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是一起长大的故事 Kin 白緋 連載中

9 Kin 2020-4-15 4544

最新回复 (203)
  • 9 Kin 2020-8-21
    0 181
    惠的睡颜,真是难得,毕竟以前她都是较早起来的那位。

    洗漱完毕后,我便轻手轻脚地坐在床边盯着她看,真可爱呢......

    恶作剧般的将手指从额头落到鼻樑再到唇瓣,好像有些乾燥了,改天给她买支护唇膏吧......话说回来,这女人为什麽十年来都没有变过?

    不、十八岁的白石惠和二十八岁的白石惠,后者更帅气更可爱...啧,没事长这麽好看干什麽!护理站的意见收集箱自从她来了之后每个月都是满的,几乎都是给她的,虽然每次我都会好好过滤一番才给她。

    我轻轻捏住惠的鼻子,呼吸不了了吧~

    「美帆子不乖喔...」趁着我还没回过神之际,她凑上来咬住了我的唇,对,不是什麽甜蜜的早安吻而是很可恶的咬住了,「陪我再睡一下好不好?」

    「...走开走开,我要去泡温泉!」要不是看在她辛苦计划行程还亲自开了那麽久的车,我早就一脚把她踹到地下去了,才不会让她继续抱着,「你要睡就继续睡吧,我去一下露天浴池。」

    露天浴池是这间温泉旅馆的最大卖点,昨天去了太多疗效池,想再去那裡的时候已经关了门,冬天早晨用有着美景的露天温泉开启新一天实在太美好了.....

    「等等等等!!美帆子你说要去哪裡?!」
    「露天浴池啊,怎麽了吗?」

    原本还睡眼惺忪的她一下子弹坐起来,死死的拉着我睡衣,「不行!不能去!」

    「放手啦,我就去泡个温泉,你怕什麽?」
    「不行!绝对不行!!!」

    你说不行我就更想去了,我拿起浴巾就想走,谁知道那傢伙居然又将我推倒在床上,喂喂喂,一大早的你是想干什麽?!「流氓你在干嘛?!」

    「去泡温泉可以,但绝对不可以去露天浴池!!」
    「为什麽?」
  • 9 Kin 2020-8-21
    0 182
    惠的睡颜,真是难得,毕竟以前她都是较早起来的那位。

    洗漱完毕后,我便轻手轻脚地坐在床边盯着她看,真可爱呢......

    恶作剧般的将手指从额头落到鼻樑再到唇瓣,好像有些乾燥了,改天给她买支护唇膏吧......话说回来,这女人为什麽十年来都没有变过?

    不、十八岁的白石惠和二十八岁的白石惠,后者更帅气更可爱...啧,没事长这麽好看干什麽!护理站的意见收集箱自从她来了之后每个月都是满的,几乎都是给她的,虽然每次我都会好好过滤一番才给她。

    我轻轻捏住惠的鼻子,呼吸不了了吧~

    「美帆子不乖喔...」趁着我还没回过神之际,她凑上来咬住了我的唇,对,不是什麽甜蜜的早安吻而是很可恶的咬住了,「陪我再睡一下好不好?」

    「...走开走开,我要去泡温泉!」要不是看在她辛苦计划行程还亲自开了那麽久的车,我早就一脚把她踹到地下去了,才不会让她继续抱着,「你要睡就继续睡吧,我去一下露天浴池。」

    露天浴池是这间温泉旅馆的最大卖点,昨天去了太多疗效池,想再去那裡的时候已经关了门,冬天早晨用有着美景的露天温泉开启新一天实在太美好了.....

    「等等等等!!美帆子你说要去哪裡?!」
    「露天浴池啊,怎麽了吗?」

    原本还睡眼惺忪的她一下子弹坐起来,死死的拉着我睡衣,「不行!不能去!」

    「放手啦,我就去泡个温泉,你怕什麽?」
    「不行!绝对不行!!!」

    你说不行我就更想去了,我拿起浴巾就想走,谁知道那傢伙居然又将我推倒在床上,喂喂喂,一大早的你是想干什麽?!「流氓你在干嘛?!」

    「去泡温泉可以,但绝对不可以去露天浴池!!」
    「为什麽?」

    °°°

    说起来,以前家裡试过停水,伯父于是让我们一起去公众澡堂,惠突然就像打开了某个神奇机关一样极力反对,那个固执的模样跟现在一模一样。

    「因为...因为...」她好像有些为难,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那裡是男女溷浴啊......」

    或许是因为起床气的,又或许是因为不喜欢被人阻拦,我突然无名火气起,一把推开了她,「你就这麽不相信我?」

    「不!不是...」一看我要生气了,她刚刚那副固执傲慢的样子又软下来了,乖乖当隻听话的萨摩耶就很可爱嘛。

    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还是你想一起去?」

    「不了...」

    我要出门前特意注意了下惠的样子,傻乎乎的呆坐在床上盯着我看,却又好像走了神没有看到我也在看着她,真是的,要是这模样被患者们看到了绝对会被投诉的吧?

