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談戀愛,就要找一個醫生》 白石的美帆子 白緋 已完結 短篇

7 白石的美帆子 9月前 604

除了當年因為一次的失誤而導致自己的指導醫生失去一隻手臂以外,白石惠的人生在這麼多年以來一直風平浪靜,甚至可以說是一帆風順。只是,她近日卻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躁不安。明明最近的工作亦甚為順利,既沒有遇到造成大量傷亡的大型事故,在人事及事業上亦未有遇到阻礙,而且父母的身體狀況亦有所改善。為何她仍然會感到異常煩躁呢?看著從遠方走近的同事兼暗戀對象、另一名飛行醫生緋山美帆子,白石終於找到答案。

自從任職廚師的患者緒方博嗣受傷入院後,與緋山甚為投契,經常在醫院的不同角落看到兩人正在興高采烈地聊天。早於緒方被推進醫院的當日,已因為對魚的執著而成功吸引緋山的注意,而緋山在與藤川等人聊天時,亦不時提及緒方的名字,導致護理站的護士亦開始議論紛紛。

白石比任何人更清楚了解緋山的魅力與吸引力,儘管心裡萬分焦急,但是同事的身份卻不足以阻止緋山與其他人交往,又不甘心眼睜睜地看著她走向別人的懷裡,奈何她始終未能鼓起勇氣表白,只能走到走廊獨自懊悔。

「白石醫生,你再不表白的話,緋山醫生就會被人搶走了。」白石對於有人看穿她的心事而感到驚慌,抬頭時只看到護士冴島遙拿著兩罐咖啡,目無表情地走向她。

「可是就算我表白了,也會將她嚇走吧。」她低頭看著冴島遞給她的咖啡,那深褐的顏色就像是她此刻的心情,只有混濁的未來而看不到光明。

「還未嘗試就已經放棄的話,又怎會知道答案呢?」冴島嘆了一口氣,伸手拍了拍白石的手臂,然後轉身離開。



白石還在為尋找適合的表白時機而苦惱時,沒想到緒方卻早一步找上她。

「白石醫生,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

「緒方先生,你有事找我嗎?」

「請問你知道緋山醫生的喜好嗎?」

「為什麼想知道她的喜好?」

「因為我喜歡她,而且打算正式追求她。」高大的他帶著既害羞又認真的表情,溫和地微笑著。他的真誠有點刺眼,讓白石只想盡快離開現場。

「我不會告訴你。這些事情比起由其他人告知,由自己觀察不是更好嗎?不好意思,我先回去工作了。」


這幾天,不論是在用餐、休息還是下班,白石在看著緋山時,總是欲言又止。她數次打算不顧一切地表白,卻總是鼓不起勇氣。緒方的坦白讓白石感到前所未有的煩躁與著急,既擔心自己的遲疑會令喜歡的人被搶走,又擔心在表白被拒後會失去在她身旁的最佳位置。


在某天晚上,明明已到了下班時間,一向準時離開的緋山卻仍然未見蹤影。她只好獨自走往更衣室,沒想到剛走了幾步,已看到緋山與緒方正在不遠處的角落聊天。白石走近兩人時,剛好聽到兩人的對話。

「緋山醫生,我的未來就拜託你了。」

「別客氣。」

緒方看到白石走近後,微笑著向她點頭,隨即轉身離開。

「喔,白石。我們下班吧。」看似心情甚好的緋山,看著白石笑得燦爛地說,同時走向更衣室。

尾隨著緋山的白石因為剛才所聽到的對話內容而感到既不安又擔心,「什麼未來?」、「難道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嗎?我已經遲了一步嗎?」等疑問亦在心中湧現。


在進入更衣室後,白石看著緋山的背影終於下定決心,隨即迅速地換好衣服,並端正地站在旁邊等待緋山。

「怎麼了?有話要說嗎?」

「你和緒方先生是不是開始交往了?」

「你在說什麼啊?」

「與患者談戀愛絕對不行!」

「緒方先生即將出院了,那時就不再是患者了。」

「出院也不行!如果緋山醫生要談戀愛的話,就在身邊找一個醫生吧。」

「身邊的醫生?藍澤?他只對大腦、長者與小女孩有興趣啊!藤川?絕對不行,他又笨又煩,我早晚會被他氣死。」

「我也是醫生啊!」

「......」

「我不但是醫生,還很了解緋山醫生,不管你躲到那裡,我都可以找到你,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歡緋山醫生,還會待你很好很好。」

「你是認真的嗎?」

「像拯救病人一樣認真。所以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


兩人沈默地對望了片刻,最終因為白石低下頭而結束對望。就在白石轉身準備離開時,緋山伸手捉住她的手臂。

「笨蛋,你要去那裡啊?」

「既然表白失敗了,當然要離開尷尬的事故現場啊。」

「我也沒說不願意啊。」

聽到緋山的回答後,白石隨即轉過身來,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她。

「緋山醫生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嗯。」


白石隨即將她擁入懷內,緊緊地抱著她。

「很開心,可是也很不真實。」

「需要我打你一下,讓你感受現實中的痛楚嗎?」

「不用了,即使此刻只是在做夢,但是在夢中抱著你的人是我,而不是緒方先生就好。」白石將懷中那個嬌小的女朋友抱得更緊,就像害怕她會突然被人搶走一樣。

「呆子,我對他沒有好感,只是聊天時比較投契。」

「那他剛剛為什麼說我的未來就拜託你了?」

「我介紹了一間不錯的復康中心給他,讓他在出院後可以繼續接受治療吧了。」

「原來如此,可是你也不要再用可愛的笑容勾引他了,盡情勾引我就好。」

「我哪有勾引他啊?還有,你還未抱夠嗎?我們還在醫院啊。」

白石又抱了一會兒後才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但雙手仍然環抱著緋山的腰部,再小心翼翼地將身體傾前,在她的唇上輕輕地吻了一下,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她。

緋山看著她露出像被拋棄的小狗一樣的委屈表情,忍不住笑了,然後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頂,「我們下班吧。」


兩人剛步出更衣室,只看到冴島正帶著恐怖的微笑站在門外。

「我還以為兩位醫生已經離開了,原來是霸佔公用地方談情說愛啊。」

「對不起,我們走了。」

「真的很抱歉。」


END

最新回复 (7)
  • 9 台柱公园 9月前
    1 2
    哈哈哈哈看到最后觉得背上一冷啊
  • 7 青空之蝶 9月前
    1 3
    哈哈哈哈冴島是MVP!
  • 14 一嘛蘑菇 9月前
    1 4
    「既然表白失敗了,當然要離開尷尬的事故現場啊。」
    只要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啊白石!
  • 7 白石的美帆子 9月前
    1 5
    台柱公园 哈哈哈哈看到最后觉得背上一冷啊
    冴島:我只是提醒兩位醫生準時下班吧了 
  • 7 白石的美帆子 9月前
    1 6
    一嘛蘑菇 「既然表白失敗了,當然要離開尷尬的事故現場啊。」 只要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啊白石!
    白石:可是當時尷尬的是我啊
  • 7 qdhsy1983 4月前
    0 7
    冴岛大魔王
  • 0 8
    wow!好溫馨的文!
    哈哈哈冴島果然是食物鏈頂端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