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偵探遇上了醫生 Kin 白緋

9 Kin 2021-2-9 828

劇荒的我今天又翻出了夏洛克小姐

結果被瘋狂插刀

再也不可能有第二季了´_>`

ooc我的 好像是紅攻(?)

或許應該可能也許會不只一篇

就這樣吧 以下正文(´▽`)ノ

最新回复 (6)
  • 9 Kin 2021-2-9
    1 2

    緒方又被我反覆傷害

    這次直接一句對白沒有就領便當了

    啊 心情舒暢(魔鬼本鬼


    ------


    雖然別人都說那位偵探小姐不僅毒舌還不懂什麼叫關心,但白石很清楚,緋山其實比誰都溫柔。 

    那是白石從敘利亞回國的第一天,向來很照顧她的大學前輩緒方親自來了機場接她,誰知道當天晚上白石就接到警方通知,緒方被人殺害了。 

    “這樣的案件你也要叫我來?當麻紗綾你是覺得我很閒嗎?”緋山來到案發現場不久,瞭解到現場情況和死者的人際關係後好像就已經把真相推理出來了。 

    “一課好像為了別的大案子而忙得不可開交,就把這件丟給我了,可是無關SPEC的案子我都沒什麼興趣。”某個拖著紅色行李箱的女警看著有些不耐煩,催促著緋山快點說出案件真相。 

    白石在一旁都看呆了,先不論為什麼這世界會有人能夠長得如此相像,令她最想像不到的是日本警方居然真的會有像福爾摩斯一般存在的顧問偵探。 

    個子不高,但穿着恨天高使她看起來氣場十足,外套應該是愛X仕的,顧問偵探的薪水很高嗎?手指乾淨而修長,指甲也意外的修剪得很短,好像沒有美甲的習慣…… 

    “所以說,兇手,就是你們!” 

    白石被緋山的話拉回現實,仔細聆聽著她的推理,聽到最後,她實在是震驚到腦子短路。 

    向來形象良好、被同事和患者愛戴的緒方前輩私下竟然愛搞男女關係的渣男,結果事蹟敗露,被情人們合謀殺害。 

    ------


    晚上,白石拖著行李回到新租的房子,猛然發現緋山就坐在一旁玩任X堂新推出的遊戲機。 

    “你怎麼在這裡?!” 

    “啊,你就是我的新室友啊……”緋山只是稍微抬眼看了看白石,接著繼續沉迷在遊戲裡,“房間鑰匙在鞋櫃上,你請自便。” 

    白石收拾好了房間,再去洗了個澡,吹完頭出來發現某位偵探還縮在沙發上玩遊戲。 

    “再玩下去會近視的!”剛把遊戲機搶到手,白石就後悔了,以前在醫院沒收患者們的違規物品的習慣居然在室友身上發作了,她此刻就想就地挖洞逃跑。 

    “對、對不起……我之前是個駐院醫生,所以……” 

    緋山拿回遊戲機,看著螢幕上顯示的Game Over顯然有些失落,但她看起來並不生氣,“你應該感到慶幸,我對醫生們都蠻有好感的,尤其像你這種長得好看的。” 

    “謝…謝?” 

    緋山收起了遊戲機,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座位,又看了看白石。後者有些懵,愣了幾秒才明白緋山這是想讓自己坐在她身旁。 

    “你會很傷心嗎?” 

    “一開始是,不過當我知道真相之後就無感了,那種男人不值得我為他傷心。” 

    “哦,那就好,本來我還想著要是你很傷心的話,我就勉為其難的把肩膀借給你靠一靠,但現在看來是不用了。” 

    “……可是我想靠。” 

    “那也沒辦法,就當這是室友的友好交流好了。” 

    第二天早晨,醫生小姐是在偵探小姐的大腿上醒過來的。 

    -END-

  • 5 ChauMei 2021-2-9
    1 3
    哇!有新故事!
  • 14 一嘛蘑菇 2021-2-10
    0 4
    白石・華生?這設定太吸引了!
  • 9 Kin 10月前
    0 5
    說起白石會成為緋山的助手的原因,還得歸功於她的廠商後遺症。從戰場上回來,白石彷彿是不可避免的患上了這個病,聽見巨響引起應激反應,比如是心慌、頭暈目眩。

    緋山主動提出進行實驗的建議,最終發現白石其實只會對爆破的聲音有反應,所以回醫院當個住院醫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白石,你還不去找工作嗎?我不是跟你說過你的病完全不會影響你當醫生嗎?」

    「嗯⋯⋯暫時還不行呢,身為醫生的我,是要對病人的性命負上責任的!」

    看到白石那堅定無比的眼神,緋山也知道在爭辯下去也只會是白費心思,便從此不再過問白石找工作的事。

    沒有工作就等於沒有收入,雖然從前存下來的存款足夠讓白石過上好一段時間,可一直過著只有支出沒有收入的生活,遲早都會完蛋的。

    於是乎,我們的天才白石醫生,向她親愛的房東提出了這麼一個好提議——

    「查案的時候我當你的助手,任你差遣。日常的時候我會包辦家裡一切家務,如果你想的話,一日三餐都可以交給我。」

    「⋯⋯你想要多少薪水?」緋山發誓,她本來真的打算拒絕的。但誰能拒絕一個任勞任怨什麼都聽自己話的乖狗狗呢?

