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醋 撲殺吱吱猴 白緋 短篇

11 呆亭 5月前 573

最新回复 (3)
  • 11 呆亭 5月前
    0 2
    寧靜的夜晚
     
    難得翔北急診室四個實習生都沒值班,齊聚在洋子桑的店裡喝酒聊天,沉澱忙碌一天的心情。
     
    「我說,森本醫生一聽到尼克森這個名字,那時候的表情真是...」藤川不改本性,又開始聊起醫院裡面的八卦來了。
     
    忽然間藍澤的手機響起---
     
    藍澤接起電話「...嗯...嗯,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後,白石關心的問「有急症的病人嗎?」
     
    「不是,是我弟弟,他說要過來討論奶奶的事。」
     
    「誒~~~?!弟弟~~?!」眾人驚呼狀---
     
    不能怪大家大驚小怪,藍澤是奶奶帶大的孩子,一直以來都只有奶奶一個親人,實習期間忽然發現父親其實一直活
     
    著這件事已經夠像狗血的肥皂劇了,怎麼忽然間又冒出一個弟弟?
     
    「當年母親死後,奶奶沒辦法同時照顧兩個孩子,就把弟弟託給故友照顧了,一直很少聯絡。」藍澤淡然的解釋。
     
    「最近因為奶奶頻頻進出醫院,才又聯絡上的。」
     
    藍澤的弟弟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大家好奇心都被引了起來,該不會也像藍澤一臉面部神經癱瘓樣吧?眾人嘰嘰喳喳
     
    的討論起來。
     
    約莫半個小時後,一張與藍澤極相似的臉從門口探頭進來,洋子桑熱情的招呼「歡迎光臨~~」。
     
    「藍澤,原來你在這裡,還真不好找哩...」雖然長相極為相似,但表情跟個性卻是截然不同,像個吊啊啷噹的孩子。
     
    「...!?這神情...難道是...?!」緋山心裡暗呼著,這位藍澤的「弟弟」可不是自己的高中同學草野彰?
     
    雖然自己與他不同班,稱不上甚麼交情,但他?自己高中時的男友桐谷修二的死黨,兩個人還是有些認識。
     
    草野彰似乎也發現這個團體中有另一張熟悉的面孔「咦...這不是緋山嗎?還記得我嗎?草野彰,桐谷修二的死黨啊。」興奮的說。
     
    「啊...呃,記得啊...你是那個B班的草野吧?好久不見啊...」該死...一開口幹麼就提桐谷修二...偏惠又在這裡...緋山一邊應答一邊心虛的看著白石...
     
    雖然沒向大家公開,不過算算和白石惠已經在一起半年了。
     
    「桐谷修二...那是誰啊...沒聽美帆子提過...」白石略皺眉頭暗想,輕啜了一口酒掩飾自己的不安。
     
    雖然跟眾人不熟,草野彰吊啊啷噹又神經大條的個性沒一下功夫就和大家聊開了,幾杯酒下肚後,言語也開始輕浮起來...
     
    「緋山從前可是隅田川高校的校花啊,人又漂亮又溫柔...」
     
    「每天都會幫修二準備午餐,每天中午看她來找修二吃午餐,可羨煞我們一群男人了...」
     
    「你喝多了,話少一點吧...」藍澤出聲喝止,彰還是一如往常的像個傻瓜,沒看到現場氣氛已經一整個詭異了嗎?藍澤心中暗嘆...雖然白石緋山沒有公開化,不過身為
     
    忠實的紅白黨員,當時兩個人還多虧他不著痕跡的推波助瀾,才順利在一起的呢,自然是清楚現在的狀況。
     
    眼看緋山臉色一陣青一陣紫,白石則是悶不吭聲的猛灌酒,就草野跟藤川這兩個不會看臉色的笨蛋還你一句我一句的消遣緋山。
     
    「說到修二...前一陣子不是來了個叫柏木修二的病人嗎?記得他頻頻想約妳出去吧?緋山妳真有修二緣啊...」藤川沒神經的補了一句,完全沒注意到白石的臉色更陰沉了...
     
