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a生日賀文 無極 白緋 短篇

版主 ifyou 2月前 192


作者:無極

原文連結:http://www.nixdix.com/book.php?action=series&booktype=1&bid=39dad6382e403d41c1985ebb95ec3fab&sid=94cc0aabb413d83560a36343febe83e4

文章於2021年3月13日於plurk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回复 (1)
  • 版主 ifyou 2月前
    0 2
    能不能寫出點甚麼呢?

     

    平淡無奇的賀文

     

    XXXXXXXXX

     

    早上三點的陽光溫和灑進屋內,跟著冷氣細小運轉的聲音讓長時間緊繃工作的人放鬆下來

     

    休假日

     

    緋山手指延杯緣,掩不住開心

     

    坐在隔開客廳跟廚房的餐桌兼吧台,看著廚房內白石做蛋糕

     

    想幫忙也幫不上,只好拿著水杯在一旁看

     

    喜歡她認真的樣子

     

    秤重,攪拌,在模子裡鋪平

     

    切水果,細心的擺好準備

     

    每個動作都像精密計算後的工作流程,那麼順暢不夾帶多餘的動作

     

    嘛,才剛講完就

     

    「給你」白石微笑拿了半顆草莓遞到緋山面前

     

    「嗯?」被預計行程外的動作嚇到,還是臉微紅的張嘴吃掉

     

    「多了一塊,甜嗎?」白石拿起緋山準備好的水杯坐在她身旁

     

    跟你的笑容比起來還不夠甜

     

    「有點酸,不過可以接受」眼神看向烤箱紅光中慢慢膨脹的蛋糕

     

    白石順著她的眼神看過去,手被握住又轉過來

     

    「休假還做這些,都不好好休息……」緋山臉頰紅紅的帶著一點歉意看握住著手

     

    這樣的緋山可愛極了

     

    「對我來說,做這些事就能放鬆」白石將手朝上握住笑的越來越燦爛

     

    「笑的跟笨蛋一樣,不要在外面笑成這樣」戳白石的臉

     

    白石認真的想了一下,看的緋山滿臉疑惑

     

    「怎麼了嗎?」

     

    「好像只會對你這樣笑」白石還在認真翻記憶的抽屜

     

    「笨蛋!認真想這種事情幹嘛!」緋山的耳根也紅了

     

    「叮!」烤箱解救了她

     

    白石抓抓脖子笑著起身繼續

     

    「我不想放假還要做醫療行為,小心一點別燙到」

     

    「是是~」白石小心翼翼的拿出蛋糕

     

    屋內飄散蛋糕的香氣

     

    在等待蛋糕冷卻同時,白石拿出巧克力融化

     

    「要塗嗎?」在看到緋山發光的眼神,白石把刮勺遞向緋山

     

    「好阿,可是你要幫我」走到蛋糕前,白石從身後一手握住緋山拿刮勺的手,另一手慢慢轉動輪盤

     

    隨著巧克力漂亮塗在蛋糕上,緋山笑的越來越開心

     

    「啊,沾到了」白石順手把巧克力沾在緋山臉上

     

    「你是故意的!」緋山不甘示弱的也把巧克力沾在白石臉上

     

    「那麼….」話還沒說完,白石的臉突然拉近把緋山臉上的巧克力舔掉

     

    「白石惠!」緋山臉紅的往後彈卻被白石一手勾住

     

    「那我的呢?」白石把臉頰靠近緋山,笑的像快拿到糖的孩子

     

    「你!......少用那張臉說這種話」緋山臉紅指數已經快要爆表

     

    「可是我有把我不小心沾到的弄乾淨阿」棄犬樣

     

    緋山用手指把白石臉上的巧克力刮下來塞進嘴裡

     

    「好了!」

     

    「咦!」沒有想到還有這一招的白石露出落寞的眼神

     

    突然緋山雙手環住白石的脖子把她拉下來親吻剛抹掉巧克力的位子後逃到客廳

     

    「快點!太陽都要下山了!」

     

    「…………………..」

     

    過了一會廚房沒發出任何聲響,緋山疑惑探頭

     

    白石還一臉傻笑站在原地

     

    「白石惠!不要再笑了######」

     

     

    ------------

     

     

    蛋糕放在白色大盤子上,加上水果裝飾

     

    還有一壺紅茶,紅茶外緣透著金黃色

     

    「這紅茶好香,哪來的?」緋山好奇拿起來聞

     

    「鬼島的紅玉紅茶,台茶18號,親戚出去玩帶回來的」白石把叉子放在盤子側

     

    「惠,你準備的太誇張了吧」瞪大眼看著眼前著陣仗跟飯店的下午茶一樣細緻的裝飾

     

    「因為是美帆子啊~許願吧」白石把蠟燭點上

     

    緋山雙手合十瞥了一眼白石

     

    「第一個,希望能救更多人,第二個,希望以後不要慶祝生日」

     

