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燈 無極 白緋 花木 虐心 已完結

版主 ifyou 4月前 116

作者:無極

原文連結:http://www.nixdix.com/book.php?action=detail&booktype=1&bid=af561251e285ad590e366656194fa3a6

文章於2021年3月13日於plurk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簡介:
花木X紅白,一對未完待續,一對BE,中篇

最新回复 (15)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2
    第一章
    靈感源自於梁靜茹的天燈,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聽
     
    在此附上歌詞
     
    -----------
     
     
    在最像情侶的那一瞬
    和他朝著晚空放天燈
    兩顆心許過甚麼願望
    我想問始終都不敢問

    秒針追逐感動的可能
    時間渲染感情的氣氛
    兩個倒影在溪水浮沉
    一個忘形就難以辨認

    沉默的旅程 樂在快樂得真假不分
    追浮雲的人 浪漫在擁有過曖昧的名份
    比擁抱單純

    暗戀的明燈 一路上如煙火隨身
    寧願那想像的情人 永遠 保溫
    美夢別成真 讓我夢到忘記疑問
    寂寞就想想 那盞天燈 那指紋


    懷念沒有吻過的嘴唇
    想像沒有說過的永恆
    錯過糾纏不清的凌晨
    逃過幻覺破滅的黃昏

    沉默的旅程 樂在快樂得甜酸不分
    追浮雲的人 浪漫在擁有過曖昧的名份
    比擁抱單純

    暗戀的明燈 一路上如煙火隨身
    寧願那想像的情人 永遠 保溫
    美夢別成真 讓我夢到忘記疑問
    寂寞就想想 那盞天燈 那指紋

    到滿臉皺紋 那場回憶比相戀逼真
    曾經有一個人 燃燒過 一夜的青春

    暗戀的明燈 一路上如煙火隨身
    寧願那想像的情人 永遠 保溫
    美夢別成真 讓我夢醒不留疤痕
    我的天空裡 有他眼神 他體溫
     
     
    XXXXXXXXXXXXXXXX
     
     
     
     
    計程車走下一名還想睡而表情不悅的女子,咖啡色迷彩大衣,一手握著海魂包的背帶,一手推了一下眼鏡
     
    「小實,又在公車上睡過頭了嗎?」公寓門口婦人牽著柴犬笑的和藹可親
     
    「嗯」木元點頭,這位婦人是房東太太
     
    木元真實,就讀大學三年級
     
    原本因為不喜歡與人相處硬是一個人租下原本要租給兩人共用的一層公寓
     
    客廳,廚房,浴室共用外,還有個小陽台
     
    兩間房間,一間木元,當然原本另一間空著
     
    在剛升上大三時礙於常常早上睡過頭,連坐公車也睡過站而養活不少計程車司機,不得不退讓一步請房東太太找另一位室友分擔房租
     
    這樣就可以天天坐計程車上學了
     
    坐上電梯顯示五樓,右轉從包包里東摸西摸摸不到鑰匙時,門開了
     
    開門的是一位笑容燦爛,綁著雙馬尾的女子
     
    “你回來了”雖然有開口說話,但卻沒有任何聲音
     
    「嗯」木元低著頭無視那笑的跟猛搖尾巴的薩耶摩犬般的室友
     
    反倒是味道吸引木元的注意力才抬頭看著那還搖著尾巴的室友接過她脫下來的大衣和海魂包
     
    “可以吃飯了”
     
    「嗯」木元終於醒來有精神的表情跟著走到餐桌
     
     
    三島花,在附近的料理店工作,立志要開餐廳
     
    因為某些原因不能說話,似乎是創傷症候群
     
    兩人目前同居三個月
     
    很難得有人在身邊木元不會感到排斥,還有吃不完的飯,就勉為其難的接受這室友
     
    但還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
     
    例如現在的木元正被訓練好好叫三島的名字,而不是喂
     
    「ha…hana醬,那個….」木元看著正在幫她盛第二碗飯的三島
     
    三島疑惑的歪了一下頭,馬上又是滿滿的一碗飯遞給木元
     
    「快放暑假了,要回老家」
     
    看著木元皺起眉頭的樣子,三島坐下來對上木元的視線
     
    “我記得房東太太說過,小實暑假也都會待在這不會回家不是嗎?發生甚麼事了嗎?”
     
    「外婆年紀大了,最近身體有點狀況,舅舅他們家剛好有事情,所以拜託我們家照顧,要跟媽媽回外婆家照顧她」
     
    看到三島露出落寞的表情,木元咬著手指過沒多久說:「開學就回來了,很快的」
     
    三島這才又開心的笑
     
    “小實好貼心”
     
    看的後者趕緊吃完飯丟下一句「我吃飽了」帶著紅紅的耳根衝回房間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3
    第二章
    「吱~~~~吱~~~~」蟬聲大作,儼然就是暑假來臨的感覺
     
    遠方的柏油路出現積水倒影般的海市蜃樓,真的很熱
     
    在日式的一層樓老房子前下車,木元一手擋住艷陽看向房子
     
    好久沒來了,除了木頭被太陽曬的好像退色般,大致上跟印象中是一樣的
     
    門口的盆栽因為外婆靜養的關係,有些雜亂
     
    外婆總喜歡把那些盆栽整理的像型錄上的商品一樣乾淨整齊
     
    「媽,我跟小實回來了」木元的母親走進客廳,木元則是雙手握緊海魂包跟著
     
    外婆在木元的印象中是一位嚴謹,有智慧的人
     
    脾氣似乎不太好,母親總是很怕她
     
    舅舅那的孩子有兩男兩女,加上木元共有五個孫子
     
    木元不愛講話,所以也很少跟外婆說話
     
    但母親有一回卻說”外婆她最疼的孫子就是你了,她總說你長的很像年輕時的她”
     
    木元像是看到國中生算分數的加法時,直接把分母加起來放在下面,把分子加起來放在上面一樣驚訝
     
    怎麼會這樣?
     
    跟印象中的外婆完全不一樣,總以為外婆也不愛跟自己說話
     
    雖然這樣想,在木元記憶中的抽屜裡卻擺放著一段朦朧的片段
     
    小時候父母親工作繁忙,木元也是一樣放暑假時待在外婆家
     
    那回她感冒臥病在床,睡夢中是外婆皺著眉頭的臉龐,每隔一段時間就過來把毛巾洗過又冰冰涼涼的放在木元的額頭上
     
    一覺醒來感冒好多了,跟外婆卻還是跟平時一樣沒有說甚麼話
     
    那時外婆的背影和現在一樣坐在躺椅看著庭院
     
    木元跟著母親的腳步小心翼翼的走到躺椅旁
     
    「外婆….」抬頭一看卻被那滿頭白髮嚇到,她總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外表,雖然不會濃妝豔抹,但至少會是乾乾淨淨,染黑頭髮
     
    外婆視線從面對落地拉門的庭院移到木元上無力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回來了」
     
    「看來需要出去買點東西」母親四處張望清點缺少的物資
     
    「媽,你還有甚麼需要買的」母親走到外婆旁把耳朵貼到外婆的嘴邊
     
    「好,知道了,小實陪著外婆,媽馬上回來」母親拿著鑰匙又折回來把木元叫過來在耳邊說
     
    「最近外婆因為身體不太舒服,說話有點悲觀,比較愛講話,外婆最疼你了,多陪她說說話,幫她打氣」
     
    「可是我……」木元慌張想拉住母親,母親只是笑笑的說「就拜託你了」
     
    看著母親消失在門口,只好又默默的走回來
     
    在跟外婆對上視線時木元緊張的握緊背帶
     
    屋內涼涼的像是少了一種溫度,對照拉門外的庭院蟬聲依舊吱吱叫,艷陽依舊高照
     
    這裡像是不同世界般,屋內安安靜靜的襯出木元此刻的心跳聲,正大力跳著
     
    「拿椅子來坐著」外婆用視線看著遠方的椅子又移到自己的身旁
     
    讓本來想偷溜到一旁掏出小黃躲開外婆視線的木元,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後把椅子搬過來坐好
     
    看著外婆手心朝上,木元識相的伸手過去握住
     
    外婆的手涼涼的,很軟,因為90幾歲了,皮膚鬆弛,血管很明顯
     
    「看著你…..總會想起年輕時候….」外婆稍微出力握了木元的手
     
    「媽媽有跟我說過,您說我跟您年輕時長的很像」木元把視線從手移上與她相視
     
    「是阿…..小實…..你去外婆房間的衣櫥內,上面的抽屜往下翻…..有個紅色的盒子…..幫外婆拿過來….」
     
    看到外婆勾起嘴角,木元點頭充滿好奇的去拿出盒子
     
    「這裡,外婆」
     
    那是個鐵製的紅色四方形盒子,目測20cm*20cm*8cm大小
     
    木元將它擺在雙腿上
     
    「打開」外婆挪動頭部轉向木元
     
    盒子裡是一疊的黑白舊照片,一些文字資料
     
    還有一個小小的天燈
     
    木元被照片抓住注意力,那一排的穿著白袍的醫生合照裡有一位跟她長的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拿起照片瞪大眼,正想問外婆時才注意到外婆臉部的肌肉全皺在一起
     
    「外婆,怎麼了!」木元緊張的站起身,握著外婆的手
     
    「藥……」外婆的額頭冒出汗,木元慌張的找到桌上的藥袋
     
    確定上面寫著”緋山美帆子”後趕緊倒水跟著拿過來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4
     第三章
     
