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二次元异世界冒险】Run Lads Run 【更新16】 七色花田 白緋 多CP OOC 連載中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12-30 2214

最新回复 (62)
  • 0 21
    感谢作者带我们重温了这篇已放出的剧情,接下来可以好好期待第十四章
  • 14 一嘛蘑菇 2019-12-31
    0 2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作者表示也重头看了两次才能继续2333
    哈哈哈哈连自己都忘了(≧∇≦)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12-31
    0 23

    14


    白石惠还记得,当她天真地问为什么从没见过妈妈的时候,父亲脸上那悲恸甚至有些扭曲的表情。他说,她被魔族杀死了,她是一位比他还要强大的魔法师,在与魔族前哨部队的对抗之中,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和丈夫,与强大的魔族指挥官同归于尽。

     

    小白石对这个故事深信不疑,也能理解父亲对魔族和魔法近乎偏执的厌恶,她让自己成为听爸爸话的好孩子,支撑着他,但力量终归有限,所以,她很乐意看到几年后有人能把他从自责和痛苦中解救出来,乐意有一位温柔的继母和可爱的妹妹、一位严肃却善良的剑术师父,还有一帮活泼的朋友们。

     

    小小的幸福生活慢慢从废墟上重新筑起,直到被降临的魔王城砸得粉碎,那一天成了白石内心深处的噩梦,让她陷入无尽的怀疑——对周围的,也包括对自己的。她设想过无数生母真正的身份,猜想父亲不愿透露的真相,猜想未来会何去何从,只是从未想过会在被人用剑抵着脖子的情况下得知这些,而那个“人”,那个叫做柏木由里的魔族幽灵,竟然还自称是她的姐姐。

     

    白石想要从幽灵模糊的脸上看出些母亲的影子,迫切地想要问好多好多问题,可事实上,占据主动的柏木却更焦急。生怕她一剑捅过来,白石举着双手,不着痕迹地向后蹭着后退。

     

    “她竟然和人类生了小孩!难道他们一直在骗我!”幽灵激动得连剑尖都在颤抖,凛冽的声音对白石低声怒吼,“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们?”

     

    某种同病相怜忽然把她们之间的距离拉进了些。白石想,也许这个幽灵也被隐瞒了很多事,但比起那些“过去”发生的事情的解释,她更想知道的是“现在”的情况——说不定,被魔族杀死什么的只是父亲的谎言,就像他欺骗她说母亲是人类那样。

     

    说不定,她可能还好好地活在某个遥远的地方?

     

    这种莫名的希望让白石心跳加快,充满了勇气。深呼吸一下,她轻声说:“抱歉,我也没见过她……”她感到脖子上的凉意减弱了些,又问,“请问……她、她还好吗?”权衡再三,白石把“她是谁、她在哪、她在做什么”的灵魂三连憋了回去,只轻声问了一个短短的、模棱两可的问题,期待着这个幽灵愿意吐露更多的信息。

     

    “她死了。”

     

    “……”

     

    希望刹那间破灭,白石感觉像个被扎破的皮球一般失去了气力,连投降的姿态都难以维持,双肩耷拉着跪坐到地上

     

    “她是……怎么死的?”

     

    “被父亲大人杀死了,他说她出卖了家族,结果,哼,他只是因为嫉妒和不甘心吧。”

     

    柏木收回了剑,双手交叉在胸前,虽然看不清脸,但仍然气势汹汹。白石被那股尖锐的视线盯得浑身发冷,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开始波动,但这并不是错觉,紧接着,一红一黑两个身影就从空气中倏地冒出头。那是当麻和绯山。当麻伸出黑色的爪子,就在要碰到柏木的时候,有些柔弱的嗓音随着风飘了过来。

     

    “我把她带来了!”

     

    绯山循声望去,格里芬的背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位是阪下渚,另一位是有着棕色卷发的女性,严肃的面庞远远看着和之前那位水野夏希有点神似。

     

    白石也被这声音吸引了注意力,她一时间愣在原地回头看。当麻和柏木完全没有被打扰,幽灵使者一心想要完成任务,眼看着就要成功,她从身后召唤出一只怪兽,让它在身后推了自己一把。而柏木,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本能地瞬移到白石的身后,顺手把她当成了盾牌,又顺手塞到当麻的爪子里。

     

    “可恶!”

