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症候群 會長 白緋 已完結

版主 ifyou 4月前 162


作者:會長

原文連結:http://www.nixdix.com/book.php?action=detail&booktype=1&bid=818eb90948b7e44daebca4a19fc273f5

文章於2021年3月9日於plurk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回复 (5)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2
    不當班的白石惠難得忙裡偷閒,到翔北的資料室找自己感興趣得案例,

    看到了一本詭異的資料夾,翻開資料夾檔案第一頁寫著魔女症候群。

    激起了白石的好奇心,因為從醫那麼多年從沒有聽過這種病。

    資料顯示:

    在日本有七位女姓有此病徵

    第一項 交換身體的能力

    第二項 擄獲人心的能力

    資料下方被人為撕破了第三項開始就無從得知了

    休息時間結束

    白石依然很在意剛才看到的檔案,究竟是誰蓄意的破壞醫院的館藏,下面毀壞的部份又記載了些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實。

    緋山放下了一杯咖啡在白石桌上,用手掌在白石面前揮動,白石的思緒才被眼前的人吸引過來。

    緋山美帆子是白石惠暗戀的對象

     

    「白石剛才該不會又睜著眼睛睡覺吧?」

     

    『緋山醫生好過份,我在想事情』

     

    「是什麼事情?說來聽聽吧!」 緋山一副很感興趣的模樣

     

    白石正想開口時,緋山肩上的無線電傳來DOCTOR HELI的呼叫聲

     

    「白石晚點再說吧!」 今天當值的是緋山,白石繼續投入自己的工作當中。

    由於東日本地震造成福島核災,核電廠停止運轉今年日本採取地區限電的政策,

    翔北當然也不例外。除了行動不變的病人及運送傷患時可以使用電梯,院方希望醫生及護士能夠多爬樓梯進而達到省電的目的,對此大家雖然感到不便但是也只好遵守 。

    當晚

    直升機執勤回來的緋山開了一台手術,疲累走出手術室想回到辦公室,走樓梯時突然眼前一黑就從樓梯上摔下,醒來後的緋山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人是冴島。

    【你醒了】

    「恩」

    【你真是個笨蛋】

    確實呢竟然從樓梯上摔下還暈過去了

    【明明你摔的比較嚴重,被你保護的人到現在卻還沒有醒】

    隨著冴島的目光看著隔壁的病床是我躺在病床上,等等躺在病床的是我,那我是誰?究竟是怎麼回事?

    「冴島我是誰?」

    【你該不會撞到腦袋失憶了吧?你是白石醫生阿】

    騙人

    下床走到了女廁照著鏡子才發現這不是整人節目,用力的捏了自己的臉頰。

     

    「痛~~」我真的變成了白石惠的模樣了

     

    『緋山醫生你果然在這邊』

     

    「你知道妳是誰嗎?」

     

    『我是白石惠,如假包換的白石惠』

     

    「你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嗎?」

     

    『我們好像交換了身體』

     

    「為什麼妳可以這麼冷靜」

     

    『緋山醫生的身體沒有受傷真是太好了』

     

    「喂!不要扯開話題」

     

    『緋山醫生就這麼討厭我的身體嗎?』 用我的臉擺出棄犬的表情,看著自己那麼柔弱的樣子真是不習慣。

     

    「我明明就沒這麼說」

     

    『我想應該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工作吧!所以沒事的』

     

    的確我們都是醫生,工作的地方都在翔北,而且都是女性洗澡什麼的並不會有誰吃虧的問題。

     

    「走吧!緋山醫生,冴島說我們的工作都交給藤川醫生了,今天我們可以提早下班」白石很自然地牽起緋山的手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白石連講話的語氣都透露出愉悅的氣息。

     

    看著自己的背影一股異樣的感覺油然而生,白石平常是這個樣子看著我的阿,

    為什麼我要對自己的身體感到心動這也太奇怪了。

     

    離開醫院後來到一處公園,兩個人在公園的板凳下坐了下來。

     

    「白石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要回誰家?還有很多問題得處理,最重要的是要怎麼變回來?」

     

    『恩…問題比想像中的複雜,不如來我家好了,我家離醫院比較近,去緋山醫生家你的衣服太小了,我的身體穿起來會很緊。』

     

    怎麼有點不爽的感覺,雖然知道白石並沒有什麼惡意 。

     

    「白石你怎麼一臉開心的模樣?」

     

    『有嗎?』

     

    「你的嘴角都翹起來了」

     

    『因為原來從緋山醫生的高度來看,平常不起眼的風景都變得新鮮了』

     

    「說什麼傻話阿」這個傢伙,緋山因為白石的話臉紅潤了起來

     

    白石趁著緋山害羞的時候又牽了她的手,緋山還來不及抗議就被白石牢牢的握住手。

     

