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 白緋 已完結

版主 ifyou 4月前 143


作者:會長

原文連結:http://www.nixdix.com/book.php?action=detail&booktype=1&bid=950f2014235b5e9b73b1fd25398301e8

文章於2021年3月9日於plurk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回复 (7)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2
    畏懼光線的將被單蓋過自己的臉,翻身找個更舒適的角度繼續剛才的美夢,緋山這才發現了不對勁,手掌觸及的並不是預期中柔軟的床鋪而是一片滑膩彈性十足的肌膚。

    稍微仰起自己脖子看到了熟睡袋鼠醫生的睡顏,抑制住想要尖叫得念頭冷靜的掀起純白的被單,發現自己還有白石全身赤裸,果然不是夢阿!緋山扶額

    還沒有想到要怎麼面對白石,幸好白石因為昨天還未退的酒精還呈現熟睡狀態,昨天不過是酒後亂性後一時得意亂情迷,她醒來一定不會記得。

    看了看床頭的時鐘

    「牙敗 快遲到了」緋山撿起從臥室綿延到客廳的衣物穿上後就匆匆得出門了。

    過了晌午,白石抱著宿醉而昏昏沉沉的腦袋,緩緩的坐起身才發現自己全身一絲不掛。

    『頭好痛..... 』拿起放在床頭的手機看了下日期以及時間。

    還好今天輪休,白石只隱約記得昨天自己在瑪莉珍的店喝的不醒人事,之後看到了緋山的身影就想不起來了。

    自己做了一個甜美綺麗的夢,自己和緋山接吻了還......

    可是醒來身邊並沒有緋山的身影,這就是俗稱的春夢吧?白石將自己頭埋入曲起的雙腿之間只露出耳朵,感覺到自己的耳根發燙。

    我果然很喜歡緋山醫生,喜歡到自己都無法控制的地步,連做夢的內容都是她....

     

     

    還好今天白石休息,不然還真不知道怎麼面對她,緋山微微的嘆了口氣。

    忙了一個下午終於有時間可以稍做休息,緋山在護理站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

    一直忙於工作無暇思考的緋山,在工作告一個段落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

    的確白石喝醉了,但是自己並沒有醉,沒有推卻甚至明確拒絕欺身壓在自己身上的白石,說自己沒有那一點小心思絕對是騙人的。

    白石的每一個柔軟的碰觸、每一個溫柔的親吻,緋山都記得清清楚楚。

    連昨天白石親吻過的地方,現在都還覺得隱隱發燙。

    這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吧!白石她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這份心情、這份感情,沒有可能開花結果的吧!緋山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至少讓自己一輩子珍藏這樣的溫柔美好的記憶,緋山撫上自己的心口的傷痕,昨晚白石就像著了魔似的舔舐著這道無法磨滅的疤痕,

    明天開始一切都會回到正常的軌道上。

     

     

     

    『早安緋山醫生』

    一打開女更衣室的大門,就看到已經換好急救服的白石向自己打招呼。

    「早安」 故坐鎮靜的像往常一樣打招呼

    然後很自然的的走到自己的鐵櫃前,放入自己的手提包換上急救服。

    轉過身發現從剛才默不作聲的白石,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一臉我有話想說的表情。

    「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

    『那個我前天晚上是不是有對緋山醫生做了什麼失禮的事?』

    「為什麼這麼問? 」

    『我昨天問了瑪莉珍前天我喝醉了是緋山醫生送我回家的』

    「要說失禮的事的確有」

    『!!!!!』

    「你吐了我一身」

    『真的很對不起』

    「騙妳的!」

    『欸?』

    緋山先咬著發圈轉過身背對著白石,然後對著掛在鐵櫃門板背後的鏡子綁起頭髮。

    白石沒發現緋山眼中一閃而過的苦澀,其實白石還有話沒說出口,在緋山套上高領前看到她後頸的吻痕,看到的吻痕的瞬間白石覺得心臟像被人緊緊捏住很痛。

    ''妳現在有交往的對象嗎?''

    要是能說出口就好了,但是自己又有什麼立場去問這個問題,我只不過是她的同事。

    要是有一天緋山要結婚了,自己真的能夠保持笑容去祝福她嗎?