     

    当麻大叫了一声,她没想到这个高级魔族竟然也会用如此原始的招数,急忙收回手。可黑色的雾气散去之后,却不见白石的踪影。

     

    绯山听到叫声回过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她瞬移到当麻面前,拽住她的斗篷。“喂!你把她弄哪去了?!”又使劲捏住她的左手,“难道是冥界吗?你把白石弄到冥界去了?把白石弄死了?”

     

    “冷静点……死倒是死不了,暂时……”

     

    当麻本想说点俏皮话,但被绯山狠狠地瞪着,还是不由得实话实说。这时,格里芬也降落在她们旁边,渚带着另一个人缓缓走过来,而且令人惊异的是,那幽灵竟然只乖巧地站在一边,连凌厉的气势都不见了。

     

    “快把门打开!把白石弄回来啊!”

     

    溪谷里只有潺潺的流水声,以及绯山焦急的声音在飘荡。木元变回了猫,跳到渚的肩膀上,两人左看看右看看——一边是激烈争吵的姐妹,另一边是安静地对视着的故人,两边都好像把对方忽视掉了似的,她俩都不知道该先和哪边搭话。

     

    “等一下,我老姐好像不见了。”

     

    渚说。她想向当麻问问什么情况,就看到绯山拉起当麻的左手,紧接着就被黑色的巨爪握住,也像一缕青烟似的消失了。

     

    “这下好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总算是解决掉一个矛盾。”

     

    木元打了个哈欠,干脆趴在地上,看渚跑去质问当麻。人类女孩咄咄逼人,幽灵使者点头哈腰,两人叽叽喳喳说了几句话,好像就把问题解决了,木元没想到她们最后竟然和和气气、有说有笑地走到她旁边。当麻不知从哪掏出爆米花,三个人并排坐在一起就像在看戏,还是一出既狗血又感人的、并不是那么幸福的重逢故事。

     

    被木元和渚半是恳求半是忽悠地拉到这边来的那个人,就是吉野绘里香,在王都保卫战受伤之后,她就被当做伤员送到这溪谷旁边的城镇“戴克里先”。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曾经身为王国禁卫队长的魄力和剑术还在,加上誓死守卫国家的事迹人尽皆知,她在戴克里先的威望迅速攀升,成了某种类似佣兵头子的存在,虽然无法凭一己之力阻挡来势汹涌的魔族大军,但也尽自己的一份力平息着着城镇里的大小纠纷。

     

    “对了,你们是怎么说服她来的啊?”当麻一边嚼着爆米花一边问。

     

    “一开始是想用武力威胁她来着。”渚说。

     

    “但没想到她是一位魔剑士,还是超~厉害的那种。”木元说,“要不然也不会耽搁这么久。”

     

    “于是只好实话实说了。”渚从当麻的桶里拿出一颗爆米花丢给木元,“我说,有个幽灵想见你。”

     

    “咳咳咳……你这孩子也太实在了!”

     

    “她啊,实在得很呢。”木元把爆米花当成球玩着,带着些笑意说,“她还说,柏木由里想为你弹一首曲子,然后,竟然还把这曲子哼了出来。”

     

    “你音乐天分还蛮高的嘛,明明长着一副臭脸。”

     

    “啧,你这人真是没礼貌。”渚翻了个大白眼。她本想再说些刻薄的话,但当麻和木元同时捂住了她的嘴。

     

    “绘里香?”

     

    那边的故人们对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幽灵先开了口,她的声音头一次如此空灵而忧郁,软软的像融化的冰淇淋。不知是不是错觉,身上的蓝光好像也黯淡了下来,整个人显示出清晰的轮廓,等到吉野和她面对面几乎挨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可以完全看清她脸上的每一道线条了。

     

    “哇,她还真是拼,实体化到这个份上,相当于暂时失去所有魔力了吧。”当麻悄声评论道。“话说她长得和你姐姐还真是像耶。”

     

    “能不能请你闭嘴?”