     
    等外婆痛苦的表情消退後,木元拿衛生紙幫她擦汗
     
    「那個跟你很像的人…..就是我」緋山視線從庭院移到站立的木元臉上
     
    木元被突如其來的視線相交嚇到定住,但仔細看發現
     
    緋山看似在看她,實際上更像是在看”緋山自己”
     
    因為這樣緋山勾起嘴角,牽動臉上的皺紋,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木元趁她把視線移回庭院時拿回鐵盒又坐回緋山旁的椅子上
     
    拿起照片,細微的聲響讓緋山視線落在木元的臉上,她正錯愕的看著照片
     
    一群白袍醫生的合照,每個人都被像是連鎖店發的廉價油性原子筆畫的面目全非
     
    只有緋山的臉還是清楚的,大概始作俑者知道這個人畫不得
     
    旁邊的人無一倖免,尤其是站在緋山旁一位高挑的綁馬尾的身影,白袍的口袋鼓鼓的
     
    這時木元想起來母親說過,外公在她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是外婆一個人撫養舅舅跟她
     
    母代父職,小的時候外婆管教嚴格,做錯事一定會好好跟她講清楚哪裡做錯了然後打手心
     
    母親和舅舅都非常害怕外婆,偏偏小孩子就是很愛玩
     
    那一次就是跟舅舅拿筆亂畫外婆放在桌上忘記收的照片,被發現時以為會被氣炸的外婆打得半死,結果外婆只是生氣難過閃過臉上
     
    握緊照片把母親跟舅舅趕出房門冷靜一會後,走出房門看到坐在客廳默默哭的稀哩嘩啦的兩個小孩
     
    如果有處罰就算了,沒有處罰反而更恐怖
     
    外婆那時候走過去蹲在他們的面前說:「沒事,別哭了,你們沒有錯,去洗澡」
     
    母親邊跟木元說的時候,表情像見到鬼一樣驚訝
     
    木元拿起盒子裡的小天燈上面寫著”順利畢業”
     
    「那時候我正在醫院實習…..站在我旁邊的….是日本來的….交換學生…..」緋山接過木元遞過來的小天燈這麼說
     
    「那時候沒有畢業嗎?」木元仔細看著照片,只有緋山一個人的服裝好像不太一樣
     
    「因為….發生點事情…..」緋山拉下高領露出一條疤痕又把衣服拉好
     
    「很嚴重的傷,所以才延遲畢業嗎?」看著緋山把玩手上的小天燈
     
    「對,心臟…縫合過…..」似乎想起那時候的意外,緋山皺起眉頭
     
    「吱…….吱………..」外面的蟬聲又響起
     
    兩人一陣沉默,像在消化這段回憶般
     
    木元可以想像的出來,緋山是一位很好強的女性,因為意外延遲畢業一定會意志消沉
     
    緋山伸出手向木元拿照片,放在腿上,輕輕的撫摸被畫的面目全非的每個人
     
    木元注意到,緋山在身旁那位高挑的女子上停留的時間最短
     
    在每個人都摸過後,顫抖的手又落在她身上,好好的,輕輕的撫摸那張臉
     
    木元想,這張照片每個人的每個表情應該已經刻在緋山的腦海裡,就算上面滿滿的是油性墨水汙漬也不影響她
     
    緋山停住動作,像在回憶那段往事,露出了木元看都沒看過的微笑
     
     
     
    TBC
     
     
    XXXXXXXXXXXXXXXXXX
     
    因為設定上有很多bug,所以假設語言相通,名字姓氏也不要糾結
     
    感謝大家的配合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5
     第四章
     
     
    25歲的緋山剛把病歷表交出去,做了最後的巡房,看著星星已經高掛天空的夜晚走進更衣室
     
    「啊!」開燈被裡面的人影嚇的退後一步
     
    「咦!」裡面的人影被突然的叫聲嚇醒
     
    「白石惠!不要躲在這裡睡覺,你想嚇死誰啊!」緋山用力的關上更衣室的門,氣沖沖的打開櫃子
     
    「果咩那塞….」白石早在下午就應該下班離開了,身上的衣服都還沒換,大概是直接坐著睡著了
     
    「睡覺就睡覺,你就不能好好的合上眼嗎?頭轉過去!」緋山怒瞪了看向自己的白石,待她轉過頭,脫下上衣趕緊套上
     
    「果咩…那塞…」道歉的聲音細小的跟蚊子一樣
     
    緋山想起下午在走廊的轉角,無意間聽到白石跟家人的對話
     
    “爸爸,我過的很好,不用擔心我,你跟媽媽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嗯,實習完就會回去了”
     
    一個人離鄉背井來的不認識的城鎮實習,說是實習,倒不如說都是交換醫學知識
     
    白石廣大的醫學知識像是圖書館一樣,雖然緋山很不想承認,但白石是真的很厲害
     
    只是有些太拼了,連續值班,又接了好幾場手術,如果為了要趕快實習回家也不是這樣做的吧?
     
    也難怪會在更衣間睡著,如果是緋山,身體早就撐不住了
     
    看著白石默默的起身換衣服,緋山整個人躲進櫃子的門後
     
    「白石,等等沒甚麼事的話陪我去吃消夜」
     
    「唉?嗯….剛好我沒吃飯….可以喔」
     
    「就知道你這笨蛋還沒吃###」
     
    「咦?」
     
    「沒事,快一點,我很餓」用力關上櫃子,緋山把頭髮撥好後走出更衣室
     
    白石見狀趕緊穿上大衣提包包跟上
     
     
    ------------------
     
     
    「幹嘛那麼拼,少跟我搶動手術的機會好嗎?把自己搞的那麼累,你知道當醫生保持腦袋清醒的判斷是很重要的事嗎?還躲在更衣室裡睡覺,想嚇死人啊」
     
    緋山用筷子指著對方的腦袋唸
     
    「難得有機會可以來當交換實習生,每個動手術的機會都是很難得的….所以才想….」白石默默低下頭
     
    「想甚麼!自己的身體都不顧好是還要當什麼醫生」怒吃唐楊雞塊
     
    「我會注意的…..謝謝你,緋山醫生」白石抬起頭露出微笑
     
    「你是笨蛋嗎?被人罵還說甚麼謝謝?還有,這裡不是醫院,不要叫什麼醫生!」怒瞪,轉頭繼續吃
     
    看著這樣反應的緋山,白石笑了
     
    「那…美帆子?」白石試探的伸長脖子仔細看緋山的反應
     
    「誰准你叫我名字的###」一記眼刀
     
    「果咩!」嚇的白石坐正姿
     
    「笨死了,在醫院外就是個笨蛋嗎?」緋山吃飽向後靠在椅背上
     
    「是嗎?」白石笑笑的抓脖子
     
    ------------------------
     
    「站在我身旁的那位朋友....外婆總是被她睜著眼睛睡覺嚇到....跟我搶動手術的機會,老是笑的跟笨蛋一樣….」
     
    睜著眼睛睡覺?木元皺起眉頭難以想像那個畫面,那是甚麼特殊技能?
     
    「這個天燈就是那位日本來的朋友送的…..」緋山把小天燈遞回給木元
     
    「我人生第一起醫療糾紛…..在那時候…..她很不會安慰人」
     
    雖然這麼說,但木元看到緋山又露出微笑,腦中閃過外婆微笑的機率計算
     
    「外婆跟她是很好的朋友嗎?」木元沒甚麼朋友,對於人們口中的好朋友自然是不懂那是怎樣的感覺
     
    不過這時候木元腦中閃過那跟薩耶摩犬般一樣燦爛的笑容
     
    緋山聽到問題後,收起笑容,沉默了,像是一字一句好好把木元的問題寫在心中的白板上,然後靜靜的看著那問題想答案
     
    在木元還在疑惑怎麼會想起那個人時,緋山緩緩開口
     
    「嗯….很好的朋友…..」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6
     第五章
     
     
    暑假已經過了一半,緋山的身體卻沒有好轉
     
    年紀大了,健康已經是一種奢求
     
    只要別在痛苦中死去,就要感謝天感謝地了
     
    緋山躺臥在床,外頭的蟬聲依舊大作
     
    天空萬里無雲,艷陽高照
     
    在這種天氣,衣服曬一下就會乾了
     
    庭院裡的麻雀靈巧的跳躍著,啄東啄西
     
    當緋山正在衰弱,生命一點一滴的流逝時,外頭的世界卻像毫無關係
     
    繼續前進
     
    木元的母親握住緋山的手坐在床邊,把玩緋山皺皺的手
     
    木元則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靜靜的看著兩人的互動
     
    她發現緋山不會跟母親說天燈的事和關於任何有關那位日本來的交換學生的事情
     
    那為什麼又特別跟木元說?
     
    只因為木元長的很像年輕時的她嗎?
     
    那緋山是在跟木元說? 還是在跟以前的自己說?
     
    木元咬著手指仔細的思考這其中的關係,但沒多久就放棄了
     
    雖然說邏輯是人類創造出來的思考方式,但最不照著邏輯走的也是人類
     
    牽扯到情感,任何道理都說的通,同樣的,任何道理也都說不通
     
    這樣錯綜複雜又沒有規則性的關係,在木元寧可跟正17角形相處也不要跟人類相處的世界裡是不會懂的
     
    「媽,你還有甚麼事情想做的嗎?」母親帶著一絲難過的表情這麼問
     
    緋山看著木元的母親,又看向木元
     
    突如其來的視線交會,木元停止咬手指,她好像隱約察覺到…..
     