    到了散場了時刻,白石分明喝了一缸子的酒,卻不似得知父親罹癌那次,瘋狂的鬧起酒瘋,反而沉靜的讓人毛骨悚然,彷彿透露著一股風雨來前的寧靜。
     
    「白石,到家囉...」輕搖醒白石,因為對外宣稱兩個人住在附近,每當這種場合白石與緋山自然是一起坐車回家,不過那只是掩人耳目的藉口,兩個人其實早就同居在一起。
     
    默默的跟在緋山身後來到家門口,看著緋山拿鑰匙開門,白石把臉湊到緋山面前--
     
    「美帆子...」眼睛綻放異樣的光彩...
     
    「--啊?」!!!!這神情!?危險!!!!
     
    「我跟修二,美帆子比較喜歡哪一個?」
     
    「--蛤?」啥?!啥?!!這一段從哪裡跳出來的啊啊啊?!
     
    還來不及反應,雙唇已經被堵上---「等等~~!!...唔...會被鄰居看到的...唔...」
     
    白石順勢把緋山推進已打開的大門。鎖上。
     
    「美帆子是我的喔,所以,不准喜歡其他的人。」捧著緋山的雙頰,白石瞇著雙眼透露著一絲危險的氣息。
     
    「神經~~!!妳在吃哪門子的醋啊...唔...」不待話畢,狂亂的吻又落下--
     
    熱烈的長吻後,白石把目標轉向緋山耳後,親吻,輕咬,雙手不安分的在緋山身上游走。
     
    「我是吃醋...為什麼我沒看過高中時候的妳...沒感受過當時妳的溫柔...沒吃過妳準備的便當...都讓那該死的男人給占去了...」
     
    「嗯啊...唔...」緋山想反駁,但被白石親吻撩撥著敏感的情緒,說出口的只剩喘息跟輕吟,被白石逼的節節敗退,最後被推倒在沙發上無路可退。
     
    「所以,今天晚上不會讓美帆子睡覺喔~~」依舊天使般的笑容。
     
    這是哪門子的結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翌日
     
    緋山醒來時已接近中午,身邊的白石還在沉睡,只是一雙手仍霸道的環抱在自己身上,像是一放手就會被搶走似的。
     
    「笨蛋惠,抱這麼緊很難睡耶...」輕捏了一下白石紅潤的臉頰,緋山輕聲抱怨著,嘴巴卻是畫著甜甜的淺笑。
     
    「明明我是對妳一心一意,到底在吃幾百年前的飛醋啊...」想起昨夜激烈的翻雲覆雨,白石一次又一次把慾望注入自己體內...緋山忍不住羞紅了雙頰。
     
    「咦 ?那是...?」地面上躺了一本陳舊的相簿,貌似白石昨日強勢的把自己拉進房間後...無意間從衣櫥上方撞落下來的,緋山順手撿了起來,翻開。
     
    「嗯唔...」白石醒了過來,深了個懶腰,身體卻感受到一股修羅場般的氣氛,緋山坐在床腳,莫名的散發一股黑暗的氣習...
     
    「早安...?」發生甚麼事了嗎?咦...?那本相簿....?!
     
    「我說,這個看起來像是藍澤跟妳摟摟抱抱的照片是怎麼回事...?」面露危險的微笑。
     
    「那不是藍澤...是我高中時的男友矢島勇介...」糟...我在說甚麼啊...這不就越描越黑...
     
    「泥煤哩~~!!難怪妳看藍澤的眼神分明有鬼~~~!!我只不過高中時有個男友就吃了整晚的醋,有個像藍澤的舊情人的事怎麼就沒跟我報備過了~~~?!」
     
    ............................................
     
    ............................................
     
    ............................................
     
    就這樣,在緋山氣消前,白石睡了一個月的沙發。
  • 14 一嘛蘑菇 5月前
    0 3
    哈哈哈怎麼二人一直沒有告訴對方有關前男友的事啊~~~
  • 5 Kay 4月前
    0 4
    哈哈哈前男友一旦被發現都會很可怕滴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