    白石最近常跑去恆夫的店買醉

    翔北某個自稱170卻比白石矮半個頭的兒科醫生頻頻向緋山醫生獻殷勤。

    雖然緋山說自己不喜歡這一型的,推拒了他好幾次的邀約。但是他就像藤川不死心的追求冴島一樣,像塊臭皮糖甩都甩不掉,還是不免讓白石煩躁了起來。

    【醜女!你最近來的次數也太多了吧!另外一個醜女咧?】

    『緋山醫生才不醜』略凶狠的瞪了大山恆夫一眼

    【你知不知道自己喝醉有多難纏】 瑪莉珍一臉嫌棄的看著白石邊擦拭著酒杯,想起平常喝醉的白石的幸不幸福大哉問就頭痛了起來。

    『有什麼關係,反正這裡除了我平常也沒什麼人光顧』

    【你這只柴犬也太沒禮貌了吧!】

    然後瑪莉珍看到某只犬在吧台上睡著了,還邊喃喃的念道『美帆子... 』

    嘆了口氣像認命似的,從白石大衣口袋撈出手機打開通訊錄撥給了緋山。

    本來可以準時下班的緋山,在下班前十分鐘接了一名急診病患開了一台刀,轉眼間都快十二點了。

    剛踏出醫院門口手機響,看著手機螢幕上大大的袋鼠來電的對象是白石,是某次開玩笑似的將白石改成袋鼠之後就再也沒改回來了。

    略顯苦澀的望著閃爍的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名字,隨後接起「喂」

    【醜女】 這個低沉又粗又沙啞的聲音不是大山恆夫還能有誰,緋山忍不住翻了白眼。

    【你家袋鼠又喝醉了你趕緊把她領走,我要打烊了】

    「真是的」緋山無奈的搖搖頭。

    這傢伙最近喝醉的次數也太多了吧!明明酒量不好酒品又差 。

    緋山能夠理解適當的飲酒有益於紓解壓力,但是緋山不認為白石是這麼不知節制的人,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才會像當初白石知道父親罹癌時這樣酗酒。

    雖然飲酒隔天白石都如常來上班,白石稍微有畫上淡妝還是掩蓋不住睡眠不足產生的黑眼圈。

    但是果然還是看不慣白石這樣虐待自己身體,今天一定要問清楚。

    踏入瑪莉珍的店就看到一只巨型白熊趴在吧台睡著了,輕拍白石的後背。

    「白石起來該回家了」沒有半點反應

    【需不需要幫你叫計程車?】

    「今天就不用了」

    緋山將白石的皮夾從她的手提袋拿出,抽出一張一萬元放在桌上。

    「下次她再來不要給她酒水,不然讓我發現絕對會把你的假髮扯下來」 瞪了大山恆夫一眼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3
    緋山將白石的手臂架在自己肩上,步履蹣跚的踏出店外。

    瑪莉珍本來想說出口的''奔放的戀愛吧!''被緋山瞪的硬是又吞回肚子裡去了。

    外面的風比起悶熱不通風的店內涼爽許多,感覺到涼風吹到臉頰哆了哆索的白石終於緩緩的張開眼。

    「你終於醒了阿 」

    『緋山醫生』

    白石才發現自己坐在公園的板凳上,緋山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

    「白石 妳是不是有什麼煩心的事」

    『沒有阿』 心虛的將目光移開

    「騙人!你以為我第一天認識妳阿」

    『真的沒什麼』

    「我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嗎? 」一臉悲憤泫然欲泣的緋山

    『不是這樣的,只是我不知道說了會不會對緋山醫生造成困擾』慌張得擺擺手

    「妳這個人也未免太自以為是了,妳又不是我妳怎麼知道一定會造成我的困擾」

    像是耗費了極大的勇氣,在緋山露出略顯不耐煩的表情前,好不容易才吐出了埂在喉嚨許久的話。

    『如果是我的話,可以嗎? 』在說可以嗎停頓了會兒吞了口口水

    似乎不能理解白石突然間沒頭沒尾蹦出的話,表情顯得困惑的緋山。

    『如果緋山醫生現在沒有交往的對象,可以考慮我一下嗎? 』白石說完話後彷彿費盡所有的勇氣,隨即低下頭盯著自己靴子不敢直視緋山的臉。

    沉默了些許時間緋山打破了沉默。

    「白石妳喝醉了嗎? 」

    『我沒有醉我現在很清醒,我是很認真的我喜歡你緋山醫生』抬起頭用無比真誠的眼神直視著緋山

    緋山望進白石純淨無雜質的瞳仁的確不見半點醉意。

    「謝謝你白石,謝謝你喜歡我」緋山的語氣很平靜

    白石心理暗自叫慘,這是要被發好人卡了嗎?

