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堂遇到的五個人 無極 白緋 已完結

版主 ifyou 6月前 398


作者:無極

原文連結:http://www.nixdix.com/book.php?action=detail&booktype=1&bid=a02ae14ea1cbcf25165abefb2179e700

文章於2021年3月13日於plurk獲得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回复 (8)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2
    第一章
     

     

    最後看到你朝著我奔過來,我知道一切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我從沒看你的眼神那麼驚慌過。


     

    ----

     

    那本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要不是新聞播報從今天起為期一個禮拜都是鋒面籠罩,大概會很難想像下午居然會下起大雷雨。

     

    不知道為什麼你提了好久沒提的問題,居然在這樣的日子。

     

    「可以跟我交往嗎?美帆子」

     

    不知道是呆還是笨,我也已經跟著你來這個小島好幾年了,雖然我從未答應過你,包含之前問過的五次。

     

    之前聽說動物會在天災降臨前有所反應,例如下大雨前屋內會出現螞蟻大軍,甚至地震前原在深海裡的魚會浮出水面。

     

    也許因為這樣的原因,我難得沒有以往的猶豫,斷然的回答。

     

    「我不要。」瞄了一眼沒意外的失落表情趕緊催促快去診所開門了。

     

    想到昨天還沒反抗你的親吻,這樣的回答顯然有些戲弄你,不過那都無所謂,我想你這麼粗神經應該也察覺不到。

     

    不過這次我很慶幸那時候那麼直接的拒絕,也許那時候我的身體也察覺到了什麼。

     

    一種預感。

     

    ---

     

    飛機墜落在小島時白石才因學童在海邊溺水離開診所半個小時,而緋山當時坐鎮在診所聽到一陣爆炸聲後馬上就響起請求支援的電話。

     

    憑著當年飛行急診醫生鍛煉出來習慣,二話不說背著緊急急救包讓附近的警察載到事故現場。

     

    白石在十分鐘後到達剛好避開飛機因為油箱破裂,火燒過去引起的第三次爆炸。

     

    為什麼消防隊沒有先處理那裡?這是大家的疑惑,小島的水源不足,加上墜落後又在別處引起大大小小的爆炸,這麼危險原本勸阻緋山醫生的人都被她訓斥一頓。

     

    「我能救多少就多少,我想白石醫生在這裡也是一樣的」

     

    就這樣握緊拳頭轉身指引其他支援的人員往較安全的地方去。

     

    白石到達現場立刻先為身邊的人做好急救跟分類,並通知其他地區的急救隊趕來支援,急迫想找緋山,也許是當年父親飛機事故的陰影,雖然有點靜不下心還是努力維持專業的急救。

     

    正當找到緋山時,她也看到火燒到寫著油箱的地方。

     

    「美帆子!快逃啊!」快步向前跑。

     

    「碰!」

     

    畫面是一片空白。

     

    沒有任何的聲音。

     

    但她確定那時候緋山確實有看到她。


     

    -----

     

    死後的世界長什麼樣?沒人知道答案,知道的也無法回來告訴你。

     

    緋山浮在一片蔚藍中,遠方像是天空跟海洋有著兩種藍的交界。

     

    “我記得最後看到惠朝著我奔過來,那時候我正要拉出一個還有生命跡象的小女孩,那小女孩有救出來嗎?

     

    惠沒事吧?

     

    而我又在哪裡?”

     

    慢慢的她降落在地面,仔細看看周圍,這是她小時候常常玩樂的地方,記得這裡因為都市建設變成高樓大廈,小河也不見才對。

     

    緋山到處走動,這的確跟小時候的場景一模一樣,但到處都沒有人,她想呼喊卻喊不出聲音,身體也奇怪的輕盈。

     

    最後她回到河邊的小橋上,摸著當年因為腳踏車操作不良而撞到橋邊的圍牆掉了本身就裂開的石塊。

     

    聽到水聲川流才注意到下面有不同的聲音,好像有人。

     

    小心的走到橋邊,順著堤岸往下爬。

     

    「唷!你來了!」一個滿臉鬍渣的大叔握住釣竿轉身向緋山揮手示意她過來。

     

    看到緋山一臉疑惑的表情,大叔笑著說:「你一定很疑惑這裡怎麼跟你小時候一模一樣,而我為什麼好像知道你會來」

     

    緋山點頭,坐在大叔遞過來的小板凳上。

     

    「這裡是天堂,不過不是你的,是我的天堂」果不其然看到緋山既疑惑又驚訝的眼神想說什麼卻發不出聲音來。

     

    「我想你還不能說話,沒意外我是你遇到的第一個人,我們離開人世後會遇到幾個影響自己一生的人,最後留在天堂等待來找你的人,再之後我也不知道會去哪」大叔聳肩,把魚餌鉤到鉤子上俐落的甩出竿,前面已經有三把釣竿。

     

    緋山似乎還有些不能理解,尤其小時候對這個大叔有似有非有的印象。

     

    「我是你害死的。」大叔露出和善的笑容,這讓緋山嚇的往後差點跌到地上。

     

    「哈哈哈哈,我不是要找你報仇,別害怕,我只是要告訴你一些故事」拉好緋山讓她坐好。

     

    「我一生單身,本來就住在這附近,後來到東京去當上班族,那天剛好是假日,回家探望父母親外還喜歡來河邊釣魚,這裡的魚很新鮮也很有彈性。」

     