    她好像想說些甚麼
     
    但緋山卻只是把視線拉回天花板,緩緩的說
     
    「已經….沒有了…..」
     
    「是嗎?」木元的母親摸到緋山手上的金色戒指
     
    那是和外公象徵致死不渝愛情的信物
     
    「媽,你幸福嗎?」看到緋山瞪大的眼睛,木元的母親開始為自己莫名的問題感到尷尬正想說些甚麼岔開話題時
     
    緋山眼角滑落一滴淚
     
    「媽?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木元的母親慌張的趕緊拿衛生紙過來幫她擦淚
     
    木元在一旁看傻了眼
     
    緋山只是伸出手握住木元母親的手
     
    「我沒事….你們都出去…..我靜一靜…..」
     
    「可是..媽….」
     
    「都出去」緋山怒瞪
     
    「知道了,有甚麼事情儘管叫我們」木元的母親推著木元一起走出房間
     
    緋山這才閉上眼,哭出來
     
     
    你幸福嗎?
     
     
    曾經也有個人這麼問過她
     
     
    ---------------
     
     
    26歲的緋山很煩躁
     
    已經公告出來了,緋山因為意外的關係實習時間不足確定延期畢業
     
    醫療糾紛的事情或多或少也有些影響成績
     
    她不甘心的槌了白板的公告
     
    但更多從心裡湧出來的煩躁又是怎麼回事?
     
    緋山看到拳頭旁那名字突然豁然開朗
     
    白石惠
     
    她確定實習完了,可以開開心心的回過跟家人相聚了
     
    真是開心
     
    這是一件開心的事情,為什麼會這麼煩躁?
     
    緋山打開罐裝水喝了幾口
     
    走出門差點撞到那個罪魁禍首
     
    「果咩,沒事吧?」看著水差點撒出來怒瞪自己的緋山,白石只是苦笑著
     
    「沒事」把水蓋好
     
    「嗯」白石把手上的資料夾放進架上,眼角看到公告
     
    停止動作
     
    「要回去了….」白石露出了一種落寞的表情,看的一旁的緋山覺得莫名其妙
     
    「畢業了可以回國了,不開心嗎?」雙首盤胸皺起眉頭看著白石驚訝轉過頭
     
    「唉?是很開心…..」白石低下頭看著地上
     
    緋山正想吐槽在我這沒畢業的人面前難過甚麼時,白石突然抬起頭對上緋山的眼
     
    「但是想到要離開….嗯….這裡….又開心不起來….」白石苦笑的抓脖子
     
    轉過身背對白石
     
    「有甚麼好不開心的,本來就是要畢業,本來就是要離開去救更多人
     
    但是對於實習結束,大家也同樣都是很不安,不是只有你會這樣
     
    尤其是像我這種還沒辦法畢業的…..」緋山低下頭
     
    「緋山…..」
     
    「話雖如此,大家也是一直努力在前進,我也是
     
    只要想著在這裡的大家….還有你…..我們一起努力過
     
    就算你回去你的家鄉,我們也是一樣在同一片天下努力救活更多生命
     
    你不是一個人」
     
    白石笑了
     
    「謝謝你,緋山醫生」
     
    正當緋山打開門準備要走出去時
     
    「緋山醫生!」
     
    緋山疑惑的轉過頭看著那人一臉緊張吞口水的樣子
     
    「那個….」
     
    「唉!緋山跟白石,今天下班要去瑪麗珍的酒吧慶祝要不要一起去?藍澤要去喔!」藤川打開半開的門笑嘻嘻的
     
    被打斷的白石為了掩蓋方才的慌張急忙的答應「晚上沒有排班,可以去」
     
    「那緋山呢?大家都去囉」藤川搖搖晃晃身軀一副要去開party
     
    緋山看了一眼白石後丟下一句「我會去」轉身離開
     
     
    -------------
     
    說是慶祝還不就是坐著喝酒
     
    只是大家沒想過,原來優等生也是會發酒瘋
     
    「你幸福嗎?」瑪麗珍是第一受害者
     
    「超不幸,都找不到好男人還要陪你們這些醜女」翻白眼
     
    「喔喔!我也是很不幸」得到滿意的答案白石開開心心的晃著酒杯跑到藤川跟緋山中間
     
    雙手搭著兩人的肩
     
    「你們幸福嗎?」
     
    「不幸啊,冴島又沒來了….」藤川看向門口,沒人
     
    「的確,看你的臉就是不幸」白石無視藤川想咒罵的表情轉過來看向緋山
     
    「你幸福嗎?」
     
    「不幸,沒有畢業」緋山以為跟大家一樣說不幸就能打發她
     
    「你不幸!」白石繞過到另一邊緋山的面前,嚇的緋山往後
     
    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比拇指「真巧,我也是」
     
    緋山為了配合也微笑比出拇指
     
    白石突然湊近似乎為了看清楚眼前的人是緋山後,把手上的酒喝完
     
    趴在桌上「可是,我希望緋山你能幸福…..」
     
    抬起頭,要不是酒氣混雜臉上的紅暈,緋山一度以為白石認真的眼神是沒有醉
     
    似乎意識到自己講出尷尬的話後,白石笑笑的揮揮手說
     
    「抱歉,我醉了」然後又搖搖晃晃到藍澤旁
     
    「你幸福嗎?」
     
    緋山定在那心臟撲通撲通用力跳動,努力快讓酒精打昏的腦袋思考
     
    白石剛剛……是甚麼意思?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7
    第六章
     
     
     
    一大早大家都被宿醉所困,尤其是昨天最瘋的那位
     
    白石扶著發疼的頭走進更衣室
     
    一旁的緋山還疑惑於昨晚白石的話,一時尷尬讓她隨意抓了一句話打招呼
     
    「昨晚你還真厲害」
     
    白石緊皺眉頭回頭看到發話的人躲在櫃子門後
     
    「昨天?」繼續扶著頭
     
    「你不會忘記吧?!」緋山猛然回頭
     
    虧自己還糾結了一整個晚上,那個始作俑者居然忘記了!?
     
    「想不起來」白石默默的躲回櫃子門後換衣服
     
    緋山無力的扶額,但還是問了很想問的問題
     
    「甚麼時候回去?」
     
    「下禮拜三,喔對了….那個….」白石換完衣服關上鐵櫃轉過身,還是扶著頭緊皺眉頭看著緋山
     
    「要幹嘛?」怎麼突然心跳加快,緋山拿起罐裝水喝了幾口
     
    「想問你…你禮拜二的排休有沒有空?」緊張的都結巴了,原來白石已經先去查過緋山的排休時間
     
    「是沒甚麼事….怎麼了嗎?」把頭髮綁好,頭跟著往下看地板
     
    「我想要去放天燈!」認真的表情,堅定的說出這句話時,緋山一度以為她在開玩笑
     
    「天燈?」
     
    那人抓抓脖子還因為頭疼皺著眉頭笑著說:「因為對這裡不太熟所以想找你陪我去,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我也不是很熟,大概也沒辦法好好帶你去」腦中努力回想是否曾經有去過那個放天燈的地方,記得是在山上
     
    「沒關係,我已經查好公車跟火車轉車,緋山醫生只要陪我去就好」白石說完後兩個互看,好像同時意會到這話邏輯好像怪怪的
     
    緋山笑出來,看著那樣笑出來的白石抓著脖子也跟著笑出來
     
    「是你拜託我去的,我要去巡房了」邊說邊笑的走出更衣室
     
    「謝謝你!緋山醫生!」還留在更衣室裡的白石目送她走後開心的握起拳頭,但馬上又被宿醉的頭擊敗扶頭
     
     
    --------------------------
     
    禮拜二,兩人相約用過午餐後搭上火車轉往天燈施放處
     
    在這裡,法律規定施放天燈只能在特定的一個地方,主要幹線的火車也到不了,要轉乘爬山的小火車才行
     
    火車上,越往目的地越多人
     
    「天燈,在上面寫滿祝福的話後就會點火緩緩升至天空,有人說是因為天燈能飛向天空把那些願望傳遞給天上的神」白石轉頭微笑看著坐旁邊的緋山
     
    「我還以為你除了醫學上的知識外甚麼都不懂了」故意露出驚訝的表情
     
    「也是會看一些其他的東西」白石被調侃的用手指刮刮臉頰
     
    緋山覺得在醫院外的白石,少了一種當醫生的果斷冷靜(應該說近乎於冷酷)判斷態度,到是多了些像書呆子般的呆板
     
    不至於說她的個性無趣,調侃她會有很認真回答的表情這點讓緋山覺得好笑,屢試不爽
     
    還有那不管在醫院內還是外都是細心的處理每件事的態度,總讓人覺得她是個可靠的存在
     
    莫名的,卻又理所當然的
     
    待在她身邊可以很安心
     
    但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其中,一種細微的感覺
     
    無法用任何一種文字語言描繪出來的感覺
     
    如果真的用了近乎於貼近那意義的文字語言描繪,卻又會像照片被格子化般變質
     
    看著那樣藏不住雀躍的跟出遊小學生一樣表情的白石側臉
     
    緋山腦海裡閃過了一些”如果……”的念頭
     
    馬上又被自己抹去那可笑的想法
     
    這世界上哪能有甚麼如果
     
    低頭看自己的手露出調侃自己的笑
     
    「我們在這裡轉車喔」白石開心的指著窗外出現的月台站名起身,疑惑於緋山奇怪的反應 
     
    「不舒服嗎?」歪頭
     
    「我沒事」後者尷尬的露出微笑揮揮手趕緊起身走出車廂
     
    轉搭的小火車車廂只有三節,但月台上滿滿的都是遊客,不是假日還那麼多人嗎?
     
