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是一起长大的故事 Kin 白緋 連載中

9 Kin 2020-4-15 3387

最新回复 (203)
  • 14 一嘛蘑菇 2020-5-7
    0 101
    緋山的白石犬 不會啦~大家都好像放棄貼吧了。 現在看到老福特偶爾會有新文,但我已經刪帳號了,不然很想問那些大大有沒有興趣也來這邊發一個XD
    我也沒有帳號了... 不知道其他蕩猿有沒有?
  • 版主 ifyou 2020-5-7
    0 102
    一嘛蘑菇 我也沒有帳號了... 不知道其他蕩猿有沒有?
    沒有lofter的,只有nixdix跟貼吧,因為lofter不用註冊就能看。
    為貼吧那些文哀嚎……因為現在新文產量日漸減少,只能不停翻舊文來看。
  • 10 緋山的白石犬 2020-5-7
    0 103
    一嘛蘑菇 我也沒有帳號了... 不知道其他蕩猿有沒有?
    還好老福特不用帳號都能看到
  • 10 緋山的白石犬 2020-5-7
    0 104
    Kin 我自己都放弃lofter和贴吧了www 两个地方都好冷清 而且贴吧太容易被吞了 我以前的心血都没有了ಥ_ಥ
    對各位作者來說簡直是一大打擊T_T,而且又不知道度娘何時抽風(這一點真要翻白眼翻到外太空出)
  • 版主 ifyou 2020-5-7
    0 105
    生火杀夜 真的太讨厌贴吧了,凭什么删别人的贴,那都是太太们的知识产权啊!真的感谢蘑菇太太给大家提供这个地方
    所以說,是刻意刪的嗎!?我還一直以為是系統問題!這樣實在太黑暗了!
  • 14 一嘛蘑菇 2020-5-7
    0 106
    ifyou 所以說,是刻意刪的嗎!?我還一直以為是系統問題!這樣實在太黑暗了!
    怎麼可能不是刻意的...要是系統出問題,拿個備份出來還原不就解決了嗎
  • 9 Kin 2020-5-7
    0 107
    把听诊器当玩具拿去安抚小孩患者结果被弄断了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听,我是不是该再次好好考虑让藤川上Heli的事情呢?

    「あのさ、绯山医生,那个多的听诊器可以借我吗?」
    「滚!自己去仓库找有没有前辈留下来的!!」

    与其他医生一样,我习惯把听诊器挂在脖子上,但今天我额外在口袋里多放了一副。

    「别这么无情嘛!不过就是只是一副听诊器,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藤川医生,你别忘了,当值表是由我这位指导医负责编写的......」

    听懂了我弦外之音的藤川迅速逃走,大概是去仓库了吧。

    其实我也不是个无情的人,有多的听诊器我绝对可以借出,问题是,这副是全新的,要拿来送给惠的生日礼物。

    本来是打算上班前交给她的,谁知道那家伙起了个大早,给我做了便当就自己先回医院了。以为在同一个科室工作,要见面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我实在低估了急诊室的"繁荣”程度。

    我在手术室时她就在护士站,我忙完了她就上了Heli,反正就完美地错开了见面时间,我又想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独处时正式的交到她手上,顺便问 清楚那天晚上的......

    「白石,你──」“Doctor Heli,Engine Start.”

    嗯,这是翔北急诊室的魔咒,直升机出动的时机总是来得太刚好。
  • 9 Kin 2020-5-7
    0 108
    惠和三井医生回来的时候我正为别的患者动手术,虽然结束后我很想去看看惠全神贯注在手术的样子,但最后还是回到了办公室休息,毕竟真的太累了。

    躺在小沙发上是在翔北获得安宁的唯一方法,但这很快就被打破了。

    「你想去找绯山医生拿?别白费力气了...那个无情的人!」

    藤川,绝对是那个混蛋藤川!说我无情就算了,打扰我休息那是罪无可恕的!!

    「うるさい!藤川!你吵到我休息了!」
    「抱歉,绯山医生......」

    这软绵绵的声音的主人显然不是藤川,我拿开眼罩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个罪魁祸首躲在惠的身后走进来。