     

    渚拎起木元糊到当麻脸上,吓得小猫一口咬住幽灵使者的鼻子,胡乱蹬着的爪子还戳进了她的鼻孔里,当麻吃痛地想大叫,被飞扬的猫毛呛到,叫声成为一个憋在嘴里没打出来的喷嚏,她涨红了脸,十分狼狈。

     

    吉野完全没被视线范围内的闹剧影响,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有着熟悉脸庞的“幽灵”,有种冲动想要碰碰她,却又中途忍住了,抬起的双手及时交叉在胸前,紧紧攥成拳头。

     

    “你知道我叫什么。还有那首歌。”吉野的语气不容置疑,“那首歌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梦里还有一个弹着竖琴的人影,那是你么?”她昂着下巴,等待着答案。

     

    “也许是吧,不过我猜,你已经忘了我是谁。”

     

    “没错。但你让我感到很熟悉,很安心。”吉野勾起嘴角说,“柏木由里,这个名字真好听。”

     

    “我第一次告诉你名字时,你也这样说过。”柏木的表情有些凄凉,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吉野的侧脸。“能再见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说完,她的身子渐渐又泛起蓝光,在实体化还没完全解除的时候,把一直拿在左手的竖琴递了过去。

     

    “送给你,如果无聊的话,就学学演奏它吧。”

     

    柏木对吉野笑了笑,那笑容的温度让三个吃瓜群众都呆住了,当麻连柏木转过身招呼她都没反应。

     

    “如果你不带我回去的话,我可能忍不住想要去绘里香家做一个地缚灵了。”

     

    “哦、哦。”当麻眨了眨眼,还没从惊骇之中回过神,“你折腾这么大,只见一面就完了?”

     

    “不折腾这么大,我见得着么?”

     

    柏木冷哼一声,却没能迈出向前的那一步,她的胳膊被吉野拉住了。柏木默默地背对着吉野,生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不能潇洒离开。就这样僵在原地,身体变成半透明的状态,柏木柔声说:“如果不想也变成幽灵的话,还是离我远一点比较好。”

     

    “确实,死亡的气息很重,我的胃都在翻腾。”

     

    柏木感到胳膊上的拉力消失了,叹了口气,但还没等她咽下这最后一丝失落,一股生命的暖流就猛地扎了进去。吉野这次握住她的手,又走近一步将额头贴在她背上,直到柏木完全恢复成幽灵的状态,才依依不舍地退开。

     

    “再见。”

     

    “嗯。”

     

    之后她们便没再说什么,当麻一挥手,柏木也像白石和绯山那样消失了。

     

    “我死之后还能见到她吗?”吉野歪头问道。

     

    “这个嘛……死掉之后,按理说会失去生前的记忆,但就算那家伙再怎么厉害,最重要的思念总会留下某些线索的。”当麻吸吸鼻子,拍拍吉野的肩膀说,“大概就像你现在这样吧?”

     

    “这样啊。”

     

    吉野低下头,呆呆地望着手里的竖琴,若有所思地拨弄着,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渚虽然看上去是个冷酷少女,实际上对这种生离死别相当敏感,趁着人没注意的时候,偷偷抹了一把快要流出来的眼泪。重新整理好心情之后,她和木元把吉野送回城镇,当然,也死死地拽住了当麻。

     

    “你搞得我像是欠你钱似的……”

     

    “在白痴公主和老姐回来之前,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我倒是很想留下,可是任务完成了啊。”当麻抓了抓头发,难得露出很苦恼的表情,“那个家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我抓回去了……真是的!”

     

    “所以,你能做到这些事,其实是有代价的。”木元像说风凉话一样说出早先的猜测,调侃的意味十足,“和冥王签的卖身契?那样的话条款应该不止一条吧?”

     

    “我讨厌你那种说法,但……没错。”

     

    “如果谁要把你抓回去的话,那正好把我们一起抓回去。”渚逞强道。

     

    “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冥界,小姑娘你一个普通人,到那里可能一个小时就死了。”

     

    “那、那我姐她!”