    尤其越接近傍晚越多人
     
    兩人好不容易擠進車上卻被滿滿的人群壓在牆邊
     
    白石把緋山護在人群跟車門間,抓著上方的橫桿仰頭
     
    緋山整個人貼在白石胸前,也不用扶著哪,這局面根本連想倒也倒不下去
     
    只是手不知道要放哪尷尬的放在大腿邊
     
    突然列車一震搖晃,嚇的緋山抓住白石腰際的大衣
     
    白石一手撐住車門好讓後方的乘客不會擠壓到緋山
     
    「沒事吧?」白石低頭問
     
    「我沒事」緋山低頭回答
     
    「抓著我的衣服沒關係」繼續仰著頭,好熱,車廂的空調似乎因為人多不夠涼
     
    「嗯」白石的氣息好近,鼻腔滿滿的是她的味道
     
    周圍遊客開心討論旅遊的吵雜聲進不了耳裡
     
    此刻聽的到的只有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還有她的
     
    那種細微無法言喻的感覺似乎在慢慢擴大,但還是無法理解那代表甚麼意義
     
    白石把一隻手放下抱住緋山「手…有點酸」
     
    似乎聽到她咽口水的咕嚕聲
     
    「沒關係」緋山貪婪抓緊在白石腰際的手
     
    就這一刻
     
    拜託就這一刻,默許我這樣做
     
    然後貪婪的奢求
     
    希望時間能暫停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8
    第七章
     
     
     
    沿途山景無心欣賞,車廂塞滿了人
     
    開始懷疑小火車到底堪不堪負荷爬坡
     
    是錯覺嗎? 速度好像變慢了
     
    人太多好像連車廂的空氣也變稀薄,腦袋也變的茫茫的
     
    一路上兩人沒有多餘的交談,只是安靜的靠著對方
     
    此刻像是說出的任何一句話都是多餘的,害怕會打破這寧靜
     
    卻也因為這樣更加清楚看到自己是被對方吸引到甚麼程度
     
    緋山小心翼翼的在心裡跟自己說
     
    “這……好像已經不是友情了,是愛情,那她怎麼想的?這躁動的心跳聲是給我的答案嗎?”
     
    白石挪動身軀藏不住雀躍的聲音在緋山耳邊說:「到了到了!」
     
    緋山轉過頭看向窗外,天空已經暗下來是一片紫色,鐵軌兩側旁是各家攤販
     
    火車進入簡便的月台,車門一開,人像用倒的出來
     
    在差點被人群擠散的兩人,白石伸出手握緊緋山手拉倒一旁
     
    新鮮的空氣灌入鼻腔,好像剛剛的平靜裡的心跳聲是一場夢
     
    但手上的溫度跟她說那絕對不是一場夢
     
    緋山看向被白石緊握的手和她的背影,低下頭忍不住勾起嘴角
     
    好不容易躲開人群後,白石深呼吸朝向緋山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們到了」
     
    「我一度以為要悶死在車廂裡了」緋山趕緊撇過頭無視她的笑容
     
    「沒想到人會那麼多,那個….緋山醫….」在那一記怒瞪下後馬上又改口
     
    「緋山,人很多,可…可不可以牽你的手,怕會…會走丟」
     
    緊張結巴卻又認真的樣子讓緋山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緋山調整姿勢,讓自己看起來不在意白石的逗趣的模樣(其實嘴角早已出賣她)
     
    「的確走丟很麻煩……」
     
    白石一副等宣布得獎的人就是她的緊張表情,咽下口水
     
    「好吧」
     
    在緋山答應後藏不住的喜悅拉著她,還露出10萬瓦燦爛笑容
     
    「我們走吧!」
     
    連一旁的遊客都停下來看著她笑容
     
    「白石,你再笑的跟笨蛋一樣就放手囉」用力的握了握手作勢要放開
     
    「阿…我不笑」趕緊抿著嘴,突然被一旁的攤販吸引
     
    「要吃冰嗎?」指向冰箱裡五顏六色口味的冰棒
     
    「看起來好像不錯」緋山也跟著靠近看
     
    「老闆,一支牛奶」
     
    馬上被身旁的小個子瞪
     
    「長那麼高,幾乎都天天喝牛奶,現在出來又吃牛奶冰棒,不行,吃巧克力」
     
    「咦!」白石傷心的看著老闆把牛奶交到緋山沒被握住的手,把巧克力遞向自己
     
    「兩位感情真好」老闆手探進一旁的櫃子找墨鏡
     
    兩人互看一眼後,臉頰微紅,緋山在臉還沒紅透前轉身就走
     
    「誰跟她好了!」
     
    白石趕緊結帳跟老闆道謝後,拿巧克力冰棒追上去,牽起她的手
     
    入秋的夜晚有些微涼,但這樣的溫度剛好
     
    是適合牽手的溫度
     
    另一隻手被冰棒沾的黏呼呼的,兩人到一旁的水龍頭清洗
     
    「笨蛋,都沾到臉頰了」笑著從包包拿出衛生紙,抬起手在白石的臉頰擦拭
     
    「唔,謝謝」跟著彎下身好讓緋山擦拭
     
    看著白石的嘴唇,緋山一時緊張停下動作,思緒不小心飛走
     
    「怎麼了嗎?」對方疑惑著歪頭
     
    「沒,沒事,你還是用水洗一下,還是黏黏的擦不乾淨,我去丟垃圾」轉身快步走向不遠處的垃圾桶
     
    剛剛到底在想甚麼,緋山重新調整呼吸冷靜後才走回來
     
    「我們去放天燈吧」露出燦爛的笑容伸出手
     
    好不容易平靜的心跳又加快,尤其在握住她的手後
     
    鐵軌的兩側是攤販,鐵軌上有遊客穿梭,在火車緩慢行駛來時大家會趕快讓道
     
    平時見不到的人文風景,白石也拉著緋山踩上軌道,跟著遊客一起在火車來臨前退到一旁
     
    那跟山上的空氣一樣的新鮮感充滿兩人心中
     
    忘記了醫生的身份,忘記了工作的忙碌,忘記了先前太多太多的顧忌
     
    忘記了明天就要分離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9
    第八章
     
     
     
    夜幕垂下,天空被一盞一盞的天燈點亮
     
    遊客在鐵軌兩側拿毛筆寫上祝福的話,有人因為天燈順利升空高興的拍手
     
    「要找哪一家好呢?」有白石牽著,緋山邊走邊好奇看向旁邊整排的賣天燈的店,還有小天燈可以當紀念品帶回家
     
    「在那裡」
     
    順著白石指的方向,有位婦人向她招手
     
    「你認識?」疑惑的看著身旁莫名害羞抓脖子的她
     
    「那個拿菸灰缸丟先生的婦人你還記得嗎?」
     
    「難怪覺得她很眼熟,原來是這裡的人」所以白石才想到要來這放天燈?
     
    兩人來到店門口,婦人向屋內大喊先生
     
    「兩位一切安好嗎?先生沒有任何問題吧?」白石跟緋山微笑點頭打招呼
     
    「托醫生的福,沒有任何問題,啊,白石醫生,這位就是緋山醫生吧?」
     
    緋山疑惑看向白石又緊張的抓脖子
     
    「我怎麼了嗎?」
     
    「白石醫生很擔心緋山醫生因為要繼續實習的事情心情低落,那天垂著一張臉,我就好奇問她,跟她說我們老家這有天燈這祈福的習俗」
     
    婦人從一旁的疊高高的未攤開天燈拿一個過來,先生剛好走出來
     
    「白石醫生,承蒙您照顧」鞠躬
     
    白石也趕緊回禮「不會,看到您平安真是太好了」
     
    「老婆,當作我們招待兩位醫生,別收錢」
     
    婦人開心的點頭拿毛筆過來「這我當然知道」
     
    「這怎麼可以」白石跟緋山互看一眼
     
    「對阿,這是兩位的生意,不可以這樣,一定要算錢」緋山跟著出聲
     
    「請務必收下我們的心意」婦人把毛筆遞給兩位,露出感謝的微笑
     
    「那麼就謝謝招待了」白石握緊緋山的手朝向緋山微笑,讓還想推絕的緋山打消念頭
     
    看著婦人跟先生忙著攤開天燈,兩人覺得心暖暖的
     
    「抱歉,跟別人說了緋山延期畢業的事情」白石頭低低的像做錯事的孩子
     
    「笨蛋,就因為這樣才拉著我來放天燈」雖然表情不悅,但心裡莫名的開心,原來這個笨蛋也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
     
    「如果天上真的有神明,這樣能把願望傳遞給祂吧?希望緋山能順利畢業,希望……」白石仰望天空,後面的願望卡在喉嚨沒說出來
     
    緋山想問時,婦人跟先生已經把天燈架好
     
    「一人一面,寫好了跟我說就行了,抱歉我先去招呼客人」婦人跟先生走回店裡跟遊客介紹
     
    「不准偷看」緋山已經占好一面,從大大的天燈後探出頭
     
    「是是~」可愛的模樣讓白石笑出來
     
     
    甚麼願望都能寫嗎?
     
    如果寫下白石惠別離開,她能不離開嗎?
     
    酸澀的感覺在心中漾開
     
    除了寫下順利畢業外,還有胸部變大,還有….
     
