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の绊】八股桐狙參拾題(2019梨生賀,CBM一年之後,又名黑石瘋狂OOC系列) 飛虎景陽 白緋 OOC 已完結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1948

前言:

日本時間00:00,許久不見的正劇向,不敢說是糧,僅致敬淺眠君與Rangifer大。

因為最近在忙這篇,一直沒空寫HP,然後我梨生日要做什麼,當然是要發生賀!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いつも支える

最新回复 (45)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2
    同居(1/30):半夜出門

     

      倒抽了一口氣,從肌抽躍引起夢境裡以為身體在下墜中驚醒,眨了眨眼,由於是那種半夜一旦醒了便難以入睡的體質,望了望同樣職業的枕邊人,上半身規律的呼吸起伏,輕手輕腳的掀開棉被下了床,緋山一身短褲薄背心,拿起白石摺在床頭的襯衫套上,去外面透透氣吧。

     

      但今年夏天可真不饒人,夜半的街道也沒什麼風,大概連十分鐘都走不到,緋山便宣告放棄折返……還是冷氣房裡窩在那溫度旁實在。

     

      衣服沾上背部汗水暈開了痕跡,順手一抹頸上薄汗,公寓門前,正要摸索褲子口袋,才發現自己迷糊,鑰匙跟手機都忘了帶。

     

      又不想打擾還在睡夢中的人……

     

      「唉!?」

     

      沒來得及察覺背後逼近的氣息,整個人一下子被人圈在懷裡。

     

      「め、惠!」

     

      「……」

     

      「不是在睡?」

     

      擔心方才的失聲吵醒鄰居,這下只敢氣音嘟嚷。

     

      「醒來發現老婆不見,擔心她獨自出門被壞人拐跑了。」

     

      參滿濃濃睡意的低音砲,在耳邊迴盪。

     

      「妳跟蹤我?」

     

      不得不說有股氣。

     

      「沒有。」

     

      斷然否認。

     

      「那妳……」

     

      貼在身後的重量與肌膚接觸讓人有些難以冷靜,白石手裡握著鑰匙,一邊開門一邊將她圈得更緊。

     

      腦海瞬間閃過比自己高半顆頭的人,不曉得自己跑去哪裡也聯絡不上,蜷縮在不遠處樓梯間打盹,等自己回來的畫面。

     

      「バカじゃない……」(註一)

     

      尾音的「の」與開門的「喀拉」聲相疊,下一秒卻消失在被封住的雙唇間。

     

      門被帶上,順勢被壓在玄關牆邊。

     

      「ち、ちょっと、しら……」(註二)

     

     

      三更半夜,會攻擊我的壞人……

     

      還會有誰!

     

    -END-

    註一:是不是笨蛋......

    註二: 等、等等,白......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3
    同居(2/30):給對方起外號 

     

      「吶,我以前…給妳取了那麼多外號,妳都不會生氣嗎?」

     

      「咦?有很多嗎?」

     

      「……都沒在算嗎?」

     

      「有喔,如果笨蛋不算的話,嗯,有優等生、醫學宅女、袋鼠……」

     

      「妳夠了!」

     

      「嗯,那妳想要我幫妳取一個嗎?」

     

      「……如果妳想得到的話。」

     

      「想好了!」

     

      「也太快!」

     

      「老婆。」

     

      「……////////……」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4
    同居(3+4+5/30):題目等看完揭曉

     

      難得放假,儘管對方口口聲聲交代她自己下班會搭電車回來,要她在家好好休息,算好時間,白石仍從鑰匙堆中抽起SUV,驅車前往青南。

     

      待在家這事僅止於表面藉口,扭開收音機,車內頓時被80年代的西洋老歌包圍,白石邊哼邊想,護「妻」心切的心情她再明白不過,是不想讓她被青南的小護士多看一眼。

     

      周產期醫療中心婦產科辦公室,雖然只拜訪過一次,緋山上任的那日早晨橘醫生特地放了她半天假,白石這會兒熟門熟路的上了電梯,幾個右拐直走再左彎,路徑在腦子裡印的十分清晰。

     

      倒是抵達目的,裡頭明亮的光線下卻沒看到半個人影,可能全員出動去緊急手術了吧,白石緩步走向緋山在角落的辦公桌,不若家中已逐漸減少的凌亂,整齊放置的資料旁用磁鐵黏著田所部長寫給大家的明信片,底下多了張她沒見過的,在めぐり愛的送別會時自己小酌的側拍。

