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吐槽向的Pride and Prejudice舞会版 千竣 白緋 短篇

版主 ifyou 15天前 85


作者:千竣

原文連結:http://ericorz.blog131.fc2blog.us/blog-entry-55.html

文章於2021年8月14日於電郵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回复 (1)
  • 版主 ifyou 15天前
    0 2
    其实写完才发现,跟Pride and Prejudice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所以这是无厘头无责任欢乐吐槽向。

    当然,如果不欢乐也不要来找我


    我只负责欢乐,但是真正如何,去问自己的heart器官吧!



    ================================

    必不可少的开场白——


    首先感谢友情出场的礼仪小姐大山恒夫先生和最佳配角提名的冴岛遥小姐。


    接下来,有情激情四射的傲娇红与呆头白......








    她站在舞池边,表情稍带严肃。
    看不透的眼神,只是投向舞池,审视着里面的欢快气氛。


    典型的傲慢贵族!

    绯山在心里暗自下了定语。

    她并不是有着强烈的仇富心理,也没有妄自菲薄的无聊念头。相反,绯山家虽然算不上名门望族,却也获得舒适惬意。
    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二小姐,带有着典型的被宠爱过了头的气质——傲娇。

    相比较她的姐姐,就比她更有大家闺秀的味道——人前三分笑,人后磨菜刀。那种,仅仅可以用一张嘴就击倒各路人马的能力,的确是让绯山望尘莫及的。据说,她的姐姐背地里被人成为移动炮台,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绯山知晓,自己有生之年是没有办法在类似姐姐吐槽神力这类技能上有所提高了;事实上,她的确很有自知之明,发挥自己的特长,也因此,绯山美帆子,凭借傲娇在她出生并且一直到现在都居住的镇上出了名。


    说实话,她并不太喜欢这种看起来歌舞升平的聚会。
    原因也许有很多,但是最重要的,似乎出于她自身的问题。
    如果,不太擅长交际算是一种问题的话。


    每次参加舞会,绯山都会有点嫌恶,但是偏偏她的姐姐很喜欢参加这种活动。
    原因也很简单,有人邀请,然后应邀请人去参加,最后在狠狠打击了邀请人之后趁兴而归。
    绯山常常很疑惑,那有什么意义呢!?就为了打击一下邀请她们姐妹的那些无聊男人?她的姐姐也太闲了吧?!

    也正是如此,尽管参加了大大小小各种的舞会,绯山姐妹参加舞会的重点却完全不在跳舞交际上面——完全是毫无意义的去浪费时间而已。


    今次这个舞会是为了迎接从南部战争胜利归来的军官们的欢迎舞会。当然也不乏上流社会的一些名门大家的少爷小姐们。
    白石家就是如此。
    来自明邦的白石家,未来一任的白石府伯爵白石惠,正站在舞池边微蹙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鸟事。

    绯山眉头又皱了皱。因为她的目光从刚才就一直落在白石身上。

    这家伙,为什么还能一脸不在乎的表情呢!?
    难道没感到我强烈的注视目光么?!
    她难道就没点自觉么?
    喂!你挡着我观察餐台上有什么甜点了!

    “呦!亲爱的遥!”
    “这不是恒夫么?好久不见!”
    “叫我玛丽珍!!!”
    这边厢,白石家的女眷,如果非要说是女眷的话——正在和绯山家的大小姐闲话家常。
    “咬牙切齿可不是淑女的行为。”
    “哼!”
    玛丽珍和遥一人拿着一把折扇,这种社会上最流行的代表淑女行为的方式之一,偏偏在绯山身上不太好用。
    “你一个人来的?”
    “怎么可能?”
    玛丽珍扬起下巴,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看的遥恨不得把她的下巴拉下来。
    “下巴扬太高,你是怕掉下来么?”
    “炮台遥!!”

    有点激动的叫着她的名字,显然周围的人并不知道炮台遥是谁,倒是会注意发出声音的玛丽珍失态的样子。
    “咳咳,”以咳嗽掩饰窘态,玛丽珍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状态,“我和我家的亲戚一起来的。”
    “前夫?”
    不过很遗憾,永远跟不上炮台遥速度的玛丽珍只有被炮轰的份儿。

    就在绯山正在为了风度翩翩的白石挡住了她窥视甜品的视线而愤愤不满的时候,她的姐姐和玛丽珍已经交换了重要的情报。

    突然间,绯山背后一股阴凉。

    被人暗算,也不过如此吧?

    “诶~~这么说,还真是个宝物了?”
    “唉!就算是宝也没用啊!你看看,一整个乖乖的純種柴犬,闷闷的又很呆。”
    “我没觉得啊!那么帅气.......”
    “那是假象!假象!”
    “真的么?”

