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日記 簡柚力 白緋 AU 已完結

版主 ifyou 2023-1-28 512

作者:簡柚力

原文連結:https://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5149/148903

文章於2023年1月17日於鏡文學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回复 (10)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2
    1
     白石惠還記得,第一次見到美帆子的時候,是在一場喪禮上。

     白石的印象之所以會這麼深刻,是因為那天她是跟著父親來拜祭因為意外而過世的好友,而美帆子則是父親好友唯一的女兒。

     美帆子的父親,是孤兒出身,所以沒有任何親戚朋友,而母親更是早早就過世了,所以這場喪禮全賴美帆子父親生前的友人,一同協助辦理。

     白石惠一直是個聽話的孩子,所以整場喪禮,她都乖乖地待在父親身邊。只是眼角餘光,偶爾會留意一下在喪禮中最沉默寡言的孩子,看她那麼冷靜的樣子,讓白石惠忍不住懷疑,緋山美帆子真的像父親所說的只有六歲嗎?

     看她的反應,白石惠一點也不覺得美帆子竟然小她10歲。

     如果是她遭遇到相同的慘事,無論她是6歲還是16歲,這時候一定會哭到不行,而不是像美帆子一樣,從頭到尾,都沒流下一滴眼淚過。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3
    2
     那場喪禮過後,白石也忘了美帆子這個人的存在,只是沒想到有一天,父親卻將美帆子帶回家。

     「小惠,我已經辦好領養美帆子的手續,從今天開始,她就是我們白石家的成員之一,妳這個做姊姊的,可要好好照顧妹妹才行。」

     父親的話,身為乖孩子代表的白石惠,自然會乖乖聽從。可是無論她怎麼想和美帆子弄好關係,美帆子對她的態度總是愛理不理的,讓白石惠連番受挫。

     美帆子是不是討厭她?從來沒被人討厭過的白石惠,一想到生平遇到第一個討厭她的人竟然是美帆子,遭受的打擊更大了!

     白石的頑固,偶爾總會出現在不合時宜的時候。她也不管現在有多晚,她只想弄清楚美帆子究竟討厭她那一點?

     急忙地來到了美帆子的房間,本想敲門的手,卻突然聽到一陣若有似無的哭咽聲,間斷不停地喊著爸爸,讓門外的白石縮回了手,又悄悄走回自己的房間。

     也許,美帆子並不像她想像中的那麼冷漠,她只是不習慣在別人面前示弱,這麼說來,還真是個倔強彆扭的孩子啊!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4
    3
     美帆子來到白石家之後,由於白石惠的父母都是醫生,忙碌的工作根本讓他們沒有很多時間放在孩子身上,所以照顧美帆子的事,基本上都是由白石惠負責。

     只是日子久了,白石細心觀察到美帆子每天回家的校服上,一定會弄得髒兮兮的,讓她不禁納悶起來,於是開口問道,「美帆子,妳的衣服是怎麼弄髒的?」

     「和同學玩的時候沒留意,所以才不小心弄髒。」在吃飯的美帆子,筷子一頓,語氣有些不耐煩。

     「下次要小心一點啊…」

     美帆子微咬著唇,聲音悶悶地說:「我知道了,以後衣服再弄髒的話,我會自己處理,不會再麻煩妳了。」

     「咦?!」白石放下手中的碗筷,語速疾快地想解釋,「那個…美帆子,我不是那個意思─」

     只是白石的話還沒說完,美帆子就逃離開她的視線,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唉,看來她這個姊姊當得真的是很不稱職呢!白石在心中嘀咕,突然有種不知該拿美帆子怎麼辦才好?

     然後隔天開始,美帆子果然如她所說的一樣,衣服弄髒了就自己處理,凡事能自己動手做的,絕不會麻煩到白石,反而讓白石的心情更鬱悶。

     一直到了第三天,白石終於忍不住向自己的好友冴島遙抱怨,誰知道沒有得到任何安慰,反而遭受到冴島冷言冷語的猛烈攻擊!