     

      撫著相片外框,搖首的笑容間流露寵溺。

     

      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

     

      遇上即將臨盆的高齡產婦羊水栓塞,即使離下班時間十五分鐘不到,手邊都已閒著的醫生們,再度衝回手術房,全神貫注。

     

      「辛苦了!」

     

      母子均安,除了母親放下心來與小嬰兒依偎在一塊兒的景象,同事們彼此的口頭關心,便是最好的慰藉。

     

      「老話一句,緋山醫生能回青南,實在是太好了。」

     

      拍了拍緋山的肩膀,鴻鳥醫生露出他招牌的陽光大男孩笑顏,兩人價值觀不謀而合,都將患者性命擺在第一順位。

     

      「都聽幾遍了,」報以對方些許玩味的眼神,緋山伸出纖長的雙手,對著空氣像是在彈著什麼,「你今天晚上又要去?」

     

      「哈哈,噓,都說要幫我保密了…唉,你位子旁邊那位不是……」

     

      順著同事的目光,緋山這才注意到沒在預料中出現的人,正好對上視線,對方立刻撇過頭,從原本倚著牆的姿勢站起。

     

      「またそんな顔して……」(註三)

     

      小口的嘆息藏不住無奈,雖然礙於在同事面前不好開口「責問」自家戀人為何擅自跑來,但優等生很容易亂吃醋這件事,應該優先解決。鴻鳥對她點了點頭,識相的找了藉口離開。

     

      「久等了,回家吧。」

     

      踏進辦公室,好在偌大的空間只有她倆,回頭又瞥了眼門口,緋山顛起腳,迅速在白石的側臉一吻。

     

      她曉得解釋無用,就因為都是聰明人,幼稚起來不是普通麻煩。

     

      「……」

     

      「還不走,我餓了。」

     

      發覺行動無效,噘著嘴望著依舊佇在原地的對方,試圖撒嬌拉了拉白石的衣袖……有點後悔就是了。

     

      「白石」

     

      「……」

     

      「數到三,我自己搭電車回去囉。」

     

      「……他可以,光明正大走進來的……」

     

      隔了半晌,終於有反應,卻回得有些文不對題。

     

      「所、所以呢?」

     

      白石仍舊盯著前方,緋山忍住自己想扶額的同時,心裡暗叫:為何這人不笑,也那麼好看!

     

      「我來只是想告訴他們……」

     

      左手忽然被握住、拉近,熟悉的氣味籠罩,挺立的鼻尖已跨越心動的距離,緋山才意識到,無名指多了股分量。

     

      「妳已名花有主。」

     

      「……笨、笨蛋!」

     

      少在那邊亂誤會、亂耍自閉還亂感動人。

     

    #題目:接對方回家+一個驚喜+偷偷定制的戒指

     

    -END-

    註三:又是這種表情

    後記:

    好像跟同居沒啥關係(?)

    順便推銷日劇<產科醫鴻鳥>很好看!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5
    同居(6/30):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有其父必有其女。

     

      兩位急救女醫曾聊過彼此家人的話題,講著講著,緋山坐在沙發上仰起頭,沒來由的問了句白石爸會不會脫下襪子就亂丟,背對她坐在餐桌前看書的白石搖了搖頭,緋山便嘀嘀咕咕的抱怨起自家老父來,說他給緋山媽添了多少麻煩。

     

      啜飲了口牛奶,熱氣使得眼鏡起霧,默默地翻到下一頁。

     

      不予置評是因為……

     

      「又丟地上!洗衣籃明明沒隔幾步的……」

     

      這話已逐漸名列白石惠經典語錄前十,緋山時常一回來便脫了內著丟在床邊,再胡亂找件T恤套。白石進到房裡,不是要擔心自己踩到Triumph,就是踏過Wacoal。

     

      要不是對方挑的款式都很養眼,相比因工作體力消耗大而選擇運動內衣的自己而言,根本都是在享福,於是面對此項生活習慣,白石只敢在心裡頭吐槽,才不想拎著人家內著走到緋山面前,要她好好處理。

     

      光想就……

     

      「唉,這件?」

     

      緋山的內著數量十分可觀,白石敢肯定自己還未全數瀏覽。

     

      品牌乍看認不出來,但應該是專門for胸小的。

     

      而款式:前扣,也從沒見過。

     

      穿上的模樣……

     

      吞了吞口水,白石這才想起,來房間是為了達成「給剛回家要盥洗的緋山拿衣服」的任務。

     

    *****

     

      浴室裡蒸氣滿布,緋山攤開浴巾罩住身子,頷下水珠溜過淡粉色的疤痕。

     

        「唉,這件!」

     

      放在衣櫃最底層,打算過些時日再拆標籤,當時因特價而多買幾件的Aimer前扣式,刻意被放在睡衣下。

     

      居心不良!

