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停了 (更至中 1) 梨生賀2021 青空之蝶 枝実 連載中

7 青空之蝶 3月前 464

雨停了 (上)


天空烏雲密布,刮著大風,街道也蒙上了一層灰。一點也看不出這才不過是早上7點。起初平澤紗枝只是覺得有兩滴比較大的水珠打在頭上,但是過了不足五秒,雨水便傾盆而下。


突如其來的大雨令她來不及把相機放回相機袋,只好下意識弓身把相機護在胸前,但她顧到相機又顧不了其他,沒帶雨傘的她只能舉起五指形式上擋在頭頂,但效果可想而知。『唉,真倒霉。』她暗自腹誹。本想著走快一點總能先一步到達目的地,躲過變成落湯雞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淋到半濕,幸好她瞟到五米外一家花店外有撐起簷篷,便小跑去避雨。


簷篷下,燈火通明的花店傳來陣陣花香,將濕悶的空氣推開了些,她皺起的眉頭也稍為舒展了。就在她拿紙巾擦乾相機的時候,她那被花店的光斜照得修長的影子旁,有另一道影子靠近。


緊接身後便是開門的鈴鐺聲,以及......


「小姐......」


平澤猜想是老闆出來了,慌忙轉身,「抱歉,我只是來避避雨,馬上就走.......」


平澤紗枝當記者當了六、七年,自問也已見過各種各樣的人,但她卻第一次被眼前女子溫柔又帶點憂傷的眼眸所吸引。


「不,不要緊。你進來吧。」對方看上去與她一樣三十出頭,樣貌溫婉清秀,聲音低沉動聽,與她的目光一樣溫柔。平澤原本還皺著的眉頭徹底展開。


「這場雨不知何時才會停,你進來慢慢等吧。」及肩的長髮在對方轉身時劃出美麗弧度,彷彿撫過平澤的瞼龐,她這才回神過來跟著踏進花店。


「謝謝。」


花店內裝潢以白色為基調,配以簡約風的木製層架和白色座地圓花桶,在大約六坪的空間兩旁排開,不同的花在各自招展。


看來沒有其他員工。「你是這裡的老闆嗎?」


「嗯。」


女子點頭,走到店舖深處的收銀台後方拿出椅子再放到平澤跟前。


「坐吧。不用客氣。」她說。「現在這麽早,加上這種天氣,不會有客人的。」


「我不就是嗎?」平澤露齒一笑指指自己,眼中流露出真誠。她剛才就分明只是來避雨的。


女子沒想到平澤會這樣說,走向通往2樓樓梯的步履一頓,回頭嫣然一笑。


「說得也是。」


她的身影慢慢消失於樓梯的轉角。


此時平澤接了個來自報社前輩的電話。「前輩,我沒帶傘,在附近躲雨了。」她拉開濕答答的後衣領,空調吹來的冷風令她冷得打哆嗦,她揉了揉頸項,「稿這東西有手機就能寫,沒問題。等雨小點便回公司。嗯,好的。」


平澤簡單交代完幾句,便繼續拿紙巾擦乾相機,沾水不多理應不影響功能,但她還是仔細檢查了一番。忽然她感到空調的風變小了,不再刺骨。不一會便聽到女子從樓上下來了。


「空調。」平澤朝她看去。「謝謝你。」


女子搖搖頭,「淋了雨還吹風的話很容易感冒的。來,拿毛巾擦擦,喝杯熱茶吧。」


平澤遲疑地接過她遞來的毛巾和熱茶。「謝...」


「不用再謝了。」對方笑起來時眼睛彎彎的,「星期天你還要工作?剛剛聽到你談電話了。」


「嗯,我就在距離這裡十五分鐘路程的報社上班,是個攝影記者。」


「難怪你這麼緊張你的相機了,剛剛人沒有擦乾卻先擦相機。」


「噢,這傢伙可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我總不能虧待它。」


「但就可虧待自己?」女子一怔,對自己衝口而出的話感到愕然。是玩笑還是質問自己也不清楚,可對剛剛認識的人是過於唐突了。「額...我...」


不過平澤絲毫不介意,「嘛,我在重要的時候不虧待自己就行了,淋一下雨沒甚麼的。我們跑新聞的這是常事,只是今天準備不足,有點狼狽。」她撓了撓自己濕漉漉的棕色長曲髮。


「讓你見笑了。」


「不如說幸好你挑了這裡躲雨,讓我這個早晨不至於太無聊。」女子見她不在意便也輕鬆地朝平澤笑了笑,「你還要工作吧,自便就好,如果需要甚麼儘管告訴我。」


說完她便回到收銀台坐下,拿起未看完的英文小說繼續看。


平澤靜靜看著距她兩米正低頭看書的女子的側臉,女子的表情會隨書的內容變化,時而歡愉,時而攢眉蹙額。平澤嘴角悄悄揚起,她覺得非常有趣,雖然只隱約看到是個英文書名,看不清是甚麼書,但平澤覺得這書一定非常有趣。


