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圈 無極 白緋 短篇

版主 ifyou 6月前 236


作者:無極

原文連結:http://www.nixdix.com/book.php?action=series&booktype=1&bid=e1efb26e004add5b931eae454931b233&sid=b760601cab6b20731c391713c5930c78

文章於2021年3月13日於plurk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回复 (2)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2
    「我回來了……」緋山提了兩包

     

    「我回來了!」後頭跟著白石提了一大堆

     

    趁著兩人休假一起出門採買日常用品,儲備糧食,雜誌,點心,醫學書…等

     

    「好累,我要先去換衣服」打開暖氣,緋山脫下大衣進去房間裡

     

    「那我先整理一下」白石脫下大衣先把大包小包整理好歸位

     

    「洗衣精,沐浴乳,洗髮精,這些要放櫃子裡….點心跟雜誌先放在桌上好了…蔬菜先冰起來…」一一看過每個袋子的東西,稍微排列一下整理的先後順序,白石就開始動作

     

    幸好買的時候就把東西分類好放購物袋,回家整理的時候省了很多工夫

     

    「咦,你整理好快,雖然知道你這樣的速度,但每次還是會被嚇到」緋山穿著白石的襯衫捲起袖子,小短褲,走到客廳的沙發,白石剛好端著熱茶走過來

     

    「快整理好了,餓了先吃甜甜圈吧」放下茶後,露出一抹微笑又走回儲藏室要整理

     

    「我也來幫忙好了」把袖子捲得更高些跟在白石身後

     

    「沒關係,我來就可以了,剩一點點」轉過身推著緋山到沙發上坐好

     

    「……你這樣讓我不做事又一直吃,如果變胖了怎麼辦,你要給我負責!」緋山皺起眉頭,低聲嚷嚷戳著眼前正按著自己肩膀讓自己坐下的戀人

     

    「是是,我會負責的」繼續那人畜無害的笑容

     

    「啊」突然像想到甚麼露出驚訝的表情

     

    「怎麼了?」疑惑看著眼前的戀人

     

    白石笑笑坐到旁邊手比出一說:「有一件事可以幫忙」

     

    「甚麼事?」緋山皺起眉頭,難得戀人那麼乾脆說可以幫忙,其中是不是有詐?

     

    白石把臉湊近閉上一隻眼說:「如果美帆子能親我一下,我會更有動力整理的」

     

    「噗,笨蛋」忍不住笑了出來捏了一下對方的臉

     

    「啊…好痛,不要嗎?」棄犬模式

     

    「少露出這張臉,我才不要」別過頭無視那越來越無辜的臉,推了推對方

     

    突然白石撲了上來用很弱氣的聲音搭上假裝很兇的表情說:「那就來硬的」

     

    被突然撲倒的緋山一時愣住盯著對方的眼

     

    一秒

     

    「哈哈哈哈」兩人同時笑了出來

     

    在白石輕啄了一下緋山的唇露出滿意的笑容後,繼續起身整理

     

    緋山為了掩飾笑意拆雜誌起來看

     

    當白石整理完為自己端了杯茶走過來時,緋山靠著沙發扶手邊看雜誌邊吃甜甜圈

     

    看著對方邊吃邊掉邊撿邊看雜誌,大概是看到甚麼有興趣的內容,非常專注

     

    白石瞄到那掉在雙腿間的糖粉倒吸一口氣湊過去

     

    緋山看著正認真以為白石要她移動位置挪動雙腿,但白石卻拉開雙腿

     

    正當緋山放下雜誌想大罵”你在做甚麼!”時,一陣酥麻的感覺傳遍全身

     

    白石正在舔沾黏在雙腿間的糖粉

     

    「你在做甚麼!」臉頰開始發紅,掙扎的動了動雙腳

     

    「吃你掉下來的糖粉」笑的理所當然,好像緋山大驚小怪似的

     

    「你###」

     

    白石無視緋山不知道是氣到發紅,還是害羞到發紅的臉,繼續低下頭舔雙腿間的糖粉

     

    身體開始發熱

     

    緋山緊咬牙根忍住那被勾起的慾望

     

    舔完後白石作勢要離開,卻被緋山的雙腿鉤住

     

    白石疑惑的歪頭

     

    「美帆子怎麼了嗎?」

     

    「你…是故意的吧!」咬牙切齒的盯著那還一臉無辜的戀人

     

    「故意?」

     

    還裝死###

     

    緋山像是在宣布病人確定死亡般的表情說:「今晚睡沙發」

     

    「啊…果咩那塞….」白石這才收起那藏不住微微勾起的嘴角露出苦惱的表情

     

    「會怕了嗎?」總算扳回一成,緋山雙手盤胸,雙腿還是繼續勾著戀人的脖子夾緊

     

    白石苦笑,隨即收起笑容認真的盯著緋山的雙眼

     

    「那,能脫美帆子的褲子嗎?」

     

    能不能不要那麼正經的問這種糟糕的話…..

     

    緋山對於戀人真的是好氣又好笑

     

    「再問這種問題就殺了你####」

     

    白石像隻猛搖尾巴的大白犬開心的脫下戀人的褲子

     

    「我警告你,雖然我穿高領,但還是不准你在脖子上留痕跡###」

     

    「沒有要脖子」白石開心的把底褲也脫下來

     

    「?....啊….你怎麼....」直接攻下面,這句話都還沒說完就被剩下的呻吟聲蓋過去了

     

    end
  • 14 一嘛蘑菇 6月前
    0 3
    這樣... 究竟應該算是誰主動的?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