    「惠,」我又重新坐回了她身边,这个样子怪可怜的,不理她好像又有点过意不去,我到底是在谈恋爱还是顾小孩...「真的这麽不想我去泡温泉?」

    「也不是不想你去泡温泉,只是...」她红着脸挠了挠脸颊,像是做了什麽亏心事那样躲开了我的视线,「只是不想美帆子去露天浴场,其他的也是可以的......」

    「为什麽?」

    「因为...因为我不想让其他人看到美帆子的身体...除了我以外谁也不行......」

    啊......

    我的,身体啊......

    我把毛巾丢到她脸上,走进了我们房间连着的浴室,裡面放的也是温泉水,在裡面泡也是一样的......

    「你,不准进来。」
    「...知道了,绝对,不会进去的。」

    -TBC-
  • 6 ccyan 2020-8-21
    0 183
    到底白石醫師是柴犬或是薩摩耶?(˶‾᷄ ⁻̫ ‾᷅˵) 腦海浮現岀畫面...
  • 9 Kin 2020-8-22
    0 184
    ccyan 到底白石醫師是柴犬或是薩摩耶?(˶‾᷄ ⁻̫ ‾᷅˵) 腦海浮現岀畫面...
    大家都說白石醫師是柴犬
    但個人覺得比較像薩摩耶
    性格溫和愛笑而且很黏人
    我上次去朋友家跟她家的薩摩耶玩了一整天
    結果我走的時候狗狗咬走我鞋子不讓我走
    超級可愛的(*´ω`*)
  • 版主 ifyou 2020-8-22
    0 185
    Kin 大家都說白石醫師是柴犬 但個人覺得比較像薩摩耶 性格溫和愛笑而且很黏人 我上次去朋友家跟她家的薩摩耶玩了一整天 結果我走的時候狗狗咬走我鞋子不讓我走 超級可愛的(*´ω`*)

    我也覺得是,柴犬的性格,跟白石不太像


    香港養薩摩耶,要開冷氣嗎

  • 9 Kin 2020-8-22
    0 186
    ifyou Kin 大家都說白石醫師是柴犬 但個人覺得比較像薩摩耶 性格溫和愛笑而且很黏人 我上次去朋友家跟她家的薩摩耶玩了一整天 結果我走的時候狗狗咬走我鞋子不讓我 ...
    要啊 香港超熱ಠ﹏ಠ
    我上次去朋友家找了很久的路
    被熱到滿身大汗
    結果一走進她家冷氣超涼!
    彷彿到了人間仙境XD
  • 版主 ifyou 2020-8-22
    0 187
    Kin 要啊 香港超熱ಠ﹏ಠ 我上次去朋友家找了很久的路 被熱到滿身大汗 結果一走進她家冷氣超涼! 彷彿到了人間仙境XD
    香港沒冬天,朋友家電費應該很驚人
  • 15 一嘛蘑菇 2020-8-22
    0 188
    白石以後只會和緋山去設有私人風呂房間的温泉旅館 XDDD
  • 6 ccyan 2020-8-23
    0 189
    Kin 大家都說白石醫師是柴犬 但個人覺得比較像薩摩耶 性格溫和愛笑而且很黏人 我上次去朋友家跟她家的薩摩耶玩了一整天 結果我走的時候狗狗咬走我鞋子不讓我走 超級可愛的(*´ω`*)

    但看文的時候白石醫師有時還是有些和柴犬相似之處(固執?XD
    不管了 總之白石醫師是緋山醫師專屬的大白犬就對了(˶‾᷄ ⁻̫ ‾᷅˵)