    「可以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嗎? 」緋山嫣然一笑,將白石的魂魄都勾走了。

    看呆的白石傻愣愣的點了頭,隨後兩人肩併肩走出了公園來到了大馬路上。

    看過去整條大馬路除了兩三個年輕人蹲在便利商店前抽菸喝酒就再也沒有人走動了。

    『那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你明天是早班吧!早點回去休息」

    回想起班表,緋山明天不、已經超過12點了今天是值夜班。

    看到有部計程車經過,白石隨即舉起手將車子招來,強硬的將緋山塞進計程車隨後也坐進車內。

    『現在已經沒有電車可坐了,雖然緋山醫生堅持不用我送,但是這麼晚了我不放心讓緋山醫生一個人在外面走動。』

    忍不住怒視白石這只傲慢的袋鼠還是一樣固執,卻也因為她擔憂的眼神和話語而軟化了態度。

    「知道了... 」

    坐上車後緋山興許是緊繃一天的神經放鬆了,眼皮像千斤頂似的不聽使喚,靠在白石的肩頭後就失去了意識。

    感覺身旁的緋山靠著自己睡著了,即使心臟跳得就像快從嘴巴裡跳出來,怕驚醒熟睡的緋山白石一路上維持同樣的姿勢。

    白石心裡覺得暖洋洋的,即使緋山對著自己保持曖昧不明的態度讓自己的心就懸著半空中,果然還是很喜歡她喜歡得無法自拔。

    緋山沒有明確的拒絕自己,代表自己還是有機會的,對吧!

    坐了不算近的一段路程,來到了緋山的住所附近緋山依然處於沉睡的狀態,不忍吵醒熟睡的緋山,白石付了車錢後輕手輕腳的背起緋山,

    從緋山的手提袋撈出住家鑰匙進入了緋山的住所,之後將緋山輕放在床舖上後替她蓋上被子。

    即使睡著了還是微蹙著眉頭,雖然覺得有點趁人之危白石彎下身子,在緋山眉心落下如棉花般的輕吻旋即離開緋山家的臥室,悄悄的闔上門。

    緋山才半瞇著眼說了聲「笨蛋」,掌心貼上額前被親吻的地方,翻騰的情緒該如何平復。

    不是沒有想過白石也有可能抱持同樣的感情,

    緋山中學及高中時代念的都是女校,朋友還有同學甚至別班的同性情侶屢見不鮮。

    自己也不認為這樣的感情有何不妥,學生時代也沒有少收過同校女生的情書以及本命巧克力,但是並沒有讓自己為之心動的女性。

    不否認自己也喜歡著白石的事實,但是自己年紀也不小了已經不是可以為了愛情可以不顧一切的年齡。

    還不夠,想要跟白石在在一起的心情還不夠強烈。

    其實在白石背著自己走進租屋處時緋山就醒了,但是貪戀著白石的溫柔就繼續裝睡。

    可是如果對像是白石,又好像能夠想像如果和她交往會是怎樣的光景。

    緋山唯一能夠肯定的事,白石買醉的原因肯定是因為自己。

    因為自己若即若離的態度讓白石受傷了,自己不是沒有察覺到自己對白石懷有別於其他同袍的異樣情愫。

    刻意的疏遠及保持適當的距離,緋山覺得懷有這樣感情的自己一定是瘋了。

    是因為之前太過於貼近的肢體接觸及長時間的相處下對白石產生了超越友情的錯覺,以為這麼做就能夠釐清自己究竟對白石抱持的是哪一種感情。

    但是那一天白石喝醉了,告訴自己白石惠很喜歡緋山美帆子,沒有拒絕白石的親吻的自己也許也抱著那麼一點期待。

    粗暴卻又不失溫柔的觸碰,雖然自己未沾半點酒精卻也被白石口腔裡的酒氣給灌醉了,

    自己並不曾感到半分後悔,自己果然不只想當她的好同事、好朋友、好姊妹。

    白石我可以相信你是真的喜歡我,不是一時衝動下的胡言亂語。

    那一天的事不管你記得也好忘記也罷了,我會當作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4
    那一天的事究竟是夢境還是現實,白石也不敢肯定,但是手掌分明還記得那細致滑膩的觸感,空氣裡彷彿還飄盪著她的香氣。

    白石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指,然後像是下定決心般的握拳。

    不管如何自己喜歡緋山的心情從那天起就不曾改變過。

    那一日緋山從火車車廂上摔下,造成心房破裂。

    得知緋山手術成功後,一放鬆眼淚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雖然抿著下唇不讓自己哭出聲還是忍不住在三井醫生面前哭出聲,明明白石惠就是個只會在親近的人面前才會展示自己真正情感的人。

    那一日才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不想要失去緋山醫生不僅僅是因為袍澤之誼,那份心情逐日的像顆氣球膨脹起來。

