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抛砖引玉了,最近没什么灵感(一直在玩游戏),但身为红妈,必须得表示一下~

真的没有灵感,所以就按听的曲子取标题来写了。(白石:多亏了你,我大海大地天南地北都去过了,这次终于要上天了


正文↓


绯山美帆子毕业后离开翔北急救已经快要一年。

 

白石惠记得很清楚,最后见面的那天,她受邀独自到玛丽珍的小酒馆,不见一贯昏暗的灯光和诡异的音乐,只有摇曳的漫天星辰,以及那个人不输星星般晶莹的双眼。

 

那个星象仪后来一直在白石的桌子上静静沉睡,瞥见它时,脑海里每每闪过一张热情洋溢的笑脸,但久而久之,回忆就像包裹在肥皂泡里,从当下看去,七彩斑斓,模糊而扭曲。

 

当初是以什么心情和绯山医生告别的呢?

 

撑着头靠在桌上,白石伸出手拨了拨金属齿轮嘎吱响了两声,随即被胸前通信器的滴滴声盖过

 

第一通电话响起,急救中心平凡而紧张的一天便开始了

 

直升机飞往郊区的某个公园,在一块岩石山脚下,摔得浑身是血的年轻男性已经失去了意识。大概是因为山脚树,运气很好地没有直接成碎片,大脑也没有收到严重的创伤。藤川头上的汗总算稍微干了点他熟练地处理伤患右腿的开放性骨折,还有精力和目击者聊天,语气是有些装腔作势的从容。

 

而白石仅仅想到另一个从火车上摔下来却没这么好运的人,就没办法那样从容了,手指还有些僵硬。把那位名叫加地的伤患平安送回医院,她才得以长吁一口气。坐在办公室里盯着星象仪发呆,让神经稍微放松些。

 

要是星象仪能投出绯山医生的影子就好了。话说马上就是她的生日,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去见她一面呢?要是去的话,要送什么礼物?

 

——白石,我在想毕业之后离开这里,去青南的围产期医疗中心。……嘘!你别声张,我还没真正决定呢。……为什么先告诉你?废话,你不是我名义上的指导医吗?……话说你觉得怎么样?……这样啊,你也认为那里比较专业么。说到底,急救能做的事还是太少,嗯,我知道了,谢谢。……梦想?我不像你和蓝泽,有那么明确的使命感,我只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力做到最好而已。那边比较适合我啦,毕竟也算是专业。……

 

那时,绯山就是坐在走廊的椅上,对白石讲出自己毕业后的去向。延迟毕业的实习生嘴上说得轻松,可白石明白,这只她争强好胜的一面而已,绯山比他们这些同期更想得到认可,而且对自己有着很清楚的认识,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从道理上讲,就像蓝泽说,急救能学到的东西终究有限,但从感情上讲,绯山的离开带来了深刻的不舍和空虚,稍作想象就像是把白石吞了似的。

 

为了让自己静下心,也为了实现将直升机急救体系带回家乡的理想,白石这一年也拼命学习和提升自己。从外面看,她和和蓝泽都在为了实现目标而负重前行,可比起蓝泽那种独自攀登顶峰的坚强内心,白石自认为菜鸟时的犹豫和懦弱只是被很好地隐藏起来而已。独自登顶的成就感不重要,她只是更想与某个人分享到达山顶路上的美丽风景。

 

从山上摔下来的加地和蓝泽是看来是一种人。作为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专家,他谈起自己的过往时,脸上除了骄傲之外更多的还是向往。

 

无保护攀岩让我有种成就感。”他说,“因为没有防护措施,每一步都必须达到100%完美。完美,或者是死。这样当我登上顶峰的时候,那种欢喜就像磕了药一样……医生,你能明白吗?”

 

“大概不能。”白石对他笑笑,“为了获得这种感觉,死掉也没关系?”

 

“活着难道不是为了追求极致的喜悦么?”

 

“这么说也没错。”

 

要是绯山医生听到她这么说,大概会目瞪口呆吧。也许还会很夸张地说些取笑的话,就好比,“天呐,这个傲慢医生什么时候如此善解人意了?”想象着那可爱的样子,白石不得不抿嘴来掩饰扩大的笑容。

 

“这很好笑吗?”加地以为白石是在笑他的人生观,有点不服输地问道,“白石医生觉得什么事最开心呢?”