    大叔馬上拉起那被魚拉垂的釣竿猛拉,魚在水面激起水花,沒一會工夫一尾不知道什麼名字的魚被拉起來。

     

    「這用烤的會很好吃。」大叔笑著把魚裝進桶子裡,裡面似乎還有兩尾。

     

    「本來打算今年做完就回鄉下種田,對我來說這裡就是我的天堂,能開心的釣魚,什麼食物都是自己努力得來,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不過那天被你不小心撞下來的石塊砸死了」指著橋上圍牆缺了一角。

     

    緋山滿臉的抱歉卻說不出口,一直猛點頭。

     

    「沒關係,我知道你後來當了醫生,也救了很多人,我只是剛好時間到了,你幫我開了一道門讓我離開而已。」拍拍緋山的手一樣和善的微笑,眼睛細細的魚尾紋知道這個人常常保持笑容。

     

    「因為你,我提早來到我的天堂,還不用等到那年把工作做完,謝謝你。」

     

    緋山傻住,怎麼會有人被她害死還謝謝她?

     

    「你盡力的救了不少人,救不回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人的時間到了,不是你就能拉的回來的,能救的回來的,代表他的天堂還沒準備好」

     

    準備好?

     

    想問些什麼的時候緋山浮起來,她驚慌的擺動手腳卻不受控制。

     

    「我想我們的時間到了,去見下一個等你的人吧」大叔站起身朝著天空的緋山揮手,露出和善的笑容。

     

    飄浮在空中,緋山看著大叔越來越小還是不斷揮手,有好多說不出來的的情緒從心裡的深處湧出來,也改變了一些對於那些年救不回的病患愧疚的心情。

     

    我害死了一個人,而我卻得到他的感謝。

     

    緋山稍微放鬆的笑了。

     

    ----


     

    稍微能適應這樣的感覺,緋山這次沒有慌亂的降落,倒是很疑惑怎麼出現在遊樂場。

     

    「緋山醫生,能陪我玩嗎?」

     

    緋山猛然回頭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小…小翼?」

     

    男孩抓著氣球露出大大的微笑點頭。

     

    ----------

     

    小翼是白石和緋山相識的那家醫院裡的其中一名沒有急救成功的病患。

     

    正確來說是救了一半,在確定腦死後因為沒有按照標準程序而擅自拔掉小翼的呼吸器惹上醫療糾紛的官司。

     

    就算小翼的母親有在場並同意這樣的做法也無法讓小翼的叔叔認同。

     

    雖然最後只暫停了一個月的飛行醫生處分,但對一個實習生來說卻是遠遠被其他同伴超越進度的惡夢。

     

    「你不要以為這樣天天來我家煮飯我就會原諒你又上了一次直升機喔」緋山看著提大包小包出現的白石好氣又好笑,尤其又淋到一些雨。

     

    「今天不是我上直升機。」熟門熟路的走到廚房,把食材整理好。

     

    「幹嘛天天過來?」緋山遞過毛巾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能把蔬菜洗過又包的那麼整齊放在冰箱。

     

    「…嗯…兩人份比較好煮,今天喝味噌湯好嗎?」邊擦邊拿出袋子裡的味噌笑的一臉燦爛。

     

    「我有選擇的權利嗎?」雙手盤胸。

     

    「嗯…蔬菜湯也是可以」腦袋想著冰箱跟帶來還有什麼食材。

     

    「還是味噌湯好了,這樣天天過來不累嗎?等等又坐地鐵睜著眼睡覺是會嚇死人的」挑眉。

     

    「不會累,下午有睡過一會,今天比較沒那麼忙」苦笑。

     

    「我說,你該不會是擔心我才來的吧?」緋山小心翼翼的像隻在防備的貓看白石回應。

     

    「…嗯,有點」白石苦笑的把毛巾還給緋山,而她接過毛巾後就立刻轉身。

     

    「我沒那麼脆弱」

     

    看那樣嬌小的背影,明明就很脆弱還要逞強。

     

    「是是,如果是我可能沒辦法像緋山醫生那樣」

     

    「怎樣?」想回頭又不能回頭的卡在一半。

     

    「說不定會逃跑離開」低頭看桌上。

     

    「廢話,我跟你當然不一樣,不過我跟你說,如果你逃跑就完蛋了!」轉過身指向白石。

     

    「咦!」笑著舉起雙手。

     

    「別想躲著!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抓出來!」

     

    只是我沒想到,後來那一次我卻是跟你一起逃跑了。



     

    TBC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3
    第二章
     

     

    如果有一天必須要離開這世界,我希望是我比你早走,因為我無法想像沒有我的你將會如何。

     

    只是,事與願違。


     

    --------


     

    「緋山醫生,能陪我玩嗎?」

     

    緋山猛然回頭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小…小翼?」

     

    男孩抓著氣球露出大大的微笑點頭。

     

    沒想過還能有機會見到小翼,緋山顯然有些激動蹲下身握住他的手,看著他的雙眼露出微笑。

     

    「當…咳,當然可以,想玩什麼,緋山醫生都陪你。」能開口說話,雖然還有些沙啞。

     

    回顧這一生,多多少少還是會遇到醫療糾紛,能處理的,不能處理的,也是都過了,但從沒一個案件能像小翼那件事狠狠的刻在緋山的心上。

     

    也許是因為那時的她還是很單純沒有任何的防備,全心全意的對待病患,信任家屬,才會讓這道傷來的措手不及。

     

    同樣的,也讓白石的溫柔來措手不及,無法抵擋。

     

    也許她那時候開口問了能不能交往可能就會答應了,但她沒問。

     

    想過頭來,就算問出口答應了,那也是一段撐不久的感情,為了一時的脆弱尋找依賴而已。

     

    結果到了結束還是只有朋友關係的兩人,就這麼維持的二十幾年。

     

    這問題捫心自問好幾次。

     

    “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嗎?”

