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の绊】我们之间没有如果 ed章鱼丸 白緋 已完結

站长 admin 2019-6-3 4129

最新回复 (51)
  • 站长 admin 2019-6-4
    0 41
    “脑搏动不理想啊……”藤川看着覆盖在脑组织上的暗红色血肿和零星散碎的破损组织被吸引器一点一点的吸除后,微微的摇了摇头,“颅内压还是高。”

    “体位再抬高一些,20%甘露醇快速静滴。”

    促使自己转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每天来回于两个科室之间的疲累,更不是因为自己在各方面已经到达临界点,而是美帆子的一个细微动作,哪怕就出现过一次……

    每天,只要有时间自己都会在美帆子的病房里陪着她,跟她说着急诊科里“有趣”的病例,说着自己突然想起我们的小公寓,回去打扫卫生时灰尘把自己吃的要戴两层口罩才能顺利进行,也说了十年里,一直以来很多想对她说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话。昏迷中的她很安静,美帆子一直都不知道,我其实很感谢她第一次上heli后,没能果断决定就地分娩的失败经验,这么说很腹黑吧,可是因为这个失败,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后来的自己说了很多很多她以前都不知道的小秘密。第二天清晨,我在她眼角边发现了泪痕……

    “绯山的肺炎……怎么样了?”

    对于长期昏迷的病人来说,任何脏器的感染都有可能演变成致命因素。半个月前美帆子因为肺炎高烧不退,血氧饱和度一度低于94%……在最关键的那几天,大家每天都会来看她,一起研究治疗用药,给她鼓励。美帆子也很争气呢,情况一天一天的好转,我知道就算现在的她没办法起来,没办法说话甚至连手都没办法动一下,但是她能感受到大家,感受到我……她从来没有真正的“昏迷”过……

    “昨晚11点退烧了,手术结束后很快也要复查X光片了。”看着血肿清除完毕后,脑组织上的动脉搏动依然很差,随即开始慢慢膨胀,数个颜色深红的血点逐渐渗出,自己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急性脑肿胀。

    无论是在急诊科还是神经外科,它一旦出现都是最可怕的情况之一,严重时甚至会因为内压过高而出现脑组织爆裂,死亡率和致残率都非常高,预后也相当不好……

    “过度换气,明胶海绵。”深红色的渗血点被逐个填塞压迫止血后,体征监测的警报器因为血压过低而促发,屏幕上刺眼的红色数值闪烁不停,“输红细胞和血浆,多巴胺,间羟胺,乳酸钠林格静滴。”

    转科以后,手术室是自己去的最多的地方之一。也许优等生真的有着善于学习的天赋吧,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会跟着西条部长参与他一台又一台难度不低的手术。从一开始的助手位置变为能够主刀任何一台开颅手术,除了充分运用自己的学习能力加倍付出以外,似乎也没有别的方法能更好的去完善自己的能力了。

    眼下膨出的脑组织几乎快要达到骨窗,这样下去病人会死在手术台上……

    “行内减压术,”深呼吸后,看着骨窗边丝毫没有减缓的膨出速度,如果要关颅,只有这个方法了……“切除额颞极。”

    手术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清晨6点30分了,病人被送往影相科复查CT,藤川一出来就被家属追问手术情况。天花板上亮眼的白灯照在他眼镜片上的感觉,就像卡通片里即将搞事情时镜片会反光的效果一样。家属那边有藤川去说明,那自己也该回去美帆子那里了。

    “手术顺利吗?”

    打开房门,是蓝泽站在美帆子病床边看着她的各项检查指标。

    “出现急性脑肿胀了,”走过去伸手探了探美帆子额头的温度,“最后只能切除额颞极。”

    “我在手术的时候,听新海说明天会有几个著名的神经外科教授来翔北交流,”蓝泽习惯性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有一个教授似乎对你很感兴趣。”

    疑惑的皱了皱眉后看着他,“为什么?”

    那时候蓝泽并没有继续再说这件事,而一天后自己也面临一个重要的转折。

    早上查房结束后,西条部长递给我一份病历,翻开后是病人的基本情况,年龄和美帆子相仿,3个月前出现眩晕情况加重,饮水呛咳并一侧肢体麻木,MRI显示延髓占位,病症确诊为脑干胶质瘤……

    一年前当自己看着美帆子的MRI片子时,离心一样的慌乱感是那时候唯一能感受到的,因为怕失去……当她顺利切除病变的畸形血管团后,那天的自己一直在等她麻醉药效过后醒过来的那一刻,每一分钟都觉得像被加倍拉长后的感觉,因为期待。而自己的能力一点一点不断得到扩充后,一直被称为人体禁区的脑干也成为了自己最主要的针对区域。美帆子病倒在这里,有一天我会在这里找到让她醒过来的方法……

    “看影像,”点开病人的影像片子后放大,“星形细胞瘤可能性比较大。”

    “看起来是考虑星形细胞瘤的可能性更大,但是还是要以开颅切除后送病理分析才能决定,”西条部长把桌子上散开的几份病例整理好后看着我,“这个病人明天会被安排手术,就交给白石你来主刀。”
  • 站长 admin 2019-6-4
    0 42
    “那助手是新海医生吗?”