    雖然緋山手術成功了生命跡象趨於穩定,但是由於腦部缺氧過久無法評估腦部受損的情況,無法預期何時能夠甦醒也可能就這樣一直沉睡下去。

    白石一有閒暇就會來到緋山病房,靜靜得坐在她的病床旁握起她纖細的手掌,祈求她能夠早日醒來。

    身為一個醫生雖然知道奇蹟本身是不存在的,但是在腦部嚴重缺氧心臟破裂的情況下,緋山還是堅強的活下來了。

    白石很感謝神明沒有將緋山帶走,只要她還活著就好,即使無法告訴她自己真實的心情,白石依然想在緋山身邊守護著她。

    將緋山的手拾起貼在自己的臉頰磨蹭,多希望緋山能夠睜開眼看看她,然後笑著哭鼻子的她是袋鼠。

    即使不是白石值夜班她都會自願留下來值班,白石不希望緋山醒來的第一個時間自己不在。

    夜深人靜的時刻,白石來到緋山的病床前檢查緋山是否有異樣。

    看到緋山的唇角有些許乾燥,立刻回到更衣室從緋山的手提包裡取出她常用的護唇膏。

    再度回到緋山的病房,看著她蒼白的臉頰,白石雖然覺得不妥但是還是將掉落在額前的髮絲勾入耳後,彎腰低身蜻蜓點水似的親吻了緋山略顯蒼白的唇瓣。

    總是嘴上不饒人的冴島其實骨子裡也是很溫柔的,自己值夜班不忙碌時也會抽空去察看緋山的狀況,從病房外的透明玻璃看到了白石異常的舉動,意會般的掉頭就走她可沒有偷窺的嗜好,她只不過是恰巧經過。

    白石退身後將唇膏拿出,眼神彷彿是在動大動脈手術般的認真,輕輕的為緋山乾澀的嘴唇抹上具有潤色功能的唇膏。

    看著緋山潤澤的唇瓣白石用雙手握住她微涼的手心,呢喃著『喜歡妳我喜歡你緋山醫生』

     

    也許上蒼聽到了白石的心願,幾日後緋山醒了過來。

    被通知緋山甦醒過來的消息,白石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緋山所在的病房,看到森本醫生正在替緋山檢查,意識清楚初步評估暫無大礙。

    急救科的大家都圍在緋山的病床前,但是有一件事白石一定要確定。

    『緋山醫生你記得我是誰嗎?』

    「醫書宅女白石惠」

    ''太好了沒有忘記我 ''白石積蓄已久的淚水流了出來

    急救科的大家沒看過白石這麼失態過。

    「笨蛋有什麼好哭的」緋山有氣無力的用氣音吐槽白石

    除了冴島以外的人,都以為白石是太擔心同事才激動落淚的。

    雖然醒來了,緋山還是得躺在病床上安心養病,何時能夠出院還是個未知數。

    「我說.... 」

    『恩?』

    「白石你很閒嗎?」

    『會嗎? 』

    「三天兩頭往這邊跑不累嗎?」

    『緋山醫生要吃蘋果嗎?』

    「不要扯開話題」

    『不會喔!來這邊探望緋山醫生就是最好得休息了』邊說話邊用小刀削蘋果,還把蘋果皮削成兔子的耳朵。

    『阿~~』

    「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

    『阿~~ 』鍥而不捨的白石沒有把手縮回來

    似乎拿白石沒轍,沒好氣的瞪了白石一眼,惡狠狠的咬了白石手上的蘋果片,可是臉上的紅暈還是出賣了緋山。

     

    緋山試圖想下病床,經過的白石看到了走進病房

    『緋山醫生想要去哪?』

    「我想出去透透氣,整天待在病床上都快悶壞了」

    『我陪妳去吧!』

    還來不及拒絕白石,她就已經打開放在病床旁的輪椅,熟練並且小心翼翼的將緋山放在輪椅上,將生理食鹽水掛在輪椅上的鐵架,白石從後面推著輪椅。

    『緋山醫生有好好吃飯嗎? 』 一邊推著緋山的輪椅一邊講話

    緋山一臉不解

    『總覺得你好像又變輕了』

    「你.......」語塞

    「我有吃飯啦!只不過最近沒什麼胃口吃不太下」

    『果然...』白石一臉心疼的表情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吃飯的,所以白石不要再哭喪著臉了好嗎?」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5
    隔幾日不見白石,當白石再度出現在緋山面前,給人感覺像是不同的人。

    「白石妳的頭髮怎麼了?」

    白石不好意思的用食刮了刮臉

    『有點不太習慣呢!緋山醫生說我的劉海太長了該去修剪一下』 摸了摸了額前的劉海

    緋山一臉我有說過這種話的表情

    『好過分呢!緋山醫生明明是你說之前的劉海像蟑螂鬚很礙眼』

    「不是挺好的嘛!感覺清爽多了」緋山輕笑了起來

    『那緋山醫生覺得我的新髮型好看嗎? 』

    「....... 」很好看這種話緋山是說不出口的,翻過身背對著白石,緋山耳根都紅了。

    「你去忙妳的啦!不要妨礙我休息」

    從緋山的反應看出答案,白石愉悅的踏出病房

     

