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嗜甜樓 月犽風痕 白緋 短篇

版主 ifyou 1月前 210


作者:月犽風痕

原文連結:https://www.yamibo.com/novel/view-chapter?id=37269242&filter=long

文章於2021年6月19日透過PLURK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回复 (4)
  • 版主 ifyou 1月前
    0 2
    「咳咳…咳」喉嚨的腫痛使她不想浪費任何一絲力氣去說話。靜靜的抄寫眼前的病歷山,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結束並回家休息,但暈眩腫脹的大腦卻讓緋山的眼睛越來越模糊。突然,眼前的病歷消失了!!

    「緋山醫生,這邊我幫妳寫,妳先回去吧!」強硬的態度,緋山知道這是白石微慍的語氣。


    ---------兩天前---------

    突然下起暴雨,站在屋簷下等待接應的白石不禁擔憂起緋山的安全與保暖措施。看到直升機降落,迅速瞥了一眼已淋濕的戀人,微微皺眉,但也迅速收起情緒投入工作。

    「緋山醫生,快去把濕掉的衣服換掉吧!!」「不妨礙!!準備執行插管!」緋山醫生不顧白石的叮嚀,直接開始執行插管的手術。深知緋山個性,沒有完全結束這個CASE他是絕對不可能去換的,所以白石只好輔助緋山盡快的完成。經過3個小時,總算結束急救,病人的病情也穩定了許多。

    「麻煩送到一般病房,謝謝」緋山下答白石最欣喜的語句,以為緋山準備換掉上衣時,卻發現她往更衣室的反方向走去一般病房。腿雖然長的白石步頻卻遠遠不及緋山的速度,一轉眼緋山就消失了。等到再次見到緋山時,已經是晚上的事了。

    看到緋山還穿著,那件曾經濕透的高領毛衣,心中就說不出的不快。於是,走上前逼近緋山,「美帆子,妳是不是沒有把衣服換掉。」雙手撐在緋山兩側,善用置物櫃與自己的身高優勢,把緋山牢牢的困住。

    「衣服自己乾啦!幹嘛換!」緋山見這舉動對視白石的眼神透出不解,深知白石關心自己生理期間易感冒,但是就是嚥不下白石對自己的質問,傲氣的道出語句。事實上,等緋山意識到自己應該要把衣服換掉的時候,衣服真的已經乾掉了,已經沒有換掉的意義了。

    低頭從白石的下方迅速鑽出,站在自己的置物櫃前準備換上回家的裝束並避開白石逼供的眼神。正想再說什麼時,由袋中的PHS震動聲宣告必須離開的事實。

    「美帆子,回家馬上洗熱水澡好嗎?我晚上再給你電話」時間並不充裕的狀態下,白石以最快的速度道出自己的希望並親吻緋山的臉頰後,拉開門快步走向目的地,徒留緋獨自面對臉頰上的紅暈。

    不知是上帝的捉弄還是那一天藤川在醫院擺了一顆鳳梨(旺來),那一天白石根本無暇打電話給緋山,緋山也回到家之後就華麗的遺忘了白石的叮嚀直接撲向無限美好的被窩。白石回家後,面部些微扭曲的望著在床上睡得人神共憤的緋山,自己千百個不願意的把緋山哄醒希望她去洗個熱水澡,卻換來一句嘶吼。

    ──「笨蛋袋鼠,才會生病!!」

    ---------現在分隔線---------

    「好。。。」已知白石生氣與感動的緋山,識相的快步走向更衣室迅速茁裝打道回府。她到家之後,發現手機有一封簡訊。


    ──「美帆子,快去休息,必要時候給我電話!」

    腫脹的喉頭根本嚥不下冰想僅存的冷凍紅燒獅子頭,只好隨意吃了個蘋果就睡了。洗完澡,躺在床上默念An Apple A Day, Keep Doctor Away三次之後,緋山進入了深層的睡眠。

    深夜2點,緋山被強烈的咳嗽影響而醒了,全身上下痠軟無力且體溫耶逐步上升。深知今夜白石值大夜班,不可能提早回來,將手機執起、掀開望著那只白袋鼠出神。大拇指不小心按下了撥號鍵,正慌忙準備馬上掛斷的緋山卻聽見那熟悉的聲線呼喚著自己的名字,霎時,震驚白石接電話速度伴隨一陣猛咳!