 

“嗯……看书很开心,能把患者救回来也很开心,和喜欢的人一起做手术也很开心。”

 

喜欢的人一起做手术是什么啊!”加地大笑,笑着笑着,就开始叹气。

 

“我觉得这次摔下来,和我女朋友也有关系。……这么说可能不太公平,毕竟这都是我的错。我本应该专注在岩壁上,可我竟然,忽然想起和她一起攀岩的事,然后……”

 

加地说,就算自己死得早,那一定是攀岩的时候摔死的。他没法放弃这项运动,也劝过他女友离开,对方拒绝了,比较纠结的是,加地自己也觉得有个女朋友挺好。

 

工作和恋爱,一面是要集中精神才能做好的事,而另一面却要让人把精神分走一部分给别人,好像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开车回老家的路上,白石看到一块高耸的大石头,就想到了加地。她把车开得近了些,走到山脚下,用手摸着石头上凹凸不平的纹路和裂缝。当然,除了一手灰和胆战心惊之外,她什么都没能带走。

 

回到车里,她忽然很想给绯山打个电话。

 

“喂,白石?”

 

“绯山医生,在忙吗?”

 

“忙的话我才不搭理你呢。”绯山说,“怎么了?”

 

白石沉吟片刻。“围产期医疗中心,感觉怎么样?”

 

“哈?”

 

“我是说……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吗?未来,是不是比在急救要美好得多?”

 

“你这家伙又哪根筋搭错了。”绯山夸张地吐槽,又小声嘀咕,“好久没打来电话,就只说这些事么。”

 

哈哈……”

 

“这里也有很多厉害的人,比你和蓝泽还厉害但我不会输给他们的。”

 

“这样啊。”白石靠进皮座椅里,坏笑着问,“那联谊呢?”

 

“哪有时间,每天学习都够我受的。而且……”沉默过后,一阵叹息。“算了,反正这都不重要。”

 

“辛苦了,那,加油?”

 

“少来。你也要好好干啊。”

 

好好干是可以,但是缺了点什么。白石趴在方向盘上,盯着远处的麦田。麦穗在风中摇曳,可没能像扫帚似的扫清她心头的云雾。

 

白石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绯山医生,也不打算骗自己,只是犹豫着要不要亲口说出来。

 

回老家整理东西时,她发现了一件早就被遗忘到角落里的东西——一架天文望远镜,好像是小学有一次过生日时父亲送的礼物。记忆有了线索,逐渐清晰,白石想起自己当时还拿着一本观星指南,每天晚上对着天空看上许久。学业变得繁重之后,看星星成为一种放松精神的好方法。再后来,她考上大学离开了家,为了成为一名和父亲一样优秀的医生,除了看书学习之外,就几乎没什么业余生活。到了翔北,还因此被绯山嘲笑过很多次。

 

曾经她是那么迷恋那片星空,金属圆筒和镜片缩短了和未知之间的距离,星轨连接着过去与未来,无论有过什么烦恼,都化为星云中的尘埃,湮没在蓝白色的闪光之中。

 

话说回来,小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这,只是单纯地感到开心而已。大概有些事情确实不需要想那么多,就算精神被一张张虚幻的网罩住,可身体的直觉总是不会说谎的不知道加地最终会做出什么选择,但是她自己却不想再让内心的纠结继续扩大了。

 

必须得做个了断才行。

 

拿出手机,白石给绯山发了一条消息。

 

“绯山医生,我不是只会和直升机谈恋爱的书呆子。”

 

“哈?!”

 

“下周二有时间吗?我想带你去个好地方。”

 

“……不需要临时加班的话就没问题。”

 

以帮藤川值了两次班为代价,白石得以空出一整天。那天晚上气不错,她开车到围产期医疗中心门口,等待了一会儿,某个令人怀念的小小身影出现在车窗外。

 

“上次你说带我去的好地方,是玛丽珍的酒馆。”

 

绯山穿着高领针织衫和九分裤,很熟练地上了白石的车。副驾驶的椅子位置刚刚好,仿佛还停留在她把她送到青南住处的那一天。

 

“嗯,幸好天气不错,否则我确实是想带你去那里来着。”

 

“真的假的!?”

