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一个急刹车 生火杀夜 白緋

6 生火杀夜 2020-7-17 1535

夏日的早晨。

冲完澡的绯山裹着浴巾回到了卧室,厚厚的窗帘密不透光,摸索着开关,打开了一盏暖黄色的夜灯。

轻轻拉开抽屉,取出一套黑色的真丝内衣裤,放在自己的枕头上。绯山解开浴巾,挂在衣柜门的勾子上,背对着床,弯腰抬腿,缓缓地穿上半透明的内裤。

轻手轻脚地坐在床上,绯山转身拿起内衣,俯身穿上,肩带松松地挂在肩上。绯山反过手来摸索着扣上搭扣,最下面一颗总是很轻松就能扣上,而上面那两颗却调皮地轮流滑落,扣上了这颗、那颗就滑掉了。坚持了一会,绯山手臂都有些酸了。

听到被窝里发出一点挪动的声音,感觉到白石温暖的指尖触碰到了自己的背,紧接着就有柔软的唇伴随着滚烫的呼吸,贴上了自己的脊椎,绯山的嘴角条件反射般勾起,“ごめん,吵醒你了?”

“没有,”白石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满是沐浴露香味的背脊,刚醒过来的人视力模糊,在微弱的灯光下,怎么也看不清黑色内衣上的黑色扣子,有些懊恼地抱怨:“好难扣哦这件。”

“对吧?”绯山心里的潜台词是谁叫你非要送这样的礼物。

“干脆别穿了。”白石叹了口气,拇指和食指熟练地一夹,松开了唯一扣上的那一颗,顺手一用力把原本坐在床边的人捞回了床上。

“啊!”突然感到胸前一松的绯山吓了一跳,紧接着就倒在了白石怀里,“干嘛呀你!笨蛋!”

白石不由分说地帮绯山把被子盖好,在她生气之前,紧紧地搂住她,吻向她的额头,“美帆子乖,陪我再睡一会吧。”

“今天上午要回青南呢……”绯山嘴上不乐意,身体却似乎放弃了挣扎。

“待会再去,我开车送你。”白石轻轻地拍了拍绯山的背。

“真是的,拿你没办法……”绯山嗔怪地挣脱白石,脱下被解开的内衣扔到身后,调整了一下睡姿。

“其实你每次洗完澡,我都半睡半醒地看着你穿衣服。”白石心满意足地把绯山重新揽入怀中。

“色狼!”

“今天终于有力气爬起来把你拽进来了。”白石温暖的唇贴在绯山的额头上,随着说话的节奏一开一合,蹭得绯山有些痒痒。

“变态!”

“美帆子再骂我,我就要动手咯。”白石搭在绯山腰上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以示惩罚。

“DV!”

被骂了的白石也毫不生气,嬉皮笑脸地把笑意吻进对方嘴里。从温柔到激烈,缠绵的长吻结束,白石眯着眼睛,狡黠地看着因为缺氧而面色绯红的恋人,坏笑地开口说道——

“いただきます。”




注:
1. DV: domestic violence ,日语里有家庭暴力的意思
2. いただきます:我开动了


最新回复 (2)
  • 0 2
    平时一本正经的优等生“坏坏”的一面,赞!∩ε∩!
  • 5 Kay 3月前
    0 3
    哈哈哈 好誠實的說都在偷看她穿衣服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