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緋山醫生生賀文 - 9月27日 23:59 餘了夢想 白緋 OOC 短篇

10 餘了夢想 2019-6-8 1606

這什麼爛標題(我先自己吐蹧,幫大家省口水)

就是在短時間之內趕出來一篇

OOC 而且邏輯、跟劇情都不存在的沙雕生賀文

祝我最喜歡的緋山醫生生日快樂

超愛妳


(以下正文)


9月27日 16:27


「一、二、三」眾人默契地合力把傷患從推床移動到病床。

「女性,26歲,頭部外傷意識不清,懷孕約九個月,在救護車上確認過胎心音正常」隨車人員正簡要地匯報。


緋山接過護士遞上的超音波探頭,在女子腹部滑動尋到胎兒心臟,邊瞄著錶計算胎心音頻率。


「看來情況有變,可能是撞擊關係,胎盤出現早期剝離的現象,胎兒心跳快要掉出安全值,必須緊急帝王切開,立刻確認產房是否有空位」


「緋山醫生,婦產科回覆目前產房是都是滿的!大約30分後可完成一台刀,要等嗎?」護理士手裡話筒的對端正等著緋山決定。


「醫生..」孕婦不知在何時已清醒,抓住緋山握著超音波探頭的手「醫生,肚子好痛,寶寶…請妳救救寶寶」


超音波影像裡胎盤後方一大片血塊組織,還有緩慢,但確實在下降的胎心音,緋山知道沒有等待的條件。


「等不了,就在這裡手術,簾子拉起來作好隔離,call麻醉醫還有連絡新生兒科待命」


當機立斷脫下手套到外頭刷手,緋山再進來已是全套手術標準裝備,護理士幫她把背後的帶子繫緊

「我們這就把孩子抱出來,媽媽妳也要加油」


「開始吧」緋山接過手術刀,第二、第三輛救護車也在此時抵達。


「一下這麼多病患,沒問題嗎?」

「其中一位意識清楚,而且他們是家人,先收吧!」


總共三位傷患被送進急,殿後的是神色驚恐,不停呼喚丈夫跟懷孕女兒名字的中年女性。


「這位女士交給你們」藤川拍了拍實習醫的肩膀,走向看起來是父親的推床旁「來,一、二、三」

「看來…爸爸的狀況也很棘手啊」藤川剪開中年男子的衣服。


原本以為只是腿部開放性骨折的母親,在幾分鐘後突然休克,儀器發出刺耳的警報聲。


「傷…傷者血壓急速下降中」實習醫緊張地回報。


「超音波儀推去,先檢查,八成是肝或脾出血」緋山正好劃開子宮肌肉層,可以看到羊水囊,她朝護士伸手「鎳子」


「啊,找到了,是脾臟,脾臟破裂」實習醫大喊「腹腔有大量液體,估計出血量超過1500 C.C.」


「沒有時間排CT了,開腹找出血點直接止血,做得到嗎?」緋山用鎳子刺破羊膜,原本透明的羊水全成被染成鮮紅。


「沒…我…我不知道」今天值班的是對自己最沒信心的實習醫。


「藤川,你能幫忙嗎?」緋山的手在一漥血池中撈著命在旦夕的胎兒。

「抱歉,這裡走不開,雙側氣胸合併血胸,立刻要手術」藤川頭抬都沒抬「藍澤呢?」


「藍澤醫生手術中,讓我來吧」短馬尾高個醫生出現在急診的自動門外,實習醫彷彿抓到浮木,她語氣溫和「你在旁邊看著我怎麼做,能吸收多少儘量吸收,總有一天你得自己動手」


「真是可靠啊,Leader大人」緋山抓到了胎兒的腳,一把拉出已不適合再停留的子宮,剪斷臍帶後,一旁新生兒科醫生趕緊接手處理,幾秒後原本灰溜溜的嬰兒,終於發出來這世上的第一聲啼哭「是個可愛的女孩喔,恭喜,媽媽做得很好」


把產婦交給趕來的產科醫縫合,緋山沾滿血污的手術服換上新的,來到白石身邊。


「白石,昨天值夜班,怎麼不先回去?」緋山接過器械,開始縫合傷口

「有點累,所以直接在休息室睡著」


「那現在快回去!交給我吧」

「沒關係」按住組織,讓緋山能縫得順一點「緋山醫生要回青南,往後也沒有機會一起動手術」

「妳說得倒沒錯」


口罩跟帽子遮去兩人大部份的臉,所以對方是什麼表情,無從知曉。


9月27日 22:10


醫生的下班時間從來都是參考用,只要日期是對的就在合理範圍,但要說不累還是自欺欺人的,剛換好私服的緋山兩手向上拉直,讓跟著主人忙碌一天的肩頸伸展放鬆,今天白石不在,自己打車回去吧。


