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の绊】等待拂晓 tk-matic 白緋 已完結

9 桑虞 2019-6-7 2713

一楼给百度,  好的,我又开新篇了,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半点不由人,  一年前的『老同学』,原本预计是短篇,谁知道后来变成粽子串,连月亮文都出来了(遮脸)。 

那麼这篇怎麼冒出来的呢?  我想是因为这阵子和无无君闲聊,然后莫名地自己从脑海里拼凑出来的,  写得很顺,只是读者君看到某个梗,请不要误会,无无君可以帮我作证,  事实上当我将想法告诉无无君后,那件事是隔天才发生的 

我不知道篇幅会有多长,反正写文就是顺其自然,加上我还有旧篇要连载,所以一切就不要期待,没有期待没有伤害(有这口号吗?) 

那麼这篇虐吗?好问题,我不知道算不算虐,只能说结局一定是HE,中间可能...... 

以上 

谢谢各位支持&新年快乐

最新回复 (103)
  • 9 桑虞 2019-6-7
    0 2
    1
    「您有一则新留言,下午六点五十五分十七秒,哔!『没想到,我居然遭遇了这样的事……白石さん,我现在说的,可能会让你吓到,可是我已经没有机会说了……我喜欢你……喜欢……不是好朋友的那种感情,啊!飞机似乎要坠毁了……永别了,白石さん,不要忘记我……我爱你……』若要重复请按1,若要保留请按2,若要删除请按3……」白石忙到晚上九点多,好不容易抽空打开携带电话,听到的却是好友绀野茗子的死前讯息。
     
    白石愣了半晌,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机,新闻台主播正播报,
    「OO年OO月OO日下午六点五十六分,一架从东京羽田机场飞往大阪伊丹机场的OO119班机,坠毁在关东地区群马县多野郡上野村附近的高天原山山脊,目前已知的生还者有一名未执勤的空服员、一对母女以及一个12岁女孩,其余520人(包含21位非日本籍乘客)悉数罹难,目前本台记者已前往出事地点,有进一步的消息,再和观众说明。那麼下一则报导……」
     
    空服员、母女和12岁女孩……所以绀野さん真的过世了?不是只是盂兰盆节回去看父母吗?白石有些恍惚,好友的告白,和几乎可以确定好友亡故的消息,大大冲击白石的脑袋。
     
    空难的事故在隔天有了更精确的消息,幸存者有:
     
    空服员 小山 梓
    母女  根岸贵由、昌子
    12岁女孩 绯山 美帆子
    共四人。
     
    五年后
     
    白石 惠,25岁,东都大学最年轻的医学部医学科助教授。遽闻20岁前的白石,虽然成绩优异,却不曾跳级,按部就班地求学,20岁是转捩点,仅仅花了两年的时间完成医学部医学科的修课,唯独实习一年没有办法加快,卒业后,继续攻读研究所,两年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同时获聘为母校助教授。
     
    「惠,爸爸和妈妈有件事想和你讨论,想知道你的看法。」白石的爸爸白石 博文,是明邦医大的教授,也是全国心脏内科权威。。今天是白石一家三口的家聚。
     
    「爸,请说吧。」咽下口中的食物后,白石才开口应声。良好的家教,从细微处就能看见。
     
    「是这样的,惠的爷爷的哥哥的女儿的表妹的叔父的孙女绯山 美帆子,高校 二年生,自从双亲遇难,祖父母又早逝,这几年都在亲戚家转来转去,把她当作麻烦看待,我和妈妈讨论后,想收养她作养女,不过也是要问一下惠的意思。」爸爸温和地说道。
     
    「遇难吗?所以成了孤儿罗?」白石问道。寄人篱下,总是不好过的。
     
    「是啊,和惠的好朋友茗子さん一样,在那场空难过世的,而美帆子ちゃん,是当年的幸存者之一。」白石爸爸有些惋惜地说道。
     
    「和绀野さん一样吗……」白石怅然道。
  • 9 緋山的白石犬 2019-6-7
    0 3
    woo,這篇也獲得授權了~太好了
  • 9 桑虞 2019-6-7
    0 4
    「哎呀,怎麼又提到茗子さん呢?」爸爸是那壶不开提那壶,妈妈赶紧补充道,「惠,不反对我们收养美帆子ちゃん吧?我和爸爸有去她就读的翔阳高校和导师聊过,是个满努力的孩子,我们希望可以进一份力,让她有更好的环境继续升学。」白石妈妈同样是明邦医大的教授。
     