    「美帆子你還好?」平時沉穩的嗓音在此時透出了深深的擔憂與慌張,緋山焦急的想要出聲安撫白石卻被咳嗽狠狠的絆住,也忽略了對方喘息焦急的聲響。過一會兒,等到緋山些微穩定了,才又開始對話。

    「喀!」 「好點了嗎?我提早回來了喔──有帶…唉?」溫柔的語句劃破了孤寂的房間,頓時緋山覺得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病的如此嚴重開始產生幻聽了。直到,那冰冷的手指接觸到自己熾熱的臉龐時,她才相信那份真實!擁抱那個只屬於她的白石!

    後記

    「美帆子來,阿──」臉頰因發燒帶著些許紅潤的緋山,正享受著白石式的VIP餐點,乖巧的張開嘴嚥下那細心燉煮的粥。

    「最喜歡惠了,謝謝惠!!」一邊吞下一邊抱著白石撒嬌,這是緋山美帆子生病特有的現象,坦率的令白石不禁嘴角上揚。平常的緋山絕對不可能如此的依賴白石,她總是會硬撐到最後一秒鐘,這也是白石頭疼之處。但是緋山並不擔心,因為她知道白石惠會撐起緋山美帆子,因為她們擁有彼此!

    FIN.

    正解是:開門。
  • 版主 ifyou 1月前
    0 3
    私のことを好きですか?





    「吶──,白石,你愛我嗎?」沒頭沒尾的緋山望著窗外的雨點道出令白石呆愣的語句。

    「怎麼突然這麼問?」白石語帶不安的回應。

    「回答就對了,囉嗦──哎!你幹嘛!」緋山看都不看白石一眼,彷彿她是對著玻璃訴說。卻不知白石已從後擁住緋山的纖腰,緊貼彼此的身軀毫無保留,緋山不爭氣的紅著臉,只因背部深刻感受白石的心跳。膊動的速度令緋山有些自責,因為她讀出了白石的不安。




    「美帆子阿──為什麼這麼問呢?我阿......每一天都在反省我有沒有比昨天多愛美帆子一點。」

    「哎!!白石……」

    「我自以為以我們交往的時日,我絕對可以畫出完美的正相關直線,但你的問語卻一秒就讓我構築的信心瞬間瓦解了,你知道嗎?」

    沉默許久,似是因為長時間沒有開口而造成白石的沙啞,附在緋山耳邊輕輕低語,聲線與平常不同,參雜了苦澀、無奈的調味粉。現在的狀況令緋山錯愕,其實那答案白石用每一天的行動都已不言自明,原本只是隨口問問想捉弄一下白石,卻得到了一料之外的……該說是深刻告白嗎?

    「是不是我還不夠愛妳呢?你才問處這樣的疑問句?」

    「是不是我不夠好?所以你才懷疑我是不是愛妳?」

    「我知道我很懦弱又沒自信,但在美帆子的身上找到了光。此時,我卻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資格成為緋山醫生的肩膀嗎?」

    不給緋山思考的時間,白石持續進攻,布滿問號的語句不停的敲擊在緋山的心頭,令緋山由錯愕轉為驚恐的是句末那從未出現在獨處兩人時的敬稱。感受到肩上熾熱的淚水,緋山慌了。

    「原來我的心意,一直……一直都沒唔──」





    不知如何安撫白石的緋山,採用了最好最有效最迅速最深刻最直接最能把白石喚醒……自己也最喜愛的方式完封掉白石剩下的字句。但是,吻的熾熱點燃了白石與緋山心底的乾柴,轟──一發不可收拾。

    同樣熟悉的場景、熟悉的長板凳、熟悉的人、熟悉的氣味,唯一不同的是現在標準時間臨晨5點20分與毫無人煙的走廊。依稀記得那一天的午後,有只溫暖的大手包覆著緋山的身軀,如此傲慢的醫生不是嗎!趁著緋山思緒神馳時,白石早已在頸側留下點點紅痕,這是懲罰,專屬於緋山的嚴厲懲罰。