     不過,冴島最後還是說了句有建設性的話,「白石,妳有沒有仔細想過她會這麼做的原因呢?或者該說,妳到底是不是真的了解她?」

     白石沉默,因為在對待美帆子這件事上,她只是把它當成父親交給她的一項課題,僅此而已。

     翌日,白石特地向學校請了一下午的假,打算去美帆子的學校去了解情況。

     由於美帆子入住白石家之後,為了上下學方便,所以轉學到白石曾念過的小學。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以前教過白石的老師,正好也是美帆子的老師,所以白石從老師那裡打聽美帆子的消息,可以說是輕而易舉之事。但也是在這個時候,她才知道,美帆子在學校一直被同學欺負,所以乾淨的衣服上,才總是會沾上髒污。

     默默地聽完老師的話,白石心裡突然湧出一把怒火,同時又心疼著美帆子的遭遇。她真的是太失職了,一點也不配做美帆子的姊姊。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5
    4
     「我回來了。」美帆子回到家之後,意外看到白石正板著臉,坐在沙發上。

     「美帆子,妳過來!」白石語氣嚴肅,反而讓美帆子愣住了。

     在她的印象中,白石總是常將笑容掛在嘴邊,從未對她發過脾氣,所以現在生氣的白石,反而讓她有些畏懼,但她還是聽話地走到白石面前。

     「妳在學校是不是被同學欺負?」

     「沒有…」美帆子小聲的反駁道。

     「下午我去過妳學校,已經問過妳的老師了,妳還想騙我嗎?」

     「既然妳知道了,為何還問我?」

     「因為我想聽妳自己告訴我!」白石伸手用指腹拭去美帆子臉上的髒污,「告訴我,欺負妳的有那些人?」

     「告訴妳有什麼用?」緋山一邊閃躲,一邊回道。

     「我要去那些孩子的家,叫他們的家長好好管教自己的孩子!」白石臉色凝重,對著美帆子說:「美帆子,雖然妳姓緋山,可是從父親將妳帶回家之後,我就把妳當成自己的家人了。可能在對待妳的態度上,我有些表達錯誤,可是請妳相信,美帆子對我來說,真的是個很重要的人。」

     聽完白石的話,緋山眼圈驀然地紅了,「騙人…妳把話說得那麼漂亮,說到底,只是因為叔叔吩咐妳照顧我,妳才會這麼做。否則的話,妳根本就不會理我…」

     「不是喔!」白石笑著否認,然後不顧美帆子的意願,就將她摟入自己的懷中,「我的美帆子,個性倔強彆扭有時還愛逞強,可是卻是個體貼的好孩子。早餐明明不喜歡喝牛奶,可是每次都還是會喝完。不喜歡粉紅色,可是還是會將媽媽買的粉色洋裝穿在身上。爸爸休息在家的時候,會陪著爸爸一起觀賞運動比賽,而放棄自己愛看的卡通。就連我書桌上的書,我知道也是美帆子幫忙整理的。」

     「美帆子的一切,其實我都有在仔細觀察喔!」白石溫柔地撫摸著美帆子的頭髮,終於讓美帆子忍不住在她懷中大哭。

     而白石只是動作不變地安慰著美帆子,「美帆子,妳要記住,妳並不是只有一個人。除了我爸媽之外,妳還有我,知道嗎?」

     於是從這天開始,美帆子開始對白石打開心房,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突飛猛進。

     而這一年,白石惠16歲,緋山美帆子6歲。


                           ─TBC─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6
    5

     白石有的時候不得不感慨,時間過得真快!

     想當初,那麼彆扭倔強偏偏又很可愛的美帆子,是從什麼時候變成一個少女的?她還記得小小的美帆子,總喜歡待在她身邊,又是從什麼時候不再像小時候那樣依賴她?而以前總喜歡惠姊姊前惠姊姊後地叫著,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只叫她的名字〝惠〞呢?

     白石沉默著,腦海裡頓時湧入各種自己以前未曾深入想過的問題。

     只是白石的沉思,反而讓某個人看不下去了!

     「白石惠,妳是醒著還是又睜著眼睛睡著了?」說話的是美帆子,只見她雙手環胸,一臉不耐道,「妳可不要告訴我,我辛辛苦苦才做出的晚餐,一點也不合妳胃口喔!」

     回過神的白石,尷尬地笑了笑,「怎麼會呢?忙了一整天,回家還能吃到美帆子做得晚餐,我真是太幸福了!」

     白石重新拾起碗筷,開始朝桌上的食物攻擊,又順手挾了道美帆子愛吃的菜到她的碗裡,「美帆子,妳也要多吃一點,最近是不是又瘦了?」

     「妳少胡說,瘦的人明明是妳,忙碌的大醫生!」美帆子緩緩地道。

     而白石只是笑了笑,心裡則想著,雖然美帆子變了很多,可是她始終還是自己心目中那個倔強彆扭又很可愛的美帆子。

     晚餐過後,白石早早被趕至客廳去,等到美帆子收拾完,白石才對她說:「美帆子,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去吧!」