     

    ...

     

    「以前媽媽會帶你來遊樂園玩嗎?」抱起小翼讓他坐上旋轉木馬,緋山則靠在身旁防止他掉落。

     

    「媽媽要賺錢養我,沒辦法帶我來,是叔叔帶我來的,但在緋山醫生之前有跟媽媽玩過了。」小翼笑的可開心了。

     

    「原來媽媽來找過小翼了啊,那她一定跟小翼玩的很開心對不對?」看他笑著點頭,緋山也笑開了,沒什麼能比讓她們母子相逢更開心的事了。

     

    就算是醫生的職責,開口說明腦死無法繼續生存下去這樣拆散母子的行為緋山實在是說不出口。

     

    雖然有沒有開口都是一樣的結果,但就是看到小翼的母親每一次的探訪時間都帶播放小翼喜歡的歌的音響出現,摸著小翼,並跟他說話才更說不出口。

     

    這時候想起白石的話「你是最不願意相信這樣的人,也是最難過的人,我全看在眼裡。」

     

    還有來自她摟住雙臂的力道。

     

    她的確說對了,但緋山不想承認。

     

    「媽媽說要謝謝緋山醫生,她是個好醫生才讓我早一點來到遊樂園,如果遇到緋山醫生一定要好好帶她玩,還要謝謝她。」小翼雙手握住木馬的竿子,彎腰鞠躬說謝謝。

     

    「小翼是個好孩子,所以才有那麼多人疼愛你,不管是媽媽,還是叔叔,就連我也是。」抱住他,緋山開心的有點鼻酸。

     

    「那緋山醫生是好醫生也會有很多人疼愛你的,我也是喔!」

     

    真是被這樣的童言童語給逗笑了。

     

    緋山知道,自己一直很幸運的被人疼愛著。

     

    「謝謝你,走,下一個玩什麼?」抱下小翼。

     

    「那個!」指向海盜船。

     

    「走吧!」牽起小手,兩人跑起來。

     

    ---

     

    沒有排隊,一下子就把所有的遊樂設施玩完了,緋山覺得有些疲憊的坐在摩天輪旁的長椅上。

     

    都四咳咳歲了,能這麼稱霸遊樂場已經很厲害了!

     

    不過很奇怪的身體比想像中的有體力多了,就像回到小時候跟小翼一樣年紀的時候。

     

    「咦!」緋山突然浮起來。

     

    「要道別了。」小翼站起來拉住緋山的手,顯得有些難過。

     

    「謝謝你小翼,我玩的很開心。」摸摸他的頭。

     

    「我也是,謝謝緋山醫生。」

     

    「下輩子也要當個乖孩子。」緋山越浮越高。

     

    「我會的。」揮手。

     

    一期一會,沒有說再見,也沒有再見。

     

    -----

     

    好像心中放下一塊大石,緋山輕鬆不少,任由風把自己吹向下一個地方。

     

    不知道下一個會遇到誰,但其實越想越害怕,怕會遇到他。

     

    還有另一個大石。

     

    緋山落地後是再熟悉不過的地方,自己的老家,身後馬上就傳來那個害怕的聲音。

     

    「自從你逃婚後,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了吧,美帆子。」

     

    該來的還是要來。

     

    緋山深呼吸後轉身,眉毛微皺看著那跟自己幾分相似的臉龐。

     

    「爸爸。」


     

    TBC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4
    第三章
     

     

    “請問你這生最後悔的是什麼?”

     

    “……認識惠,白石惠”

     

    “為什麼?”

     

    “這樣我就不用離開那世界還一直想起她。”

     

    -----


     

    關於白石第一次問能不能和她交往,那是在實習後當上正式醫生的第二年。

     

    隨著忙碌漸漸能調適過來的生活,我開始和聯誼的對象交往,雖然交往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一個月到半年。

     

    女人間的感情真的有時候好的跟戀愛一樣,所以對於白石給予的照顧跟關心,就算有些不對勁,我還是把她歸類成友誼。

     

    而我也只想那樣歸類在友誼,甚至因為那樣放寬要求和男性交往。

     

    當然白石知道那些對象,我也希望這樣能讓她把那些不對勁的關心收起來。

     

    不過她真的如瑪莉珍說的是領有純血統證明的柴犬,沒有多餘的表情安安靜靜的,還說“如果緋山醫生要去聯誼可以幫忙代班”這種話,讓我一度以為是我多心,直到第二任男朋友劈腿。


     



     

    「別喝那麼快」白石按住杯子不讓瑪莉珍拿去續杯。

     

    「你管我,今天開心要多喝幾杯!」搶過杯子塞過去吧檯那端。

     