    白石明顯的就快要踰越了好朋友的臨界線,只差沒有噓寒問暖叫聲寶貝。

    雖然不討厭偶爾強勢的白石,但是連自己要不要動心導管手術都要管。

    歷經幾次在醫院裡被白石窮追不捨的戲碼,又再度被白石逼入某病房的牆角,無可奈何的緋山將雙手交叉在胸前而後轉過身對白石大吼。

    「我說妳不要太過分吧!」

    「你到底是我的誰?憑什麼管那麼多?妳住海邊嗎?」

    白石先是抿唇然後噴出一句『你這種偏執的毛病也要改一改吧!』

    緋山不可思議的回看白石

    「什麼?你說我偏執」 緋山激動的提高八度音

    【嘛嘛嘛.....】躺在最後一床的老婆婆爬起身

    【你們兩個人冷靜一下吃點餅吧!】老婆婆兩手各拿著兩種看起來不像日式糕餅的神祕糕餅。

    緋山和白石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

     

     

    吶!白石對於我妳到底是怎麼想的

    對於談過幾次的戀愛的緋山,很明顯的感覺白石對自己的態度異於他人,卻從來沒有從她口中說出喜歡這兩個字。

    個性內斂的白石不會如此簡單就吐露出自己的心意,如果你不說說口我怎麼會知道妳真實的心意 。

    但是當真的聽到白石的告白那一刻起,自己又害怕了起來,不確定自己真的準備好,談一場在一般人眼中不甚尋常的戀愛。

    白石什麼都好,個性好、家世好、 相貌好 、身材好、職業好。

    如果她是男的,我是不是就不會顧慮這麼多了。

    緋山美帆子是個如假包換的膽小鬼,真的能承擔白石的過去甚至是未來嗎?

    奔放的戀愛吧!瑪莉珍隨口脫出的一句話緋山聽的很重。

    我可不可以勇敢一點呢!

     

     

    告白的兩日後

    早上走出公寓打算去上班的緋山,一走出公寓的中庭就看到白石站在外頭倚著牆。

    「白石妳怎麼在這?」

    『我想這應該算是追求的一環』

    『我是認真的,認真的喜歡妳』

    「恩...」緋山一大早就被白石真情告白給擊沉

    兩人肩並著肩往車站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兩人都沒說話直到緋山打破了沉默。

    「白石妳在樓下等了多久?」

    『十來分鐘吧!』

    騙人!剛才分明看到白石是靠著牆很明顯又再表演睜眼睡覺的絕技,天知道她站在這裡多久了。

    「白石妳聽好了,如果以後要來接我七點五十分以前到就好了」

    『恩我知道了!』即使睡眠不足還是露出比陽光還刺眼的笑容

     

    緋山是那麼要強的一個人從不輕易示弱,

    卻願意在白石因為太過疲勞出現誤診意志消沉時,將自己的弱點毫無保留的暴露在白石眼前。

    當緋山在走廊上挖苦白石的毒舌戰術失靈後,隨後兩人進入儲藏室雙雙在床上坐下後。

    緋山看著白石雙手插腰低頭不語毫無生氣的模樣,忍不住微微嘆口氣而後皺起好看的眉轉為不耐煩的表情她不喜歡這樣的白石。

    站起身背對著白石然後一臉彆扭的轉過身,拉下高領將自己最不願意示人的傷痕展現給白石看。

    「一個人的能力總是有限的,所以不要一個人承擔一切」

    似乎已經耗盡所有的恥力,講完這句話緋山用最快的速度逃出儲藏室。

    果然還是好喜歡這樣口不對心的緋山醫生,即使多不情願卻願意為了自己拉下驕傲的一面來安慰自己。

    白石下定決心握緊拳頭,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要貫徹自己的道路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6
    白石從來不知道原來喜歡上一個人是如此的甜蜜又是如此的疼痛。

    從HCU的病房玻璃望過去就是護理站,白石看見啜了一小口冒著熱氣的咖啡邊寫病例的緋山醫生,然後將咖啡放下轉而將纖長白皙的手掌托著下巴,手指彎曲的角度在白石看來都無比嫵媚。