    「白石!那裡不……嗯──!」利齒摩娑在肩上,有效的喚回了緋山,同時也令她倒抽了一口氣,雙手緊緊往後扯著白石的肩部,欲拒還迎帶著些許不滿的蹭著白石的臉頰。

    「換我問了,美帆子,你愛我嗎?」啃舐著緋山的後頸游移至耳邊舔下耳廓後低啞詢問。白石的左手在腰臀間環繞摩動,右手由腹部向下至腿內不停的倒帶重覆撫觸。緋山只用輕哼回答白石的語句,因為滿潮的快感令她無暇顧及周邊的事物,此刻,她只想放縱一回。正當白石以為緋山已完全放鬆時交給她時……





    突然──

    「惠,這裡太……」緋山還記得上一回在更衣室的種種,這次甚至連門板、窗簾都沒有,思及此她有說不出的羞恥感在蔓延。

    緋山從褲內抓住了白石的右手阻止她的攻城霸業,臉頰微血管擴張堪比動脈出血更鮮明的色澤。白石愣了,羞澀濕潤的眼眸、開合微熱的唇角、汗漬布滿的額角,『忍不住』了,這是白石最後的腦部理智記憶。

    「嗯──!」

    「「痛!!!!」」

    白石隔著底褲挪動著那溝壑、擠壓那頓點,緋山忍不住的弓起上身、頭往後仰,剛好撞擊了埋頭正意猶未盡啃著緋山背部的白石頭頂。





    ──────────────────────────分隔

    『啪──』十本病歷躺在白石的桌上,對面是輕鬆坐在沙發上喫著香濃咖啡的緋山,怒瞪一眼白石,又將高領拉至下頷處。打了個冷戰後,白石摸摸鼻子開始努力的面對病歷山殲滅戰。

    『不是清理過了嗎!』懊惱的緋山扭動著身體,想要把腿間黏膩的感受揮去。深不知這樣不停的與濕潤底褲磨蹭令緋山自己更難受,空虛感更甚方才。視線不停游移在牆上的掛鐘與勤奮的袋鼠上,還有十分鐘就能交班了,緋山重新整理起心情,撫揉著額角、雙腿交疊、眉頭深鎖,臉頰暈著淡淡的粉紅。





    眼角瞥見緋山不對勁的行為,令白石分心書錯不知幾回,但每每以擔憂的眼神注視時,總是得到怨懟的怒視回禮。幾番重複之後,終於剷平病歷,喵了一下掛鐘『時候差不多了』,走向緋山提醒她準備一起回家。

    「哎!!!!!」經過那先前的折騰,緋山果斷改變座姿背對著白石這才減緩那心底的小小慾火,深不知那小小的火點卻被那只大手熊熊重燃。

    「緋山你生病了?!」當觸碰到緋山的剎那,白石便感受到那灼燙的溫度,隨即將她轉正覆上額頭測量體溫。『我說……白石好歹你也是個醫師阿』緋山內心吐槽這突然的近距離接觸,但心跳卻也不爭氣的加速了。

    「快回家啦!!!」緋山小貓貓炸毛了。拖著那只大袋鼠也不管此時正逢上班尖峰到處充斥著工作同仁,直奔更衣室。

    從手心的溫度,白石知道了,緋山沒有發燒,只是緋山需要另一個更特殊的專屬療程。一路上白石頂著超級閃亮的笑容,不知閃瞎了多少無辜的人士。

    ──「到家後,必定厚禮相待。」

    更衣完畢後,白石附於緋山的耳邊輕語並啄了一下那薄唇,令緋山原本就微紅的頰側溫度此時更以等比級數攀升。兩位醫師牽著手,離開了醫院步上歸途,至於緋山離開時彆扭的走路方式與明早是否還能下床,這些都是後話了。



    ──────────────────────────後記


    (連續3小時的運動後)

    緋山:你今天是不是整我,明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腰痠疲憊得怒瞪
    白石:哎?
    緋山:你在裝傻賣萌沒關係!!你一年都不能碰我!!(艱難轉身
    白石:美帆子,我比起我能不能碰你,我更想讓你知道『愛してる』
    緋山:………………
    白石:如果能為愛定義的話,我希望是永遠喔。(抱緊

    (沉默。。。。)
    緋山:………………………私もあなたを愛してる(蚊子音
    白石:!!!再說一次!!!
    緋山:好話不說第二次!!(轉身沉眠
    白石:お休み~恋人

    FIN.
  • 版主 ifyou 1月前
    0 4
    這一篇算是比較沉重的~
    也是我最愛的一篇,
    試想緋山的思念神情著實令我眼眶泛紅啊....