     

      沒發覺上衣穿反,緋山開始思考,要找什麼額外的理由,把優等生趕去客廳過夜。

     

      但明明買了,

     

      就是要給人家看的。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6
    同居(7/30):一人加班

     

      如果你問白石,晚歸會是殺死感情的元兇嗎?急診科Leader臉上洋溢的笑容,便回答了你。

     

      原本想將那句:「ただいま」保留到打開臥房門再說,但想到可能會讓睡夢中的小貓睜眼,還是在雙眼適應客廳的昏暗前,對著曾經被人占據的沙發悄聲道出。(註四)

     

      啊,有多久沒看到那張睡顏了。

     

      白石走向浴室前,依舊抵擋不住朝她招手的床沿,誰叫床鋪上的人表情不是很安穩,縮著身子,一手還抓著她的枕頭不放。

     

      小力抬起對方的手,放回棉被中,緩緩撥開側顏髮梢,勾至耳際,輕撫著緋山臉龐,一天累積下來的工作壓力,不言而癒。

     

      啊,不能再碰了。

     

      再碰就要一發不可收拾了……

     

      白石才剛要起身,卻感到衣角一緊,回過頭,緋山正好用雙臂扣住腰際。

     

      しょうがないなぁ,只有這種時候才會坦率。(註五)

     

      「抱五分鐘?」

     

      「いや、十分……」

     

      等等,臉給埋了進去那囁嚅的聲音,心臟會承受不住的!

     

      「可是,我還沒洗澡呢。」

     

      詢問多過拒絕,忽略逐漸加快的心跳。

     

      「但是……有惠的味道……不是被沐浴乳蓋住的,有消毒水、飛行夾克、SUV的椅背、汗水……」

     

      「妳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什麼味道嗎?」

     

      「嗯?」

     

      「妳的。」

     

    -END-

    註四:我回來了

    註五:真拿妳沒辦法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7
    同居(8/30):中暑

     

      工作環境的緣故,長期待在冷氣房的壞處便是熱適應不良。對於常跑外勤、與環境冷熱抗戰的Flight doctor白石來說,艷陽高照的海水浴場,抹點防曬便是小菜一疊,相較於整日處在室內的婦產科醫生緋山,紫外線的侵襲可有她好受。

     

      不是很盡興的換上泳裝、不是很盡興的走向海灘、不是很盡興的回應白石朝她潑來的海水、不是很盡興的…不對,是非常用力的往對她吹口哨的人給瞪回去。

     

      作為體察他人身體不適的職業,怎能沒察覺對方的不對勁?心疼在遮陽傘底下抱膝埋首、無法享受夏日的緋山,買了兩支冰淇淋走回來的白石,直接將冰淇淋塞給隔壁的情侶,在瘦弱的肩頭披上襯衫,駕車折返而回。

     

      「抱歉,好不容易有機會出門玩的……」

     

      揪著白石的衣袖,讓對方用浸了涼水的毛巾在臉上擦拭。

     

      「有什麼好道歉的,還好不是特別嚴重。」

     

      晾起毛巾,又給緋山遞上一杯水。

     

      白石方才提議,睡冰枕之前先來刮痧,沒有牛角於是拿了硬幣洗淨,坐上沙發,兩腿之間的緋山雙臂交叉,緩緩撩起白色背心,節節分明的脊椎骨透著未出汗的肌膚,隱約蒸著熱氣,少了幾分挺立的肩胛抵著肩帶,起伏頻率淺快立判。

     

      「痛的話要說,別忍著。」

     

      「うるさい……」(註六)

     

      儘管看不見對方表情,聽見那句摘也摘不下來的口頭禪,白石苦笑一陣,又見緋山支手按著馬尾不讓垂下,起身找來鯊魚夾,才沿著後頸邊緣下手。

     