 

“假的。”

 

“我说你啊……”

 

车子缓缓启动,经过减速带时,后备箱发出了咣当咣当的声音。绯山很好奇里面装了什么,白石只是笑而不语。后来车子上了高速,最终开到某个公园里。

 

“我有一个患者从这上面摔下来了。”白石指着眼前的石头山说。

 

“所以?”绯山双手交叉在胸前,挑着眉。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公园也算是个观星圣地。”

 

白石说着,从后备箱里拿出好多包裹,具体来说,是伸缩帐篷,食物相机和天文望远镜。摆好之后,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的双筒望远镜。绯山愕然地看着这一切,半天没说出话。白石也没让她帮忙,自己忙活完,一脸骄傲地介绍起来。

 

“这就是我说的好地方,看。”

 

白石举着手臂画了一圈小河,草地,石滩,小山,倒很像是个微缩版的国家地质公园。此时太阳已落下很久,而天边仍然倔强地泛着青白色的光,像分了层的鸡尾酒,看上去很好喝的样子。在已经变得漆黑的最上层,能看到闪烁的星星,有些亮得像一团火,有些聚在一起像砂子。白石搭好三脚架,正在调试相机和望远镜,绯山很不客气地坐到帐篷前的毯子上,拿起一块三明治大快朵颐。

 

“你不会是现学的吧。”绯山本来想说望远镜的事,没想到三明治也很好吃。

 

“说来话长。”

 

白石站起身扭了扭脖子,招呼绯山到望远镜这边来。

 

“能看到什么?”

 

先找找北极星。”白石展示了自己手机里的app,感慨道,“现在科技真是发达,以前我就只能对着书看,现在用手机连方向和时间都能对得上。”

 

说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些东西啊?

 

“最近才想起来的。”白石说,看绯山还愣着,有些不安地问,“绯山医生觉得很无聊吗?”

 

“没有,怎么说呢,就是有点惊讶吧。”绯山把眼睛贴上去,果然看见一颗又大又亮的星星。“哇,白石,我看到勺子了!”

 

“嗯,那接下来找找天蝎座吧,先把焦距调回来,要不然你会晕……”

 

白石指导绯山操作,一边用手机查找位置。绯山等得无聊,自己随便转着方向,忽然大叫一声。

 

“这是什么啊,太好看了吧!白石你快看。”绯山仍然贴在望远镜上,伸出手指着天。白石无奈地笑了笑。

 

一团云,像漩涡似的。紫金色?好像又有点蓝。”

 

“大概是仙女星云吧?既然能看得这么清楚。”

 

“过来看看嘛!”

 

白石被绯山拉过去,差点撞到她的脸上。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白石有些害羞,急忙装作看星星的样子,好不容易心跳随着星星的闪烁缓缓平复忽然绯山又整个人贴上来,把她挤到一边没想到绯山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现在却守着望远镜看个没完,连白石的手机也给抢去了。说说笑笑之间,她们找到了天蝎座,找到了天狼星,找到了很多希奇古怪的星座。

 

折腾累了,绯山躺倒在垫子上,原本低沉有力的声音变得轻飘飘的。

 

“白石,你说为什么一看到天空、或者大海什么的,心情就会变得特别好呢?”

 

不知道。”白石想了想说,“以前我看星星的时候,总会想象着自己开着飞船在星辰之中穿梭,追逐着未知和自由。这算是用幻想给自己的心灵放个假么?”

 

“你这医学狂人也能说出这种话。”绯山笑了笑,沉默一阵,又感慨道,“不过啊,曾经那么喜欢过的东西居然忘记了,你也真是……不过,我也没资格说你。”

 

“除了医学,绯山医生也有别的爱好么?”

 

“当然,我可不是只会看书的袋鼠。”绯山一下子坐起来,掰着手指,半天也只说出一个音节。

 

“呃……”

 

“联谊?”白石笑嘻嘻地接茬。

 

“白石,我警告你……”

 

“呐,绯山医生,当初为什么会想到用那个星象仪呢?”