    「咦?為什麼?準備的不好嗎?」白石慌張的東看西看有沒有哪裡沒弄好

     

    「才不是,只是不想慶祝自己越來越老」

     

    「不會的,美帆子在我心中是永遠的17歲!」堅定的眼神

     

    「那你是誘拐未成年嗎?」

     

    「唉!?不對,那個….不是這個意思….我….」白石不知所措的抓脖子

     

    「噗,笨蛋,真的笨死了,不跟你玩了蠟燭都快燒光」緋山閉上眼

     

    「第三個…..」默默在心中唸完,吹蠟燭

     

    「美帆子生日快樂!以後…..真的不慶祝生日嗎?」身體微微向前問

     

    「不要,像平常一樣過就好」緋山自己拔下蠟燭

     

    「平常?」白石疑惑的歪頭

     

    「吃蛋糕了」緋山拿起叉子準備開動

     

    「喔嗯」雖然滿頭疑惑還是跟著吃蛋糕

     

     

     

    第三個願望,每年的生日只要你陪我過就好

     

     

     

    XXXXXXXXXXXXXXXX

     

     

     

     

     

     

    緋山擦頭髮從浴室走出來就看到白石表情落寞的坐在床上

     

    雖然手上是捧著書沒錯,但眼神根本就沒放在上面

     

    自從聽到第二個願望後白石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緋山篤定這大呆白絕對是誤會她的意思了

     

    那問題來了……

     

    現在該怎麼讓大呆白打起精神來?

     

    緋山坐到白石面前床上跟著晃動一下

     

    「在想甚麼?」緋山瞥了白石一眼又看向別處繼續擦頭髮

     

    「嗯?沒甚麼,我幫你吹頭髮吧」

     

    緋山若有所思的看了白石一眼後點頭

     

    嗡嗡嗡嗡,吹風機的聲音填滿沉默的房間

     

    和白石一起挑選的洗髮精味道充斥鼻腔

     

    這已經是兩個人的共有的味道了

     

    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了? 三年了

     

    稱不上是熱戀,也不算趨於平淡無奇的老夫老妻

     

    每天只要能這樣待在對方的身邊,就算再怎麼平淡的日子還是有讓人感到幸福快要溢出來的小地方

     

    白石關掉吹風機把線收好,才剛放回原位,坐在前方的緋山就直接向後倒在她身上

     

    附上一個回眸怒瞪

     

    「說,在想甚麼」

     

    白石苦笑的抓抓脖子,深呼吸一口氣後雙手環抱懷裡的人

     

    「只是在是不是哪裡沒有做好才讓美帆子不想慶祝生日……」

     

    緋山用力捏了一下白石的臉後轉回視線看向前面

     

    「真的是笨死了」握緊環抱自己的手

     

    「果咩那塞…..」白石鬆開手與她交握

     

    「就說不是你沒有準備好,只是不想慶祝自己越來越老,而且…….」

     

    「而且?」在緋山身後清楚看到耳根開始轉紅

     

    「而且每次都讓你準備成這樣…….好好的休假日…….」

     

    「不是的,美帆子,我這麼做只是因為想到要為你做這些,幫你慶祝生日就很開心,所以想親手做蛋糕給你,只要這樣,我就覺得很幸福了」白石的手抱的更緊一點

     

    光是用聽的就知道,身後這個人絕對笑的如陽光般的燦爛

     

    緋山低著頭轉過身面對白石,皺緊眉頭像在壓抑越來越大聲的心跳

     

    「笨蛋,你知不知道這樣會把我寵壞」

     

    「噗」白石突然笑出來看的緋山臉更紅了

     

    「笑什麼####」

     

    「沒事,只是在想,美帆子如果被我寵壞的話,那這樣是不是只有我能這樣繼續寵你,就不會有人搶的走我的美帆子了~」

     

    怎麼能笑得如此人畜無害講出這種心臟縫過的地方都要爆開的話

     

    「誰是你的美帆子了####」

     

    傲嬌就是臉紅的快跟番茄一樣還是堅持要不甘示弱的怒瞪

     

    「咦?不要當我的美帆子嗎?」棄犬樣

     

    「你這是犯規!犯規!」緋山用力轉過身背對她

     

    有一種快把幸福的存款用完的感覺,該怎麼辦啦!

     

    「那我還是可以繼續幫美帆子慶生嗎?」白石從身後抱住紅到快冒煙的傲嬌

     

    「隨便你,你開心就好」緋山沒有掙脫,只是任由白石環抱被拉進她的懷裡

     

    「可是也要美帆子開心才可以」

     

    「我只要你陪我慶祝就很開心了……」話根本就是含在嘴裡講

     

    「我愛你,美帆子」白石開心的抱的更緊了

     

    「我也是……」繼續含在嘴裡

     

    這輩子大概沒有人能像你這麼讓我幸福到又要回去掛心臟科了

     

     

     

     

    (完)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