      女性的神經痛覺接受器比男性的要多,對於疼痛的感覺更為強烈,不過忍痛的能力也是女性勝出。深知這項事實,白石仍時不時停手,在面對戀人時,自己的聽覺要比警鈴來的敏感,無聲的喘息與齒間擋不住的嘶鳴,挑動著內心,騷動了思緒,也失去指間動作的專注。

     

      「扣環,會礙事嗎?」

     

      也許是舒坦不少,緋山的語氣不再無力,但刮痧早已完成,為何現在這麼問?白石正要撿起對方脫下的白色背心,來到嘴邊的「不會」,也呼之欲出,卻都硬生生被緋山打住。

     

      「要我別忍,自己也別忍著。」



      ……

     

      一吻結束,滋潤心頭,啄吻,深吻,再吻。

     

      「美帆子……」

     

      是彌補我上午在海邊的不盡興嗎?白石不願讓對方逞強,卻一下陷入緋山難得的主動……

     

      唉,什麼時候兩人休假,能出門一整天呢?

     

      午後的自宅,水聲親嘖,溶進了風扇轉軸、窗簾搖曳……

     

    -END-

    註六:少囉嗦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8
    同居(9/30):關於孩子的問題

     

      請各位高抬貴手,小力抨擊我的醫療與BUG(X)

     

    -------

     

      三更半夜接到急Call,有孕婦指定一定要緋山接生。

     

      「是森本太太嗎?好的,我立刻過去。」

     

      白石發出兩聲呻吟,緋山臨走前在她頭頂落下一吻。

     

    *****

     

      第一、二胎都因子宮頸無力症而流產的森本太太,這回克服千辛萬苦,懷胎十月,緋山說什麼都要讓她獲得新生命降臨的喜悅,得知對方傳來陽性反應的訊息,便如此決定。

     

      「醫生,辛苦妳了,我知道妳盡力了。」

     

      前兩胎也都是緋山負責的,宣告孩子沒能保住時,臉頰布滿淚水的森本太太依舊充滿感激的望著她。

     

      曾看過一本書寫著:如果你要對另一個人負起完全的責任,學著如何去給予最深的愛與關懷,那你就應該生小孩。

     

      每每將誕生到這世界的嬰兒,抱到母親身邊時,眼神說明了一切。

     

      也不是沒想過自己如果有孩子的模樣呢……手術房裡,新生兒科與婦產科通力合作,全員精神高度緊繃,操作著熟練再熟練的程序,直到宏亮的啼哭傳進耳中,無菌帽下口罩以上,無人的雙眼不映著與母親同樣的欣喜。

     

      「不直接在這裡睡?」

     

      將森本太太送往產後恢復室,距離晨會不到兩個小時,緋山在辦公室收拾物品,座位在她對面、平日不多話的四宮醫生,捎來關心。

     

      「嗯…還是想回家一趟。」

     

      「そう、路上小心。」

     

    *****

     

      果不其然,白石又出現在沙發上。

     

      明知道自己有可能就此不回,早上也要值班,還是那麼固執地等著自己,年紀都快奔四了,哪來那麼多體力給妳消耗,當年那個到處追著要她做心臟手術的人,現在也盡是作讓她擔心的事……

     

      從房間拿來毛毯,緋山將外套丟在一旁,在白石身邊躺下,往裡頭鑽了鑽,避免自己掉下去。

     

      真是的,這個大小孩都來不及顧了……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9
    同居(10/30):替對方買點心

     

      一個月前,樓下開了間點心專賣店,對於目前工作還大於生活的兩人,平日經過也只是感受飄散的香氣,稍微佇足的window shopping。

     

      想到今晚,要一同來玩剛買不久的拼圖,雙方培養的共同嗜好,腦袋眼睛忙碌的同時,口中也來些享受也沒什麼不好的,而且白石私底下挺喜歡甜食的,只是沒什麼機會滿足。緋山拿定主意,推開店門,耳邊風鈴輕吟。

     

      在不擅長的領域,真的會陷入選擇困難的地步,琳瑯滿目的糕點,沒有認識幾樣,搞不好知道的手術器具還比較多。

     

      晃到展示櫃前,精美的擺設與裝飾,如果是注重口福的人,是不會在乎價格牌的標示吧。

     

      「需要什麼嗎?」

     

      走上前的店員笑容滿盈,名牌上寫著「越智美穗子」,緋山微微頷首回應,正要伸手指向最角落的點心……

     