 

“我、我只是觉得那样气氛很好。”绯山涨红了脸,像吐葡萄皮一样吐出这句话。“我感觉你会喜欢。”

 

“我确实喜欢,曾经喜欢夜空中的星星,现在,又多了你眼里的那些。白石舔舔嘴唇,深吸一口气,轻柔地将目光放在绯山的双眸之中,“生日快乐,绯山医生。”捏紧的拳头从兜里拿出来,递到呆住的绯山面前。

 

“还有就是……我喜欢你。是想成为恋人的那种哦。”

 

拳头缓缓松开,一颗夜光珠静静地躺在白石的掌心,黄道十二宫的星座图在夜里撒发出温暖而迷人的光辉。绯山惊得说不出话,浑身紧绷,一动不动。白石于是牵起她的手,把礼物交给它的主人。

 

“其实一年前的那个晚上我应该就想说出这句话了,或者还要更早……那时的我不想让自己的感情影响到你,怕你因此而选择离去,或者因此而选择留下,或者,因为某人自私的一厢情愿而分心。”白石柔声说,“给你造成困扰实在是对不起,可我觉得我必须说出来。明天之后,如果你不想再和我说话,我也不会——”

 

“啰嗦,太啰嗦了,你说完了吗?”绯山捏紧拳头,捶在白石腿上,瞪着她,“会影响到我?你以为你是谁啊!就算同时和十个人谈恋爱,我也不会被影响的!”

 

“这……”

 

“笨袋鼠,书呆子,傲慢医生!”绯山狠狠骂了几句,发泄够了,双手捧着夜明珠,低头叹道,“这么重要的事,你、你怎么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啊,而且,为什么不早说啊……”

 

“呃,我刚才不是解释了嘛,你又嫌我啰嗦。”白石嘟囔着,看绯山皱着眉,急忙改口道,“那绯山医生不会不想搭理我?”

 

绯山没说话,但白石从她的表情读出了一切,于是向她身边挪了挪,把略显瘦弱的身子抱在怀里,鼓起勇气,在炸毛小猫鼓着的侧脸亲了一口。

 

……

 

晴朗的夏夜,在某个独栋小房子的屋顶上,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正在看星星。

 

这是白石惠和绯山美帆子的家。虽然绯山坚称它位于青南和翔北中间,但只要打开地图看一眼,就能发现它明显是靠近翔北的——被指出这一点的时候,绯山总会双手一摊,无所谓地说,“反正那个家伙比较忙,让她捡到便宜了,谁让她是急救的leader呢?”

 

此时,这位青南新任医局长拿起盒子里的双筒望眼镜,忽然想起曾经同样的星空下,那个她以为是个呆子的家伙,竟然导演了一出浪漫的告白。

 

“白石,那天晚上你真是把我吓到了。”

 

“那天?”白石的精神和软糯的声音似乎都还粘连在天边的星云上,“哪天?”

 

绯山没说话,白石离开望远镜,不解地看着她。近来有些削瘦的脸上表情不太自然,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来:“七年前!”

 

“噢,是我们的纪念日啊。”

 

“你为什么笑得那么恶心……”

 

白石知道她是在害羞,也没吐槽,问道:“美帆子是没想到我会那么直接么?”

 

“当然啊,一点都不像你。”数落起自家恋人来,绯山就变得相当坦率了,“你就算在心里憋一辈子我都不会奇怪。”

 

“也许吧。”白石昂着头,感叹道,“说不定在宇宙的某个角落,另一颗星球上,另一个白石惠真的和绯山美帆子擦身而过,也许迟了很久才敢说出心意,也许一辈子都不敢说出来。但是我……这个地球上的我,应该做不到用努力工作来掩盖自己的心。”她顿了顿,手抚上望远镜。“而且,我不想再让时间冲淡回忆,比起被你讨厌,我怕我有一天会忘记曾经喜欢过你。”

 

“你不怕被我讨厌啊。”绯山挑眉。

 

“我怕。可我觉得你不会拒绝。”白石温柔地笑着。

 

“这么自信?”

 

因为你望着我的眼眸里,除了迷人的黑夜之外,还有着一片浩瀚的银河呀。

 

绯山的表情果然如白石预料的那般变得非常有趣。

 

“哪、哪个星球的你都会若无其事地说出这么羞耻的话来吗??”

 

“不知道。”白石笑嘻嘻地把绯山搂进怀里,顺毛一样抚摸着她的背。“我只知道,现在这个星球上的我,一定是最幸福的了。”

最新回复 (20)
  • 6 小刘只会碎碎念 2019-9-26
    0 2
    第一!先来占个坑!睡前慢慢看!嘻嘻嘻
  • 14 一嘛蘑菇 2019-9-27
    0 3
    啊啊啊啊白石竟然告白了,還這麼浪漫~真的是一個愉快的生日啊~
  • 6 小刘只会碎碎念 2019-9-27
    0 4
    看见加地说的话,突然想起来,徒手攀岩里的老哥好像也说过,因为有了女朋友都害自己不能专心攀岩了呢!XD
    果然还是绯山医生最厉害!同时和十个人谈恋爱都不会受影响2333
  • 10 餘了夢想 2019-9-27
    0 5
    我還以為是真的上天XDD (太空人的愛情故事之類的)

