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二次元异世界冒险】Run Lads Run 【更新16】 七色花田 白緋 多CP OOC 連載中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12-30 2214

最新回复 (62)
  • 9 台柱公园 2020-1-5
    0 41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勇者白石与魔王城》(山寨)话说我这个比起rpg,感觉更像是文字冒险,因为主角们都太菜,只能靠嘴炮和逃跑取胜哈哈哈哈
    不不不,哪里菜了?至少一出村就拿到了无限魔法矢,白石根本就是个强力黑魔法角色,随便画个魔法阵都能让高级魔族抖三抖,输出都很强了诶~

    考虑到那么多角色出场,不如叫勇者白石与被引导的N人?XDD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5
    0 42

    16

    尽管死神少年为了讨好绯山而把大门的出口直接开在当麻身边,但绯山一回到现界就把可怜的厄介抛在了脑后,在白石还感叹“死而复生”和学院城宿屋之奢华的时候,她就揪着妹妹的衣领,两个人跑到门外说了好久的悄悄话。

    “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年你到底惹了多少祸。”

    公主气得双眼变成深红色,但她无法读心,就只盯着扭扭捏捏不知所措的当麻。在无言的道德打击之下,当麻最后还是认输了,她抓抓头发,避重就轻地说自己转悠到冥界,被冥王抓了当苦力,签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获得操纵幽灵的能力,都是为了最终把逃犯丢回那座宫殿。

    “和冥王扯上关系,还真是……有你的风格。”绯山抱着双臂,目光柔软下来,“做这些事,你开心吗?”

    “嗯,还行吧,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呃,幽灵,还能穿越到不同的世界,很刺激。”当麻大笑着让绯山放心,“再说,她虽然记性不太好,但其实人还不错。”收起放浪不羁的神采,当麻同样有些低的嗓音听起来更有说服力。她虽然很想陪绯山她们继续走,可任务完成之后要向老板交差,所以只好就此别过。提到这个老板,绯山才想起某个被折磨得快疯掉的异装癖少年,便和当麻讲了他对自己的抱怨,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当麻又是咋舌又是翻白眼,恶狠狠地说,“在那家伙想起把我抓回去之前,就让他再多受两天委屈吧!”

    “你和他到底有什么过节啊?”

    “哼,”当麻鼻孔朝天,似乎把地上某个花瓶当成了厄介,鄙视地讥笑道,“我刚去的时候他可没少欺负我,活该!”又做了个鬼脸,她决定陪绯山她们逛逛这座学院城。“当然,如果你愿意在这里停留几天的话。”她担忧地望着绯山,“话说你感觉怎么样?如果不舒服就赶紧离开吧。”

    “我很好啊,而且觉得不舒服才更应该留下吧?”

    绯山摸了摸当麻的脑壳。她不太理解为何当麻会这么说,因为比起自己,倒了大霉的白石才更需要休息才对。不过,就好像是被提醒了似的,她心里升起某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身体在提醒大脑有什么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个所以然,只好把这也当成是冥界之行的后遗症。屋子里,渚在保养她的弓,白石坐在窗边盯着手里的东西发呆,听到开门的动静,她才抬起头,看起来有些萎靡,这更坚定了绯山想留在这里的想法。

    “正好。”渚说,“我和老姐打算回家看看。”

    “啥,回家?”绯山看看她,又看看白石,“罗慕路斯?”

    白石张开手,手掌上托着的那块石头,就是当初她父亲说可以传送回家的水晶。

    “可是你们怎么回来啊?”绯山走到白石面前,感受着她身上微弱的力量,“你现在就像刚用完之前的治疗魔法一样弱。”

    “这里是学院城,聚集了一群最优秀的魔法师,肯定有人会设置传送阵,”白石说,目光比语气坚定得多,“出来这么久,回去报个平安也好,而且……我也有些事想问问他。”

    “你是说……”绯山会意地压低声音,“你确定要对他讲?”

    白石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叹了口气。绯山很想陪她回去,可转念一想,去了反而立场更尴尬,于是委托木元当眼线,希望她到时候可以“见机行事”。

    “比如?”格里芬变成的小猫摇着尾巴,打了个巨大的哈欠。

    “比如白石哭着跑出家门,就帮我安慰安慰她?”