      「那、那個,不好意思,家裡還有點事,我改天再過來看看。」

     

      「啊沒關係的,隨時歡迎。」

     

      匆匆退回街道上,緋山一把摀住有些燒燙的臉。

     

      『緋山先生的味道……跟草莓大福一樣。』

     

      白石先生昨晚如是說。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0
    同居(11/30):陌生地址發來的曖昧郵件

     

      自從研究出如何發匿名簡訊以後,緋山處心積慮地想用來整整白石,而最近正好遇上對方至翔陽大學附屬西部醫院出差。

     

      隨意解決晚餐,在社交軟體滑著帖子,看到一篇《姐妹們平時怎麼發簡訊調戲自家伴侶?》

     

      幸好獨自在家,讀著各種答案,緋山摀著笑的發疼的肚子,就這麼順手給白石發了一條:

     

      『寂寞小野貓,熱情似火,送貨上門,包君滿意。』

     

      究竟慢熱的優等生會怎麼回應呢?佔據偌大的雙人床,裹著戀人氣息有些淡去的棉被,緋山用指紋解鎖手機,沒多久又關了休眠,半小時內來來回回也有十次。

     

      該不會真的當垃圾廣告郵件吧?心想也是自己無聊,正要將手機擺到床邊矮桌,屏幕忽然亮起。

     

      『小紅貓在家要乖,大野狼很快就回去找妳了。』

     

      ……

     

      緋山不曉得,會跟白石傳簡訊的,也只有她已矣。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1 11
    同居(12/30):廚房裡的曖昧

     

      盼啊盼的終於結束的出差,白石下了飛機,直奔家門,滿溢的食物香氣,果然回到家有人在,真好!也沒白費離開前一個禮拜的料理特訓。

     

      連大衣都沒脫,鑽進廚房,二話不說黏上緋山的後背,下巴埋進嬌小的肩頭,臉頰輕蹭,雙手在環繞腰際前,詢問對方手頭正忙碌製作的醬汁,似乎不在自己留下的食譜裡。

     

      「速成中華沙拉醬,滑手機剛好看到的。」

     

      「ええ~」

     

      「那篇文章還有教說,大部分的沙拉醬汁,都能用廚房現有的調味料做出來呢。」

     

      「哦~三個禮拜不見,就變那麼厲害。」

     

      「哼,妳以為我是誰啊?」

     

      「白石惠的老婆。」

     

      小指沾了點醬汁,正要送入口中,緋山的手停在半空,只差腳沒抬起,往旁邊半公分的距離踩下。

     

      就在遲疑的片刻,白石的手心遞來溫度,包覆著自己的手腕,拇指按著掌緣,頭向前探一把含住指尖,舌尖也轉了一圈,才不捨放開。

     

      這傢伙,去哪裡學的!?

     

      緋山拍掉白石正要解開圍裙的手,怎奈白石上身又往前施力,小腹整個貼上流理台邊緣,一聲嗚咽,分不清是對方還是自己的。

     

      「……緋山さん、会いたいよ、毎日。」(註七)

     

      「奇怪,不是天天都跟妳視訊了嗎?」

     

      側過頭,緋山兩手捧著白石的臉,狠狠的往唇上咬去。

     

      笨蛋!我也每天都想啊。

     

    -END-

    註七:每天都想見妳喔,緋山さん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2
    同居(13/30):早安吻

     

      生理時鐘是自己與之長期抗戰的存在,這麼形容好像有點誇大不實,但比鬧鐘提早一個小時清醒……吐了陣鼻息滿是無奈,緋山轉過身,凝視著依舊熟睡、同樣光裸的戀人。

     

      想起第一次親密後的隔天清晨,睜開眼沒見對方在身邊,心中剎那閃過的失落,記憶猶新……

     

      早餐有那麼重要嗎?

     

      好在對方的廚藝把自己難搞的脾氣,順的服服貼貼,要不然那天,白石可能得承受連緋山都會自我厭惡的視線壓力。

     

      誰叫妳都一直欺負我……又來了這種想法,感到不好意思的同時,緋山鼓起臉,掀開兩人身上的棉被揪住上邊,雙腿各自挪到白石的腰部兩側,傾下身又蓋住彼此的軀體。

     

      歲月,什麼時候才會攀上這張臉呢?忍住想戳的衝動,自上而下俯瞰著對方從未自我審視的容顏……

     

      巴不得她天天戴面罩上班!