    在旁邊替病人換藥的冴島看著工作不專心的白石,忍不住想要吐槽''白石醫生可以收起妳的癡漢表情嗎?''病房內還有其他的護士冴島只能在心裡吐槽。

    連捧著心臟一臉糾結痛苦五官都擠成一團都那麼美...不對!緋山醫生的狀況不太對勁

    放下手邊的工作往護理站大步移動,看見一臉驚慌的緋山不顧她的掙扎,應該說也沒有力氣掙扎徑自牽著她的手帶往儲藏室。

    讓緋山坐在放置在儲藏室內的床上,白石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瓶罐裝水 。

    「你...」緋山捂著胸口眉頭又皺了起來 

    『緋山醫生現在先不要說話,先喝點水有話等會在說』

    緋山大口的喝下冷水,不適的感覺才稍稍舒緩

    「白石妳是怎麼知道的?」

    『這個很重要嗎?我只是希望緋山醫生可以恢復健康而已』 語氣很平靜但是眼眶淚光閃閃,再再顯示在白石心中是多麼在意著自己。

    緋山重重的嘆了口氣,知道吵不過頑固的袋鼠無奈得和白石對看,而後像是放棄掙扎似的撇開目光,不再看著白石像棄犬般水汪汪的大眼。

    白石走出了儲藏室幾分鐘後又折了回來。

    『我請冴島護士把緋山醫生的工作交給藤川醫生處理了』

    ''真是擅做主張的袋鼠''忍不住腹徘的緋山

    知道緋山在想些什麼,白石也忍不住笑了。

    緋山拍拍身旁的位置示意白石坐下

    「就算我真的去動了手術也絕對不是為了你」

    『是是是』

    「我是因為不想再被你在醫院追著我跑,勸我去動手術我才去的」

    『是是是』

    「做為你擅做主張的賠罪,你的大腿就借給我一會兒」

    『是是是????』一臉問號的袋鼠

    在袋鼠醫生還一頭霧水的情況下,緋山側躺著枕著白石大腿闔上眼睛,白石才意會的嘴角上揚。

    緋山這個人嘴巴壞的要死,內心卻軟的像棉花糖吃軟不吃硬,之前自己那麼強硬的態度反而屢次碰釘子。

    看著緋山的側臉,白石覺的內心的某一塊變的柔軟。

    ''喜歡妳喔!緋山醫生''白石在心裡默念著,這份感情即使無法被接受,只要看著緋山健健康康的就覺得足矣了。

    只要她還能對她笑,還能對她生氣,還能叫她袋鼠,白石就覺得心滿意足了。

     

     

    你若安好變是晴天

    才怪........

    人果然都是貪心的生物,白石才不希望自己最喜歡的人被別人搶走。

    在那個兒科醫生第101次邀請緋山共進晚餐時,緋山還沒發飆趕人前白石的忌妒心像充氣過度的氣球爆炸了。

    『錦戶醫生,聽說你和病患的單親媽媽在交往的傳聞是真的嗎? 』

    好強烈的醋意酸味好重阿!在旁邊整理病歷的冴島饒富興趣的看戲中。

    【你.....】號稱170的兒科醫生似乎被戳中痛處,自討沒趣悻悻然的快步離開急救科。

    「沒想到他是這種人...」 

    『他在兒科的風評不太好,兒科的護士都覺得他笑起來很猥瑣,還會講些自以為有趣其實根本不好笑的黃色笑話』

    「兒科的護士?你跟別科的護士熟到都可以得到這種情報」一臉不高興的緋山

    『咳咳咳....』 白石裝模作樣的清喉嚨

    『緋山醫生下班後有空嗎?我知道一間不錯的法國餐廳』

    「恩...我想想好像有聯誼」緋山將頭仰起45度用手扶著下巴故做思考狀 

    『什麼!!!! 』一臉驚慌的白石

    「我只不過看你可憐才陪你吃飯的喔?」

    『那聯誼? 』

    「不去了」真是遲鈍的袋鼠壓根就沒有聯誼,下班後沒有其他活動不就顯得自己很沒行情。

    反正會去連誼的都不是什麼好男人,

    緋山想起上上次去的聯誼的男人中,有個自衛隊隊員長的醜不拉機比白石還矮半個頭一直糾纏著自己,大男人主義要命希望自己如果跟他結婚能夠辭去工作。

    緋山在聯誼中忍不住就翻了白眼,自己就算還不是正式醫生的收入還不見得比你少。

    過了一個月後某日中午,在醫院的員工餐廳裡看到電視正在播新聞:自衛隊演練中飛過日本海被北韓發射的新型導彈擊落,

    日本政府正在全力打撈戰鬥機殘骸,駕駛員恐怕也凶多極少。緋山瞥了一眼播報員下方顯示失蹤駕駛員的名字,好像是上次那個連誼的對象,好說歹說勉強算認識的人,緋山心裡默哀了半秒鐘。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7
    好不容易快五點要下班了,準備和緋山醫生去吃燭光晚餐,結果四點半急診室的電話鈴聲大作。
    緋山接起電話看了看有空床位「OK可以收容」

    白石''一切都是命運嗎?命運我憎恨你''

    病患從救護車上送下來,一二...三 將病患從擔架上抬到病床上。

    到院前已經沒有呼吸心跳,腹腔內的器官嚴重受損腸子都流出來了。

    白石 『病患的姓名、年齡?』

    辻護士【手撕雞24歲,受傷原因自殺:像武士剖腹在將腹部切成十字型扯出內臟造成大失血】

    在搶救三十分後依然宣告回天乏術,白石走出急救室看到一名女子坐在板凳上雙手合十祈禱。

    『請問你是病患的家屬嗎? 』

    {他是我男朋友,醫生他.... }

    白石看了看急救同意書上的緊急連絡人的簽名:藍田每隻牛女士

    白石向她鞠躬『藍田女士很抱歉,請節哀順便』

    某個短髮的女性像急診室跑來【每隻牛他... 】

    還沒講完每隻牛就抱著瑠可大哭,白石再次鞠躬就默默的回到了護理站。

     