    “你以为白石像你一样啊?她就算受了再多委屈,也只会笑呵呵地把眼泪咽到肚子里吧。”

    “你这野兽还挺睿智的嘛!总是说人话,干脆做个人算了。”绯山把木元猫翻了一圈,用手揉着她的肚子。

    “大可不必。”木元张开嘴,留下几道牙印和一句“心情好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就跑到窗边打盹去了。

    当麻刚好认识某个像森本那样“擅长歪门邪道”的魔法师,第二天便带着白石小队众人去找他,顺便再补充些必要的物资。学院城干净整洁,也没有战争摧残过的痕迹,当麻介绍说,这是因为这座城市曾经被毁掉了大半,多数建筑都是新建的,而且魔族入侵的时候也没有人抵抗,自然就没有受到任何损坏,不仅如此,魔族和人类还一起把这里建设得更加繁荣。

    “他们就这样开城投降了?”渚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明明都是些厉害的人,也太没有志气了吧!”

    “不是没有志气,而是刚好相反吧。”当麻说,“原本的学院城只是一个小村子,里面住着一位钻研魔法的老头,他收了几个徒弟,谁能想到几百年后会发展成一座这么大的城市呢?所以,这里的人唯一的志向就是钻研魔法,为了这个目标,有些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渚对此表示很不屑,但碍于绯山和当麻的关系也没再说什么,白石想,嘴巴狠毒的妹妹没再继续挖苦,应该还有眼见为实的这一部分原因。不管怎么说,城镇稳定发展,大街上洋溢着和平有爱的气氛,和君士坦丁泾渭分明的对立相比要舒服得多。她觉得,如果绯山真的想要建立一个魔族人类共处的国家,那这个地方简直可以拿来当成样板了。

    绯山自然是毫无公主的自觉,也没有白石想得那么远,她左看看又看看,这城市繁华又巨大,虽然中心山头上的学院好似北极星那样闪亮而显眼,但下面城镇的道路就像蜘蛛网,如果没有人领着的话很容易迷路。绯山看着眉飞色舞介绍城镇历史和趣事的当麻,感觉她对这里熟悉得就像是本地人那样。

    “嗯,我以前在这里待过很长时间。”当麻说。

    “也是出任务的时候来的么?”

    “算是吧。”

    绯山感受到当麻言语中的敷衍,但没有发作的机会,当麻停下脚步,兴奋地指着远处散发着不详气息的小店。那里就是她们的目的地。外面阳光明媚,屋里却只有一片昏暗的烛光,当麻和坐在某个水晶球前、戴着兜帽的人打了个招呼。这位被她亲切地称作“阳太”的少年,看起来和渚一样年纪,但据说是14岁就从学院城毕业的天才魔法师,目前在这里研究一些被学院视为禁忌的魔法。白石开门见山地向他请教传送法阵的问题,阳太得意地说自己最擅长空间魔法,现在正在研究操纵时间。这和森本那些自爆魔法不一样,白石一听就来了兴致。阳太没想到当麻随便带来的、看上去呆头呆脑的大个子竟然对魔法的理论如此了解,两个人根本忘了周围还有人,也忘了本来是要做什么,就一直在那边聊些听着都头大的术语。木元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绯山和渚可不这么想。当然,和对魔法一窍不通的人类不同,这些关于时间的理论全都存在于魔界公主的记忆之中,也许她自己也曾经尝试过,最后在不断的失败中认识到,妄图挑战神的领域只能自取其辱。看到他们如此激烈地讨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绯山一开始只是心存轻蔑,最后却变成了一种说不清的烦躁。

    “老姐?”

    当麻戳了她一下,绯山才意识到自己的身子有多紧绷。

    “你还好吗?”

    “嗯……还好。”绯山有点恍惚,刚刚的烦躁几乎让她发怒,好在当麻及时扑灭了这股怒火。她拍了拍脸,走到白石和阳太面前,咳嗽一声。“抱歉打扰,但是,两位优等生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白石恍然大悟,赶紧掏出父亲的那块传送水晶,和阳太说了自己的需求。好在这位天才少年果然名不虚传,他对着水晶球,用手指在空气中大概是画了个魔法阵,只见一道光将他的水晶球和白石的传送水晶连在一起,光芒散去之后,阳太说,回家之后再用一次那个水晶就可以回到店里来了。

    “靠谱吗?”当麻问。

    “虽然仅限一次,但绝对靠谱,你还不相信我?”