    緋山跟自己說,如果天燈飛上天空被風轉過來,白石看到願望就要跟她說
     
    說不定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寫好天燈,兩人抓著天燈的四個角舉高,好讓先生探下身點火
     
    慢慢的,熱氣充滿整個天燈,手提著重量也減少
     
    天燈緩緩的飄向天空,兩人互看一眼,開心天燈順利起飛
     
    又專注看著天燈,兩人都是
     
    當天燈小看到看不見時,還是沒有風把它轉向
     
    「要不要買個小天燈當作紀念品?」白石表情顯然有些失望
     
    「好啊」轉身正準備走進店裡時,緋山停下腳步讓後方的白石疑惑停止本來要起步的腳
     
    「謝謝你」說完後,走進店裡跟著婦人一起挑小天燈的花樣
     
    後方的白石帶著一點嘆息,卻又藏不住的開心,笑的有點苦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10
    第九章
     
     
     
    在紙上寫上祝福的話交給先生提字在小天燈上
     
    兩人在拿到小天燈後開心的道別天燈店的夫妻倆走出店門口
     
    「咕嚕咕嚕」緋山瞬間脹紅了臉
     
    「我們去吃晚餐吧」牽起绯山的手,給予一個微笑
     
    「嗯」真想找個洞把自己給埋進去
     
    白石她總是這樣,不會去嘲笑任何人
     
    也不會太安慰別人,但就像那場醫療事故緊緊摟住肩膀的那隻手
     
    給绯山一個安心的依靠
     
    看她牽著自己的手有些急迫的在找晚餐的店時
     
    心裡有股暖意,也許這就是人家說的”幸福”吧
     
    「吃這個好嗎?」白石一眼相中剛好空了一張桌子
     
    「都可以」飢腸轆轆的讓绯山皺起眉頭
     
    在等晚餐送上的時間,破舊的收音機傳來了一首歌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 feel like heaven to touch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At last love has arrived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Pardon the way that I stare
    There's nothing else to compare
    The sight of you leaves me weak
    There are no words left to speak
    So darling if you feel like I feel
    Darling let me know if it's real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love you baby
    And if it's quite all right
    I need you baby
    To warm a lonely night
    I love you baby
    Trust in me when I say

    Oh pretty baby
    Don't bring me down I pray
    Oh pretty baby
    Now that I've found this day
    So let me love you baby
    Let me love you
     
     
    白石從包包拿出小天燈推到绯山面前「送你」
     
    「給我?」拿起來看,紅色花布的小天燈上面寫了”順利畢業”
     
    绯山笑了出來,拿出包包裡自己買的小天燈推向白石
     
    「回禮」露出了微笑
     
    「咦」白石藏不住笑容拿起白色花布的小天燈,上面寫著”一帆風順”
     
    「謝謝你」露出跟孩子一樣的笑容
     
    一瞬間如破舊收音機裡的歌詞一樣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绯山看傻了眼,然後才硬拉下臉悶悶的說「是謝謝你擔心我延期畢業的事才送你的」
     
    剛好晚餐送上
     
    兩人在帶著沙啞聲的收音機傳來的歌聲裡吃完晚餐
     
    時間晚了,用完晚餐後就搭火車回家
     
    在火車上兩人像是有默契般,沒有繼續牽手,閉上眼休息一下
     
    绯山傾身頭靠在白石的肩上,嚇的她繃緊身軀
     
    原來绯山睡著了,看她抖動的眼睫毛,還有她的睡臉
     
    白石再看看自己的手,和她的手,剛剛在那一直都是握住的
     
    讓她想到曾經讀過一本叫貓之村的書
     
    故事裡的主人翁搭火車到了一個沒人下車的地方探險
     
    早上都沒有人的村子,到了晚上居然是貓咪的村莊
     
    貓咪像人類一樣開店做生意,有貓買菜,有貓在一旁聊天
     
    夜晚結束前,貓咪就會離開
     
    主人翁晚上躲在高塔上看著,早上出來探險,就這樣過了兩天
     
    那天貓咪聞到人類的味道,差點就發現主人翁,但明明就站在他面前卻看不到他
     
    主人翁嚇的在早晨到月台等火車,但火車已經不停站了
     
    他被遺忘在這裡,貓之村
     
    貓之村
     
    就像剛才去過貓之村一樣,一切都像夢境,一切都如履薄冰一樣,一不小心就會越過那條界線
     
    回不來了
     
    白石看向窗外呼嘯而過的夜景
     
    好像有甚麼遺落在放天燈的地方,此刻的她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難過
     
    大概這輩子都不會再去到那裏了
     
    她的心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11
    第十章
     
     
     
    一出車站白石看錶,末班車剛剛才離開
     
    「那個…很晚了要不要來我家過夜?」
     
    白石的家在火車站附近,走路大約是十五分鐘的路程
     
    緋山看了一眼白石,又看看遠方的街上那班末班車右轉消失
     
    「我可以叫車坐回家」心一橫,該回到現實
     
    「這麼晚了一個人搭車很危險,就當我拜託你好嗎?」擔心的情緒堆滿白石整張臉
     
    看的緋山心也軟了,但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跟著她回家,那好不容易說服自己把那堆滿心頭的悸動跟幻想拋開的決心會不會崩解
     
    「緋山」白石加重語氣,表情如同說服病人動手術般的堅定
     
    「是你拜託我才去的」宣布完敗
     
    白石開心的笑出來「嗯,是我拜託你的,走吧」
     
    「嗯….」緋山低著頭,連自己都氣自己怎麼那麼沒用
     
    不管別人說甚麼還是會堅持自己該做的緋山美帆子去哪裡了?
     
    怎麼遇到這個傢伙就那麼快放棄
     
    最生氣的莫過於心裡還有些小期待
     
     
    ---------------
     
    之前有來過白石家,在需要查醫學用書討論論文時,還有某次在瑪麗珍的小酒店跟同事聚會後
     
    突然又想起來白石在最後的聚會說
     
    「可是,我希望緋山你能幸福…..」
     
    那些白石說過的話語,白石的動作,白石的笑容,交織在腦海裡形成解不開的毛線球
     
    「大部分的東西都先寄回去了」
     
    打開門的白石開口說了這句話
     
    與其說給緋山聽,倒不如更像是說給她自己聽
     
    掩蓋不住一種落寞感和感傷
     
    「少了那些書,原來你家那麼大」連講話都有回音
     
    白石不知道要回答甚麼笑笑的抓脖子
     
    「沒有多餘的換洗衣物可以給你換」將緋山帶至房間
     
    「沒關係,明天早上我再回去換洗就好,反正是下午班,我記得你是下午一點的飛機吧,還能幫你送行」
     
    講完後緋山才覺得似乎有些奇怪,這些好像安排好的
     
    該不會白石是故意的吧?
     
    看著那嫌疑人拿了T恤遞給自己笑著說「不介意的話可以穿這個」
     
    在簡單的梳洗後晚上11點,兩人躺平在床上
     
    月光閃過窗簾照進來
     
    心跳聲好像有點大,緋山按住胸前
     
    「白石,有決定好回家鄉要做甚麼嗎? 我是指未來的工作選擇的類別」
     
    「嗯……父親有安排到一間大醫院,還是先選擇急診,但應該會先把論文整理完」
     
    「soga……」
     
    兩人陷入沉默,直直盯著天花板
     
    「謝…謝謝你今天陪我去放天燈」
     
    「沒甚麼,我才要謝謝你….」緋山越說越小聲,但在這安靜的夜裡卻還是清清楚楚的傳進對方的耳裡
     
    「好啦,我要睡了,累死了不跟你說話了」翻過身不小心捲過一些棉被
     
    白石在身後挪動身軀,不想搶被子只好挪近,卻還是保持距離
     
    雜亂的各種情緒在緋山心中交纏,以至於過了好久好久還是睡不著
     
    說不定是因為她就在身後
     
    她,白石的呼吸已經平穩下來
     
    緋山慢慢的轉過身,她秀氣的臉龐在月光下顯得更加的漂亮
     
    伸手想去觸摸,卻停在半空手又收回來
     
    白石,今天的你在天燈上許下甚麼願望?
     
    祈求回家鄉後一切順利? 還是希望我能順利畢業? 還是…..還是….
     
    不敢問
     
    視線停在白石的唇上,腦袋馬上閃過在那幫白石擦拭臉頰碰觸到的唇
     
    那時候想,不知道輕吻她的唇是怎麼樣的觸感
     
    白石一個轉身嚇的緋山馬上閉上雙眼
     
    她的氣息好近,緋山緊張的咽下口水,待一段時間後慢慢睜開眼睛
     
    兩人只有15公分的距離,嚇的緋山倒吸一口氣
     
    好近
     
    她的體溫,她的氣息如此接近
     
    她的心也曾經如此接近過
     
    不敢奢求那些如果可以成真的劇情,踏出那一步就跟潑出去的水一樣可是收不回來了
     
    只是簡簡單單的希望,這些,能夠保溫
     
    卻又糾結的告訴自己是不是因為少了這點勇氣會這麼錯過這個人
     
    想過頭來,有了勇氣又如何
     
    接下來如果真的成真,席捲而來的各種問題又該怎麼辦?
     
    緋山一個人對著白石的睡顏,思緒糾結不清
     
    白石挪動身軀打斷緋山煩躁到差點想爬起來的衝動
     
    緊張的閉著雙眼,試圖穩住呼吸
     
    白石的呼吸有些雜亂,好像抬起手看看手錶又沒了聲響
     
    白石她,是不是正在看著自己?
     