    這篇的靈感是由這首歌所觸發的,可以的話請一起搭配食用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RSBqkiVXz0







    My prayer

    Dear god

    作為醫生,真的有點對上帝懷疑,不過這一次....我想相信一次

    I know that she’s out there...the one I’m suppose to share my whole life with.

    很想念她阿......那只白白高高的袋鼠,現在在哪呢

    And in time...you’ll show her to me.

    真的能夠見到他嗎?她每一次都跳得好快好快.....這一次他「真的」沒有等我,耍什麼帥阿

    Will you take care of her, comfort her, and protect her...until that day we Meet.

    她阿,總是不懂照顧自己,一忙起來就會忘記自己,很是傷腦筋阿,你看看你,臭白石,竟然這次我要請上帝好好照顧妳..........等見面,定不饒你

    And let her know...my heart...is beating with hers

    白石,我的心臟越跳越慢了呢~怎麼辦,好像快跟上你的心律囉,但是我一點都不擔心

    In a dream I hold you close Embracing you with my hands You gazed at me with eyes full of love And made me understand

    你那電死人的眼睛可不可以閉上啊!!這樣我真的睡不著啦!!!!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啦!!!O/////////O,..........................白石,我可不可以不要醒

    That I was meant to share it with you My heart my mind my soul Then I open my eyes And all I see reality shows I’m alone

    我怎麼又哭了!!!!!!越來越不像自己阿......白石你知道嗎?今天我拿到1314次紀錄囉!你怎麼還停在520次呢?快點追上來啦

    But I know someday that you’ll be by my side Cause I know god’s just waiting till the time is right

    喂~你說上帝是不是忘了安排會面時間啦!!都「錯過」多少次了!!白石,說,是不是妳偷偷干預!!你.........一定會胖!不要再吃「言」了,好不好?再胖下
    去我就不理你了

    God will you keep her safe from the thunderstorm When the day’s cold will you keep her warm When the darkness falls will you please shine her the way

    不要告訴我天上也有一個翔北醫院,不要那麼剛好那邊也有直升機,不對....你應該會飛.....上次看過(?),直接說重點啦!!你為什麼每次都不把濕透的衣
    服換掉會感冒啦!!!真是的!!...............果然你不能沒有我的提醒,對吧

    God will you let her know that I love her so When theres no one there that she’s not alone Just close her eyes and let her know My heart is beating with hers

    我只說一次喔!!要聽清楚喔!!我。愛。你,不要再說我傲嬌都沒有表態!!換你了,我等你的答覆喔........永遠的

    So I prayed until that day When our hearts will beat as one I will wait so patiently (patiently) For that day to come

    白。石。惠,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第一次等一個人等了這麼久都沒有放棄,你再不表態,我真的快崩潰了.....白石......你是太愛我還是太討厭我阿

    I know someday that you’ll be by my side Cause I know god’s just waiting till the time is right

    我一定要打電話給上帝!!我要投訴啦!!上帝我們不是約好一年後我就想見到她嗎?......什麼?是她的意見!!.....等等,這人到底要折磨人到什麼地步啊!!
    叫她來聽電話!!......白石惠你好殘忍!不管那天還是現在!!你都只會丟下我....我已經贏過你了為什麼我還不能見你

    God will you keep her safe from the thunderstorm When the day’s cold will you keep her warm When the darkness falls will you please shine her the way

    重要的事情要說2次!!她要我在拯救更多人,也不願跟我見面!!我看她其實是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所以怕我查,對不對!所以上帝請好好盯著她吧

    God will you let her know that I love her so When theres no one there that she’s’ not alone Just close her eyes and let her know My heart is beating with hers