    「绯山医生,抱歉,我刚刚出勤时一不注意听诊器就掉了,碰巧现场有条急流,所以......」
    「白石,我陪你去仓库找啦,绯山医生是不会──」

    我在心里翻了白眼,从口袋里拿出那个新买的听诊器给白石。

    「诶???绯山医生你这么差别对待的吗???」

    「黙れ!」藤川你是白痴吗?惠在我心里的地位能跟你相提并论吗?「白石,这个是新买的,小心点别再掉了。」

    藤川有些怀疑人生的离开,他早上求了我好久我都没把听诊器借她,而惠都还没开口问我,我就主动拿出。 听说他早上在仓库蹭了一脸灰尘才找到一个能用的听诊器,哎呀哎呀。

    「美帆子,我会尽快买个新的还你的!」

    「笨蛋,这一开始就是买来送你的,虽然前几天已经说了一遍,但今天才是正式的...生日快乐,惠。」

    她重新拿出刚刚被她绕好放进左口袋的听诊器,仔细的研究了起来,「啊,这个标记...」听头上有个烫金的商标,就是这个小玩意让它的价钱翻了几倍。

    「这是在德国定制的,虽然我是不知道全人手制作是不是可以听得更清楚,不过...」
    「我有话要跟美帆子说!」

    诶?怎么回事??
    突然就被牵着手走了??? 
    等等啊喂????
    冴岛那个莫名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 9 Kin 2020-5-7
    0 109
    「美帆子!」「はい?」

    精致的脸庞突然在眼前放大,啊,我被壁咚了?

    「有件事情,想问美帆子好久了...」「嗯...」

    到底是想问什么才要跑到更衣室来?还把门锁上了??白石惠你还脸红了???

    「美帆子,喜欢我吗?」

    诞生世上28年的时间里,我从未试过心跳得如此激动。这算什么?告白?我被自己暗恋了十二年的人告白了?不、等等,她只是问我喜不喜欢她而已,她──

    「我啊,好喜欢美帆子呢,是...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

    啊,是真的,被告白了。

    糟糕,脑子一片混沌了呢。

    「工、工作时间严禁跟指导医开玩笑!」声音都在抖了,胸口因为快速的心跳而不停起伏,真的是一点威严也没有,「好了,快点回去,被冴岛发现偷懒的话会被骂了......」

    绯山美帆子你是怎么了?
    明明自己暗恋了人家这么多年,现在她主动反过来向你表白,为什么要慌张成这个样子?鼓起勇气直接了当的说你喜欢她好久了不行吗?偏偏在这种时候就是个只想逃跑的胆小鬼。

     「美帆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推开了她想要逃走,却又在打开大门的瞬间被她逮住了。

    喜欢,我好喜欢惠。

    但原来,不可以。

    惠也怀着与我一样的感情,这是我从未想像过的,也不敢想像。

    高中时候的我,曾经以为恋爱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大家之间互相爱恋就足够了,没有必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所以才坦然接受自己喜欢了她的事实。

    但我错了,当急救医生的这些年来,陆续碰上过几对同性情侣,有的因为没办法承受世俗眼光而选择殉情,有的相守相依了一辈子,但却无法在任何文件上以伴侣的身份签字,看着对方在病床上痛苦也无法签下DNR为他解脱。

    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让惠承受这种事情。

    「嗯,很喜欢你呢,お姊さん。」
  • 9 Kin 2020-5-7
    1 110
    原本是想直接让两位在一起的❤️
    但大白走了十年哎!!!
    她丢下了暗恋自己的美帆帆十年哎!!!ಠಗಠ
    太容易成功好像不太好(对我就是后妈

    追妻路漫漫 经历过困难的爱情才会长久!!
    所以!接下来就是要让大白奋起直追!当她能够令小红放下所有顾虑之时 就是收获女朋友的时候了!!!(◡ ω ◡)
  • 14 一嘛蘑菇 2020-5-8
    0 111
    Kin 原本是想直接让两位在一起的❤️ 但大白走了十年哎!!! 她丢下了暗恋自己的美帆帆十年哎!!!ಠಗಠ 太容易成功好像不太好(对我就是后妈 追妻路漫漫 经历过困难的爱情才会长久!! 所以!接 ...
    追妻火葬场啊白石哈哈哈哈,谁叫你让美帆子等那么久呢(对我也是后妈(握手
  • 9 小小汪7986 2020-5-8
    0 112
    白白好惨,竟然被拒绝
  • 9 Kin 2020-5-9
    0 113
    照常的上Heli,照常的诊症治疗动手术,照常的与藤川斗嘴,一切仿佛没有改变。

    我不禁感叹自己来当医生简直浪费了我的演技,要是去演个电影,大概能拿奥斯卡吧?将自己的心意瞒住当事人十几年,又在对方向自己表白的时候装作毫不在意的拒绝,绯山美帆子你真是有够天才。