    『現在是下班時間路上人很多,我怕緋山醫生會走丟』

     

    「我又不是小孩子」 在嘴邊嘀咕著,其實不討厭被白石牽著。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3
    走在車水馬龍的車站附近,街上的人的確變得相當的多,進入車廂裡人多的像擠沙丁魚似的,白石和緋山被擠到另一個車門前,下班尖峰時間的人潮不是開玩笑的,直到車門要關的鈴聲大作前又擠進了一批人,白石和緋山被擠到車門的角落裡,緋山用白石的身體護著白石,兩個人面對面臉跟臉的距離不到五公分,連對方的吐息都能感受到。

     

    『對不起緋山醫生,我們應該坐計程車的』

     

    「都已經上車了就不要再提了」

    把手沒有地方可抓,上面的掛環也都有人抓著, 白石將手環住緋山的腰就是白石原本的身體。

     

    『這樣緋山醫生就不會跌倒了』白石嫣然一笑,我竟然對著自己身體怦然心跳,我是變態嗎?

     

    電車上各種大叔討厭的氣味全都聞不到,只嗅到自己身體傳來的香味,這不是我用的沐浴用品的味道,難不成荷爾蒙的香味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本人感覺不出來?說來白石身上也有股特殊的香氣,是一種像陽光曬過令人安心的氣味。

    真的好近,只要來個煞車就有可能不小心親到的距離,討厭我在想什麼,白石不知道緋山在想些什麼臉一陣紅一陣白的,只覺得不是透過鏡子而是直接看到自己的原來的模樣感到新奇。

     

    下了車後,緋山好不容易平復了自己的心跳。

    「白石…」

     

    『恩?』

     

    「可以先去百貨公司或商店街一趟嗎? 」

     

    『可以是可以,怎麼了嗎? 』



    在便利商店可以買到免洗褲,但是內衣不行吧!」

     

    『也對!緋山醫生穿我的好像大了點』

     

    「喂 !」

     

    『開玩笑的』

     

    『走吧!』 又順勢牽我的手,我可以認定白石對我有意思嗎?還是只是把我當成好朋友?

    來到位於商店街的某間內衣店,琳瑯滿目的款式看的緋山眼花撩亂, 白石拿起一件大紅色的內衣。

     

    「喂!不要擅自決定款式阿」

     

    『因為我覺得很適合緋山醫生阿 』白石用緋山的臉噘了噘嘴

     

    「不要用我的身體賣萌阿」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店員小姐

     

    《容我為兩位小姐介紹,今年最流行且賣的最好的顏色是青蘋果色及桃紅色》

    店員手上拿著兩款她推薦款式的內衣。

     

    緋山心裡想著真的滿好看的

     

    『不過我還是覺得紅色比較適合緋山醫生』

     

    這傢伙怎麼這麼固執 緋山內心的OS

     

    這時店員又轉過頭對緋山說《小姐有沒有說你長的像新垣結衣》

     

    「哈哈哈~我們先試一下合不合身」乾笑帶過去外加在內心翻了個白眼,我還忍著不吐槽,你還長的像長澤雅美咧!牽起白石的手往試衣間走去

    一走進試衣間

    「脫!」緋山一聲命下

     

    『恩 緋山醫生你也要進來阿!』

     

    「當然阿這是我的身體阿,還有你給我閉上眼睛,敢偷看我就殺了你」

     

    『那讓我來脫衣服行不行?這種情況我自己脫比較好吧!』

     

    笨蛋白石,我就是不想讓你看到疤痕阿!

     

    「不用了我來就好,快點閉上眼睛」

     

    緋山都那麼說了白石只好乖乖聽話,任緋山剝去身上的衣物及內衣,然後穿上剛才拿的內衣。

     

    『恩 我可以睜開眼睛嗎?』

     

    「不行」

     

    白石用緋山的臉擺出一臉失望的表情

     

    緋山又拿了好幾件同樣尺寸不同顏色的內衣,包括白石一開始選的那件,

     

    我幹麻那麼在意她的心情阿!我是笨蛋嗎?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4
    先走出店外的緋山,白石說想跟店家借個洗手間,讓緋山出去等會兒,等白石走出店時手上又多提了個手提袋。

     

    「你買了什麼?」

     

    『這是秘密』

     

    「小氣」緋山總麼覺得白石的笑容不懷好意阿

     

    「要去吃飯嗎?」

     

    『難得緋山醫生大駕光臨,我回去下廚給緋山醫生吃吧!』

     

    白石一臉雀躍的表情,一來不忍心打壞白石的興致,二來緋山也想吃白石的首做料理。

     

    『我家裡還有食材就不用再買了,我們可以直接回家』

     

    步行約10分鐘,終於到了白石的處所

     

    「打擾了」

     

    『噗』

     