    脑干胶质瘤在神经外科里一直都属于最危险同时也是最复杂最难缠的病症之一,预后差复发率高的特点,让很多病人即使下了手术台,也很难跨过5年的生存率,尤其位置在延髓,手术难度也会大大增加。

    “不是,我们科只有你参与这台手术,一向不苟言笑的西条部长,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容,“跟你搭台的是福岛教授。”

    世界上有很多问题总是喜欢突然而至,而答案往往都是单项选择。将近4小时的手术结束后,期间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的福岛教授,跟我说了很多他个人在神经外科上的经验和见解,甚至还教了我一些他最为擅长的颅底方面的病变处理和诊断技巧,只是自己从来没想过,他会给我一个跟他学习和研究的机会……

    “白石医生真正深入神经外科的时间还不算长,对脑干以及功能区和脑血管方面能有这样的心得很不简单呢~”眼前的教授丝毫没有严肃的气息,反而像一位平易近人的老者一样和蔼,“我知道你有一位病人术后一直昏迷不醒,让你困扰了吧?我想有一个地方如果你能去看一下,或许能帮助你找到原因和解决的方法。”

    “是哪里?”

    “巴洛神经外科研究中心。”或许是自己太久没有反应的原因,教授笑了笑说:“你不用现在就回答的,我知道你有你的考虑。我后天的航班回去,你还有时间好好想想~”

    在美帆子的病房里,走到窗前正好能看到停机坪上的heli,夕阳笼罩下从高处看过去,它就像会散发柔和的光一样。

    “美帆子~”拉过凳子坐在她床边,已经撤除了气管插管的她躺在那里依然安静的像睡着了一样。“早上我完成了一台延髓胶质瘤切除术,但是助手不是西条部长和新海医生呢。”

    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声音,没有回应的寂静让语调的高低起伏都显得很无力,就连说话的方式也单一的只剩下陈述句,“如果福岛教授问的是蓝泽,他肯定不会犹豫吧。”

    “美帆子……无助又不甘心的复杂心情渐渐让自己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你到底要睡多久?”一年了,这是自己第一次在美帆子昏迷后,对她问的问题……

    门口的敲门声响了三下后,进来的是蓝泽和冴岛。

    “绯山的指标恢复正常了。”冴岛看着美帆子今天复查后的各项常规指标,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扭蛋heli模型,“这是藤川出去买,说给绯山放在床头。”

    伸手接过对冴岛说了句谢谢后,原本寂静的病房里渐渐开始有了人气。冴岛说着三个fellow虽然进步不少但是每天还是能被他们气的半死,即使炮台的称号也威慑不了他们作死的勇气。蓝泽面无表情的说了些急诊科的情况后依然会问一些他感兴趣的话题,比如手术,比如巴洛神经外科研究中心。

    “决定了吗?”

    “没有,侧过头看着美帆子,苍白的脸色让自己心里有一种像是被某种东西大力捏住的感觉,“美帆子的肺炎刚刚好转,如果……”

    “你不是为了让绯山醒过来才转科的吗?”蓝泽切断了我还没说完的话,“不去接触更多疑难杂症和了解更先进的治疗水平,你怎么让她醒过来?”

    一瞬间病房里恢复了寂静的固有状态,各自沉默后僵局被冴岛打破。

    “白石,如果你担心绯山的话还有我们照顾她啊。”虽然是炮台一样的语气,但这就是冴岛一直以来关心别人的方式。

    “我不会让绯山在你没回来之前出事的,”蓝泽摩着自己的手指看着我,“而且我觉得,如果绯山知道的话她也会让你去。”

    后来冴岛因为EICU的病人抢救要赶回去,而蓝泽也准备参与被急救车送进来的病人治疗,在他出门前,自己也问了一件8年前就想问的事。

    “蓝泽医生,”看着他扭开房门后停了下来,“8年前我们毕业后你转科了,是因为蓝泽奶奶吗?”

    蓝泽并没有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只是单纯说了难度高,具有挑战性。大脑的确是神奇而构造复杂的器官,它的能力可以变得很强大,自身却又很脆弱。存储了很多美好的记忆,也会将痛苦的画面一并保留,印刻了很多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人,也容易随着自身的哀弱而将他们逐渐抹去。
  • 站长 admin 2019-6-4
    0 43
    一年后。

    15小时的长途飞行在飞机一下地后,背后的每一块肌肉和脊柱都像僵化的感觉一样,站直身子后关节间发出的喵声连自己听了都觉得是不是应该适当去运动了。

    打开手机将飞行模式关闭后,一堆堆的信息接踵而至,打开它们几乎都是研究中心发来的病例,CT和MRI,以及朋友发来的到达后要报平安之类的信息。但是自己最在乎的,还是蓝泽他们每天发给我关于美帆子的情况。

