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 無極 白緋 短篇

版主 ifyou 2月前 238


作者:無極

原文連結:http://www.nixdix.com/book.php?action=detail&booktype=1&bid=ca2790e1ba277dc95a42d2b2c985dbd8

文章於2021年3月13日於plurk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簡介:
我不認識紗枝,但我就是想寫她

最新回复 (2)
  • 版主 ifyou 2月前
    0 2
    接二連三的工作排山倒海而來,在稍微空檔的禮拜二早晨平澤不想上班只想抱著相機往外衝

     

    「發燒重感冒,請假一天可以嗎?咳咳…」

     

    在得到口頭上的許可後,平澤整理簡單外出包思考要去哪裡好

     

    她的眼角瞄到桌上咖啡的手沖壺,放下手邊的東西走到桌邊

     

    銅製的金屬表面隨著歲月的洗禮已經沒有一開始耀眼的光芒,不斷的使用下反而摸起來有種親切感,這讓平澤想起前一位主人的溫和笑容

     

    她微微勾起嘴角,就是那裡了

     

    背好包包,拿好鑰匙關上門

     

    「喀」




     

    國內航線的班機到了一個蔚藍的海島

     

    第一次來到這裡是五年前,那時候也是同樣的心境,被工作逼迫的喘不過氣需要點調適而跑到這裡來

     

    平澤順著當初的路線走在路邊

     

    記得那時候是個多雲的天氣,同樣是個大熱天

     

    當時的她拿著相機到處拍,空氣裡吹著海風的鹹味,飄著海島的悠閒

     

    路邊的小花,被太陽照的油綠的草原

     

    攤開曬的一夜干,小朋友拿網子抓昆蟲

     

    還有坐在自家迴廊上戴老花眼鏡看書白髮蒼蒼的老奶奶

     

    老奶奶放下眼鏡從書中世界抬起頭剛好和平澤對到眼露出微笑

     

    「不是當地人吧?」

     

    「嗯」平澤點頭

     

    「過夜嗎?」

     

    「沒有,下午的飛機」

     

    老奶奶抬頭看看天空,然後微笑看向平澤

     

    「嗯,天空的雲有點多,如果可以坐早一點的班機回去」

     

    「謝謝你」鞠躬後紗枝繼續向前走

     

    拍了一整天到了下午,天空飄起細雨便成漸歇性的陣雨

     

    來到機場跟港口都表示天氣不穩定不能行駛

     

    完全沒有考慮到天氣狀況並沒有做好過夜準備的平澤坐在外頭的長椅看著天空

     

    烏雲越來越多沒有要退散的打算

     

    「小姐」

     

    平澤轉頭,那熟悉的笑容似曾相視

     

    「早上見過面,有談過話,那時候跟你說了要早點的班機回去,看起來還是來不及了」

     

    「喔,是你,已經提早來了,說是颱風來的比預期的快」

     

    「看起來也不能離開這,如果不嫌棄可以來我家住一晚,不然你衣服濕濕很容易感冒,不好意思大概是當過醫生會考慮比較多….」老奶奶笑著抓抓脖子

     

    就這樣平澤跟著老奶奶回家

     

    邊想著這島的人好親切時邊洗澡,幸好平澤跟老奶奶體形差不多能穿下她的衣服

     

    她擦頭髮來到客廳

     

    「請在那坐一下,馬上好」老奶奶在開放式的廚房熱了一些菜

     

    「謝謝你」

     

    平澤東張西望看向一旁滿滿的書櫃,旁邊有個牌位,上面的照片是個漂亮的女人,看起來的年紀跟老奶奶相仿,不過稍微年輕點

     

    不知道是這位老奶奶的誰?

     

    平澤轉頭看到桌上的信收信人寫著白石 惠

     

    「好了,喝點熱湯吧」老奶奶笑著端過來

     

    「謝謝你」這時候平澤才注意到書架上幾乎都是醫學書

     

    老奶奶順著她的方向看到書架

     

    「30幾年前搬來這裡,開了一間小診所,現在退休了」老奶奶的視線飄到牌位露出溫和的微笑

     

    平澤對於那樣的微笑充滿好奇,卻不方便多問甚麼

     

    簡單用過餐後

     

    「我有喝咖啡的習慣,早晚都喝,平澤小姐如果不會睡不著的話要不要也喝一點?」老奶奶手撐桌子緩緩起身

     

    「好,謝謝你」

     

    外頭的風夾帶雨一陣一陣,屋內燈光是溫暖的黃色

     

    在看到老奶奶拿出銅製手沖壺後,平澤好奇走到廚房,點頭表示想看

     

    兩人沒有對話,只有燒開水和外頭雨聲

     

    老奶奶熟練的在水冒出小泡泡前關火,把濾紙放好,倒了些熱水沖洗過濾紙

     

    拿出秤好的咖啡粉倒入濾紙內,稍微拍打使其平坦

     

    握起手沖壺在空中調整好姿勢搖晃一圈後,熱水順著長長的壺嘴一圈一圈落在咖啡粉上,香味立刻飄散出來

     