    「你笑什麼??? 」

     

    『看著自己的身體及聽著自己的聲音,在自己家說打擾了總覺得有點奇怪』

     

    「這也沒辦法阿」 緋山抓了抓頭髮

     

    兩人在沙發上放下手提包,白石徑直走向廚房打開冰箱拿出一些食材。

     

    「需要我幫忙嗎? 」

     

    『緋山是客人坐著看電視就好』

     

    「好吧!」 她本人都堅持那樣了

     

    白石開始在廚房進行料理的作業,拿起砧板切菜切了一會兒,從廚房傳來一陣慘叫聲。

     

    『阿~~』

     

    「怎麼了?」 緋山看到自己手指不停慎血,白石不小心切到手了。

     

    緋山很快速的就從白石家某個角落拿出急救箱,緋山偶爾跟白石在瑪莉珍的酒吧喝的太晚了,就會就近在白石家留宿一晚。

     

    緋山幫白石做快速的傷口包紮

     

    「小心一點!這可是我的身體」

     

    『對不起緋山醫生』白石露出一臉快哭的表情

     

    「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

     

    緋山稍為快速的瀏覽過廚房內的情形,就像是核彈在廚房爆炸一樣。

    看起來曾經像雞蛋的物體,在平底鍋上像是一坨黑炭,砧板上切的各式蔬菜個個死狀淒慘。

     

    『怎麼會這樣?』白石失魂落魄的叨念著

     

    緋山見狀拿起菜刀開始切起了菜,平常不管再怎麼努力,緋山跟菜刀就像磁鐵的同極互相排斥,切出來的東西做出來的食物都像黑暗料理,沒想到此時此刻蔬菜都能切成闢美特級廚師小當家一樣工整,緋山感動的差點痛哭流涕。

     

    「白石我來做好了,你告訴我料理的方法」

     

    『可是..』

     

    「不要囉唆」

     

    白石在廚房邊告訴緋山料理的方法、要放什麼食材、放多少量及烹調方法。

     

    半個小時後,緋山煮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餚。

     

    「真沒想到我竟然能做出一桌菜」

     

    『緋山我有個想法,我們的身體是不是存在著記憶的』

     

    「我想大概是…你平常明明很擅長料理,今天竟然會切到手煎顆蛋都可以煎焦掉,簡直就是我平常下廚的慘狀。」

     

    『恩…』一臉憂鬱的白石

     

    「先別管這些了,餓死了我們先吃飯吧!」

     

     

     

    吃玩飯後兩個人一起窩在客廳的沙發上 ,看著狗血的夏月九。

     

    緋山剛才從廚房切了一盤蘋果放在茶几上

     

    緋山一邊看一邊罵一邊吃蘋果

    「那種男人有什麼好的?學妹是被鬼遮眼了喜歡這種優柔寡斷,還得了離開的小鎮會死這種不治之症的男人」

     

    『嘛愛情總是盲目的』

     

    「白石你今天是怎麼了?講的話好不像妳」

     

    『突然有感而發而已』

     

    「你不是說你沒有談過戀愛嗎?難不成是騙人的」

     

    『緋山醫生很在意嗎? 』

     

    「才沒有,還有都已經離開醫院了可不可以改一下口」

     

    『好的緋山』

     

    「我們是不是該討論一下今後的對策?」

     

    『說的也是』

     

    「這件事還是暫時對其它人保密,說出去也只會把我們當成壓力太大送去精神科治療」

     

    這樣算是我們兩個人共同的秘密囉!白石心裡竊喜著

    雖然心中多少有數,但是不確定的猜測暫時不會告訴緋山。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5
    白石從衣櫃拿出兩套衣服

     

    「我們一起洗吧!」

     

    『!!!!!』白石還以為自己幻聽聽錯了

     

    「你先去放水吧!」

     

    『恩』  白石一臉開心的樣子

     

    『現在是???』

     

    怎麼又變得跟晚上去買內衣的情況差不多,緋山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個眼罩幫白石戴上,幫她脫了身上的衣物,之後幫她洗頭又洗澡。

     

    白石家沒有沐浴巾,緋山用手掌替白石均勻的抹上沐浴乳,雖然不是自己的身體但是身體還是有反應,白石一想到自己原來的身體直接碰觸到緋山的身體就興奮的不得了。

    沖去白石身上的泡沫扶著她讓她坐進浴缸,緋山才開始慢條斯理的開始洗澡。

     

    洗完澡後,緋山把依然戴著眼罩白石身體擦乾後,將今天新買的內衣褲遞給她。

     

    「自己穿沒問題吧?」

     

    『恩』

     

    穿完了貼身衣物,緋山穿上剛才洗澡前白石拿的家居服,看著白石也穿上衣服拿掉她的眼罩,就先行吹頭髮去了。

     