     

      見白石沒什麼動靜,緋山正想回到自己的位子,突然後頸一股力量將她往下拉去……

     

      「早安,美帆子。」

     

      身下之人彎著眉角,舔了舔唇,勾起得逞的笑容。

     

      「妳、妳給我裝睡!?」

     

      「嗚,可是剛才美帆子好重。」

     

      「我哪有坐到妳……」

     

      對上白石神氣又貪戀的眼神,緋山話還沒說完,抓來自己的枕頭,一把按在對方臉上。

     

      等一下叫冴島さん在直升機上多關照妳!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3


    同居(14+15/30):洗衣服與洗碗的排班表+看完就曉得了

               洗衣服        洗碗

    日曜日     緋山美帆子

    月曜日     同上

    火曜日     同上

    水曜日     同上

    木曜日     同上

    金曜日     同上

    土曜日     同上 

    讀者:(震驚)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

    作者:莫及莫慌莫害怕,事出必有因,這個班表只限一個禮拜。

    讀者:(掄起拳頭)給我解釋清楚!

    作者:(躲過番茄與雞蛋)因為白石重感冒了,於是緋山包辦所有。

    讀者:來人,把這作者拖出去!

     

    #題目:一方臥病在床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4
    同居(16/30):門口的便簽

     

      跨出浴室,擦拭髮梢之間的水珠,來到客廳的緋山,目光被門上一張便簽吸引。

     

      「有事出門,很快回來。」

     

      角落畫了一隻狗,一手抱著貓咪,另一手拍著貓咪的頭。

     

      吹風機正要冒出轟隆聲時,白石柔軟的「ただいま」從玄關傳來,緋山小跑步過去迎接。

     

      「お帰り,妳傳訊息給我就好,寫便簽什麼的,有夠昭和!」(註八)

     

      「可是這樣我就不能畫我想畫的圖啦。」

     

      跟小孩子一樣……緋山別過頭,被對方彷彿有魔法般的眼睛注視,熱源都從臉頰蔓延至耳廓。

     

      白石拿起自己肩上的毛巾,雙手又放到自己頭上輕揉,「我幫妳吹吧。」

     

    -END-

    註八:歡迎回來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5
    同居(17/30):瀏覽照片

     

      女子三人前陣子約了出遊,冴島主動提議幫忙整理照片,因為手邊恰好有免費沖洗的優惠券,挑到拍得不錯的就拿去洗來分送。

     

      自己的部分選完了,緋山醫生沒有拍幾張,接下來是白石醫生的……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

     

      四分之一的風景照,其餘四分之三都是緋山醫生。

     

      這人傳給我之前……有先篩選過嗎?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6
    同居(18/30):給彼此洗澡

     

    *白石視角:

     

      第一次是妳提議的,但比我更緊張的也是妳。

     

      「疤痕……很難看吧。」

     

    「嗯……可是,我連妳的內臟都看過了。」

     

    「白石惠!」

     

      ……

     

      直至現在進步到坦誠相見,但蒸氣繚繞的浴室裡,怎麼想都無法冷靜呢。

     

      ごめん,有時還是沒能忍住,甚至都擦乾身子仍抱了妳。(註九)

     

      「有時候,妳真像隻Monster……」

     

      妳立在鏡子前,檢視著身上的紅痕。

     

      「一定是因為……美帆子的聲音太……」

     

      飛過來毫無殺傷力的浴巾,牢牢接住。

     

      可愛,不就是妳親口在我面前說的嘛……好多好多年前。

     

    -END-

     註九:對不起

     後記:一生的恥力就這樣耗盡(X)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7
    同居(19/30):停水又停電(原題不是只有後者嗎?)