    看到熱水不斷注入,平澤想就兩人份來說好像太多了

     

    果真老奶奶拿出三個杯子,無視平澤疑惑的眼神倒好三杯

     

    平澤開始思考這房子有第三個人存在,似乎有點毛毛的

     

    「你的」咖啡杯放在平澤面前

     

    「謝謝」咖啡的香氣隨著水氣飄出

     

    「……我們習慣喝黑咖啡,沒有牛奶」老奶奶感到抱歉又抓抓脖子

     

    「沒關係,很香」

     

    「先去客廳坐,我收拾一會」

     

    平澤坐在客廳,這樣的感覺挺新鮮的

     

    一個翹班的日子,因為班機誤點受到陌生人的款待,在她家喝好喝的黑咖啡聽外面的雨聲

     

    應該要覺得有甚麼不妥,卻不是那樣的感覺

     

    反倒是好久沒有這麼平靜的感受

     

    啜飲一口咖啡,沒有鮮明的花香果香的,那是一種像老朋友的樸實感的香氣和溫順的口感

     

    平澤看著老奶奶慢慢的端著兩杯咖啡走到牌位前放下一杯,露出微笑小小聲的說

     

    「美帆子,今天有客人」

     

    走到平澤對面撐著桌面緩緩坐下,似乎有點不太好意思

     

    「她生前最喜歡喝我沖的咖啡,每次沖一定會給她一杯」

     

    「能冒昧問一下是您的姊妹嗎?」平澤有些緊張怕觸及對方的隱私

     

    「不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們一起來這裡開診所,十年前因為一些意外過世了」老奶奶表情沒有任何變化,雲淡風輕的描述反讓平澤覺得有些難過

     

    「這十年都是這樣?」

     

    「早上一杯,晚上一杯,後來繼續開了五年後就退休了,現在看看書,散步,去學校做些簡單的衛生安全宣導,偶爾替附近的小孩做簡單的外傷包紮」

     

    「很充實」

     

    那時候平澤並沒有多想甚麼

     

    早上太陽露出來,到處找不到老奶奶,直到房子後的蒲公英花田裡才找到正在拔雜草的她

     

    「第一次聽到有人種蒲公英還那麼多」平澤有些驚訝看著她揮汗如雨露出笑容

     

    「蒲公英會飛到天上」老奶奶看向天空

     

    知道蒲公英的花語是停止不了的愛是後來在工作時不經意聽到同事說的

     

    在用過早餐後,平澤揮手道別老奶奶離開島嶼


     

    那時候並沒有多想甚麼,直到一年後知道蒲公英的花語後,像突然得到甚麼事件的關鍵鑰匙

     

    平澤查了十一年前的小島發生了墜機事件,那時候的報導有特別指出有位醫生在現場急救過程受到殘餘爆炸90%灼傷過世

     

    她的名字是緋山美帆子

     

    第二次造訪小島在居民得知識專程來答謝白石老奶奶時得知了那一段

     

    “她發生那件事後工作了五年,大家都好擔心

     

    因為她跟平時完全沒兩樣

     

    但大家都記得那時候在急救現場就算她一直哭還是在救人的樣子

     

    大家都知道,大家都知道,但這只是一個保守的小島不方便說甚麼

     

    我們非常謝謝白石醫生”

     

    雖然大家說詞多少會有些不同,但幾乎得到都是這樣的答案

     

    到了那曾經借宿一晚的房子,平澤按下白石門牌下的門鈴

     

    「平澤小姐,好久不見」

     

    第二次來,老奶奶行動顯得更加不便

     

    平澤想幫她什麼卻顯得無能為力,坐在兩年前的這個客廳這個位置

     

    「我一生順遂,一路讀書到當醫生,直到遇見她的期間,我體會到第一次的挫折,第一次的力不從心,是她陪我走過來,我最大的遺憾…….大概是她走的太早」

     

    她沒有再喝咖啡,希望能把手沖壺送給平澤

     

    那時候平澤知道,她已經做好隨時離開的打算

     

    那個手沖壺跟著她也兩年多了,如今再一次踏上這片土地

     

    這次平澤走到白石家沒有走進去,她走到公墓在白石惠和緋山美帆子的墓前祭拜

     

    抬起頭一朵蒲公英飛過她的面前飄向天空

     

    有人說,愛過,是一輩子

     

    白石老奶奶用她的方式證明的這句話

     

    在這不能被公開談論的小島默默的被接受

     

    在她過世之後依舊準備她愛喝的咖啡,把思念種滿房子後方

     

    平澤想到老奶奶看一整片蒲公英飄揚在空中說那句

     

    「美帆子,我過的很好,你有看到嗎?」

     

    那樣的畫面深深烙印在她的心中

     

    能被一個人如此掛念是否算是一件幸福的事?

     

    平澤想到在某地那個人,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特別想她


     

    END
  • 14 一嘛蘑菇 2月前
    0 3
    嗚嗚嗚一開始我沒看清楚是白緋,以為是枝実,然後看到白石提起美帆子,好傷心啊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