之後她倆在這六坪大的空間相對無言地過了一小時。窗外不時傳來雨聲涮涮,而室內氣氛舒暢平和,平澤完全沒感到一絲尷尬,自在無比,她也覺很神奇。她望向窗外,雨已漸停,陽光再次穿過雲層照亮大地。她也正好寫完一篇稿子。


雖然她有點想待多一段時間,但是時候動身了。


她拿起一束淡粉紅傘形花,走到收銀台前。


「雨停了,我要回公司了。真的很謝謝你。我想要這一束娜麗花。」


「沒問題,我幫你包好。」


平澤付完錢,拿過包裝精美的娜麗花,在她半隻腳都踏出店外時,才想起很重要的事情。


回頭道:「啊,對了。我叫平澤紗枝,請多指教。」


「上村夏實。期待你下次再光臨。」


TBC


注:娜麗花 花語: 期待再會的那一天

最新回复 (32)
  • 7 青空之蝶 3月前
    2 2
    端午節快樂!
    下了幾天雨,腦海中浮現出知識這場景,便寫了下來。
    這篇應該很快更完...
    紅白宇宙szd!
  • 版主 ifyou 3月前
    2 3
    太好了,是枝實!
    我不知為何很愛看枝實呢
  • 7 青空之蝶 3月前
    0 4
    ifyou 太好了,是枝實! 我不知為何很愛看枝實呢
    我也很喜歡。可能是因為她們的苦逼氛圍?(x
    不過枝實文好像不是很多。
  • 14 一嘛蘑菇 3月前
    0 5
    青空之蝶 端午節快樂! 下了幾天雨,腦海中浮現出知識這場景,便寫了下來。 這篇應該很快更完... 紅白宇宙szd!
    是青空大大!是枝実!實在是個令人愉快的端午節啊~
  • 14 一嘛蘑菇 3月前
    0 6
    ifyou 太好了,是枝實! 我不知為何很愛看枝實呢
    我一直都偏愛紗枝覺得她很帥(╹◡╹)♡
  • 14 一嘛蘑菇 3月前
    1 7
    青空之蝶 我也很喜歡。可能是因為她們的苦逼氛圍?(x 不過枝實文好像不是很多。
    希望今次不用苦逼 XDDD
  • 5 ChauMei 3月前
    0 8
    有枝實呢!
    他們的文一直都不是很多。
  • 11 呆亭 3月前
    0 9
    好愛枝實的苦逼感! XD
  • 7 青空之蝶 3月前
    0 10
    一嘛蘑菇 希望今次不用苦逼 XDDD
    我還未想好這篇苦不苦逼 XD
  • 7 青空之蝶 3月前
    2 11
    ChauMei 有枝實呢! 他們的文一直都不是很多。
    但熊sir的百年好合太經典了, 一看入坑
  • 7 青空之蝶 3月前
    1 12
    呆亭 好愛枝實的苦逼感! XD
    是的 XD
  • 14 一嘛蘑菇 3月前
    0 13
    呆亭 好愛枝實的苦逼感! XD
    我想給你這一句一個向下的大姆指哈哈哈哈~
  • 14 一嘛蘑菇 3月前
    0 14
    青空之蝶 但熊sir的百年好合太經典了, 一看入坑
    那真是經典!!
  • 14 一嘛蘑菇 3月前
    0 15
    青空之蝶 我還未想好這篇苦不苦逼 XD
    是因為有苦逼感才算是枝実嗎?XDDD
  • 7 青空之蝶 3月前
    0 16
    一嘛蘑菇 是因為有苦逼感才算是枝実嗎?XDDD
    這個印象太根深柢固了(笑喊)
  • 9 緋山的白石犬 3月前
    0 17
    有新文呢~~~~
    如果我是紗枝,跟陌生人同處一空間而不說話,我真的會尷尬癌發作,真的會盡量找話題XDDD
  • 7 青空之蝶 3月前
    0 18
    緋山的白石犬 有新文呢~~~~ 如果我是紗枝,跟陌生人同處一空間而不說話,我真的會尷尬癌發作,真的會盡量找話題XDDD
    我也會好尷尬XD而且我一般都是話題終結者 sad
  • 14 一嘛蘑菇 3月前
    0 19
    青空之蝶 我也會好尷尬XD而且我一般都是話題終結者 sad
    紗枝:我還有稿子要趕,沒空找話題啊~
  • 7 青空之蝶 1月前
    1 20