    “没关系没关系,”绯山抢着把自己的眼线送出去,急忙说,“木元和你们一起去,也好有个保障嘛,不行还可以让她拉你们回来。”

    “在你心中我难道就是工具人吗?”小猫变成鸟飞到绯山头顶啄她。绯山吃痛地大叫,也不顾自己的发型了,赶紧把木元拽下来,对她悄声道:“想想吧!你是愿意和两个长得像三岛花的人一起呢,还是更愿意和我们姐妹俩久违地唠唠家常?”

    木元就这样被忽悠了。为了赶时间,离开阳太的工坊之后,一伙人就分头行动。白石家的两姐妹和木元回到宿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而绯山把她们送走之后,忽然发现前台的打工妹正在往桌子上放一摞花花绿绿的宣传单,几个硕大的字瞬间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魔法大比武火热进行中,一站到底的胜者可获得蓝泽魔王握手券一张!

    “卧槽!”绯山不由自主地讲出一句她在人类世界学到的最短小精悍而最意义深刻的话来,拍着桌子对前台的打工妹叫道,“这这这是什么?蓝泽的握手券???”

    “呃……对,是大比武的奖品。”小妹妹被绯山吓得喉头一滚,撇下传单,向后退得靠在墙上,“是名取伯爵和橘院长联合举办的,就在城北的竞技场,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只要能留到最后就能被邀请去魔王城。”

    “切,这种奖品真无聊,真的有人想要和那个面瘫脸握手吗?”

    听到绯山这么说,打工妹瞬间就生气了,两只手拍在桌子上,凑到绯山面前,义正言辞几乎是训斥的语气。“你怎么能这么说?对于喜爱研究魔法的人来说,能见到魔王、得到他的指点,难道不是最高的奖赏吗?”

    绯山本来还想反驳,但这时她灵光一闪——如果能赢得这个比赛,直接就能去魔王城,去了魔王城就可以见到冴岛、解开封印,然后杀到蓝泽面前把他揍得跪地求饶,一下子省了好多事,前途一片光明呀!想到这,绯山的嘴角简直要扯到耳朵根去了。她兴冲冲地拿着传单想要和当麻传达这个喜讯,可是刚刚还在她身边的当麻已经不见踪影。

    “也许是回到屋里去了吧。”她想,提着裙子往楼上跑去。

    但实际上,此时的当麻仍在原地,只是身体已经变得完全透明。在她对面,还站着一位稍高的,有着白色短发的少女,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我说,你偏要这么突然地出现吗。”当麻有些无奈,收起了玩世不恭,带上些请求的意味,“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

    “我还以为你并不喜欢这个地方呢。”少女的声音懒懒的,像某种甜食一样松软。

    “嗯……也不是吧,虽然有着糟糕的回忆,但并不能抵消那些美好的回忆啊。”

    “真是温柔,我就喜欢你这一点。”

    “何况那些恩怨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当麻双手交叉放到脑后,“我只是想在这里陪她直到离开。而且,你也不希望冥界又像上次那样,忽然又多出那么多难民吧?”她把重心放到一条腿上,歪着身子,狡黠地望着对面的少女。

    “好吧,你说服我了。”少女的食指抬起当麻的下巴,露出的胳膊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字,其中就有当麻纱绫的名字。“只要你别忘了,你是谁的。”

    “是是,以后保证听您吩咐,掟上今日子殿下!”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5
    0 43
    台柱公园 不不不,哪里菜了?至少一出村就拿到了无限魔法矢,白石根本就是个强力黑魔法角色,随便画个魔法阵都能让高级魔族抖三抖,输出都很强了诶~ 考虑到那么多角色出场,不如叫勇者白石与被引导的N人?XDD
    被引导的N人,那佛祖的角色就让绯山来做吧,哈哈哈哈
  • 14 一嘛蘑菇 2020-1-6
    0 44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16 尽管死神少年为了讨好绯山而把大门的出口直接开在当麻身边,但绯山一回到现界就把可怜的厄介抛在了脑后,在白石还感叹“死而复生”和学院城宿屋之奢华的时候,她就揪着妹妹的衣领,两个人跑到门外说了好 ...
    緋山不是公主,难道掟上今日子殿下才是公主?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6
    0 45
    一嘛蘑菇 緋山不是公主,难道掟上今日子殿下才是公主?