    緋山穩住呼吸卻穩不住心跳
     
    對方開始挪動頭部
     
    她的氣息好像越來越近
     
    兩人似乎都緊閉呼吸
     
    越來越近
     
    快碰到了
     
     
     
    「媽,要起床吃飯囉」木元的母親搖醒緋山
     
    跟著夢裡緊閉呼吸的緋山大口喘氣
     
    已經黃昏了
     
    緋山看看周圍,自己的手,是個皺皺的九十歲老婆婆的手
     
    一切都是幻覺
     
    「沒事吧?媽,看你好像睡的不太好」木元的母親擔心的皺起眉頭
     
    「我沒事…..」順了順呼吸,心臟因為剛才夢境的緊張還用力跳動
     
    「那我去拿晚飯過來」木元的母親握了握緋山的手後就起身走出房間
     
     
    怎麼會夢到那時候的事…..
     
    還記得隔天早上回家換洗後不小心睡著差點趕不上幫白石送行
     
    還記得白石慌張的站在入口伸長脖子看向大門
     
    還記得她想說些甚麼卻被飛機即將起來的廣播打斷
     
    還記得抄了地址給她說好了會寫信給對方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12
    第十一章
     
     
    「外婆,既然是這麼重要的朋友,怎麼會沒有連絡?」
     
    母親因為工作的原因必須要回公司一趟,木元奉命照顧緋山半天
     
    每當只剩她們兩人,緋山總會要木元把藏在衣櫥裡的盒子拿出來看
     
    把玩小天燈
     
    「她離開後的前半年…….每個月都會來兩封信……
     
    我也會回….大概簡單說了…..最近過的如何….
     
    但在半年後……租屋的地方失火了……」
     
    緋山緊皺眉頭沉默
     
    「因為東西被燒光所以失去聯繫的地址?」
     
    看到緋山停止把玩的動作,木元猜想得到的是對的答案
     
    另外心裡忍不住想吐槽這是這張臉的詛咒嗎?
     
    「沒再….見過面了嗎?」木元小心翼翼的問道
     
    緋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後緩緩的說
     
    「有……見過一次…..和她的……丈夫」握緊小天燈的緋山眉頭皺的緊緊的
     
    -----------------
     
    「田所部長喪禮,聽說白石也會來」藤川就像廣播器,只要跟他說,就等於是跟全醫院的人說
     
    緋山猛然抬起頭,半年前的火災後就跟白石失去聯繫
     
    收不到白石的信,也找不到白石的地址
     
    其實可以向醫院找白石在家鄉的地址,但忙碌的實習生活,半年一下子就過去了
     
    也許緋山也打算趁這機會好好斷了那些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
     
    但從別人口中聽說還能見到這個人後,心中的喜悅卻跟雨後春筍般的冒出
     
    雖然是要去參加喪禮
     
    對於自己又悲又喜的糾結情感覺得煩躁
     
    「你們知道嗎,白石結婚了,聽說她的丈夫會跟她一起來」藤川像極個八卦的歐巴桑一手擋在嘴邊小小聲的說
     
    「結婚?」緋山一脫口而出就後悔了,但顯然大家都在驚訝中沒有注意到她
     
    「是阿,聽說是父母早就安排好的婚事,實習回去後就馬上結婚了」
     
    藤川繼續八卦的聲音傳不進緋山的耳裡
     
    她的腦袋像被鈍器狠狠的重擊,腦袋昏眩的努力接收剛得知的訊息
     
    結婚?....早就安排好了……
     
    我豈不是像白癡一樣?.....
     
     
    各種情緒在心中翻騰,本來緋山還打算直接不去喪禮
     
    但礙於那是照顧自己很多的部長,不能因為私人的感情因素而不去送別
     
    從一開始的逃避到了喪禮的前一天變成
     
    “我又沒有對不起白石,幹嘛怕見到她”
     
    硬著頭皮來到會場
     
    會場肅穆的氣氛,哀痛的表情
     
    遠遠的,就看到那個朝思暮想的身影
     
    連帶她身邊的人也進入視線範圍內
     
    無名指上的戒指讓人無法直視
     
    心臟曾經受過傷的地方是不是又再痛了?
     
    白石好像變了,變的陌生
     
    總覺得她的表情更加的…..少了一種溫度
     
    緋山試圖緩和情緒,朝著剛進場的冴島走過去
     
    這時候她看到白石瞄到自己,似乎皺了一下眉頭
     
    一旁的藤川拖著兩人前去打招呼「白石在那,旁邊那是她的丈夫嗎?我們過去打招呼吧」
     
    注意到一旁沒有動靜的冴島轉頭看著晃神的緋山
     
    「沒事吧?」
     
    「嗯?沒事….」緋山回過神露出了稱的上微笑的表情
     
    「白石在那,要過去打招呼嗎?」
     
    「嗯」緋山一副從容就義的表情大步向前
     
    「好久不見了白石」
     
    「嗯,好久不見了」看著藤川不斷瞄向自己身旁的人,剛好冴島跟緋山也走近
     
    「這位是我的丈夫,這三位是在這裡實習時的同事」白石對上緋山的眼後,那本來失溫的表情似乎回溫了一些,緋山扭頭躲開她的視線
     
    「敝姓新垣,感謝各位對內人的照顧」新垣一一向三人握手打招呼
     
    「您好,我是藤川」
     
    「我們才是受白石醫生的照顧,我是冴島」
     
    「您好,我是緋山」緋山露出職業的微笑
     
    「緋山?....」新垣皺了一下眉頭
     
    「嗯?」在新垣察覺尷尬時趕緊收回握住的手
     
    「白石只跟新垣先生介紹過緋山嗎?不公平」藤川似乎沒有察覺到空氣瀰漫一股詭異的氣氛
     
    白石疑惑的看了新垣後說:「應該沒跟你說過這裡實習的事情…..」
     
    新垣尷尬的說:「不是,那個….剛好跟我的朋友一樣的姓氏,別在意」
     
    雖然這麼說,新垣還是在接下來的時間時不時看著緋山
     
     
     
    但緋山根本無心理他
     
    這麼說有點不太好,但與其說是來參間田所部長的的喪禮
     
    不如說是參加自己心的喪禮
     
     
    在結束後想趕快逃離這地方的緋山被白石叫住
     
    「可以….說句話嗎?」小心翼翼的露出拜託的眼神
     
    「我還有事」轉身踏出
     
    「緋山!....」
     
    緋山很生氣自己不受控制的停下腳步
     
    「拜託你!也許…..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大概經過了五秒緋山才回頭露出讓人背脊發涼的微笑「我不認為我們還有甚麼好說」
     
    馬上轉身繼續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大步
     
     
    面向緋山的人都以為
     
    田所部長一定是緋山重要的人
     
    不然她不會哭成這樣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13
     第十二章
     
     
     
    緋山有一搭沒一搭的捏麵包坐在天台吃
     
    根本就吃不下,想到昨天的情景,哭了一整夜
     
    眼睛到現在還是腫的
     
    要不是為了下午能維持體力工作,大概會這樣不吃下去
     
    天空好藍,映照出內心清楚像是被挖了一個大洞
     
    既然從頭到尾都沒有得到,怎麼會有這麼確實失去甚麼的感覺
     
    因為覺得被騙嗎?
     
    但嚴格說起來兩人並沒有甚麼明確的關係又何來說騙?
     
    也許因為那時候的天燈太美
     
    也許因為她的手太過溫暖
     
    也許因為她的溫柔太過讓人醉心
     
    也許因為她的笑容早已讓人眷戀
     
     
     
    突然天台的門打開打斷緋山想哭的情緒
     
    藍澤走到緋山旁眺望下方
     
    「在她來實習前就已經簽訂好婚約,因為她是獨生女
     
    和她結婚的人是要繼承白石家的醫院
     
    因為不願意才跑來這裡實習」
     
    正當緋山疑惑藍澤怎麼莫名開口說這些,又怎麼知道這些時
     
    藍澤看著自己的手指又繼續說
     
    「在要畢業前得知父親得癌症剩三個月的時間,也許最多可以撐到半年
     
    為了父親想看到她能成家,決定去結婚繼承家業
     
    這些話在喝醉的時候說的」
     
    「你不是說你忘記了?」緋山還記得那天,白石抓著每個人問”你幸福嗎?”
     
    最後跟藍澤聊了一整晚,隔天兩人都說不記得
     
    原來白石是因為這樣才到處問人幸不幸福
     
    那為什麼她要說希望緋山能幸福這句話?
     
    能夠有多餘的期待去解釋這句話背後的含意嗎?
     
    但如今解釋甚麼都沒有任何意義了
     
    「她說不能說出去」藍澤瞇起眼睛像是在看手指上有甚麼東西
     
    「那你還....」緋山忍不住站起身對著藍澤,對方轉過身面對她
     
    「既然甚麼都不能做了,至少不要被誤會,沒有人喜歡被誤會,如果是我的話…..」低頭
     
    「會選擇知道事實,就算事實不是能容易接受的,她昨天……應該是想跟你說這些」
     
    緋山心臟幾乎漏了一拍
     
    她還記得白石在聽到”我認為我們沒甚麼好說的”時候,那心死的表情
     
    為什麼那時候沒有讓她說…..
     
    為什麼會這樣…..
     