    「這時候當然要慶祝,盡情的喝!對吧,Tom」瑪莉珍俐落倒酒,轉頭跟搖鈴鼓的Tom微笑點頭。

     

    「單身萬歲!」

     

    「那種男人不要也罷!yeah~」

     

    瑪莉珍跟緋山開心的歡呼,Tom面無表情的搖鈴鼓,現場氣氛微妙的很熱鬧。

     

    「但醜女你不准喝。」一秒變臉看著白石。

     

    白石瞪大眼本來還要拿下緋山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

     

    「你要負責送她回去。」塞了一杯檸檬水在白石手上,白石顯得有些無奈。

     

    看著緋山一杯接著一杯,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到了打烊時間也終於是累攤在吧檯上。

     

    「我送你回去吧?」搖搖緋山。

     

    「欸~還沒喝夠。」起身要找酒杯。

     

    「要打烊了醜女,我可是要睡足八小時,不然皮膚會變差的」一手托住臉頰,一手收起緋山的酒杯。

     

    「我送你回去吧,緋山。」白石握住她的手臂被甩開。

     

    「我能自己走回去!」起身遙遙晃晃的走向門口。

     

    白石從錢包抽出紙鈔放下跟瑪莉珍和Tom點頭道謝後趕緊抓著緋山的包包和大衣跟著跑出去。

     

    「穿上。」披上大衣,一邊將從肩上滑落的兩個包包背好。

     

    「好熱。」一臉嫌棄甩開。

     

    「穿上。」白石表情看起來有些生氣。

     

    「嘖。」嫌棄的穿上大衣,轉頭搖搖晃晃繼續走。

     

    白石被嫌棄的一臉莫名其妙還是趕緊跟上去,差點撞上突然停下的緋山。

     

    「想吐?」

     

    點頭。

     

    抓著她的肩膀往旁邊的排水溝移動,馬上就彎腰吐了好一會。

     

    一邊拍拍緋山的背,一邊抽出包包裡的面紙。

     

    「謝謝…嗚…」接過面紙又繼續。

     

    在附近的公廁整理過後,白石攙扶緋山慢慢走回去。

     

    「沒必要為了那種人這樣。」白石只是看著前方,聲音細小,但在這安靜的街上卻很清楚的撞入緋山耳裡。

     

    「我怎樣?我很開心慶祝啊。」想甩開白石的手卻被緊緊抓牢,吐完後似乎也沒有多餘能反抗的力氣。

     

    「……雖然緋山表現的無所謂,我還是感覺的出來…」

     

    緋山看不到她的表情。

     

    「什麼?」抬起頭看向她的側臉。

     

    「你很難過,就算你不想承認也沒關係。」

     

    「…真是個傲慢的傢伙。」

     

    白石皺起眉頭轉頭看向她,兩人停下腳步。

     

    「不要胡亂猜測我的心情,我說開心就是開心。」

     

    緋山吐出的酒氣撲在臉上,那不甘示弱的表情盯著白石,仿佛寫著“就算我難過又干你什麼事。”

     

    「你沒有交往過不會懂,就不要傲慢的定論我的心情。」話說出口馬上就有些後悔,似乎有點說太重……

     

    但說了就說了。

     

    緋山趁著白石愣住甩開手拿回自己的包包自顧自快步向前走,努力的走直線。

     

    沒有跟上來的腳步聲。

     

    因為突然快步,身體不適感湧出來,只好放慢速度,她想回頭看看白石,但她的傲氣不容許這麼做。

     

    「那請跟我交往,緋山」

     

    前方的人慢慢的停下腳步。

     

    「什麼?」

     

    下一秒白石往前衝,因為她看到緋山跌倒在地。

     

    ----

     

    隔天早上,緋山扶著快裂開的頭走到客廳,看到白石做好早餐,低下頭走到位置坐好。

     

    「…我以為你昨天就回去了。」接過白石遞來的止痛藥和水吞下。

     

    「你突然昏倒。」接過杯子放在桌上。

     

    「抱歉,給你添麻煩。」揉揉發疼的太陽穴。

     

    「你的,咖啡就先別喝了。」把早餐推到緋山面前。

     

    「謝謝,我昨天怎麼回來的?」抬頭看向白石。

     

    「攔下計程車,好心的司機幫忙我一起扛上來。」

     

    「喔…」緋山努力的回想,卻只隱約記得昏倒前白石好像說了什麼…

     

    「不記得了?」

     

    「嗯…沒什麼印象…」太陽穴的血管好像在跳動,止痛藥藥效沒那麼快開始。

     

    「…包含我說的…請和我交往,緋山」

     

    緋山停下動作,一瞬間空氣凝固一樣,呼吸不到氧氣,心跳加快。

     

    外頭似乎傳來雨滴聲。

     

    她沒有抬頭看白石,只是簡單的嗯了一聲。

     

    「我沒有要你現在回答我,但我希望緋山能知道,我是認真的。」

     

    「我…我沒想過這種事,抱歉,白石,我把你當作好朋友。」

     

    沈默一會。

     

    緋山瞄了白石的臉,她臉上難掩失落。

     

    「我了解了,時間要到了,必須要回去上班,緋山今天要好好休息,有事…還是可以找我,先離開了。」白石勾起嘴角勾起嘴角背起包包。

     

    門一關,緋山把身體捲曲起來,頭埋在雙膝間。

     

    外頭的雨滴聲越來越大。

     

    她想到白石沒帶傘的樣子,看門口鞋櫃掛的傘五秒。

     



     

    ......