    我知道她又不知道在上帝那裏添了多少麻煩,只好在人間替她還債,啊!!當白石美帆子真是命苦啊!!!她一定又偷偷的電死很多人,怎麼辦啦!!好想親自把
    她的眼睛戳瞎啦!!今天她打一通電話給我,她說「就算很想我,也要加油喔,My Love」....我收到了

    Is beating with hers.My heart is beating with hers.It’s beating with hers

    白石惠!!!你給我站住!!!不要以為現在同調心跳你就可以跑得比我快!!!這些年來我幫你還的債我要一併肅o清!!............還有,這些年不能給你的愛,也
    要你一併吞下

    FIN.
  • 版主 ifyou 1月前
    0 5
    【同居15題】

    01.幫忙搬家


    汗水浸濕了白色的襯衫,挽起的褐髮露出泛紅的頸項,猛然一看,內部的光彩令白石失神注目。

    帥氣的將瀏海甩高,酒紅襯衫上被名為汗水的三秒膠黏附勾勒出纖細身軀,鎖骨表面映著汗水的光澤,緋山頰側透出紅暈別開視線。

    「兩位醫生,請別偷懶趁機打情罵俏!這邊還有很多櫃子要搬。」於是,被發現吐槽了。


    02.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緊盯書面的專注側顏,翻動書頁的纖細手指。滿心期待眼角飄向那身邊的白熊,心裡想著『快靠近我啦,死鬼』,遊戲畫面顯示”YOU LOSS”

    雙手緊抓NDS,眼神目露殺氣。哀怨的嘆了口氣繼續看手中的資料,內心透出『我的魅力有比那NDS低嗎?』,薄薄的紙張瞬間出現皺摺。



    0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扯開頭顱,鮮血飛濺,螢幕上駭人的畫面,螢幕前相擁的兩人。

    “啊--美帆子的OO太靠近了,雖然這樣很舒服可是…不行,我要忍住!”白石用意志力的力量告訴自己要淡定。

    “這部電影也太可怕了吧!就算天天見血,還是覺得心有餘悸” 緋山絲毫沒注意到旁人的溫度漸升,隨著劇情的波動緊擁的力度也跟著改變。


    04.哄著對方起床


    晨光透著純白窗簾揮灑床邊,用唇輕柔的撫著肩頭、摩梭著頸項,擾人清夢的吻放肆的游移於各個部位。

    倏然,川字眉斂起,憤怒臉紅睜眼瞪著肇事者,卻換來──
    『我說過不要……唔──』
    「おはよう──!美帆子,現在八點而已,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那璀璨的專屬笑容,令人無法直視,還有白石惠妳的手放哪啊!


    05.幫對方買生日禮物


    「這款高領毛衣好像材質比較好…但是那個也不錯,可是這邊的好像比較好脫…」「哎!什麼!有後面簍空版本的!」白石惠今年30歲,買禮物的標準似乎有些糟糕。

    『送高領毛衣,不!她不穿高領的,幾乎啦(羞)要讓她穿似乎也不是件難事就是了。(囁嚅)』緋山美帆子今年不知是第幾個27歲,思緒已經開始往奇怪方向延伸。



    06.一起購物



    「白董,很久沒來了耶!這是今天現炸的燒肉可樂餅喔,當作是優惠買一送十。」炸類鋪

    「白石伉儷啊!這樣就好嗎?多送你們木瓜,很甜喔!請牽手恩愛下去」蔬菜鋪

    「白石桑您好」「手指扭傷!這個藥布2小時內立即見效,白石太太不用擔心,今天白石桑就可以靈活動作了」藥鋪店員看著緋山立馬補上後話



    07.關於寵物


    「mihoko,今天晚餐吃罐頭好嗎?」『嗯,我沒意見。』白石手裡拿著貓罐頭。

    「mihoko,今天一起洗澡吧!」『死鬼』白石捧著貓面對緋山羞紅的表情感到疑惑。

    「美帆子,今天我要抱妳睡,值班好多天好想你。」『…』白石摟著緋山蹭著。

    突然
    『白石惠,你最好把那只貓丟了!否則這輩子休想睡床!』碰,緋山甩上房門。


    08.出浴後的怦然心跳


    頸側沾上濕髮令曲線更明顯,白石忘了移開視線。
    隔著純白浴巾撫觸包裹的身軀,白石嚥下一口唾沫。
    摩娑微紅的肌膚感受輕顫的速率,白石深吸一口氣息。
    「綺麗だね…あなた」
    輕坐床沿輕放體軀輕巧覆上深情望,緋山關上床頭燈座。
    輕扯浴巾輕撫腰線輕咬頸脖濃情輕蹭,緋山咬著手腕忍耐。