    不得不說經過各位作者大人的訓練

    白石情話得愈來愈得心應手,不但不呆了,說完還等著看緋山的反應XDDD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27
    0 6
    一嘛蘑菇 啊啊啊啊白石竟然告白了,還這麼浪漫~真的是一個愉快的生日啊~
    这次让她鼓起勇气告白了,因为Stargazer这曲子实在是特别积极向上的那种,好像听着听着脚下就出现了一道彩虹桥,能顺着跑到天边去摘星星XDD
  • 14 一嘛蘑菇 2019-9-27
    0 7
    小刘只会碎碎念 看见加地说的话,突然想起来,徒手攀岩里的老哥好像也说过,因为有了女朋友都害自己不能专心攀岩了呢!XD 果然还是绯山医生最厉害!同时和十个人谈恋爱都不会受影响2333
    因为那十个人都不是白石 (≧∀≦)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27
    0 8
    小刘只会碎碎念 看见加地说的话,突然想起来,徒手攀岩里的老哥好像也说过,因为有了女朋友都害自己不能专心攀岩了呢!XD 果然还是绯山医生最厉害!同时和十个人谈恋爱都不会受影响2333
    是啊,由于时间有限,我脑子里只想到那个老哥说过的话哈哈哈哈,徒手攀岩看得我手上冒汗www
    绯山医生:和十个人谈恋爱而已,我一般都是被追的那个,根本不需要自己费心~
  • 14 一嘛蘑菇 2019-9-27
    0 9
    餘了夢想 我還以為是真的上天XDD (太空人的愛情故事之類的) 不得不說經過各位作者大人的訓練 白石情話得愈來愈得心應手,不但不呆了,說完還等著看緋山的反應XDDD
    終於不用鞭策女兒~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27
    0 10
    餘了夢想 我還以為是真的上天XDD (太空人的愛情故事之類的) 不得不說經過各位作者大人的訓練 白石情話得愈來愈得心應手,不但不呆了,說完還等著看緋山的反應XDDD
    其实想过太空人,但我个人对宇宙的兴趣没有对这片蓝白相间的土地那么深,所以了解不多~但是感觉该写的都写过了,再写就都没什么新意,只好上天……
  • 9 緋山的白石犬 2019-9-27
    0 11
    木頭白石直接告白了,但告白完又要道歉…不過星空下告白真的挺浪漫呢
  • 8 台柱公园 2019-9-27
    0 12
    看星星也是我喜欢的!!!白石医生干得好!!!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27
    0 13
    緋山的白石犬 木頭白石直接告白了,但告白完又要道歉…不過星空下告白真的挺浪漫呢
    优等生把好话赖话都说一遍才能让自己有安全感w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27
    0 14
    台柱公园 看星星也是我喜欢的!!!白石医生干得好!!!
    白石: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太阳,我就是你的星星~
    绯山:///
  • 14 一嘛蘑菇 2019-9-27
    0 15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白石: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太阳,我就是你的星星~ 绯山:///
    緋山:你最近究竟看了些什么书⁉︎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27
    0 16
    一嘛蘑菇 緋山:你最近究竟看了些什么书⁉︎
    白石:看得都是写给你的情书~
  • 11 飛虎景陽 2019-9-27
    0 17
    一開始以為升天是領便當了QwQ

    白石真不愧是高富帥擔當,送夜明珠跟宇宙加持,會有人不答應嗎XDDD
  • 6 小刘只会碎碎念 2019-9-28
    0 18
    一嘛蘑菇 因为那十个人都不是白石 (≧∀≦)
    可不是嘛 也不知道白石一说情话就脸红的人是谁?还说不会分心!
  • 7 qdhsy1983 2019-9-28
    0 19
    情话小王子随时上线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28
    0 20
    飛虎景陽 一開始以為升天是領便當了QwQ 白石真不愧是高富帥擔當,送夜明珠跟宇宙加持,會有人不答應嗎XDDD
    在我们这的土话里,上天的语境是这样婶儿滴:就你这怂样还敢告白?你咋不上天呢?
    高富帅:这次有宇宙和星星加持,我就上天了~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