼神,『也不是不可以...唔!』又被封口。
    『白石惠!!!!!』怒!!!
    『美帆子,最愛妳了!』白石完全忽略緋山的怒氣。
    『我有說可以叫我的名字嗎??』還是怒!
    白石只是又把緋山攬進懷裡,在她耳邊低喃,『美帆子...』
    緋山聽見這溫軟的嗓音,整個人就軟了下來,怒氣也消了一半。
    靠在白石懷裡的緋山,看見一旁還有一條項鍊。
    『咦?白石妳買兩條?』
    『嗯,這兩條是情人對鍊喔~美帆子,幫我戴上吧。』白石拿起另一條項鍊。
    緋山接過項鍊,坐在白石懷裡,把手伸到白石頸後,這樣白石的氣息又吐在緋山的頸邊,好不容易才褪掉一點的紅暈,又加深了。
    一條銀鍊,掛著一塊有稜有角的黑曜石。
    緋山看著戴上項鍊的白石,''好帥...''緋山心生一股迷戀。
    本來是給男生戴的項鍊,待在白石身上一點也不違和,黑色的石頭,俐落又神祕,反而讓外表溫和的白石多了一點霸氣和酷勁。
    『這個...』緋山看到黑曜石旁邊也掛了一個小小的透明水晶,把自己頸上的那塊也拿起來,兩塊一起端詳了一下。
    緋山發現了,兩塊透明水晶是可以嵌在一起的,一塊圓潤的透明水晶呈現在眼前。
    『喜歡嗎?我們要像這項鍊一樣,是可以暫時分開的,但還是要嵌在一起才會完整。好嗎?』白石輕撫緋山的臉頰。
    『嗯。』緋山看著兩人頸上嵌在一起的項鍊,又看著白石溫柔、寵溺的笑,緋山鼓起勇氣,主動吻上白石,『惠,我愛你。』說完又害羞得躲進白石懷裡。
    白石愣了一下,『美帆子,妳真的好可愛~』
    『白石惠,你閉嘴!!』
    Fin.
  • 版主 ifyou 3月前
    0 5
    請按以下連結閱讀本文後續

    研習X體貼
    https://www.shirahi.com/xiuno/?thread-418.htm
  • 14 一嘛蘑菇 3月前
    0 6
    就只有白石才能做到一本正經地「不正經」!!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