    当然不是,这些谜题可以参考下13集的开头
    今日子硬要说的话,当然是女王了!(不

  • 9 台柱公园 2020-1-6
    0 46
    今日子看起来像冥王嘛~

    蓝泽大魔王迷妹可是很多的哟。。不过我没看到握手券之前一度以为奖品是圣杯2333

    木元小可爱真好忽悠XD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20-1-7
    0 47
    台柱公园 今日子看起来像冥王嘛~ 蓝泽大魔王迷妹可是很多的哟。。不过我没看到握手券之前一度以为奖品是圣杯2333 木元小可爱真好忽悠XD
    哈哈哈哈圣杯那我怕不是要写到明年
    今日子一头白毛,很可以!可怜的当麻就这样被人当了宠物(不
  • 9 桑虞 2020-1-14
    0 48
    填坑的七色大真的天使 最近没粮吃的我感动的哭了 期待后续~
  • 3 Phyllis 2021-12-30
    0 49
    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结局吗大大QWQ,这文太有意思了太爱了
  • 14 一嘛蘑菇 2022-1-2
    0 50
    Phyllis 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结局吗大大QWQ,这文太有意思了太爱了
    想不到这个坑给你挖出来了哈哈哈哈
    真的很想念七色大啊
  • 3 Phyllis 2022-1-2
    0 51
    一嘛蘑菇 想不到这个坑给你挖出来了哈哈哈哈 真的很想念七色大啊
    就一天到晚喜欢看一些比较沙雕的文~这片小天地真是好啊~可惜我入坑晚了饭都吃不上热的qwq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9月前
    0 52
  • 9 台柱公园 9月前
    0 53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我以为你来更文了,一边回忆前文一边跑进来,然后。。。。。 | | | | | | | |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9月前
    0 54
    台柱公园 我以为你来更文了,一边回忆前文一边跑进来,然后。。。。。 | | | | | | | |
    啊这,最近封城没啥事其实更一下也行啦可是我只记得结局忘了中间该怎么发展了………
  • 9 台柱公园 9月前
    0 55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啊这,最近封城没啥事其实更一下也行啦可是我只记得结局忘了中间该怎么发展了………
    那就把结局先贴出来,中间的让我自己脑补好了!
  • 14 一嘛蘑菇 9月前
    0 56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啊这,最近封城没啥事其实更一下也行啦可是我只记得结局忘了中间该怎么发展了………
    你跟我们一起再看一遍吧哈哈哈哈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9月前
    0 57
    17

    好不容易打发走控制欲爆棚的冥王阁下,当麻整理好心情回到楼上的房间。绯山正仰面躺在床上,举着那张她瞧不起的传单似乎在冥思苦想,眉眼和口鼻协同运作上演着一出精彩的好戏。
     
    听到当麻没憋住的笑声,绯山急忙从床上跃起。
     
    “我们得制定一个完美的作战计划。”
     
    她甩着手里皱皱巴巴的那张纸,华丽的宣传页背面大段写着的居然都是竞赛方案。
     
    “我还以为只要上去和人打一架就行呢。”当麻说。!
     
    “我也是啊!谁知道这又是‘五力’又是‘三融’又是‘加权评分’的!”
     
    “不搞些难懂的术语和复杂的规则,怎么能体现出学院引以为傲的严谨学术精神呢?”
     