  • 4 白石禾羽 2020-9-24
    0 190
    敲碗~敲碗~樓主大大姓~想看續集
  • 9 Kin 2020-9-25
    1 191
    白石禾羽 敲碗~敲碗~樓主大大姓~想看續集
    啊...居然會有人催更 其實我也想看www
    開學了真的沒什麼時間
    這兩天放假還有中秋那幾天我盡量寫吧
    感謝支持喔( ´ ▽ ` )ノ
  • 15 一嘛蘑菇 2020-9-28
    0 192
    Kin 啊...居然會有人催更 其實我也想看www 開學了真的沒什麼時間 這兩天放假還有中秋那幾天我盡量寫吧 感謝支持喔( ´ ▽ ` )ノ
    我已經搬好小板凳坐等更新了!
  • 9 Kin 2020-9-28
    1 193

    啊,其实你自己也是很在意的不是吗?

    明明就一副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非你不可的模样,牵手拥抱亲吻一样都没落下,偏偏就是走不到下一步......

    难道真的像冴岛说的那样,你对她其实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她对你那所谓的爱情只是姐姐对妹妹过了头的宠爱?

    「绯山美帆子你到底在想些什麽啊!!!」不要一副欲求不满的好不好啊!没有她的那十年不也好好过来了吗!!

    「美、美帆子?!你怎麽了吗!」浴室的玻璃门晃了一下,被开了一条缝后又迅速被关上,虽然某些时候特别固执,但还是很听话的嘛。

    「我没事,你...要进来吗?」脑子一热就说出来了,其实以前也不是没有一起洗过澡,刚刚这麽敏感干嘛啦......

    「不要也——」
    「我进来了!」

    惠的身材真好啊...大概有一米七以上了吧?好像比当年出国时又长高了些?嗯...那裡也比我大,牛奶难道这麽有效吗?早知道就继续喝了...哎呀?我记得她刚回国时马甲线还是很明显的啊?

    回国后烤肉吃多了吧...我一时鬼迷心窍的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肚子,其实这样抱起来更——咳咳,我又在乱七八糟的想什麽啊!

    「美帆子...你干嘛?」

    「没什麽,倒是你为什麽脸红了?」我扶着她走进浴缸,装作没事發生一样。

    「咕噜咕噜......」

    她稍微滑了下去,往水裡吐气,是为了掩饰脸上的绯红吗?笨蛋,又不是三岁小孩了。

    我们就这样什麽都不说,泡到水都变冷了也还没出去,我不禁冷得抖了抖,正想出声让她一起回房间,没想到她下一秒就把我拽到她怀裡。

    「...你干嘛?」我该庆幸我是背对着惠,所以她并不会看到我现在通红的脸颊吗?

    她还是没有说话,右手搂着我的腰间,左手牵起我的。

    她好像很喜欢我的手,有事没事都爱握着,有时候还会漫无目的就那样看着。

    「因为美帆子的手,很好看啊~」
    「你又来了......」

    惠彷彿是和我有什麽神奇的心灵感应,明明我什麽都没说。

    「出去吧?」

    我点了点头,浴袍是她为我亲手穿上的。

    「冷吗?」
    「有一点。」
    「那你抱紧我。」
    「呜哇——」

    突然失去平衡的感觉使我瞬间慌乱,哪怕背部很快接触到了床垫,但环在惠脖子上的双手还是紧紧的不敢放开。

    「美帆子~你好可爱喔~」

    「咳咳...你喝酒了?」刚刚在浴室裡居然没發现,真是失策。

    惠一开口就是浓浓的酒气,我望向小茶几的方向,上面有两个倒下的啤酒瓶,「一大早的喝什麽酒啦...酒量又不好!」

    「美帆子不能看别人!」

    她在我锁骨处咬了一口,因为喝醉了不懂分轻重,痛得我差点想直接将她推下床,「好好好,我只看你一个人。」傻瓜,居然在吃啤酒瓶的醋,莫名的有些可爱呢......