     

    “白石可不是普通人哦,所以我想,她们俩的话应该没问题,等她们见到那家伙之后,就能回来了呀。”完全不管渚都晕到眼前快要冒出星星,当麻拍了拍格里芬的身子,像龙骑士指挥坐骑一样威风,唰地伸手指了个方向。

     

    “奔跑吧少女们,下一个目的地就是——学院城!”

     

    她用愉快且夸张的调子说,然而,没人看到她眼里那些比黑夜还要深沉的回忆。

  • 0 24
    白石的妈妈被同母异父的姐姐的爸爸杀死了,天,好绕口。猜测难道是魔族的家族的政治利益,白石的妈妈逃脱了,遇到了白石爸爸,有了小白石,后面遭到了魔族家族的追杀—突然觉得白石被善意欺瞒了那么久,好悲惨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12-31
    0 25
    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猫 白石的妈妈被同母异父的姐姐的爸爸杀死了,天,好绕口。猜测难道是魔族的家族的政治利益,白石的妈妈逃脱了,遇到了白石爸爸,有了小白石,后面遭到了魔族家族的追杀—突然觉得白石被善意欺瞒了那么久,好悲惨
    毕竟贵人事多,柏木家太复杂了哈哈哈哈。小白石很善良,就算偷偷知道真相也还是成长为一个靠谱的好孩子惹,虽然有点惨,但还好后来遇到了绯山……emmmmm还好?这也是个很复杂的故事……
  • 0 26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故事线有点多,而且我发现越到中盘越难以维持沙雕了……
    哈哈哈哈哈哈,剧情严肃推进,细节体现沙雕!
    话说,因为我没有补完之前两只的剧,一边看文,一边疯狂回忆到底谁是谁,感觉回到了之前看接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14 一嘛蘑菇 2020-1-1
    0 27
    感谢七色大让红白跑出跨年巨著!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1
    0 28
    小刘只会碎碎念 哈哈哈哈哈哈,剧情严肃推进,细节体现沙雕! 话说,因为我没有补完之前两只的剧,一边看文,一边疯狂回忆到底谁是谁,感觉回到了之前看接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有的没看过,看过也可能忘记,争取也把她们都塞进去…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1
    0 29
    一嘛蘑菇 感谢七色大让红白跑出跨年巨著!
    这个东西就是去年的初梦,结果拖了一年还没写完…今年没做梦哎!
  • 11 飛虎景陽 2020-1-2
    0 30
    好像越來越深入五里霧中,人多的有點暈頭XD
    白緋兩個應該沒事吧嚶嚶
  • 14 一嘛蘑菇 2020-1-2
    0 31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这个东西就是去年的初梦,结果拖了一年还没写完…今年没做梦哎!
    没事,我们继续在梦中~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2
    0 32

    15

    从一阵恶心的眩晕中醒来,白石下意识直起腰板却差点摔倒,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群陌生人中间,准确来说,她站在一条长长的队伍的排尾。能一眼望到远处大门两边的火光,映着两只狼人士兵凶猛的脸。四周的黑色墙壁压迫感极强,看起来应该是在某个建筑物内部。昏暗沉重的空气憋得她胸闷,本以为这是因为小小的空间里装了很多人的关系,再定睛一看,前面那些陌生人,虽然模样千奇百怪,但轮廓都很模糊,感觉再过不久就要消失了似的。

    忽然回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事——幽灵、当麻、黑色的利爪——思维便跳跃着找到了某个出口。

    “这难道是冥界?”

    她压低嗓音惊叹,慌忙低头查看全身,把手举到面前端详。掌心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手指修长而白皙,但在这凝视之下似乎要融化到空气中似的,眨眨眼,手指又恢复成原样,又好像变成了某种液体。

    “喂,发什么呆,赶紧往前走啊。”

    身后的半透明章鱼头妖怪操着尖细猥琐的男声催促着。白石吞吞口水,说了声抱歉,小跑两步跟上前面几乎完全成了蓝色的蜥蜴人幽灵,才迈开腿又觉得不太对劲,便停下脚步,侧身让章鱼头先走。

    “真是,看你这傻乎乎的样子,咋,死得不甘心啊?”章鱼头双手叉腰,蠕动着几根触手向前走,像是在扭屁股一样。他奸笑地看向白石,用一根触手捂着嘴笑了,让白石想到同村住隔壁的大姐。

    “我有个能逃出去的办法,你想知道吗?”