    “当麻,你是不是在这里惹过什么祸啊。”
     
    “喂喂,你就是这么看待你老妹的吗,好伤心。”
     
    当麻笑嘻嘻地想要糊弄过去,但绯山严肃的表情让她的笑难以为继。怎么她认识的这些大人物总是这样?她老姐也好,她的冥王殿下也好,平时一副傻了吧唧呆头呆脑的模样,却总能抓住重点,突然正经起来还很可怕。
     
    “咳咳,也没什么,我在这里当过一段时间研究员,有点受不了他们的做派而已。”当麻从绯山手中拿走了传单,转移话题道,“不过到了别人的地盘,还是要按照别人的规则做事啊,让我来看看什么叫三融……”
     
    “和冥界的任务有关?”绯山却一反常态,不依不饶地问,“我记得你说是出任务的时候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
     
    早先因为白石她们在而被敷衍过去的疑惑,现在又浮了上来。但是,和预想的不一样,把积蓄已久的疑问说出来之后,她不仅没有觉得很痛快,反而更加烦闷,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
     
    “啊,嗯,卧底嘛。”
     
    当麻一边说,一边偷瞄着绯山胸口若隐若现的纹章。那是蓝泽和他手下的精英的杰作。不得不说,这封印魔法留下的痕迹,和她礼服的坠饰完美融合在一起,品味还是蛮高的……屁啦,现在可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幽灵使懊恼自己为何感受不到丁点魔法,就在她想着要不要现抓个幽灵帮她的时候,一只闪烁着幽幽蓝光的蝴蝶飘到她耳边。
     
    然后,那软绵绵的、摄人心魄的低语就在她耳边响起。
     
    “放心吧,没事。”
     
    “……你还没回去啊,真是阴魂不散。”
     
    “你我本来就是阴魂,怎么会散呢。”
     
    “冥王殿下,我谢谢你。”
     
    当麻在心里狠狠地说。蝴蝶轻笑一声,又飞到魔界公主的头顶,像是什么漂亮的发饰。绯山并没有看见冥界的蝴蝶,自然也不会听见冥王和打工仔之间的对话,她只是觉得妹妹的表情有些古怪。
     
    “看来你这卧底当得不情不愿。”
     
    “那是,还不是因为老板坏心眼,就想着捉弄我。”当麻故意加重语气,瞟了眼绯山的头顶。那蝴蝶抗议似的张开翅膀,还使劲扑腾了两下。
     
    “你捉弄厄介的时候,他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绯山扶着额头,蝴蝶趁机落在了她的手指尖。虽然对这个妹妹很无奈,但心情好像没那么难过了,尽管她还不知道这难过是因为什么。当麻看她稍微冷静了下来,急忙把她拉到床边的椅子上。
     
    “不要提他们了,我们还是考虑点阳间的事吧。”
     
    于是,绯山像个学生一样,听起当麻老师讲起这个魔法大比武的规则来。
     
    比赛的流程简单来说,分为预赛和决赛两部分。预赛中,选手只要对着一台魔法水晶随便放个魔法,水晶判定选手的魔力达到一定标准即可;决赛选手则需要展示两个精心准备的魔法,由裁判组进行评分,按总分高低排序。流程不是很复杂,复杂的部分主要是在评分规则上。参赛选手释放的魔法,要从表现力、技术力、威力、创新力、控制力五方面来评分,同时还要体现出融合、融通、融智来获取额外的加分。裁判组由八位魔族贵族和人类魔法高手组成,分别为八个项目打分,其中五力占七成,三融占三成。决赛时按两次得分相加的总分定胜负。如果出现平分的情况,根据协商,可以进行加赛直到分出高低,或直接1对1用魔法决斗。
     
    “最后一条绝对是哪个好斗的魔族加上去的。”当麻嘴角抽动着吐槽道。
     
    但绯山听完,只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岂不是把裁判贿赂好就能赢了?”
     
    “参赛的大都是人类魔法师,顶多有些想要觐见魔王的魔族平民,这些人哪有本事去贿赂魔族大佬啊……”
     
    “这不就是我们的制胜法宝吗!”绯山眼睛一亮,攥紧了那张传单,仿佛已经将胜利拿捏了,得意地说,“让白石去参赛,我去搞定裁判组不就得了?”
     
    “这个嘛……”当麻按住兴奋的绯山的肩膀,摇着头说,“我感觉,你要是冲上去对名取家的小少爷说你是魔族公主,他要么把你当成精神病抓起来,要么把你当精神病打发走。”
     
    “为什么横竖都是精神病啊!”
     