    雨停了 (中 1 )

     

    「下次再見。」可能會是一個月後、半年後、幾年後。但其實通常是再也不見。成年人聽得多漸漸便不再對這句話抱有期望。

     

    上村伏在收銀枱上無聊地轉著筆,眼角瞥向躺在眼前的小說。這維多利亞時代小偷與富家小姐的故事非常有趣,計中計反轉又反轉。上村知道許久了現在終於把英文原版給看完,但看完空虛下來便又變得百無聊賴。

     

    她的心思莫名地飄向了那天來躲雨的女人身上。高挑的,臉龐輪廓分明,幾縷沾了雨水的棕色長曲髮伏在她的鎖骨上......上村被她腦海的畫面嚇得一陣哆嗦,連忘搖頭把腦海裡的畫面趕走。

     

    有不少客人在買完花之後總會說再來,但可能因為平澤的眼眸過份真摰,也可能因為臨走時她的笑容過份耀眼,讓上村堅信真的會再來的就只有平澤。幸好平澤也沒讓她等太久,至於為甚麼上村會「等」,她自己也不太清楚。

     

    在一星期後的周日,平澤便頂著燦爛的笑容,出現在櫥窗外。手上還拿著兩杯飲料。

     

    「叮噹。」平澤推門而入,門上的鈴噹發出清脆的響聲。「上村小姐,下午好。」

     

    「下午好,平澤小姐。」

     

    平澤拿起飲料,炫耀般搖了搖。「公司後輩說這家在附近新開的珍珠奶茶很好喝,剛好今天來上班經過便買了兩杯,一杯請你。」

     

    上村看著平澤把珍珠奶茶放在自己眼前,盛夏之下杯邊凝結了許多小水珠,透過水珠她彷彿又能看那天在滿佈雨水的櫥窗前避雨的平澤的背影。她也抬眼看看正站她面前一臉疑惑的平澤本人。「今天早上已經喝過珍珠奶茶」已經說不出了。

     

    「謝謝你。」

     

    「你不喜歡喝這個嗎?剛剛盯著它看的。我沒喝過這家便買了最保險的原味。」

     

    「沒有。我剛剛只是在想你請我喝珍奶,我要送甚麼給你回禮呢。」

     

    「哎,用不著回禮啦,我上次受你關照只買你一束花怎夠呢。」

     

    聞言上村的眼底掀起一絲笑意,拿過珍奶喝上一口,甜甜的,好像比早上那杯更好喝,明明都是在同一家店買的啊。

     

    「我有的是地方,借你躲雨有多了不起。不過你要說這是謝禮,好吧很好喝,謝謝啦。」

     

    「你喜歡就好了。」平澤也拿起另一杯珍奶喝了一口「我也試試。嗯,挺好喝的。」

     

    不知是不是錯覺,平澤覺得今次再見上村,她給人的感覺又柔和了些,眼中的笑意比上次更清明。平澤的心情也跟著更愉悅起來,跟上村說起上午拍攝時的趣事,兩人都不亦樂乎,不一會珍奶便見底了,不知不覺原來過了30分鐘。

     

    上村最先反應過來。「平澤小姐你不是要上班嗎?耽誤你許久了,上班沒問題嗎?」

     

    「啊沒問題沒問題,我們很自由的,有稿交就行,不規定上班時間的。不過等會兒的確還要再去拍攝,再過多15分鐘左右便要走了。」

     

    結果她們又聊了快20分鐘,平澤才真離開。

     

    離開前上村把平澤叫住,送給她一束雜色鬱金香。嘴角揚起道:「不是回禮,我這裡花最多,這算是你陪我聊天的謝禮,送你。」

     

    平澤高興的接過,「嘿嘿,好的。謝謝,下次見。」

     

    TBC

     

    注:雜色鬱金香花語:美麗的妳,喜相逢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