    绯山发誓,如果现在有一把长枪,她一定放到白石。倒不是对她有多怨恨,只是白石的身高,让绯山很不满。
    以为有钱就天天喝牛奶长身体么?哼!我家也不差!晚上回去泡牛奶浴!看我长不长!

    “美帆子!”
    “惠!”

    两个分别发自不同声线的声音分别叫了另两个心不在焉的人。

    “怎么了啊?来舞会就是要好好跳舞嘛!”
    “怎么傻站着啊?快去邀人家啊!”

    “啊?”
    “唔...”

    这是,白石与绯山,面对彼此亲近之人给予的热情的撮合,露出的完全哭笑不得和不知所措的表情。

    面对面站着。
    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还是第一次。
    从头到脚,一丝不漏。

    白石依旧微蹙着眉,只是眼神中的忧郁渐进。虽然这幅略带忧郁的样子吸引了在场不少青春年少的女孩的心,但是偏偏眼前这位绯山小姐就不动心。

    而绯山,也是不满的瞪着白石。从刚才、另一当事人根本毫不知情的结怨开始,绯山对白石的印象可以说差到极致,而现在,这个人,还皱着眉,一脸郁闷的看着自己。
    决不饶恕你!


    上帝的心声是反映在每个人内心的躁动。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资格听到上帝的声音的。就算有资格听到的,也得看智商能不能听懂。

    看似一脸郁闷的白石,被绯山贴上傲慢的标签:不够绅士的挡住某位淑女对美食向往的视线,并且在该提出邀请的时候犹豫不决,甚至毫无诚恳。
    但是,绯山所不知道的,白石纠结的原因,并不是对绯山的不屑,却正好相反。因为尊重,而不敢擅自邀请。说到底,这也要怪白石自己,不好好的上舞蹈课,总是借口自己体质差,大胆翘掉舞蹈课,以至于现在报应来了。

    一向以傲娇为武装的绯山,依旧气鼓鼓的瞪着白石。
    必然,她也有她的难处。
    一方面对白石的不邀约很痛恨,认为她不解风情;一方面又担心白石邀约
    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绯山自己也不会跳舞。

    这是,两个舞痴的处女跳前奏。


    赶鸭子上架。
    就是白石和绯山的现状。
    白石僵硬的搂着绯山的腰,绯山的手也僵硬的搭在白石的肩膀。
    就是僵硬。

    “就像两个残疾人在跳舞一样。”
    “残疾人也比她们有节奏感吧?”

    一旁的炮台遥和玛丽珍,由于用扇子挡着半边脸,可以笑得肆无忌惮。

    绯山微笑着,用最敷衍且最具杀伤力的笑容,对着本来就紧张的白石说道:“白石伯爵,如果踩到我的脚,你就试试看。”

    白石发现自己现在只能用讪讪的笑容来予以回应。

    然后第二个回应,就是踩到了绯山的脚。

    “抱、抱歉!”
    白石立刻满脸不好意思的道着歉。

    五秒钟后,绯山又被踩到了。

    “很好,非常好!”
    眼见绯山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词,白石感觉自己额头的汗正在滴落。
    如果可以的话,绯山小姐一定已经咬上来了吧?
    一秒钟的出神,白石在危机的情况下,居然还有时间构思绯山的预计反应。

    “作为一个伯爵,竟然连舞都跳不好!连连踩到你舞伴的脚,你的绅士风度都随着下午茶喝掉了么?”

    自知理亏的白石也不好反驳绯山,毕竟的确是自己踩到人家,而且还踩了好几下,人家表示一下不满,也理所应当吧。

    “所以......”

    三分钟后,白石被踩一次。

    终于逮到机会的白石刚想开口,但是就被绯山的眼神给瞪回来。
    傲娇不好惹,傲娇打不过。
    白石扁扁嘴,口中超小声的默念口诀,虽然超小声到即使离的很近的绯山也听不到,不过某人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
    “痛!”
    白石用极小声的低呼。

    这一次,绯山踩的更用力。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这还不是都自找的?一个两个都不会跳舞,还不好好学。”
    一旁看的乐呵的某两个闺蜜,继续作壁上观。

    接下来,白石与绯山,就一直重复着白石踩到绯山,道歉,然后被瞪,接着被踩的程序,直到一曲终了。二人终于如释重负。

    结果因为如此,更没有人来邀绯山跳舞了。
    白石也更不敢去邀别人。
    两个人呆呆的站在食物桌边看人家舞步连动、脚下生辉,好不快活。







    ===========================


    依旧不可缺少的结尾废话


    有点仓促,因为我是在等传图过来深夜赶图的空隙写的,写到后面的时候就在传图了,所以有点心急,结尾有点没力,先凑合着吧!等哪天,我去改改。

    PS:即将迎来一周小假期,期待下一篇吧!也许不是我动手码字,但是一定会很欢乐的!
    PS2:要是开膛手或者falling也这么欢乐就好了!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