    虽然非常可疑,但眼下也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白石点点头,于是他示意她弯下腰,凑到她耳边鬼鬼祟祟地说:“据我分析,如果能在冥王发现之前打败守卫跑出这座宫殿就行了。”

    还要惊动冥王才能出去,简直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白石眼角抽搐着腹诽,她没见到门口的守卫长什么样,但远处的那两只看上去应该不用等她念完一句咒语就能把她撕碎了,再说这里的空气就像飘着刀子一样让她头疼,比起武力冲突,嘴炮和说教还显得更靠谱些。

    “小姑娘,你行不行啊,亏我以为你是个厉害的人物呢。”章鱼人挖着鼻孔说,挖完了,还用那只触手推了推白石的屁股。冥思苦想的白石无视了他的骚扰。“不知道绯山小姐她们怎么样了……”她捏着下巴,心想是把整座宫殿都炸了引来管事的人,还是老老实实排队之后再大闹一场。就在这时,刚才还絮絮叨叨的章鱼头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啊——!”
    “呀——!”

    但又掺杂着另一种尖叫。白石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猛地转身,一个穿着红色礼装的瘦弱身影就坐在章鱼的大脑袋上。

    “绯山小姐!”

    白石惊呼着把她扶起来,两人踩着章鱼滑溜溜的身子相拥在一起,仿佛有种生死相隔又重逢的狂喜。

    “你怎么也来了?”

    “当、当然是来救你的。”绯山向后退了一步,把一缕头发别到耳后,正色道,“毕竟你是我的手下,身为公主不能对你置之不理嘛。”

    白石心里一阵感动,而且她更高兴的是,绯山带来一个好消息——她从当麻那里得知了离开冥界的方法。

    “什么方法?”

    “按她的原话就是,”绯山学着当麻臭屁的表情和语气,不愧是姐妹,简直栩栩如生,“‘往回跑,如果有个白毛追过来,把她揍一顿就行。’”

    “呃,白毛是谁?”

    “好像是冥王。”

    过于心累,白石甚至没力气吐槽,垂下头深深叹息。

    “干嘛这么丧气。”绯山眉飞色舞地拍拍自己胸口,微微鼓起来的部分稍稍塌陷了些,“那个柏木都能做到,我们肯定也能。”

    “那个,但公主殿下,我们可是差点被她弄死了……”

    “逃跑只要脚程快就行吧?”绯山拉起白石的手使出瞬移,眨眼间,她们就远离队伍,甚至都快看不清章鱼的脸了。

    “竟然这么远……!白石,你好像变得越来越像个魔族了哎。”她惊叹道,伸手摸摸白石的耳朵的轮廓。白石感到耳朵发热,尤其是被绯山摸着的地方,急忙自己伸出手也摸了摸。还好没变成尖的,她想,但越来越像个魔族这件事,还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绯山因为瞬移成功变得更加自信,在她的带动下就连白石心里也生出些希望,胸闷的感觉也似乎减轻许多。白石一边走着,一边默默回忆着能给敌人下绊的魔法,出口的光线越来越强,两人对视一眼,便准备迎接一场穷凶极恶的战斗。

    但出口并没有狼人士兵,在某个看上去像魔法阵的光柱旁边,只站着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婆婆。

    白石手上还捏着魔法,陷入了犹豫。“呃,怎么办,她看上去好强。”

    “强?!她的气息,明明就是个弱鸡啊!比你妹妹还弱!”绯山也压低了声音,但到后来还是没压住。

    “绯山小姐,冥王不可能让毫无还手之力的老婆婆守门吧?那大家岂不是都跑了?”