    到底從甚麼時候開始,以為會走在同一條路上的兩人已經成為分隔遙遠的平行線
     
    錯開了
     
    一直錯開
     
    緋山握緊拳頭,有種可以說是生氣的情緒充滿心中
     
    好想跟她說清楚
     
    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令人煩躁
     
    「如果我是你,我不會去找她」沒有情緒起伏的聲音
     
    緋山對上他的眼,示意他繼續說
     
    「這是她想了很久才做下的決定」藍澤隱約皺了一下眉頭,起步走回室內剩下緋山一個人
     
    這是她想了很久才做下的決定
     
    緋山將這句話一個字一個字寫在心中的黑板上
     
    白石到底是怎樣的心情下決定後還約她去放天燈?
     
    怎樣的心情又回到這片大地見到自己
     
    又帶著怎樣心情離開的
     
    強烈的無力感席捲全身
     
    已經甚麼都不能做了嗎?....
     
    眼淚又落下,但緋山笑了
     
    笑自己的愚蠢
     
    ----------------------
     
    這是放在緋山心中的一顆大石
     
    如今
     
    可以卸下了吧?
     
     
    「幫外婆…..從抽屜拿出信紙跟筆來……」緋山指向書桌
     
    木元點頭後起身翻出信紙拿過來,後面墊著一本硬殼的書
     
    把筆遞給緋山
     
    「讓我一個人」專注的看著信紙沒有抬頭
     
    「有事叫我,我在外面」木元在鞠躬後離開房間
     
    緋山顫抖的手指,在紙上一筆一劃寫下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14
    第十三章
     
     
     
    木元回到大學租屋處,呆坐在客廳,天色暗了下來沒有開燈
     
    一切來的太突然
     
    但說突然也不太對,總覺得這樣的安排是順其自然的
     
    緋山寫完信後把小天燈跟信交給木元
     
    但信封上沒有寫名字,也沒有地址
     
    「外婆,可以跟我說那個人叫甚麼名字嗎? 我可以想辦法….」
     
    木元雙手握緊信,顯得有些激動,想去做些甚麼
     
    想幫外婆做些甚麼
     
    但馬上就被緋山打斷
     
    緋山舉起手示意木元別說下去,只是笑著搖搖頭
     
    「這樣….就夠了….」
     
    木元認真的看著信,跟著說「這樣…就夠了….」
     
    嗎?
     
    意思是緋山做到這樣就夠了? 
     
    還是這樣就能送到那個人手上了?
     
    不懂
     
    只是緋山好像不願意讓木元繼續打聽那個人的資料
     
    至少有名字能有個方向去查
     
    木元無奈的深深吐了一口氣問了一直都很想問的問題
     
    「外婆……」小心翼翼的抬頭對上緋山的雙眼
     
    緋山的眼神示意她繼續說
     
    「怎麼會現在想起那個人?」
     
    緋山瞪大了眼睛慢慢把視線移到地上一個點
     
    其實地上沒有東西,緋山只是靜靜的看著
     
    像是在消化這問題一般,沉默
     
    然後在得到問題的答案時,木元看到緋山勾起嘴角
     
    「大概…..因為快死了……」
     
    果然在隔天的早晨,緋山就沒有醒過來了
     
    母親覺得一切來的太突然,昨天緋山還好好的
     
    但木元覺得,緋山已經準備好要離開了
     
    在她寫完那封信後
     
     
    --------------------
     
    三島打開電燈時著實的被客廳呆坐著人嚇了好大一跳
     
    “小實你回來了!” 要不是她不能發出聲音,一定會是大叫衝過去
     
    本來像薩摩耶犬開心搖尾巴坐在木元旁的三島,在木元轉頭過來對上視線瞬間突然掉下的眼淚嚇到慌張的不知所措,手忙腳亂的趕緊拿衛生紙過來
     
    緋山過世後剩下半個暑假都在處理她的後事
     
    木元一滴眼淚都沒有掉,在夜晚總是握著信跟小天燈靜靜的坐著
     
    像是被交付了甚麼重大的責任一般,總覺得應該要去做些甚麼
     
    但甚麼都不能做,情緒被木元封閉在內心的深處
     
    不知道怎麼的,在看到三島那一瞬間,那被封閉的情緒打開了
     
    眼淚一直掉下來止也止不住
     
    三島慌張的緊緊抱著木元,任由她的眼淚沾濕衣服
     
    在經過一陣子的情緒發洩後,木元擦乾眼淚
     
    “發生甚麼事了?”三島遞水給木元,擔心全寫在臉上
     
    緊緊握著木元的手
     
    任由她握著手,木元喝完水後一手抱膝,把半張臉埋在膝蓋內側
     
    緩緩的說出這個暑假跟緋山的相處經過
     
    是怎樣連木元都沒見過的笑容提起那個人
     
    是怎樣難過的表情在說出第二次喪禮會場見面時的事情
     
    是怎樣沉重的寫下這封信
     
    還有是怎樣把這封信還有小天燈交付給她
     
    然後就沒有醒過來
     
    木元拿出小天燈跟信遞給三島看
     
    在看到小天燈後三島瞪大眼睛,突然起身走進她的房間
     
    看的木元一頭霧水
     
    三島嚴肅的走出來,緩緩的坐在木元旁跟她面對面
     
    拿出了那個白色的小天燈上面寫著”一帆風順”放在木元那個紅色寫著”順利畢業”的小天燈旁
     
    在兩條平行線遙遠的彼端
     
    相交了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15
    第十四章
     
     
     
    三島盯著那個白色的小天燈,陷入自己的回憶裡
     
    彷彿是跟著回憶裡的人一起講出那個姓氏
     
    “緋山….”
     
    木元瞪大眼睛緊抓三島的手臂「hana醬,你剛說甚麼?再說一次」
     
    三島這才回過神抬起頭對上木元的眼
     
    “緋山”
     
    「那是我外婆的姓氏,這是我的外婆送給你長輩的嗎?」木元很激動,這封信可以送出去了!
     
    三島搖搖頭,拿起小天燈說
     
    “外公也說過,外婆從來就不提這個天燈是怎麼來的,直到有一次我問她
     
    那時候外婆說「是一位很重要的朋友送的」
     
     
    -------------------------
     
     
    “外公外公,外婆說小天燈是很重要的朋友送的”三島像隻薩摩耶犬趴在新垣的雙腿上抬頭說
     
    新垣頓時恍神,然後緩緩說出「緋山….」
     
    “外公你知道?”三島歪著頭
     
    「不,外婆她從來就沒有提過這個姓氏…..」新垣仰起頭看著外頭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除了在夢裡」
     
    “夢?”
     
    「對,外婆有時候會說夢話,每次在夢裡喊的姓氏就是緋山」
     
    ---------------
     
     
    “外婆有時候會說夢話,每次在夢裡喊的姓氏就是緋山”
     
    木元咬著手指,只是重要的朋友那麼簡單嗎?
     
    雖然木元不太懂感情甚麼的,但是怎麼看都是案情不單純
     
    三島突然又起身走回房間拿了一個木盒子出來放在木元面前打開
     
    滿滿的信上面寫著”緋山美帆子 收”
     
    全部蓋上退回的字樣
     
    「真的是我的外婆!」木元驚訝的拿起每一封信看,不可能那麼巧吧!
     
    “外婆她每年都會寄一封信給這個人,每年都被退回來,從第一封跟外公結婚前寄的信退回來剛好被外公看到後,外公就偷偷把這些信藏起來”
     
    「為什麼要藏起來?」木元顯得有點激動,這樣也是讓兩人一直錯開的原因之一
     
    “外公說,如果外婆知道信被退回來會很難過,所以偷偷藏在書房上鎖的抽屜
     
    有一次外公藏信的時候被我發現了!”三島像極個孩子做出一個抓住的動作,笑的很燦爛
     
    看得木元也稍微放鬆一些
     
    “就變成我跟外公的秘密,但是外公他去外地出差的時候要我幫他藏信被外婆發現了”如果三島有對犬耳,一定是下垂的模樣
     
    「被外婆罵了嗎?」木元的表情似乎有些掩不住的擔心
     
    “沒有….只是外婆很傷心哭了……希望我別讓外公知道她已經發現這件事
     
    後來外公去世了,那年回去,外婆把抽屜打開,把信跟小天燈交給我
     
    她說「這是你跟外公的秘密,外婆希望能由你來保管這些外婆重要的回憶,好嗎?」”
     
    三島邊說邊把信擺好
     
    ”所以我就把這些帶在身邊跟著我到處搬家”
     
    「hana醬…..」木元皺起眉頭
     
    “可惜這些信的主人收不到了……”眼眶泛紅
     
    兩人沉默了一會,像是為緋山默哀
     
    突然木元想起甚麼握緊三島的手
     
    「那hana醬的外婆呢?」
     
    “在老家一個人過生活,要把信寄給她嗎?”三島低下頭試圖對上木元認真低頭咬手指想事情的雙眼
     
    「hana醬,我可以去找她嗎? 我想把這些事跟她說,好嗎?」木元露出堅定的眼神,這是最後能為緋山做的事情了
     
    “可以,只是我們現在應該都沒有多餘的交通費….”三島想到才剛繳完房租,錢包瘦了一大圈
     
    「我…..有偷偷接了幾個網路上的私活,應該還有夠我們兩人的交通費…..」邊咬手指計算
     
    “甚麼私活?”歪頭
     
    木元有些心虛的撇開視線「就是當駭客,弄些有的沒有的東西」
     
    當初是為了想賺些錢好天天坐計程車上下課
     
    想不到居然派上用場
     
    「就當我拜託你的,不用還我錢,我先想辦法訂最近的機票,請假方便嗎? Hana醬」木元邊說邊打開一旁的筆記型電腦查詢機票
     
    “說一下有重要的事情就可以了,錢我會付!小實當作先借給我,我也想回去看外婆”
     
    「……謝謝你」
     
    看到木元微紅的耳根,三島笑了
     
     
    TBC
     
     
  • 版主 ifyou 4月前
    0 16
     第十五章(完)
     
     
     
    “小實,你有聽過貓之村的故事嗎?”三島對著一旁抱著小黃抱枕的木元說
     
    兩人正在前往白石住家的火車上
     
    「沒有」木元似乎有些緊張
     
    三島伸手想握住她的手,卻被她躲開
     
    無視她用疑惑警備的眼神盯著,三島硬是握住她的手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木元扭開頭,但表情明顯放鬆一些
     
    三島晃了晃木元的手示意她看著她才繼續說
     
    “那是每次外婆帶著我坐火車的時候都會跟我說的故事
     
    故事裡的主人翁搭火車到了一個沒人下車的地方探險…….”
     