     

      白石結束醫院的晚餐,看了眼手機,發現緋山正要過來翔北的消息。

     

      『剛才收到晚上停水電到隔天早上十點的通知,完全大開天窗的住民委員會ヽ( `皿´ )ノ』

     

      『真是臨時,看來妳也得在這裡過夜了』

     

      『什麼啊,我在這裡洗完澡就要回家了!』

     

      『但我想要美帆子陪我(*´艸`*)』

     

      過了好半晌……

     

      『休息室都被實習醫生他們佔去了吧』

     

      『我剛麻煩橫峰醫院委屈一下睡辦公室的沙發』

     

      又隔了一會兒……

     

      『妳明天沒班吧?』

     

      『嗯』

     

      『早上送我去青南』

     

      『はい』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8
    同居(20/30):冰箱深處的酒瓶

     

      嘴饞有分很多種,對醫院餐長年維持固定選項加上家裡又有人煮給她吃的緋山而言,身體缺乏需要咀嚼的食物時,不會令她坐立難安。

     

      「ビール、飲みたいなぁ。」(註十)

     

      咋了咋舌,麥子的香氣在鼻翼打轉,在喉內呼喚,根本無法專心研讀眼前的論文。

     

      可是,昨晚一次喝了三罐,白石一罐她兩罐,負責拿的白石關冰箱時,好像說了句:「明天得去補貨了。」

     

      ……嘛,外面正下著傾盆大雨,又不想現在下樓去買。

     

      緋山不死心地站起,伸了伸懶腰,拖著步伐到冰箱面前,有什麼飲料喝什麼吧。

     

      翻翻找找,差點手都要伸往冷凍區時,怎麼會多一瓶葡萄酒?

     

      「這妳買的?」

     

      白石正巧走進廚房。

     

      「啊!緋山さん,那個、那個是……」

     

      「說。」

     

      緋山瞇著眼,語氣裝兇,但其實正憋笑著,畢竟優等生難得慌亂的樣子。

     

      「那是……要慶祝妳生日用的。」

     

    -END-

    註十:好想,喝啤酒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19
    同居(21/30):家庭影院

     

      緋山最近迷上了現下挺流行的一人紙箱電影院。

     

      兩人的電影愛好不同,交集不多,如果劇情不是特別刺激驚悚,邀約陪看的那一方,常常被睡神召喚,「咚」的倒在另一方肩上。

     

      「躺在地上看,不會不舒服?」

     

      白石替自己倒了杯水,經過在客廳準備享受視覺刺激的緋山。

     

      「在床上看一定會睡著的。」

     

      把手機固定好後,緋山連自己都沒瞥一眼,躺好後將紙箱罩住整張臉。

     

      一副拿她沒辦法的神情,白石聳了聳肩,進到房間繼續練習明天要在母校明邦的演講。

     

      ……

     

      「終於!」

     

      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白石抬頭看時鐘,長短針都要在十二重疊,緋山都還沒回來。

     

      再看會傷眼睛的!

     

      倒是意料之外,眼看在地毯上的緋山,身軀呈現放鬆姿態。

     

      這不也……睡著了嗎?

     

      白石拿起手機,電影<la la land>接近尾聲,男女主角各自達成夢想,卻無法走到最後。

     

      輕輕掀開紙箱,一手伸到緋山兩膝之下,一手繞過對方脖頸,探至腋緣,公主抱起回房。

     

      「唔……」

     

      醒了?

     

      但緋山只是小小的抽動眉頭,又抿了抿嘴,往自己胸前膩了膩,看得白石不由得揚起嘴角。

     

      怎麼辦啊,好想捏,小巧的鼻尖……

     

    -END-
  • 11 飛虎景陽 2019-8-16
    0 20
    同居(22/30):夏日書房下午茶

     

      錫蘭紅茶淡雅的香氣,不甜膩,書頁都沾染了些,飲盡回甘。

     

      白石手上的文庫本翻到底時,正在看電視劇的緋山也將耳機摘下。

     

      「還是不能接受凪給自己放個小假的理由,不過劇情轉折起伏好多,前面才剛討厭慎二,現在開始要同情他了……啊還有阿權真的不會跟人保持距離,有夠花花公子的。」

     

      白石用叉子叉了一塊起司蛋糕,「那妳覺得,不太相熟的人與人之間,應該保持多遠的距離呢?」

     

      「這個嘛……」

     

      緋山手掌托起兩頰,努力思考起來,白石卻湊到她面前,嘴裡叼著蛋糕。

     

      「妳少玩我了。」

     

      一把將蛋糕從白石口中拿出,對方立刻淚汪汪的睜大雙眼。

     

      「妳、妳…蛋糕會讓我們有距離啊……」

     

      白石瞬間轉亮的眼神,緋山拿下對方眼鏡,取過文庫本來遮住。

     

      ……

     

      妳那樣看我,我會不敢親妳啊。

     

    -END-

     

    後記:上述日劇梗來自<凪的新生活>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