     

     

    在緋山醫生因為小翼的事件而被停職,值勤結束後白石拿著兩杯咖啡在醫院到處尋找緋山的身影。

    終於在醫院的長廊上找到了緋山,緋山望著停機坪表情很是複雜。

    『緋山醫生』

    注意到來者是白石看了她一眼隨即低了下頭,白石示意想遞咖啡給緋山,看她沒有接的意願硬是塞入緋山手中然後對她淺笑。

    接著白石靜靜的坐在緋山身旁,一開頭緋山先是自嘲「自己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相信病患的家屬」

    『最不願意這麼想的就是你了』白石說完停頓了一下

    『下腦死判斷最難過的也是你,我都看在眼裡』

    緋山聽了白石的話先是眨了眨眼然後抿了抿唇,接著講述她第一次被病患道謝的情景。

    講到早上第一次被別人用如此贈恨的眼神大罵她是殺人兇手,眼淚都已經在眼眶打轉了,白石伸出手想要撫摸緋山的背給予安慰,

    卻被緋山一手甩開,看著緋山用手摀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哭出聲,白石強硬的將緋山肩膀摟住眼神不去看緋山,

    像是在告訴她''哭吧!我不會看的''

    彷彿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緋山再也抑制自己悲傷的情緒眼淚撲簌簌得落下 。

     

     

    野上翼的家屬最後決定撤銷告訴,緋山卻因為害怕病人在急救現場手抖被自己的手術刀畫破虎口。

    本來橘醫生是交代藍澤來替緋山縫傷口,面癱的藍澤貼心的交棒給在遠處觀望一臉擔心的白石。

    「阿斯~」

    『疼嗎? 』

    「沒事」

    『手上的傷不要緊,不要在心裡留下傷痕』

    ''要不要這麼敏銳阿!這隻袋鼠''緋山忍不住腹徘了

    緋山醫生從來都沒意識到自己是個多麼溫柔的人。

    無論是幫腦死的小翼剪指甲的時候還是替手使不上力的青山女士畫眉,表情是如此的認真又是如此的溫柔。

    驕傲、魯莽、自負、 熱情、溫柔,少了任何一塊碎片都不是完整的緋山美帆子,也許自己就是深深被這樣的她所吸引。

     

     

    吶白石你這麼拼命追趕過去

    我要用怎樣的速度才能趕上你?

    我真的配得上這麼優秀得你嗎?

    兩個月的空白,這種焦躁的感覺你能明白嗎?

    為什麼是我呢 為什麼是我被官司纏身呢?

    不要對我這麼溫柔,不然我真的很害怕自己會喜歡上你

    離研修醫正式畢業的日期越近,知道自己可能畢不了業的緋山越發煩躁。

    無意間聽到別科的護士們討論自己聽到的小道消息,白石有可能畢業後會離開翔北去東都大學的循環科。

    問了白石好幾次都被她笑笑的搪塞了過去,緋山沉溺於白石的溫柔又捨不得白石離去。

    直到畢業的那天,緋山因為飛行時數不足確定留級其他三人順利畢業。

    領晚畢業證書後藤川吆喝同期的研修醫去瑪莉珍的店慶祝畢業時,絲毫沒注意到緋山隨口答應會去故做堅強的表情後隨即離開護理站,

    白石隨著緋山的腳步回到更衣室。

    「白石恭喜你畢業,今天可以告訴我畢業後的去向了吧」

    『吶緋山醫生我喜歡你的心情從那天起一直沒有變過,我想起來了那不是夢太過美好太過不真實的那個夜晚。

    因為你所以我還在這裡,如果不是你 我可能因為黑田醫生的手內疚一輩子。

    那個時候要不是因為你阻止我辭職,也許我早就不在翔北了。

    因為你我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更好的醫生, 如果你願意我想要一直陪在你身旁因為緋山醫生是我的光芒』 

     

    太過衝擊的告白讓緋山措手不及,驚訝的嘴巴都合不起來,以為白石壓根不記得結果她根本都記得。

    「白石你這個大笨蛋!捉弄我很好玩是不是?」激動的都破音了

    『不是這樣的! 因為緋山醫生一臉不願意記起來那晚的事...,我不想看到緋山醫生為難的樣子』 白石一臉痛心疾首

    ''搞什麼被推倒的人是我,為什麼看起來反而像是我欺負了你的樣子?這個遲鈍的袋鼠,你不會不好意思我會''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白石是笨蛋」