     

    ............


     

    還是沒有任何的勇氣追出去,只能抱緊雙腿。

     

    這是緋山最近一次哭出來。


     

    ----


     

    (時間點回到天堂。)

     

    緋山坐在老家的沙發上卻一點也沒有放鬆的感覺,雙手交握的放在膝上。

     

    「沒甚麼要說的嗎?」緋山父親將手肘靠在膝蓋上傾身向前盯著女兒看。

     

    緋山看了父親又看向桌子,大口的吐了一口氣。

     

    「一直到最後都沒能見上你一面......對.....對不起。」坐正鞠躬。

     

    緋山父親向後躺,皺起眉頭,吐了一口氣。

     

    「美帆子從小就是一個很有自己主見的人,總是帶頭玩的孩子王,長大後也是能認真追著自己夢想從不讓我和妳媽媽擔心這些。」

     

    緋山抬起頭看到父親露出微笑。

     

    「我們知道你是很努力很努力才當上醫生,並不是憑空變來,我們也沒幫上甚麼忙,看你在外面打拼有時候是很安慰,女兒長大了能照顧自己,有時候是很不捨,那麼辛苦的。」

     

    「爸......」一陣鼻酸。

     

    「才想說你那麼辛苦工作沒時間認識好對象才幫你相親,結果也沒一個喜歡的。」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緋山父親無奈搖搖頭。

     

    剛覺得好像有那麼點感人,溫馨的氣氛就全滅了,倒是燃起了火藥線。

     

    「是那些人太糟糕沒有腦袋一樣。」翻白眼。

     

    「怎麼可以這樣說!」向前。

     

    「哪不能這樣說!像第一個跟大宅男一樣!」向前。

     

    「他可是工程師,前途一片光明!」食指用力點桌子。

     

    「他的視線暗的跟井底之蛙一樣好嗎?甚麼叫做現在的女人只要待在家當個賢妻就好,現在哪個女人還溫文儒雅的待在家,很多都出去工作。」食指用力點桌子。

     

    「女人本來就應該那樣!」拍桌。

     

    「所以才說你找的對象我都不喜歡,那是爸爸你的問題!」拍桌。

     

    「要不然最後那個上野呢?不也是我挑的!」

     

    「......那.那是勉強能接受而已,只是想不到他不浪漫的人居然能想到那樣的求婚誓詞。」語畢,緋山絕對沒看錯父親心虛的挑眉一下。

     

    「爸爸,你是不是有甚麼要告訴我?」抱胸。

     

    「咳,都到這也沒甚麼不好說的,嗯......」雙手放在大腿上坐正。

     

    「其實阿,那個求婚是拜託白石醫生想的。」

     

    「哈咦!??!!!」

     

    緋山瞪大眼驚訝向後倒在沙發,回想起那時候。

     

    難怪白石甚麼都沒說就要離職。

     

    TBC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5
     第四章
     

     

    「緋山美帆子,你是點亮我生命的光芒,在相遇後我的目光只被你吸引,我做不出抓住你的舉動,不想你的光芒會因此黯淡,我只想在你的身邊伴你飛舞,照顧你讓你飛舞的更自在,我愛你,我會用一輩子去證明我愛你的心意,請嫁給我好嗎?」

     

    白石跟著默念完這段話後聽到緋山在眾人的鼓舞下說出“好”,仰起頭深呼吸後笑著轉頭離開。

     

    (手機鈴聲響)白石接起電話,那像是算好時間點打來的電話。

     

    「惠,爸爸跟你提過好多次回來接管家業的事,不是要勉強你,是爸爸…」

     

    「爸爸,沒事的,這次我會回去。」

     

    ---------

     

    「其實阿,那個求婚是拜託白石醫生想的。」

     

    「哈咦!??!!!」

     

    緋山瞪大眼驚訝向後倒在沙發,結果當初打動自己的誓言根本不是那個人想的,感覺像是看了包裝心動買下東西發現內容物根本和照片有落差一樣。

     

    雖然也不是差到完全無法接受的內容物。

     

    這時候緋山卻一直想不起來那個男人的臉,記得那燈光,旁邊每個在場朋友,還有他單腳跪的姿勢有些笨拙拿出戒指,那張臉卻在得知不是他想的求婚誓言時候不見了。

     

    也有可能在更早之前就不見了,是到父親提起這件事才努力回想他的臉,不管怎樣都是同樣的結果。

     

    緋山稍微讓過度反應的表情緩和下來。

     

    「你們怎麼會拜託她想?」

     

    「白石跟你是好朋友應該會知道美帆子喜歡什麼…」緋山父親像是一時找不到適合表達的用詞停頓抱胸。

     

    「…風格,嗯,喜歡的風格」好像想起誰給他的提示般卻要說服自己理解不是自己年代會用的詞一樣點頭。

     

    緋山有些無力扶額,誰不找,找白石幹嘛…。

     

    「也別責怪白石醫生了,她確實是個很好的人,後來你逃婚後她有來家裡拜訪。」

     

    「哈咦!」緋山這時慶幸自己已經死了,要不然心臟會被嚇到無力。

     

    她哪時候去拜訪自己的父母怎麼都不知道!