     美帆子手扯了下衣角,「我…我今天不能留下來嗎?」

     「不可以。」白石拒絕了美帆子的要求。

     「為什麼不可以?這裡是惠住的公寓,不也是我的家?」美帆子輕咬著唇,「我就不明白,為什麼妳每次都堅持要我回家?我回去之後,阿姨陪叔叔出差,家裡不也還剩我一人?」

     白石拿著車鑰匙,一手抓著美帆子的手,準備出門。「那不一樣,總之我叫妳回去妳就得回去!」

     「白石惠,妳不講理!」美帆子想甩開白石的手,可惜力氣沒她大,於是只能被白石開車硬載回白石家。

     一路上,美帆子都生著悶氣,一言不發。

     直到家門口,美帆子下了車之後,才冷冷地丟下一句話,「妳這麼不希望我在妳家過夜,是不是擔心我在妳房間發現什麼不該發現的東西?」說完,美帆子便頭也不回地離開白石的視線。
    而白石只是坐在駕駛座上,看著美帆子離去的背影,不住苦笑。不是這樣的,美帆子。她不敢讓美帆子留在公寓過夜,那是因為她擔心也很害怕,她們之間的微妙關係,會失去平衡。

     她們都不是小孩子了,早就隱約地察覺到她們之間的情感,不單純。但也是因為這樣,白石才不能戳破那張薄薄的窗戶紙。

     說她害怕也好膽小也罷,美帆子現在才十六歲,還那麼年輕,所以她不能害了美帆子,也不能讓爸爸媽媽失望,所以那怕美帆子誤會她,白石惠仍然是不敢愛也不能愛。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7
    6

     那天的爭吵,誰也沒料到只是個開始而已。

     那天之後,美帆子再也不和以前一樣,一放學就來白石租的公寓待著,直至白石回來。

     看著掛在牆壁上的桌曆,白石數著在上頭畫得紅色大叉,原來…美帆子已經有28天沒來過這裡了,難怪她回來之後,總覺得少了什麼東西一樣。

     無奈地嘆了口氣,白石的腦袋快速運轉,難得今天假日,恰巧又是輪休的日子,還是趁機回家一趟好了。

     心裡做好決定的白石,立刻拿起車鑰匙行動。

     只是回到白石家之後,白石沒想到家裡突然出現一個陌生少年,讓她驚訝不已。

     後來,在經過美帆子的介紹,她才知道少年的身份。

     「他叫柏木修二,是我們班的同學,同時…也是我新交的男朋友。」美帆子的聲音,仍然像平常那樣的熟悉,可是卻又讓白石感到陌生的可怕。

     在這一剎那間,白石似乎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心,碎了一地。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8
    7

     「惠,妳覺得修二生日的時候,我該送他什麼禮物,比較適合?」

     「只要是妳送的,我想修二君都會喜歡吧!」白石眼神黯淡,機械式地答覆著美帆子。

     而美帆子似乎沒察覺到白石的異樣,只是逕自說道,「我叫妳陪我出來選禮物,是要給我意見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敷衍我!」

     「抱歉,恐怕我不能給妳什麼有用的建議。」白石手揉著不斷抽痛地額角,突然有點後悔答應美帆子的約會。明明才剛值完夜班,竟然一聽見美帆子的聲音,就什麼也答應了。白石惠,妳真沒用!

     「妳騙人!不然妳說說看,妳都送些什麼給妳男朋友?」美帆子微咬著唇,反駁白石的話。

     「我沒有男朋友,所以不能提供任何意見。」白石嘴角輕揚,笑得有些無奈。

     「騙人…那麼那個藍澤醫生,又是怎麼回事?」

     「藍澤?」白石有些意外美帆子突然提起他,但還是回答美帆子說:「他只是工作上的同事而已,有問題嗎?」

     「沒有…」美帆子的臉色有些蒼白,就連笑容也有些勉強。

     不過這一切,白石已經不想再深入地去細想,因為她不想再會錯意一次,再傷心一回。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9
    8