    ──还有够人渣呢。

    惠在那天以后的改变我当然有发现,虽然每个研修医都是拼了命的表现,希望能得到指导医的青睐,得到更多上Heli的机会,但她的拼命实在过了火,她只是在折磨自己而已。

    她已经整整一星期待在医院没有回过家。

    连续当值后只在休息室的双层床稍作休息几小时然后继续留在医院,哪怕那已经是下班时间或是休假日,哪怕橘医生已经下令不让她进行任何诊断工作或是写病历 。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只是在躲避我?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别太拼了” “你需要休息” “为什么不回家?”
    三番四次的将纸条夹在为她带来的换洗衣服里面,结果是被完全忽视了。
  • 9 Kin 2020-5-9
    0 114
    刚结束了一台手术,身心疲倦的瘫倒在办公室的小沙发上,从前的这种时间我都会让自己脑袋放空什么都不想,现在却满脑子都是那个傻瓜折磨自己还故意躲着我的 事。

     「绯山医生,身为指导医却为Fellow带来困扰,这样不太好吧?」

     冴岛的忽然出现就已经令我足够惊慌,还说中了我正在烦心的事让我开始心虚...真不愧是翔北的食物链顶端,「我哪里有为蓝泽他们带来困扰啊哈哈哈.  ..冴岛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请不要再装了好吗?你和白石医生可以瞒得过其他人但绝对瞒不过我。」他将手中的黑咖啡丢到我怀里,说来奇怪,最近几天冴岛总会在我 要被睡魔带走的前一刻为我送上提神的咖啡,「那天...你拒绝她了?」

     刚进入口腔的黑色液体差点没忍住喷出来,虽说是食物链顶端也好,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该不会当时就趴在更衣室门外偷听...?

     「在制服口袋放满笔记甚至连听诊器都要放进去的医生可不常见呢...白石医生,就是你以前提起过的那个喜欢了很久的总在校服口袋塞满笔记本的傻瓜袋鼠吧?」

     惠离开日本后,我几乎不会跟别人提起自己这个暗恋对象,只是会偶尔在收到表白时出于私心会拿与她的合照出来说这是我的女朋友从而让他们死心,结果引来 了一堆美女学姐学妹......

     其实我对冴岛也很少提起家里和惠的事,她之所以会知道“傻瓜袋鼠”的存在也只是因为在很久以前我被论文以及实习压得喘不过气时跑去酗酒,在醉到 失去理智的情况下跟她说过一点。
  • 9 Kin 2020-5-9
    0 115
    「白石来翔北的第一天就不知道在哪里得知我是你的大学同学,跑来问了我很多关于以前的事情,看她那副对你满怀好感的样子,所以我就顺便把 你暗恋傻瓜袋鼠的事情告诉她了...」

     诶? 所以说,惠突然这么主动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早知道我也......

     「但是,她没说——」那天离开更衣室后我什至没等她就自己回了家,但我一踏出翔北大门就后悔了。 不过是流言蜚语世俗眼光,实习时对患者抢救失败后总是会被家属辱骂、被指着鼻子说是杀人凶手,这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是两个人不能一起面对的?

     或许当时她只要问一句“美帆子不是也喜欢我很久了?”我就会接受了......

     「Sometimes all you need is 20 seconds of insane courage,and I promise you something great will come of it.」

     「这么突然?英语???」脑袋慢一拍的将刚刚接收到的英文翻译成熟悉的日文,毫无理智的勇气吗? 从小时候第一次见面开始,虽然永远都是我处于上风位置,惠总是被我无理的欺负着,但鼓起勇气的从来都是她。

     小时候是她先出声打的招呼打破沉默,是她先示好才让自己接受白石家,长大后也是她先表白却被自己一句“お姊さん”伤得透彻......

     要不今次,换我来鼓起勇气好了?
  • 9 Kin 2020-5-9
    0 116
    「有时候,你需要的就只是 20 秒钟毫无理智的勇气。只要咬咬牙顶过这 20 秒的难堪就好,我向你保证,这样做你会收获很多美好的东西。」
     ──《我家买了动物园》
  • 14 一嘛蘑菇 2020-5-9
    0 117
    緋山要表白了吗!?
  • 9 Kin 2020-5-9
    0 118
    一嘛蘑菇 緋山要表白了吗!?
    说好的追妻火葬场 可是又有点不舍得虐大白...
    甜甜的恋爱是真的香(。•̀ᴗ-)✧
  • 14 一嘛蘑菇 2020-5-10
    0 119
    Kin 说好的追妻火葬场 可是又有点不舍得虐大白... 甜甜的恋爱是真的香(。•̀ᴗ-)✧
    谁叫她失踪多年呢,必须得虐一下!(果然是后妈
  • 6 绯山糊糊酱 2020-5-14
    0 120
    哈!让我美帆子宝贝等了10年臭袋鼠必须要好好虐一下!(后妈2号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