    一边看手机一边推着自己的行李箱时,感觉到前面像是有人过来的样子,于是自己往左边移开了,而对方也移到了左边。看着信息里藤川发来的美帆子的情况,没有想太多就往右挪开了,只是对方这次也还是站在我前面……

    当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后,是自己从怀疑到不敢相信,最后变成渐渐忍不住的激动而微微颤抖……站在面前的,是每一天都会让自己挂念的美帆子。

    “什么东西这么好看???”美帆子毛茸茸的脑袋靠过来,她身上熟悉而久违的气息清晰而真实,“走路都不舍得放下手机啊~”

    “美帆子……”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情绪逐渐让鼻子酸胀,眼泪很快就将视线浸没的一片模糊。

    两年前,最后一次被美帆子抱着的时候是她手术前我们去新胜寺祈福,那时候的感觉压抑而窒息。两年后再度被她抱紧,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感觉,是一种再累再辛苦,有她在所有事都值得的幸福感。

    “好啦~”抬手顺了顺我头发,“机场大庭广众还哭唧唧的。”

    “就是机场才哭唧唧啊……”不舍的紧紧抱着她,把头轻轻搁在她肩膀上蹲蹲,不安定的感觉像是怕自己一松手美帆子就会消失,直到死死的抱着她被她嫌弃后,自己才讪讪的松松开手让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拿完车放好行李后,在回去的机场高速上,我一直狐疑的看着美帆子。“现在想想,我就说为什么蓝泽有时候说完你的情况后,再多问几句他居然回我无路赛……”略带些委屈的表情看着开着车的她,“还有藤川!他发完你的东西后会像手机中毒一样发10个表情给我!”越说越从委屈的样子变成带着些生气的感觉,“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走了之后啊~那些信息到后来都是我发给你的了,”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看了我一眼,“翔北急诊的2个飞行医生和护士太头痛每天怎么编造我的东西发给你了,于是我自己动手了~”红灯前美帆子渐渐轻踩刹车。
  • 站长 admin 2019-6-4
    0 44

    “惠~”转过头看着我,“你还记得你之前的春祭愿望吗?”好看的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记得~”

    看着她那种自信的笑容,即使她什么都不说,自己也会跟着嘴角微微上扬。

    “回到翔北后不要太感激我~”绿灯后,美帆子渐渐加速,“三井医生回来了,fellow他们也顺利毕业选择留在翔北。他们现在的能力,比你带的时候好多了~”说着还要转过来对我做了个眉毛上扬的得意样子,“救治率今年已经快要跟黑田医生在的时候持平咯~”

    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美帆子的我,鼻子酸酸的感觉再度袭来,带着鼻音忍不住的吸了一下鼻子,美帆子关切的转过来看了我一下,“怎么了???”

    深吸了一口气后,平复一下自己还存在鼻音的声音,“美帆子,其实在你昏迷后,我的愿望就变了。”看着她认真开车又想转过来看我的矛盾表情,自己一秒就笑了,“希望你能醒过来是我的新愿望,而我的旧愿望,你也帮我实现了。”

    “傻瓜……”美帆子也吸了一下鼻子,“开车的时候不要说这些!”

    “那我如果回急诊科是美帆子当leader吗???”

    “这个位置还是留给你吧~我已经被人私下叫成翔北辣椒了。”

    “美帆子……其实你这个辣椒的称号,10年前就有了,不过那时候还有个小字在前面……”

    “无路赛!”

    医学里面有奇迹吗?有,一直都有。很多事是现今科学和医学无法接受也无法触及的,但无论面临的境地是好是坏,都不要轻易的放弃它,万一真的奇迹发生了呢?

    THE END

  • 10 緋山的白石犬 2019-6-8
    0 45
    這篇應該是那個時期吧裡虐白白虐得最厲害的文?開始沒多久就開始虐
  • 15 一嘛蘑菇 2019-6-8
    0 46
    緋山的白石犬 這篇應該是那個時期吧裡虐白白虐得最厲害的文?開始沒多久就開始虐
    我覺得最後能好起來的都不算虐了(是被虐得太慘了的後遺症?
  • 2 大吉 2020-2-4
    0 47
    太虐了吧,这篇什么病都找上她俩
  • 15 一嘛蘑菇 2020-2-5
    1 48
    大吉 太虐了吧,这篇什么病都找上她俩
    就我一个觉得HE就好了吗?
  • 10 緋山的白石犬 2020-2-5
    1 49
    一嘛蘑菇 就我一个觉得HE就好了吗?
    最後能在一起已經很好,前段虐虐更健康
  • 11 呆亭 2020-2-6
    1 50
    一嘛蘑菇 就我一个觉得HE就好了吗?
    只要最後HE就好!!
  • 2 大吉 2020-2-11
    0 51
    一嘛蘑菇 就我一个觉得HE就好了吗?
    对不起,我收回说这篇虐的话……今晚连看了几篇领盒饭的,这篇真的不虐
  • 15 一嘛蘑菇 2020-2-12
    0 52
    大吉 对不起,我收回说这篇虐的话……今晚连看了几篇领盒饭的,这篇真的不虐
    大家果然都是被虐得太惨了……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