     今年26歲的生日,對白石來說,是充滿特別意義的一天。

     她之前申請參加無國界醫生組織,今天得到了錄取通知,所以她很開心。

     白石將這個好消息和家人分享的時候,只有一個人臉色憂愁。

     「…惠如果當了無國界醫生,是不是就不會在日本了?」晚飯過後,美帆子特地到白石的房間問道。

     「可能…有一段時間不會在日本了。」白石頓了一下,接著又說:「不過在出發之前,我會先和醫院協議好,妳就放心吧!」

     「妳打算去多久?」

     「最少半年的時間….或者,更久吧!」白石背對著美帆子,假裝在忙著收拾衣服。

     美帆子頭垂得低低的,語氣也有些哽咽,「如果…我希望妳不要去呢?」

     「美帆子?!」白石吃驚之餘,這才轉過身面對美帆子,只見美帆子雖然努力揚起笑容,卻笑得比哭還難看,讓白石心裡滑過一絲不捨。

     「不會的吧…對惠來說,我的存在,可有可無。」美帆子苦笑了一下,臉上的淚水卻流得更洶湧,「惠怎麼可能會為我改變主意呢?怎麼可能?」

     「美帆子…」看著美帆子傷心離去的身影,白石伸出去的手,卻在半空中,又停了下來。

     然後再一個月後,白石只簡單收拾行李,便搭飛機去無國界醫師組織報到。

     而這一年,白石惠26歲,緋山美帆子16歲。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10
    9

     離開日本四年,白石這次突然返國,是因為父親告訴她,美帆子生病了,需要盡快動手術切除腦部的腫瘤,可是無論大家怎麼勸,美帆子執意要見白石一面,才願意動手術。

     在知道這件事之後,白石心裡又氣又擔心的,但還是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日本。

     一出機場,白石就直接到醫院見美帆子,劈頭第一句話就說:「緋山美帆子!妳是笨蛋嗎?為什麼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美帆子虛弱地躺在病床上,蒼白無血色的臉孔,讓白石心軟了起來。

     輕嘆了口氣,白石坐在病床旁,一手握著美帆子的手說:「妳怎麼就讓人這麼不省心呢?妳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為妳擔心受怕?」說著說著,白石的眼淚,也無預警地落下。

     「惠,對不起,我知道我這麼做很任性。可是…我不想讓自己後悔。」美帆子回握著白石的手,語氣有些平淡。「有些事,我怕手術前不說,以後說不定也沒機會說了。」

     「妳在說什麼傻話?不許妳胡說!」白石語帶哽咽地反駁道。

     「惠,妳知道嗎?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很喜歡妳。而這份喜歡,不知何時轉變成愛情。」美帆子停頓了一下,才繼續往下說:「惠,我愛妳。我知道妳一直覺得我年紀小,對妳的感情只是錯誤的迷戀,可是…這樣的情感已經持續十多年了,不是愛又是什麼?或者,妳需要再一個十年,才會相信我愛妳這件事。說真的,我很願意這麼做,我本來已經打算好,等到我26歲之後,再向妳正式告白。如果妳還是不相信我愛妳,那就再等一個十年,等我36歲了,成熟又獨立,妳總不會再懷疑我對妳的愛了吧?」

     「傻瓜,別說了!我信就是了…」白石哭到不行,而緋山只是臉上浮現一抹淡笑,專注地看著白石。

     「惠,我愛妳。那麼…妳呢?」我愛妳,而妳是不是同樣地愛著我呢?

     這一瞬間,緋山突然緊張起白石的答案。
  • 版主 ifyou 2023-1-28
    0 11
    10

     多年後,某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偷偷地找到了某人死也不讓她看的日記,看到裡頭記載的文字,有歡笑也有淚水,所以她越看越入迷,也因此沒有發覺那個本該在主臥房睡覺的某人已經起床了,還來到她的面前,抽走她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日記。

     「美帆子,妳不守信用!」白石有些生氣,溫和的臉龐上,不見任何笑意。

     「我如果沒看日記的話,我都不知道惠原來這麼早就愛上我了呢!」緋山皺了皺鼻子,然後伸手攬著白石的腰。

     「妳可別以為只要撒嬌一下,我就會原諒妳喔!」

     糟糕,被識破了!「不然妳想怎樣?」

     「我想這樣…」後面的話,白石附在緋山耳朵旁邊小聲地說著,只見緋山的臉越來越紅,最後忍不住輕搥了白石一下。

     「白石惠─」妳這個假正經的!緋山還來不及說出口的話,全被白石以吻封緘,開始進行白石的〝甜蜜懲罰〞。

     而這一年,白石惠36歲,緋山美帆子26歲,她們是彼此在這世上最親密的人。

                                    The End.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