     

    「那她說了什麼?」關於逃婚,緋山是只留了一句還不想結婚就逃跑了,想必大家一定是很不諒解,也沒打算要再解釋什麼。

     

    好像說什麼都對現況沒任何的幫助只有越抹越黑而已,如果是這樣不如選擇把一切背在身上一起消失。

     

    「白石醫生說你大概是婚前恐懼,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需要一些時間調適,暫時在她老家那會好好照顧你,如果沒辦法會定期捎來消息給我們,請我們不要擔心,也請我們多給你一些時間。」

     

    語畢,兩人沈默一會。

     

    兩人都有些話想說卻說不太出來抓握自己的手。

     

    先開口的是緋山父親。

     

    「咳,美帆子,我們也沒一定要你結婚,只是希望有人能好好照顧你,畢竟你一忙碌起來很多事情都隨便帶過,飯也不好好吃的…」皺起眉頭擔心全寫在臉上,沉默一會才繼續說:「…沒有要逼著你一定要結婚的意思。」

     

    緋山知道父親想表達什麼,因為這樣逃家就連最後一面都來不及見到,這件事對兩人來說都是痛。

     

    「爸爸。」緋山看著父親的雙眼笑出來。

     

    「這幾年…我過的很好,真的很好,沒有結婚也沒關係,那裡有需要我的人。」緋山起身走向父親,稍微停頓一下,但她知道再不做就沒下一次。

     

    緋山父親站起身張開雙手,緋山笑了出來,還是自己的父親懂自己在想什麼,向前給他一個擁抱。

     

    「謝謝你和媽媽一直包容我這樣不懂事,希望還能再當你們的女兒。」抱緊,緋山忍不住眼淚滑落。

     

    好幾年了,在得知父親過世後來不及見上一面好好道歉的愧疚終於消失在心中。

     

    緋山感覺到身體輕飄飄的浮了起來,而父親還是緊抱自己。

     

    「美帆子,這些年你過的好就好,謝謝你來到我們家。」

     

    在放開手的瞬間,緋山從小到大的回憶閃過腦海。

     

    第一次上學前一天是父親帶著她晚餐後散步好好聊聊才勇敢一點。

     

    第一次失戀是母親煮了一桌緋山愛吃的菜一家人大吃特吃過的。

     

    第一次實習不順利父親還帶著母親做的便當出現在醫院,雖然緋山一臉嫌棄的趕父親回去,哭著吃完便當。

     

    還有很多很多,緋山擦掉眼淚努力記住此刻父親揮手的身影。

     

    但是無意義的,一過輪迴,那些記憶終究會被刪除。

     

    最後,父親消失在視線內。

     

    迎接緋山的是一片漆黑,像是閉上雙眼一樣,要不是還能勉強看到自己的雙手真的會以為閉上眼。

     

    剛才激動的情緒還不能消化完全,但這樣的黑暗卻讓緋山有些不安,她努力想讓自己冷靜。

     

    經過好一會冷靜緋山疲憊的只想閉上雙眼沒有多餘的心力去管是否會突然有東西出現或者突然開燈,身邊黑的看不到,耳邊只有些許泡沫的聲音,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移動。

     

    但確實內心有個直覺自己自己正緩慢的下沉。

     

    ---對,你正在沉入海底一樣的地方。

     

    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回憶的片段突然冒出來,而且每個畫面鮮明的好像正在經歷一樣。

     

    那個觸感,那時候的溫度濕氣,還有當時飄散在身邊的味道是什麼。

     

    聽到身邊的人在鼓噪“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這是被求婚時候的事。

     

    聚光燈打在自己身上,緋山依舊看不到前面單腳跪男人的臉,她知道他很緊張的笑著,拿著戒指的手還在發抖,但他嘴角到底彎成怎樣的弧度,甚至眼睛是大是小完全看不清楚。

     

    下一秒從自己的口中說出「好。」

     

    一切只能像影片播放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改變甚麼。

     

    緋山被開心的他抱起來轉了一圈,那時環顧四周,都沒看到白石的身影。

     

    下一秒結束在回程的車上時,在駕駛座的他說還是希望緋山結婚後能考慮馬上生個孩子,就算在家待產還是能有充足的薪水照顧她們母子,不然高齡產婦還是有些危險。

     

    緋山安靜聽著沒有回答。

     

    隔天出現在醫院得知白石要離職的事本來要找她說明卻被莫名其妙兇了一頓。

     

    「我一直都想要把這些急救的技術帶回家鄉,現在正是需要我的時候,我想緋山醫生不能干涉我的人生。」

     

    一幕幕的回憶片段閃過眼前,逐一拼湊出當時無法理解的狀況。

     

    緋山想起年輕時候看到一段話”想到要結婚就像要被沖進暗渠道裡,被吸入那一片黑暗中,突然呼吸不到空氣一樣令人窒息。”

     

    那就是婚前恐懼吧?

     

    那時候無法理解的事在答應要結婚後慢慢能體會到。

     

    時間一點一點靠近,就像漸漸加快要沖入暗渠中,那一夜緋山受不了那樣的壓迫感慌亂整理好行李,留下字條,一時間沒有目的,她慌亂,她無助,她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這麼軟弱。

     

    為什麼會這樣?