    『好過分緋山醫生,我才不笨我最聰明的事就是喜歡你』

    緋山選手被直球擊中

    『如果喜歡可以被量化的話,我喜歡緋山醫生的程度大概是大動脈手術的100萬倍』

    笨白熊

    『緋山醫生還沒有回應我的告白』白石不滿的嘟起嘴唇

    「知道了... 」緋山小聲的囁嚅一臉彆扭的墊起腳尖

    白石感覺到唇上柔軟的觸感

    「不准過問聽到沒有」 轉過身背對白石

    『那個緋山醫生... 』

    「不是都說了不... 」話還沒說完全都融進白石口腔裡,直到白石心滿意足才離開緋山唇辦。

    『以後吻緋山醫生我不會再問你意見了』說完將緋山抱入懷裡

    「真是的...」收緊在白石腰間的雙臂

    『因為我是無法從緋山美帆子這裡畢業的白石惠』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8
    畢業後的大家的去向

    藍澤去了腦外科藤川去了小兒科

    緋山未畢業繼續留在急救科實習

    白石告訴父親自己在翔北有放不下的人,選擇繼續留在翔北急救科。

    白石夜間例行性固定巡房,上次勸架的餅乾婆婆是長期需要住院觀察的病患。

    『山田婆婆今天有哪裡不舒服嗎? 』

    【吶醫生你現在有時間聽我講個故事嗎?】

    山田婆婆是巡房最後一床的病患,歪起頭想著應該暫時沒有其他事的白石乖順的點點頭。

    【我的老伴是安藤百福(日清創業者)的同鄉,他原來是個糕餅師。

    大約六十多年前是戰後物資最匱乏的年代,他剛從故鄉來到人生地不熟的日本打拼,

    在我家開的小酒館裡打雜,用僅有的家當換來珍貴的奶粉、麵粉、砂糖、奶油做出了一塊餅。

    用著那塊餅向我求婚,他告訴我那是他故鄉的糕餅叫做老婆餅,問我願不願意當他老婆?

    那個滋味我至今都無法忘懷,可惜我老伴幾年前走了,幾天前遠房親戚從他的故鄉帶來了一盒老婆餅。】

    老婆婆伸出滿是老人斑歷經風霜的雙手將一枚老婆餅遞給白石。

    【希望你能跟另外一位嬌小的女醫生一人一半,一人一半感情不會散,漢字寫作伴,未來的日子都有對方陪伴。

    一人一嘴永遠不會分開,希望你能和心愛的人百年好合。】

    『婆婆是怎麼看出來的?』略顯驚訝的白石,沒想到七十多歲的老婆婆思想竟然這麼開明。

    【雖然婆婆老了,視力也退化了,但是心底就像塊明鏡似的】

    『婆婆有這麼明顯嗎? 』白石被說中了心事,不好意思得搔了搔髮頂。

    【因為醫生看著她的表情,就像當年老伴看著我的神情是一模一樣的】

     

     

    白石拿著老婆婆的餅,在醫院的販賣機前坐了下來。

    袋鼠醫生坐在沙發上呆呆的看著餅,直到臉頰被冰涼的觸感喚回注意力。

    緋山拿著礦泉水出現了對著發呆中的白石淺笑

    「白石正式醫生還沒到休息時間就再偷懶阿」一開口就先調侃白石一番

    「幹麻盯著塊餅傻笑?」緋山一臉不解

    『我有笑嗎? 』白石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發現自己的嘴角真的是上揚的。

    原來這只袋鼠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笑阿!倒底是有多天然

    『緋山醫生要吃嗎? 』依舊用著傻呼呼的笑容看著緋山,怎麼可能有人能夠拒絕她的請求?

    「拿來啦!」

    白石撕開透明塑膠包裝將餅扳成兩半,然後將比較大片的那一份遞給了緋山。

    緋山用右手接過,怕吃的時候屑屑會掉得滿地都是,將左手放在下巴前方,才放心的咬了一口。

    咀嚼後皮酥內餡柔軟綿密又Q彈,蜂蜜的香氣充滿了口腔,是緋山從未品嘗過的口感。

    看緋山像小孩子似的吃的嘴角都黏滿屑屑,白石用拇指將緋山嘴角的屑屑撥開,旋即吻上緋山的唇。

    「白石被別人看到怎麼辦?」緋山當機了好幾秒當反應過來,又羞又怒得緋山小貓表達抗議。

    『聽說這樣吃餅可以獲得幸福』

    看著一臉洋溢我很幸福的白石,又生不起氣得緋山忍不住吐槽了。

    ''白石才不是溫良的白熊也不是袋鼠,這傢伙是貨真價實的肉食女阿。''臉爆炸紅的緋山腹徘

    『走吧!緋山醫生,冴島護士發現我們集體偷懶就糟了』白石一邊燦笑著後邊牽著嬌羞的傲嬌醫生回到護理站。

    隔天翔北眼科病患爆滿,只見冴島快意的帶著墨鏡經過眼科的門診部。

    老師講話有沒有在聽,叫你們平時不準備墨鏡,活該被傻瞎了吧!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