    等緋山吹完頭髮後白石打破了沉默

     

    『緋山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

     

    「什麼?」

     

    『你先答應我你聽了不會生氣』 白石一臉正經的表情

     

    「恩」

     

    『緋山很介意身上的疤痕被我看到嗎? 』

     

    「說沒有絕對是騙人,對!我還是很介意」

     

    白石拿出晚上的那個手提袋

     

    『這是我買給緋山的禮物,不過買的是緋山的尺寸,我可以換上嗎?即使是戴著眼罩換也無所謂』

     

    「恩,不要再戴了你閉著眼睛換就是了 」

     

    白石再出現緋山眼前穿上一件絲質的紫色睡裙 

     

    「白石你是故意的吧!」

     

    『沒有喔!我是真心的覺得緋山穿起來絕對很好看』

     

    這個笨蛋…

     

    『我喜歡緋山,我是很認真的不是開玩笑 』

     

    的確白石不是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的人

     

    「…………..」

     

    『所以緋山的答覆是? 』

     

    緋山用白石的身體親吻了自己的身體,當再度睜開眼睛時發現變回自己原來的身體。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6
    居然變回來了,白石OS:請允許我做個悲傷的表情。

     

    嗚~~竟然什麼都沒有看到

     

    「白石剛才的話你可以再說一遍嗎?用自己的身體」

     

    『我喜歡你』

     

    「吻我」

     

    『咦? 』

     

    「不要就算了」 緋山轉過身

     

    白石的腦袋總算有開始運轉了,一把抓住傲嬌扯過來狠狠的吻上去,

    又交換了身體,意猶未盡的又親了一次又回到自己原本的身體 。

     

    果然沒錯雖然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好像只要KISS就會交換靈魂。

     

    「白石我有個提案」

     

    『??? 』

     

    「明天我們來交換身分吧!明天我老爸要來,一定又是勸我去相親。」

     

    『恩 包在我身上』讓我知道哪個不知好歹的傢伙敢跟緋山相親,我就打電話找遠房親戚繪理香痛請她幫忙蓋他布袋再丟到東京灣餵鯊魚。

     

    「我也想看當我們交換身體時,冴島一臉驚訝的表情」緋山笑的像隻偷樂的小貓

     

    好可愛 好可愛

     

    只要不親嘴就好了,那我親別的地方總行了,我真是聰明。

     

    趁著緋山偷樂的時候,白石親吻她的額頭。

     

    感覺到額前一片濕熱,緋山才從自己的世界醒來。

     

    「你做什麼?」意識到白石對自己做了什麼,臉紅的像關公一樣

     

    緋山好可愛

     

    「那個…」

     

    『恩? 』

     

    「已經不在醫院了,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叫」

     

    『好喔~美帆子』

     

    這傢伙怎麼可以這麼自然的叫出來

     

    『那我繼續囉!』

     

    「繼續什麼?」

     

    接著白石吻上了緋山眉角媚惑的痣,將她隨性散亂的鬢髮勾入耳後,親吻她的耳垂。

     

    雖然不討厭,但是緋山的破損過一次的小心臟,接受不了這麼快的進度推了推白石。

     

    「白石等等…」

     

    『恩? 』

     

    「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絕對不是討厭你喔」

     

    『恩 時間不晚了快睡吧!美帆子你睡裡面我睡沙發就好了』轉過身三秒鐘快叫我

     

    緋山立刻抓住白石睡衣的下襬

     

    「不要走….之前不是都一起睡嗎? 」timing正好

     

    『那先刷牙吧!』然後又在緋山側臉偷吻

     

    白石踏著小碎步,從櫥櫃裡拿出一組新的白色漱口杯和紅色的牙刷。

     

    以前久久才來白石家一趟,都是用那種旅行套組,看來以後常來。

     

    刷完牙後,緋山躺在白石家king size豪華床鋪上。

     

    不是沒有一起睡過,但是以前的身分是朋友現在是戀人。

     

    躺在滿滿都是白石氣息的床鋪,就像被她抱在懷裡,光是這樣想就覺得心跳不已,

    但是怎麼會這麼溫熱的氣息?

     

    「白石」

     

    『はい』

     

    「你在幹麻? 」

     

    『抱美帆子阿』回答的理所當然

     

    「我有說你可以抱我嗎? 」

     

    『不行嗎? 』 露出正牌棄犬的模樣

     

    「也不是不行」

     

    『最喜歡美帆子了』

     

    「……」臉爆紅

     

    『美帆子不說點什麼嗎?就算是說我也是也行喔』

     

    「…….」

     

    「你聽好了我只說一次,我也喜歡你」似乎被白石目不轉睛盯著不自在

    「白石你先轉過去不要看我」白石乖乖的轉身,緋山從白石背後抱住她。

     

    睡吧!我的睡美人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