     

    在夜晚的街邊拖著行李,她想起她,不管任何時候都會在身邊照顧自己的她。

     

    搭上最近的一班飛機在早上出現在她上班的診所前。

     

    「你怎麼會…會在這裡?不是要結婚了嗎?」白石驚訝到差點讓肩上的包包滑落瞪大雙眼。

     

    緋山掩不住臉上的倦容勾起嘴角。

     

    「我說過你別想躲著,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抓出來。」

     

    那時後懸在空中的雙腳終於有踩穩地的踏實感和安心。

     

    一瞬間回憶模式關閉,眼睛一亮,緋山有些不能適應光線半瞇著眼,當她逐漸看清眼前的景象時,她笑了。

     

    那是這幾年來跟白石同居的房子。


     

    TBC

     
  • 版主 ifyou 6月前
    0 6

    第五章(完)
    沒有你的這裡還是天堂嗎?

     

    我一邊想著答案一邊度過這裡的每一天。


     

    -------

     

    緋山早上起來一如往常多賴一下床,起床後先走到另一個房間看到折好棉被的床鋪,再走到房間外共用的盥洗室梳洗,一如往常的對著廚房說早安,再來自己準備早餐。

     

    早餐是固定的幾種模式,有時候是冰箱裡已經有人準備好的沙拉,從保鮮盒拿出來淋醬即可。

     

    有時候自己煎一顆蛋,配上烤好的土司。

     

    有時候會拿出冰箱裡的水果抹醬同樣是烤好的土司。

     

    有時候也會嘗試做一份日式的早餐,煎魚,味噌湯,涼拌豆腐,但她知道永遠比不上那個人做的好吃。

     

    不管如何桌上永遠會出現一杯剛沖好的咖啡,那咖啡香飄在屋內每一處,就像那個人的存在一樣,同樣的提醒緋山,一個人生活的一天又開始了,今天和昨天、前天,甚至十天前是一樣沒什麼太大的變幻。

     

    外面的陽光灑落屋內,帶有些鹹味的風穿過窗戶。

     

    如果認真問緋山這輩子待過最像天堂的地方是哪?

     

    她一定說是這裡,和白石同居20年的房子。

     

    緋山一直都喜歡這個地方,這裡的氣氛悠閒人們熱情,天氣是時常大晴天,只是沒有一個地方是完美一樣,在這裡颱風在六到九月份會頻繁造成島上或大或小的災情。

     

    在這裡的飛行急救醫生依舊少不了和死神搶人的緊張和壓力,而在這醫療資源有限的地方,這樣的急救科顯得特別的重要,如何在病患在得到更多資源前有效的延續生命變成一大課題。

     

    緋山每天都會走到白石書房看一些整理好的醫學資料,用來打發時間確實是很好的辦法,而且在看了那麼多資料才更深刻的感受到白石是多麼用心讓飛行急救科在這地方紮根。

     

    一個螢光色的標籤抓住緋山的注意力,她掀開那頁看到的是一則熟悉的報紙剪下的報導---本來要進行急救的直升機故障迫降在海面最後機上人員都平安獲救的事,那時候在飛機上的是兩個駕駛員還有緋山。

     

    還記得那時候白石衝過來抱住被撈起來還在滴水的自己,到現在還能清楚記住她的力道還有那個觸感,好像深怕自己會離開一樣。

     

    緋山放下書走到白石房間,這裡的擺設十年如一日,她躺在那舖整齊的床上看著天花板,跟那天晚上一樣。

     

    那個夜裡緋山抱起枕頭走到白石的房間在她身邊躺下,兩人蓋同一條被子望著天花板,依稀能聽到遠方的海浪聲。

     

    「我們來這裡多久了?」先開口的是緋山。

     

    「十二年。」

     

    「想不到有那麼久。」緋山笑了出來。

     

    感染緋山的笑意,白石也緩和本來嚴肅的表情。

     

    「惠,你有想過如果哪天我們其中一個人先離開這世界嗎?」

     

    「………嗯。」

     

    (一陣沈默)

     

    「…來這裡都過了十二年了,好不容易才讓飛行急救落實在這個島,能救回來的人相對比以前多很多,所以…」翻過來撐著身,月光穿過窗廉能看著白石的雙眼。

     

    「就算剩下一個人也要繼續下去,要好好的活下去。」

     

    「嗯…」白石眼神飄向天花板。

     

    「看著我。」緋山不容置疑的語調讓白石視線轉回來。

     

    「答應我。」

     

    這似乎只是告知語氣讓白石原本皺起的眉頭放鬆的笑出來,臉上寫著“拿你沒辦法”後收起笑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認真的看著緋山。

     

    「我答應你。」

     

    「叮咚!」門鈴聲打斷緋山的回憶模式,她彈坐起來。

     

    怎麼會有人?