    “说不定她就是来凑数的呢……”让白石这么一说,绯山心里也有点发怵,思忖片刻,又拉住白石的手。“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先跑就对了。”她盯住那束光,脑中想象着她们已经站在了那束光里面——

    咻——咚——

    仿佛一辆急行的车撞到了墙,绯山差点摔倒在地上,还好白石在她身后,她就这样坐到了白石怀里,捂住头,感觉眼前摇摇晃晃的。

    “怎么、怎么回事?”

    “哎呀哎呀,瞬移可是作弊呢。”苍老的声音笑呵呵地说,老婆婆拿拐杖敲绯山的腿,后者吃痛地尖叫了一声。“要想跑出去,得先用我这把拐杖当钥匙才能开门哦。”

    白石听罢,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握住拐杖的瞬间却像是被吸走了所有力量,差点躺倒在地上。老婆婆又笑了,这次是嘲笑。“嗯,反应很快,但是力量太弱。对了,之前也有人从我这抢走了钥匙,是个厉害的魔族,啧啧,和她比你们可差远了……”

    “你可真啰嗦!”

    绯山一听她这么吹捧柏木就来了气,加上被念叨得脑仁疼,凭着直觉伸手去抢拐杖。攥住那根棍子的尖端,她倒没有像白石那样被吸走精力,只是没什么肉的小胳膊力气也太小,发力到表情都扭曲了,也还是没能让老妪手里的拐杖移动分毫。

    “绯山小姐,你的空间!”

    “对了!”

    在白石的提醒下,绯山用自己的空间把这拐杖装了进去,又急忙瞬移到远处,得意地向守门人炫耀自己行云流水般的操作。

    “哟,还有两下子。”

    老婆婆睁开笑眯眯的眼。白石打了个哆嗦,她有种不祥的预感,用尽力气释放了之前准备好的束缚加冰冻加淤泥魔法,然后全力跑到绯山身边。

    “快走,我觉得她要动真格的了!”

    “可是,你知道这个怎么用吗?”

    白石语塞,但她也没时间仔细研究这东西了,随着一声爆破音,远处她刚刚设下的魔法被挣脱,挨揍也只是眨眼间的事。“就把它当成普通的钥匙好了!”她挥动拐杖指着那束光,绯山在一旁附和地叫着“芝麻开门”,也甭管有没有效果,她们正准备冲进去,白石手里的拐杖就被吸着飞走了。再一看,面前哪里还有什么老婆婆,握着拐杖的分明就是一位翩翩少年,换上一身考究的礼服,周身缠绕的死亡气息让白石的胃猛地抽了下,眼前发黑、几乎要晕倒。

    “你说,是你们自己乖乖走回去呢,还是我把你们送回去?”他转着脖子,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挥挥手甩出一把镰刀。“我建议你们选第一种。”

    “等、等一下……你这个异装癖……不对,这位小哥,我们没死,你难道看不出来?”

    绯山让虚弱的白石靠在自己身上,似乎在准备谈判的这一刻,她总算想起自己是魔族的公主,摆出一副故作姿态的游刃有余,清清嗓子说:“我妹妹是这里的打工仔,我就是被她不小心弄到这里来的,她的失误难道你们不应该负责?竟然还要虐待我们,黑心企业!我要见你们的老板!”

    少年没说话,一副看傻子的表情。这时,一股强烈的气流从空中降临,吹乱了他一头卷发,也让绯山几乎睁不开眼。风暴过后,柏木由里站在两伙人中间,表情和刚刚死神少年的一模一样。

    她对绯山说,“你们在干嘛?”又看向那个少年,“厄介,好久不见,你被虐待傻了?”

    “你……!你还知道回来!”被称为厄介的少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在柏木面前气势全无,看到她摇头耸肩的模样,他甚至有些气急败坏。“当麻呢!?她要是再不回来,我就……昨天是小女孩,今天是老婆婆,明天说不定就要扮成鳄鱼了——!救命!”

    他似乎陷入了某种歇斯底里的癫狂的状态,这让白石感觉没那么难受了。柏木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走到白石面前,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没想到你还没死啊,不愧是我的妹妹。”

    “你难道不应该先道歉吗!”绯山指着她的鼻子愤怒地说,“我们可是差点死了哎!”