    那扑鼻而来的酒气熏得我也有些头昏脑胀,于是难得主动地吻上了那个正趴在我身上闹彆扭的白石惠小朋友。

    「美帆子...」
    「美帆...」
    「美...」

    我的记忆到这裡就结束了,再次醒来时,身边窝着个皱着眉头因为醉酒而痛苦却依然对我露出笑容的大笨蛋,而我自己也全身酸痛。

    没有想象中的如此疼痛,我很清楚,不是我太能忍,而是她太温柔。


    「美帆子,会后悔吗?」惠伸手抚着我那被她吻得有些肿胀的唇瓣,被我恶作剧般的咬了一口,「看来是没有啊......」

    「要后悔就不会让你做下去了!」

    如果会因为跟你在一起而后悔的话,我早就在你回国之前就会放弃这段看似没有结局的暗恋了,バ~カ~

  • 6 ccyan 2020-9-28
    0 194
    果然酒是在紅白文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 ‾᷅˵)
  • 15 一嘛蘑菇 2020-9-29
    0 195
    腹黑的白石恵根本沒有醉吧......
  • 10 緋山的白石犬 2020-9-30
    0 196
    一嘛蘑菇 腹黑的白石恵根本沒有醉吧......
    緋山: 你敢裝醉!!!!
  • 6 小刘只会碎碎念 2020-9-30
    0 19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是用酒漱口了吧!
  • 4 冬陽 2020-12-12
    0 198
    惠開窮了嗎
  • 5 Kay 2020-12-13
    0 199
    莫非是林さん傳授給白石的...攻妻方法...?
  • 9 Kin 2022-7-15
    3 200
    三日兩夜的假期很快就過去了,我們甚至在坐飛機回千葉的當天晚上就被緊急召喚醫院,我這悲哀的職場生活啊。

    “這個世界就不能平靜一些嗎...” 這就是急救室醫生的宿命,什麼最危急的情況都能讓我們遇上。附近在舉辦慶典的神社發生了踐踏事故,各式各樣的傷者都湧來了,忙得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惠給我遞來了一瓶黑咖啡,那是她剛剛才開蓋喝了的,不過我也不介意,接過它喝了起來。

    我拍了拍身邊的空位,示意讓她坐下。

    “辛苦了,美帆子剛剛的手術很精彩喔。” 惠很聽話的坐了過來,趁著四下無人,我也很自然地躺在了她身上,“真不愧是我的美帆子。”

    “誰是你的啊?” 雖然嘴上還是這麼說著,但身體還是沒有抗拒的繼續把她的大腿當枕頭用,“再休息一下就好,我等下去跟三井醫生說一聲,大概能讓我們回家睡一晚再回來。”

    “美帆子先回去吧,我還能再留一下。”

    想當初我為了儘早攢到足夠的飛行和實習時數已達至畢業要求,我也像她現在這樣的拼命,結果就是在得到畢業證書的同時收穫了難以根治的胃病。

    “我說不行,給我回家,這是指導醫的命令!”

    “妹妹要聽姐姐的話。” 她在某些時候出乎意料的倔強......

    “在醫院你就要聽我的,快點!”

    我們還沒有爭論出結果,就被突如其來的人聲打斷了。

    “兩位醫生都請回家去吧,現在病人不多,而且三井醫生和橘醫生都在值班,你們就不必再吵了。”

    冴島的話出乎意料的好使,惠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乖乖的換衣服跟我回家。

    “你有必要這麼拼命嗎,再說了你在海外也有四年經驗......”

    她牽著我的那隻手忽然握緊了些,也從普通牽手的姿勢換成了十指緊握,“我想體驗美帆子體驗過的一切......過去那十年,因為自己的緣故所以拋下了美帆子,我感到很抱歉,我不想對你的過去完全沒有認識。”

    說起來,我並不知道惠在國外獨自一人的生活是如何的。她很獨立,也很堅強,每次跟她的通話也沒有察覺到任何不妥。可那是足足十年的時間啊,她經歷了什麼,隔著電話又怎能瞭解清楚?

    所以說,我也對你的過去完全沒有認識啊......

    “美帆子?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糟糕,居然想到出了神,“我有聽到,傻瓜。走快點,街上熱死了!”

    其實,雖然我們曾朝夕相對的相處了十年時間,卻在成年後的十年如同陌路人一般,只偶然談論家常,以及送上節日祝福。事過境遷,我們對對方的認識,大概率也少了很多吧。

    “惠。”

    “嗯?”

    “不,我想說,我也會努力的去認識這十年間的你,所以你可以用剩下的一輩子來了解我......” 天啊,我已經開始後悔說出這種話了,什麼亂七八糟的!又不是在拍什麼浪漫愛情劇!

    ‘好啊,我願意在美帆子身上用上一輩子的時間喔。“


    一輩子很短,當了醫生以後更能體會得到。曾經聽大學的前輩說過,倘如有人願意承諾將一輩子放在你身上,那就跟對方一起走下去吧。

    就讓我再考慮一下吧,笨蛋白石惠。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