     

    該不會是…

     

    快步走到門口打開門,看到圍籬外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人先開口。

     

    「想不到你連上天堂都還住在白石家,緋山醫生。」看寫著“白石”的門牌後轉回視線看緋山。

     

    「好久不見了。」

     

    緋山有些失落走到外頭打開門。

     

    「好久不見,冴島護士長,想不到還會見到你。」

     

    兩人來到客廳,緋山倒水過來。

     

    「這裡跟“那邊”白石的家簡直一模一樣。」冴島四處張望。

     

    「難道在我離開之後你有去找過惠?」緋山有些驚訝稍微向前傾。

     

    「是,得知你過世的消息後去探望過白石醫生幾次。」冴島停頓一下勾起嘴角才繼續說。

     

    「在重要的人離開自己的生命時,不管當初已經做過多少的心理準備還是沒能站穩腳步讓自己繼續前進,在那個時候得到白石醫生和緋山醫生的鼓勵才提醒了我必須要回到那個崗位才行,還有很多人需要我…。」冴島本來看向桌面的視線回到緋山。

     

    「我想那個時候的白石也是需要這些鼓勵。」

     

    「謝謝你…。」緋山稍微放鬆一些吐了一口氣,幸好那時候白石不是一個人。

     

    「不用客氣,但白石比我們想像中的脆弱,也比我想像中的勇敢。」

     

    緋山露出疑惑的表情。

     

    「她曾經試著自殺過,拿手術刀對自己的心臟。」冴島沒表情指著自己的心臟位置。

     

    「她怎麼可以!」緋山手撐桌子瞪大雙眼。

     

    「但她死不了。」

     

    似乎得到想要的反應看到緋山疑惑的坐下後,冴島像是特別強調般又說一次。

     

    「她說她死不了,每一次她都被救回來。」

     

    “能救的回來的,代表他的天堂還沒準備好。”在天堂遇到的第一個人曾經這麼說過。

     

    「她是被緋山醫生給救回來。」冴島露出安心的微笑。

     

    「我?」

     

    「因為她答應過你要好好的活著,繼續讓飛行急救科落實下去,現在的她退休了,但還是繼續在學校定期的演講一些預防危險和簡單急救的辦法。」

     

    聽到這些消息緋山一顆懸在空中的心能安心放下。

     

    「她過的很好。」

     

    一陣風吹響風鈴,一朵蒲公英的種子飄進來落在桌上。

     

    「我知道。」緋山露出微笑。

     

    「因為她答應過我的事從沒失約過。」抓起那顆種子。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緋山點頭表示鞠躬感謝。

     

    「別客氣,不過緋山醫生認為這裡是你的天堂嗎?」冴島又看了一下四周。

     

    「…也許我讓她等了大半輩子才會處罰我在這等她。」苦笑。

     

    「喔~」冴島若有所意的微笑點頭。

     

    「你有什麼話想說就說,都死了還那麼不坦白。」那熟悉的討人厭表情讓緋山懷念起當年一起共事的日子。

     

    「這才是逃婚的原因啊。」

     

    果然是炮臺冴島,不枉當年的名號。

     

    「才、才不是,那麼久的事了就別提了。」

     

    「都死了還那麼不坦白的人不是只有我一個。」

     

    兩人相視而笑。

     

    「緋山醫生有喝咖啡嗎?」冴島突然聞到濃郁的咖啡香飄來。

     

    緋山一副理所當然的站起身走到廚房桌上端出一杯咖啡。

     

    「我也不知道這裡總是會莫名的出現咖啡,對於愛喝咖啡的我來說真的是天堂。」似乎習以為常,卻看到冴島愣住的表情。

     

    「怎麼了嗎?」放下咖啡坐下。

     

    「不,沒事,有些事還是讓她跟你說吧。」不用解釋兩人都知道指的是白石。

     

    「好吧,那你是怎麼死的?」緋山雙手捧咖啡啜飲。

     

    「車禍,不是很好看的死法。」拿起桌上的水喝。

     

    好久不見的兩人吐槽自己的死法,還有聊到後來的各自發展,直到天黑冴島才飄起消失。

     

    剩下一個人的房子,緋山顯得有些寂寞,她咬著自己做的沒很好吃的晚餐盯著門想應該要安心白石一直都沒來找她,但又矛盾的想她趕快出現。

     

    如果白石出現了要說什麼好呢?

     

    誇獎她有照著約定好好活著…不,這樣太坦白實在做不到。

     

    罵她怎麼那麼久才來…好像也不對。

     

    那…嗯……

     

    到梳洗完就寢,緋山盯著天花板想像白石在另一邊的房間裡,心就踏實許多,雖然這房子只有緋山一個人。

     

    你會出現吧?

     

    又會像以前的每一天一樣,打開大門的你喊道。

     

    「我回來了!」

     

    而我笑著回應你。

     

    「歡迎回來。」



     

    也許有你在的地方,不論哪裡,都是我的天堂。

     

    END


     

    後記:

     

    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從開始至今寫的有些倉促,結束後看過一次有些感覺還是沒細寫出來,這點對看到這裡的各位覺得抱歉,沒能呈現的完整。

     

    那是萌戰時寫的"一輩子"
    搬運工:「一輩子」連結-https://www.shirahi.com/xiuno/?thread-561.htm 
     


    另外那時候沒提到的,裡面那個咖啡梗是真人真事改編。

  • 7 青空之蝶 5月前
    0 7
    之前看的時候就很喜歡這篇!謝謝搬運!
  • 5 Kay 4月前
    0 8
    謝謝搬運 又來回味紅白的文章了
  • 14 一嘛蘑菇 4月前
    0 9
    Kay 謝謝搬運 又來回味紅白的文章了
    的確是再看幾次也看不厭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