「緋山醫生辛苦了」

「白石?」看見端坐在辦公區朝她快速揮手的白石,緋山驚訝得手舉在半空中忘記放下「妳怎麼還在這裡?」


「我…就突然想到有些資料還沒弄好,緋山醫生要走了嗎?」

「唔…嗯」

「那一起走吧」

「雖然有車搭蠻不錯的,但是,欸…妳不會是在等我吧」緋山偏著頭打量白石。

「不是啊…真的在弄資料嘛」白石把頭轉開,按住電梯向下的按鈕。


9月27日 22:20


在累得無法思考的時候,只需要五分鐘車程就能到達的住處,對醫生們來說是必要的生存條件。


「白石,妳值了整夜的班,又在醫院待到晚上,先洗吧」緋山把沙發上摺好衣服推下地板,躺平的瞬間感覺到自己脊椎的滿足嘆息。

「那個…緋山醫生…今天…」

「什麼?」側過身,緋山單手支著頭。

「沒事,我先去洗澡」

「洗完換我」說完又躺回去。


9月27日 22:40


大浴巾披在頭髮上,躡手躡腳地拿起吹風機,把客廳的燈熄掉,確認沒吵醒睡著的緋山,白石回房裡把頭髮吹乾。


9月27日 23:00


「緋山醫生…」


誰在輕輕推著,應該是白石。緋山好想一直睡下去,但…她揉揉頭髮揉揉臉,東倒西歪撐起身體,不情願地睜開眼睛。


一片漆黑中,桌上有根小小的蠟燭。


「停電?」

「緋山醫生,生日快樂」


這才看清楚,蠟燭的火光下面還有塊小蛋糕。


「哈哈哈,等等,妳什麼時候變出蛋糕的?」


前幾天藤川不知在什麼巧合下看到緋山的生日就快到了,吆喝大家一起幫緋山辦個三十代最後一年生日會。


「千萬不要,這種敲鑼打鼓慶祝什麼的我最受不了,太矯情」緋山當場讓藤川踼了塊大鐵板「有誠意,私底下簡單的祝福就很好了」

「真的不是因為不想面對四十歲嗎?」不愧是ky王藤川一男

「囉嗦」緋山把病歷拍在桌上。


「剛剛到樓下便利商店買的,總覺得,還是要想幫緋山醫生慶祝一下生日,許願吧」搖曳跳動著火光的除了蠟燭還有白石的眼眸。


抿著唇,像祈禱的孩子般雙手緊握,虔誠許下願望後吹熄爉燭。


日光燈打開,蛋糕旁還有個紅色小絨盒,躺著對小巧的鑽石耳針,白石說,是生日禮物,也是恭喜她榮升青南醫局長的賀禮。兩個人分吃著小小的三角抹茶蛋糕,好甜啊,緋山想。


「白石」

「嗯」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噗,怎麼了緋山醫生,妳不是都直接問?」


「妳為什麼這麼溫柔呢?」緋山用塑膠小叉刮著盤子上的奶油。

「為…為什麼嗎?妳突然這麼問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白石搔搔後頸「大概…大概就是習慣」


「習慣?我們曾有七年沒有聯絡,妳這習慣怎麼來的?」

「嗯……」


「白石,妳記不記兩個月前我剛回翔北,去瑪莉珍店裡喝酒的事?」

「嗯」


「內,我們來玩個遊戲」在酒精成功地抑制思考中樞時,緋山拍拍微醺的白石

「好啊,什麼遊戲」


「我們來猜拳,輸的人,要說出一個祕密」

「還…是不要」白石的酒好像在瞬間退掉,囁嚅地說「緋山醫生妳醉啦,我們該離開囉」


「要玩嗎?這是最後一次了」

「好,來玩吧」


剪刀石頭布

白石剪刀

緋山看著自己的手,怎麼偏偏是布,再看看白石的臉,鬆一口氣的神情中也有點失落。


「那,緋山醫生,請告訴我妳的一個祕密吧」白石調整姿勢,正坐在沙發上。

「咳,眼睛閉起來,不然我說不出口」說要玩的是自己,輸了也只能認栽。


白石乖乖閉上眼,但好一陣子沒有動靜,等得有點不耐,索性把眼睛張開,這同時,緋山卻靠近,先是她的眼,然後她的唇。溫熱、濕潤、輕顫的柔軟、抹茶的苦澀跟奶油的香甜。白石不自禁再閤上眼睛。


這個吻結束後,緋山微笑著,但輕輕蹙眉,眼角聚了水光,白石只是怔怔地望著她。


「說完了,我去洗澡」迅速起身,卻被白石從身後拉住。

「再一次」

「再一次什麼?」緋山不回頭,聲音微哽。

「再猜一次拳,我會出石頭的」白石嚥了嚥「真的」

「笨蛋」緋山掩面。


白石自身後將她抱住。


9月27日 23:59


「嘛…既然注定要輸,我就直接說了,緋山醫生,我也喜歡妳,生日快樂」


———


天亮,緋山也醒了

躺在白石的床上,她身上什麼都沒有,除了白石送的耳環。


「好看,好適合妳」

「妳送的當然好看」

「美帆子昨晚許什麼願望」輕輕地吻著耳垂

「不想說」緋山伸手撥開白石,老在她耳旁說話,搔得她直打顫「反正⋯已經實現了啊」


緋山轉過身再把自己投入白石的懷抱。


(完)


(讀者:抗議,欸,作者菌,妳這進展太快囉)

(作者:緋山醫生都幾歲了,不趕一下進度怎麼可以?抗議無效)

————


不久前在下發了一篇緋山醫生的生賀文後, 阿七太太本著科學研究精神,想了解耳針到底是在脫衣前還是脫衣後戴上去的。


為了滿足我尊敬的紅白圈高產大佬好奇心,奉上一篇胡說八道小文,到底白白是什麼時候幫小紅把耳針戴上的


請見 After 23:59(R15情節,請自行迴避)

最新回复 (2)
  • 5 Kay 5月前
    2 2
    好久沒來看了,還是喜歡餘大的文筆,願大家都幸福健康快樂
  • 15 一嘛蘑菇 5月前
    0 3
    Kay 好久沒來看了,還是喜歡餘大的文筆,願大家都幸福健康快樂
    也很想念你啊Kay大~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