    “不是没死吗,结果好就好。”柏木像赶苍蝇一样打发了她,一直盯着白石,似乎想看出些什么,但过了一会儿,只自嘲地笑笑,挥挥手,就转身向远处那座宫殿走去。

    “再见了,给你们添了麻烦,抱歉。”

    但白石咬着牙起身追过去。和即将彻底放弃生前记忆的柏木不同,她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关于母亲的,关于柏木的,关于魔界她们那个家的……

    “这些事对你来说有意义吗?”

    “也许…有吧。我不知道,但是……”

    白石咬着下唇苦恼着,柏木无奈地说:“时间有限,就只告诉你一件事,”她略微沉吟,“和我不一样,我们的母亲……是个好人。”她为白石送上一个友善的笑容作为告别的礼物,拍了拍她的肩膀,“珍惜身边的人吧。她愿意追到这里,不是特别看重你,就是脑子有问题。”

    “哈哈……怎么说也是魔界的公主殿下,这么说好吗?”

    白石摇头晃脑地小声吐槽,狡黠地对柏木笑笑,却没想到换来的只是一个狐疑的表情。

    “公主?”柏木不解地重复着,“什么公主?”

    “哎?”白石也惊呆了,“就是魔王的妹妹啊?她说她被封印了魔力……”

    “唔,虽然没见过魔王本人,但也没听说有什么公主啊。”柏木皱着眉望着不远处安慰厄介的绯山,摇摇头,“魔王的话,是个冷酷又强大到变态的家伙。她……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吧,唉,算了,反正也和我没关系。”她最后看了一眼白石,欠欠身,干脆用瞬移直接消失掉了。

    白石虽然一开始的确怀疑过绯山的公主身份,但发生过这么多事,她已经从心底接受了这个设定,况且,是不是公主又如何呢?她摸了摸仍然挂身后的铁剑。至少两人之间的羁绊应该不是假的,被救赎的感激也不是假的。走回绯山这边,迎上魔族少女热情的笑容,让这种感觉越发真实。

    “白石,这家伙答应让帮我们开门了,只要让当麻回来就行。”

    “当麻小姐究竟是惹了多少祸啊……”白石苦笑道。

    怀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歉意,她和绯山穿过了那道通往现世的大门。

  • 14 一嘛蘑菇 2020-1-3
    0 33
    厄介为什么要找当麻啊?緋山不是公主会是谁?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3
    0 34
    一嘛蘑菇 厄介为什么要找当麻啊?緋山不是公主会是谁?
    厄介表示,当麻不在某个白毛就闹脾气,就来折磨我……
    柏木不也说了嘛,可能是她等级太低见不到魔界的各位大佬(摊手
    当然也有可能是绯山记忆混乱了哈哈哈哈哈
  • 0 35
    越来越迷了,有好多疑问❓不知从何问起
  • 14 一嘛蘑菇 2020-1-4
    0 36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厄介表示,当麻不在某个白毛就闹脾气,就来折磨我…… 柏木不也说了嘛,可能是她等级太低见不到魔界的各位大佬(摊手 当然也有可能是绯山记忆混乱了哈哈哈哈哈
    好期待之后的剧情发展啊~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4
    0 37
    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猫 越来越迷了,有好多疑问❓不知从何问起
    疑问可以从第12集窥见一角w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4
    0 38
    一嘛蘑菇 好期待之后的剧情发展啊~
    一想到还有好远才能结束……(望天
  • 9 台柱公园 2020-1-4
    0 39

    一路看下来真是个大工程来着~本剧本适合改编成任意RPG游戏(全机种制霸)/动画/真人版,名字就叫《勇闯魔王城》(好傻的名字23333一旦改编出来,将不下于仙剑/DQ/FF……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4
    0 40
    台柱公园 一路看下来真是个大工程来着~本剧本适合改编成任意RPG游戏(全机种制霸)/动画/真人版,名字就叫《勇闯魔王城》(好傻的名字23333一旦改编出来,将不下于仙剑/DQ/FF……
    《勇者白石与魔王城》(山寨)话说我这个比起rpg,感觉更像是文字冒险,因为主角们都太菜,只能靠嘴炮和逃跑取胜哈哈哈哈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