    三島如同每次白石講的內容一樣,說給木元看
     
    「那是甚麼奇怪的故事?」木元想抽回手卻被三島緊抓住
     
    “外婆說貓之村是個特別的地方,去過貓之村會很容易把心遺忘在那
     
    每次坐火車的時候外婆都會跟我說這故事,叫我不可以亂下站”
     
    木元咬了咬手指,這故事怎麼聽好像都不是只有表面上的意思
     
    是自己多心了嗎?
     
    「hana醬小時候都住外婆家嗎?」木元在對上三島的視線時,發現她閃躲了一下
     
    「不想說也沒關係,我不會勉強你」把手握緊一些
     
    三島才露出微笑
     
     
    ---------------------------
     
     
     
    鄉間的青草香飄浮在空氣中,下午一點太陽正熱
     
    兩人在車站附近簡單用過午餐後三島執意要牽著木元的手
     
    因為怕她走丟,她無法喊她
     
    木元這才妥協
     
    來到異鄉,的確會有些不安的感覺,尤其等等要去見對方的家長
     
    是為了重要的事情
     
    木元跟自己說,再怎麼不會與人溝通也要好好的把外婆的心意傳達出去
     
    這是她唯一能做的
     
    三島開心的晃了晃木元的手拉回她的注意力
     
    看著她指的方向,一棟佔地廣大的日式舊建築出現在鄉間小路邊的樹叢裡
     
    根本就是緋山家的兩倍大,但意外的是風格是相同的
     
    到門口來迎接的是一位女管家
     
    「好久不見了,三島小姐,夫人已經在裡面等候多時了,想必這位就是木元小姐」管家禮貌的鞠躬
     
    兩人跟著鞠躬回禮,木元握著三島的手更緊了
     
    察覺到木元很緊張的三島,露出微笑說”外婆她人很好,小實別擔心”
     
    「唉呀,兩人的感情真好」管家一手捂住嘴笑著,剛好領至書房
     
    「這裡就是了,兩位請稍等,夫人,三島小姐跟木元小姐到了」三人站在拉門後等待回應
     
    裡面緩緩出現細微移動的聲響
     
    「請進來」
     
    管家這才拉開門,向兩人比了手勢「請進」
     
    木元一時看傻了眼,眼前的畫面是一位老婦人坐在躺椅上看著庭院
     
    兩側是滿滿的書架
     
    那動作跟她印象裡的緋山重疊,只是身高不一樣,還有場景不同
     
    三島牽著木元走到白石身邊,握起白石的手
     
    無聲的說”外婆,我來看你了”
     
    「hana醬…..過得怎樣? 還好嗎?」白石使力回握三島的手
     
    “嗯,托外婆的福一切順利,外婆,跟你介紹”三島將木元引至前方
     
    在木元對上白石的眼,清楚的看到她睜大了眼睛緩緩的,低聲的說
     
    「緋山…..」
     
    那一瞬間,她的眼睛似乎有了光澤
     
    「您好,我是緋山的外孫女,木元真實」木元握起白石被放開的手
     
    「緋山她….緋山她….過的好嗎?」白石幾乎要坐立起來使力的握緊木元的手
     
    讓木元有些畏懼的向後挪了一步,垂下臉
     
    「外婆她….過世了…..」
     
    木元清楚的感受到握緊的手放鬆了,白石向後躺回躺椅上
     
    「過世了……」
     
    「半個月前剛離開」木元從海魂包裡拿出小天燈塞進白石的手
     
    這舉動拉回白石的注意力,她忍不住眼眶泛紅的拿起那個紅色的小天燈
     
    「想不到….有好好的保存….」
     
    「外婆她快過世前跟我說了關於您的事情,她非常珍惜這個小天燈,好好的收藏在衣櫃裡,直到過世前一天交給我,還有這封信」
     
    木元拿出那封沒有署名的信遞給白石
     
    「我想,這封信是要給您的,我問外婆怎麼會在這時候想起關於您的事情,她說…..大概因為快死了……這是外婆最後留下的字跡,請您務必要看完」木元鞠躬停了三秒才抬起身
     
    白石笑了「我會的」
     
    木元向後退了一步,後方的三島伸手向前握住木元後方的手
     
    兩人視線相交的同時露出微笑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這一刻,兩人靜靜的看著白石緩緩的拆開信封
     
    這時候的木元才仔細看白石
     
    直直的白髮綁了馬尾垂在右側,臉上的皺紋在這書堆裡更顯的每一條都是智慧的累積
     
    她的眼睛隨著信拆開越顯越明亮
     
    打開信時她笑了,為了防止老了手抖動,緋山微微顫抖的字跡,有些特別用力在紙上寫下她不服輸的個性
     
    還是那個緋山美帆子沒錯
     
    白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認真看
     
    那曾經炙熱的青春悸動如同火熱的岩漿
     
    在遇到現實的冰冷海水後瞬間冷卻結塊
     
    在心裡占據了龐大,沉重的角落
     
    其中那些酸甜的回憶像礦石結晶般在這些岩石裡長出
     
    就這樣在心中形成了永久保存的存在
     
    沒有人可以窺探裡頭的秘密,沒有人可以破壞外部的結構
     
    連她們自己也無法做到
     
    因此,才能任由這些回憶保溫直到滿臉皺紋
     
    現在回想起當時的一切,比相戀還要逼真
     
    那些酸,那些甜,那些苦,那些辣
     
    每一種感覺確切的,真實的流動在身體每個角落
     
    白石哭了
     
    她用雙手將信抱在懷裡,閉上雙眼眼淚一滴滴落在手臂上
     
    「謝謝你…..謝謝你把這封信帶來給我…..」白石接過三島遞過來衛生紙擦拭
     
    「這是我應該做的,外婆她……一定很希望能把這些傳遞給您…..只是她現在….收不到您的信了……」
     
    木元也落下眼淚一手捂住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三島趕緊過來摟住她的肩
     
    那一幕讓白石看傻了眼
     
    就像當年的自己摟住難過哭泣的緋山一樣
     
    木元直到顫抖的手握住才抬起頭
     
    白石露出微笑說「沒關係,這次我會….親口跟她說的」
     
     
    在相處的短短一天,白石說了和緋山實習發生的事
     
    遇到了意外,遇到了醫療糾紛
     
    還被病人抱怨說太兇了,後來安慰病人的白石反被緋山唸了一頓
     
    白石的臉上露出了連三島都沒看過的笑容
     
    最後離開前木元問她「您會後悔當初做的決定嗎?」
     
    白石看著庭院,沉默了一會露出微笑,搖頭
     
    「一切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說不定是為了讓你們兩位得到幸福…..
     
    小實,打開小天燈的盒子好嗎?」白石指向那個紅色的小天燈
     
    三島疑惑的看著木元打開天燈
     
    從裡頭掉出一張紙,兩人湊近看
     
    上面寫著「願妳能幸福」
     
    --------------------
     
     
    在回程的火車上,木元跟三島只是握緊對方的手一句話也沒有說
     
    兩人同時想到那個貓之村的故事
     
    好像來到了很神奇的地方
     
    但這次,是把遺失的心給找回來了
     
    “小實,我們交往吧,我不想錯過你”三島認真的看著木元
     
    木元把頭塞進小黃抱枕悶悶的說「…..我也不想」
     
     
     
    一個禮拜後,白石在睡夢中沒有醒來
     
    從她勾起的嘴角猜想
     
    大概是做了好夢
     
     
    END
     
     
     
     
     
    XXXXXXXXXXXXXX
     
    後記
     
    首先,在下先哭一下,嗚嗚嗚嗚嗚嗚(喂
     
    雖然自己寫自己哭很蠢,但真的寫完眼淚直接掉下來
     
    感謝一直以來支持這樓的每位讀者
     
    本來對BE的收視率不抱持任何期待的在下真的很意外也很感動
     
    謝謝你們的支持!(鞠躬
     
    在下想寫出一種被現實扼殺剛萌生還稱不上愛情的情感
     
    也許這樣的愛情更美,因為沒有延伸
     
    只是保存著它原始單純的面貌
     
    最後的信也沒確切寫出內容,一切都在旁觀者的立場看完
     
    覺得如果直接看到內容有些感覺跑掉
     
    然後在下特別想描寫一位不是重點的重點,那就是新垣
     
    希望能寫出一位不是砲灰的好人襯托出白石最後接受這段迫於現實的感情糾結
     
    最後,用花木延續這段兩條平行線的彼端相交的愛情
     
    請珍惜每一次相遇的機會
     
    再次感謝大家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