    09.幫對方吹頭髮


    「哈啾──」一邊瞪著白石邊享受著熱風的吹拂。
    「妳也太心急了吧!是有沒有這麼餓。」沒好氣的繼續吐槽笑咪咪的服務生。
    「快停止你那笑容,臭白石!妳幹嘛!」放下吹風機,單手蒙在緋山眼上。
    冰冷的觸感滑過頸部,令緋山瑟縮了一下。睜眼,淚落,心暖著。

    “Love ,promised between the fingers.Finger rift,twisted in the love”



    10.一直隱瞞的同居關係被朋友(或親人)發現


    「小惠,不用這麼急著來開門阿~」
    「小惠,你的鞋子我不記得有這麼小阿」
    「小惠,我記得跟妳說過維他命要收好,會受潮的」
    「小惠,你什麼時候喜歡穿黑內褲,內衣也是好大膽啊!以前還有小熊圖案的說,習慣要好一點不要亂丟啦,噗!」
    「小惠,我去參觀臥房喔…」

    『媽媽!等一下,美…在裡面…』




    「我最近發現女生更衣室最近常常被反鎖,到底是發生什事啊?」
    「對阿對啊!!我還發現好像都是在白石醫生與緋山醫生換衣期間耶」
    「真的假的!我就說那兩位醫生的關係絕對不單純。」
    「我跟你們說,那兩位醫生還在走廊……緋山醫生早──」

    白石下班回到家,發現門鎖被換了,門前卻多了一塊搓衣板。


    11.接對方回家


    綿綿細雨敲打在車頂部,陰鬱灰暗的天空淚涔涔灑下悲傷。
    纖細指尖敲打在方向盤,聽著音響奏出的動人情歌──”Need You Now”
    字句歌詞敲打在心房上,望著人來人往的醫院大門尋覓所愛。
    緋山剛坐進車裡
    「抱歉!久等了,剛剛處理…唔──」
    「I just need you now. Mihoko」
    「等嗯──,哼──不可以啦」



    “摳摳”
    「不好意思,這裡禁止停車喔!」


    12.離家出走


    4/1 23:59
    緋山落下話、甩上門、回眸、離開。
    冷風割畫著臉頰,紅暈漸起。形單影隻在大街上總有點格格不入。

    「死優等生會知道今天是4/1嗎?早知道就不玩這麼大了,她哭了吧…」
    『知道,光聽妳說’不愛我’就知道是謊言,因為美帆子很傲嬌,不可能說的。』

    緋山表示,雖然後句很想殺掉白石,但還是先深埋擁抱裡了。



    13.喝醉


    「噶──好多美帆子好棒喔」伸手戳著空氣就是沒戳到近在眼前的緋山。
    「唉!為什麼都只能遠觀美帆子卻不可褻玩呢?」白石為戳不到而憤怒道出危險發言。
    「不管!我一定要美帆子,可以吧!」不是疑問句,抖S氣場全開的白石,酡紅的臉頰、微醺的氣息盡數打在身下人的臉龐上,令處於下位之人也有些醉了。



    14.穿錯衣服


    過大的襯衫領口即使將扣子全扣滿卻依舊無法遮掩那明顯的點點紅痕
    過長的衣襬下緣若有似無的看守黑色底襯與修長的腿

    突然──

    腿部內側多了一只纖手覆蓋,腰側也被掌握,頸側多了鼻息的噴灑
    「我的衣服為什麼你總是能穿出不一樣的韻味呢?」



    15.意外的求婚


    夜幕低垂,輒魂的曲線映著月光,偷心獵手目光炙熱的俯視著誘人透紅的獵物,胸中乾柴熊火升起,垂下眼簾註定了不眠之夜。

    突然──

    「唔噁──」
    「美帆子,改姓白石吧!」偷心獵手安撫般擁著乾嘔不適而扭動的獵物笑得開懷。


    FIN.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