    “那个少爷可不是老名取伯爵,年轻人见识少还狂妄,我可领教过。”当麻挖了挖耳朵,又作势弹了下手指,拍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
     
    “不过,让白石去参赛倒是个好主意,她应该挺强的,我再打探打探情报,给她出出主意,这事儿估计很容易搞定。”
     
    问题是,白石她们到底什么时候回来。预赛就在三天后,而距离决赛还有一周。绯山想,和久违的老父亲叙旧,怎样也不至于聊一周那么久吧?更何况,要是聊得没那么和睦,可能第二天就回来了。绯山打着如意算盘,一边和当麻探讨作战计划,一边等待白石她们的回归。
     
    第一天,绯山去附近的报名点以白石惠的名字报了名,本来想顺便看下竞争对手都是什么水平,却一个都瞧不上眼,这些人和她的骑士比差远了。当麻消失了一整天,据说是到处打探消息,顺便拜访几个老朋友。第二天,当麻还是一大早就离开了,只给绯山留下一张纸条,叫她可以去找阳太商量商量参赛的魔法,毕竟学院怪咖在这种场合下很有发言权。等到第三天,在预赛现场,绯山对着水晶释放了一个治疗魔法,将将被判定为合格。“这玩意儿是坏了吧?”她刚要发作,当麻赶紧把她拽走了。“只有合格与不合格的情况下,61分和100分没区别啦。赶紧回去,万一她们回来了呢。”
     
    可并没有人回来,第四天,第五天,也依然如此。绯山再也坐不住了。回程的传送魔法失效了?阳太否认了这个说法,他的法阵仍然安安静静地等待着被触发。那是发生什么紧急情况了?那样的话,笨鸟也应该回来报信的。说不定她们马上就回来了。绯山这么安慰自己,然后又过了一天,等到一周后的早上,她不得不面对白石惠还没有回来的事实。
     
    “白石你这没良心的骑士,竟然把公主抛下这么久!”
     
    “我这就派人去看看情况,你别生气嘛,万一真有什么急事呢?”当麻一边说,一边对这几天一直在她耳边飞舞的蝴蝶投去一个恳求的眼神。
     
    “你竟然敢给我安排工作了?”冥王掟上今日子懒懒的声音传来。
     
    “拜托啦,我分不开精力,等回去之后再给你做牛做马!……反正你到时候也忘了。”
     
    “你在想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蝴蝶落在她鼻尖,拍了拍翅膀,“……小心点,别再给冥界添麻烦了。”撂下这句话之后,便倏地一下就消失了。
     
    当麻暗自点头,又对绯山说:“那,我们是上Plan B,还是先等等?”
     
    对于这俩残废魔族来说,能体面地参加魔法比赛的唯一方法,就是让绯山上场,而当麻召唤幽灵魔法师偷偷作弊。还好当麻早有准备,两天前就把和阳太一起商量好的方案交给了她搭档已久的幽灵。万事俱备,只欠决策。虽然当麻私心是希望绯山能在房间等,但得到相反的回答时,她也一点都不意外。
     
    通往学院的大道上挤满了人,仿佛一个热闹的节日,参赛者,观众,游客,全都向着那雄伟的城堡聚集。远远看着没什么感觉,实际走进去才体会到主塔楼的压迫感,还有这巨大的门前广场,绯山不禁感叹,不会点魔法还真是没办法在这里学习,普通人光是走路都要累死了。
     
    发出这种感叹的不止她一个。
     
    “哎哟我的天呐,这里也太大了吧,早知道就不来看热闹了,想念我的床。”
     
    “你是来旅游的还是来睡觉的?好不容易来到学院城,当然要来看看这座伟大的建筑啦!当年学院城被天灾毁掉大半之后,经过几代人的重建,才从废墟变成现在这样完美的要塞城镇。而且你看,城墙上那些魔法阵,是人类魔法造诣的巅峰之作!”
     