    「不用薪水,只要緋山小姐能夠免除我的租金以及與我平分平日的日常開支,比如買食物的費用⋯⋯啊,我食量很小的,還請你放心!」

    ———

    白石被緋山「包養」的日子,就這樣相安無事的過去了好幾個月。緋山也不得不承認,在辦案時候多一個助手,回到家多一個私人廚師,實在是人間一大樂事⋯⋯

    事情是在某次追捕犯人的時候發生的。

    被警察逼急的犯人劫持了來給緋山送便當的人妻白石,把刀子抵在脖頸上,很快就出現了一條駭人的血痕。

    「走、走開!不准過來!不然我就殺了她!」
    「放了她!」

    緋山很慶幸自己剛剛從辦案刑警那順來了一把手槍,雖然她沒有練習過槍法,但起碼能為營救爭取多一點時間。

    「放了她!她是無辜的!」緋山的雙手都在抖,卻還是不肯將槍口移離犯人,「不要再讓你的罪孽加深了!」

    就這樣僵持了好一會兒,緋山無法勸降犯人,也沒有開槍的勇氣,雙方只能乾瞪眼,互相威脅。

    『緋山小姐⋯⋯狙擊手已經準備好了,請你把槍放下,我們希望讓犯人鬆懈。』

    耳機裡總算傳來消息,緋山呼了口氣,將槍扔下,甚至將它踢近了犯人的方向,並且舉起雙手表示投降。

    「你幹嘛?!」

    「你說呢?」緋山閉上了雙眼,她不希望目擊到別人被一槍打死的場景,「那當然,是送你去見閻羅王了!」

    槍聲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響起的,但緋山並沒有因此放下心,反而是一個箭步衝向犯人的方向。

    「白石!」

    最近的日子過得過於安穩,緋山差點就忘記了白石一開始之所以會留在自己身邊的原因,是那該死的創傷後遺症!

    白石整個人都在發抖,不用帶著聽診器緋山也能感覺到她的呼吸脈搏都不對勁,一伸出手她就暈倒在了自己身上。

    幸好經過檢查後沒有大礙,這次的經歷卻讓緋山默默決定了不再讓白石跟住自己,當個普通醫生對她來說才是更好的選擇。

    「白石⋯⋯我們一切照舊,房租什麼的我不需要你付,但你以後不要再做我助手了。」

    剛清醒過來的白石有些虛弱,臉色蒼白,腦子好像也停止了轉動,想不透房東小姐的意思。

    「緋山小姐⋯⋯你想趕我走嗎?確實,我的確是個拖油瓶,如果不是因為我貿然出現,那個犯人⋯⋯」

    「犯人怎麼樣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

    緋山說得眼眶都紅了,她情不自禁伸手撫摸白石頸上隱隱約約還透著血紅的繃帶,「我那時候真的以為我要失去你了⋯⋯」

    白石就那樣愣住好一陣,最後好像總算猜透緋山的想法了,居然笑出了聲。

    「你、你笑什麼笑!」惱羞的緋山差點一個耳光扇過去,卻被緊緊的捉住了手。

    「華生是不會丟下她的福爾摩斯的。」

    「⋯你在說什麼胡話?!跟在我身邊,難道你就不會害怕嗎?」

    「害怕,我有時候看到刑警們別在腰間的槍,我也會心跳混亂,呼吸加速⋯⋯可是,我就想留在緋山小姐的身邊,不行嗎?」

    「也不是、不可以啦⋯⋯」











    許多年後,當研修醫們談起婦科主管醫生曾擔任警視廳顧問偵探的輝煌過去時,急救中心的組長總會滿臉笑容的告訴他們一切的細節。


    -END-
  • 9 Kin 10月前
    2 6
    前兩天翻看自己的作品時,偶然發現了這個坑呢⋯⋯是自己很喜歡的設定,所以還是多寫了一篇( ´▽`)
  • 14 一嘛蘑菇 10月前
    0 7
    沒想到福爾摩斯・緋山還是當了婦科醫生啊~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