    “知道了知道了,都说好几遍了,你这魔法狂。”
     
    “天灾?什么天灾这么厉害,”绯山小声嘟囔道,“天上掉大石头下来都不一定能把这城墙砸塌吧。”
     
    “哈哈,这不是已经升级过了嘛,以前这里也就和伯爵府邸差不多,周边城镇远没有现在这般繁荣,人类在发展族群这方面还是有些智慧在里面的……不说这个,我们快去登记处吧。”
     
    绯山于是带着当麻瞬移到选手登记处,这里总算没那么拥挤,约莫进入决赛的也就10来人。得知报名的人数超过200,绯山那被“将将及格”打击到的自信又稍微回来了一点。
     
    “白石惠”按照抽签结果被分到倒数第三个出场,这对她们来说算是一个比较有利的位置,因为当麻准备了好几套方案,幽灵的魔力有着冥界源源不断的补给,完全可以根据前面选手的发挥来随时更改策略,把最强力的魔法展现出来。以她资深魔法研究者的经验,想要赢下这种展示型的比赛可不要太轻松。第一次出场时,绯山释放了一个华丽的陨石魔法,这是仿照柏木的招数设计的。高等魔族的法术再加上当麻的精心编排,名为“白石惠”的人类,很轻易地获得了第一的分数。事态按计划发展,当麻很满意。一轮过后,除了最后出场的名叫“北泽尚”的人类以微弱的差距排在第二,其他人不出意外构不成太大的威胁,毕竟绯山的陨石雨也只相当于扑克里的一张A,她们手里的大小王可还没出呢。
     
    等到第二轮进行到后半,当麻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一边观战,一边往北泽尚那边瞟。这个瘦弱的人类,用并不那么充盈的魔力,表演了一出魔法大弓发射箭雨在空中变为巨型光剑圆阵,在空中不停变换阵势,仿佛一队隐形的弓手在掩护骑士冲锋。虽然威力的分数一般,但控制力和表现力都获得了满分,连打分标准和玄学也没区别的三融分数都很高,看来是吃透了比赛的规则,让自己的力量效率最大化了。
     
    “那个人类什么来头,还挺厉害的。”
     
    当麻本来在自言自语,没想到还真有人接她的话。
     
    “她是北泽副院长的女儿,学院年轻一代的代表,你居然不认识?”来搭话的人用看乡巴佬的眼神看着当麻,然后又撇撇嘴,“要不然她也不能得这么高的分数。”
     
    “这样啊。”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当麻看也没看对方,仍然望向赛场。上一个选手的分数已出,绯山即将登场,当麻偷偷动了动左手,魔法准备就绪,一触即发。一道闪烁着红色闪电的雷云化为巨龙咆哮着掠过,闪耀着紫色光芒的龙息,在空中挥洒出一片银河,又随着爆炸化为一道道流星,将场地中的防护罩震得嗡嗡作响。当麻很满意,但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北泽尚的表演结束之后,她俩的分数居然打了平手。
     
    “可恶,又是那个三融……这根本是作弊吧!”
     
    仔细一看,绯山的威力和表现力拉满,但三融的分数少得可怜,而北泽正好相反。现在她也有点相信这人是靠关系得高分的了,正在她思考接下来的加赛要使出什么魔法的时候,主持人的声音传来。
     
    “根据协商结果,接下来有请双方进行一对一的魔法决斗!”
     
    观众们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当麻差点就要跳到台上去了。
     
    “老姐,你在想什么啊!你咋打得赢啊?”她扒开人群跑到比武台下,对绯山比比划划,还不敢大喊。
     
    “不是还有你吗?”绯山很是不解,“决斗比什么打分简单粗暴多了,速战速决!”
     
    话是这么说,但能那么顺利吗?当麻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希望是自己太多虑了。
     
    直到她看到那只蓝色的蝴蝶忽然出现在眼前。
     
    “罗慕路斯被魔族包围了,你的那些朋友和魔族一个领主发生了冲突,八成撑不过今天。”
     
    “不是吧,你真的只是去看了一眼?然后就回来了?”当麻也不顾什么主仆还是上下级关系,一把握住那只蝴蝶,瞪大了眼睛,“你知不知道——”
     
    一声轰鸣打断了当麻的话语,只见场地中那个红色的身影摇晃了一下,然后在尘土中缓慢地倒在地上。
  • 版主 ifyou 9月前
    0 58
    @口@
    更文了!!!!!
  • 9 台柱公园 9月前
    0 59
    我把北泽代入乙橘了。。。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9月前
    0 60
    台柱公园 我把北泽代入乙橘了。。。
    …让我想起另一个大坑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