    「爸爸、妈妈,我可以收养她吗?」白石听到父母说的,脑海浮起一个想法:来不及的,或许可以透过照顾幸存者,得到一点宽慰。
     
    「惠想收养?!」爸爸和妈妈同感惊讶。
     
    「一来爸妈年纪也大了,二来,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配给的公寓,安排一间房给她没有问题,第三,既然是高校生,将来也要准备升学试验,由我来照顾,比爸妈适合。」白石仔细分析理由,想说服父母。
     
    「是呢……不过惠还没有结婚就领养一个孩子,这样好吗?」爸爸有点动摇。
     
    「多一个人也好,惠不知道有多久没交朋友了。」妈妈似乎有些理解白石的用意。
     
    「可以的,不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是高校生,只比我现在的学生年纪稍微小一点而已,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白石点点头,表示大丈夫。
     
    白石委托弁护士到区公所和收养绯山的远亲办理变更收养人手续后,在圣诞节的前一天晚上,开著白色的Lexus NX 300h来到绯山远亲的住所,要帮绯山搬家也刚好能过平安夜。
     
    「你好,绯山君,初次见面,我是你的收养人,白石 惠。」这次白石第一次见到绯山。第一印象是一个满乖巧的女孩子,眼神有些防备,但该有的礼貌都有,只是太瘦了,是营养不良吗?看来远亲夫妇并没有将绯山照顾得很好,和爸爸的推断一样。
     
    「您好……」绯山小声地说道,头低低的。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白石温声问道。
     
    「嗯,就这些。」绯山比了比身后两个不算大的纸箱。
     
    「那我们一人一个,搬到后车厢。」白石边说,边搬过一个纸箱。好轻!只有衣服吗?接著,领著绯山走到车旁,将箱子放进去。
     
    「要和远亲夫妇道别吗?」白石询问道。
     
    「不用了。」依旧是简短的回应。
     
    「那我去打声招呼,绯山君先进车里等吧。」白石递给绯山车钥匙。
     
    简单地和远亲夫妇客套一下,白石回到车前,打开车门,进入驾驶座,系上安全带。
     
    「车钥匙。」绯山递给白石。
     
    「好的,谢谢。」白石将钥匙插入匙孔,发动车子,确认绯山也系好安全带后,放下手煞车,转动方向盘,将车开往马路。
     
    「您……是最年轻的一个。」绯山率先开口。
     
    「最年轻?」白石回问。
     
    「收养过我的人中,应该是吧?」绯山反问。
  • 9 桑虞 2019-6-7
    0 5
    「嗯~~~~」白石拉长尾音,不置可否。温润的声音,煞是醉人。
     
    「为什麼?」看到这麼年轻的收养人,绯山想知道原因。
     
    白石的脸色微微变化,直到下一个红灯才回覆,「我和绯山君是一样的。」在那一天失去了重要的人,灰暗不足以形容的夜晚,等待拂晓的时间好长好长……五年了还是看不到白光……
     
    她在说什麼?完全不懂!「您真是个怪人。」语气稍稍少了点敬意。
     
    白石轻轻笑了,「我们先回家放行李,然后去我老家,和我的两亲过平安夜,这样可以吗?」
     
    「我没有说不可以的权利吧?可以。」绯山点点头说道。很久没有过所谓的平安夜了。寄人篱下,虽然不必餐风露宿,但是到底不是自家人,伙食的份量永远最少,衣服没有买过新的,休闲娱乐更是没有,自家小孩课业落后可以补习,自己只能加倍努力。公平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唯一的公平是每个人一天同样只有24小时。绯山很习惯了,也没打算怨天尤人,只想朝著自己的梦想—将来担任急救医师前进。
     
    碰了一个软钉子,白石不以为意,「那就这样子罗。」
     
    「您的职业是什麼?开这麼好的车……」虽然物质贫乏,绯山还是有基本的鉴别能力。从白石的谈吐猜测对方应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尽管这张脸看起来和学生没啥两样。
     
    「我有两份职业,不过都是『先生』。」白石打趣地说道。
     
    「蛤?」绯山回过头看著白石,被她弄糊涂了。
     
    专心开车的白石正视前方,余光瞄到绯山看著自己,「我在东大医学部担任助教授,同时也是东大附属病院的外科医师,教授和医师不都是被人称为『先生』吗?」
     
    「诶?!您是医师?!」绯山好惊讶,连音都破了。
     
    「看起来不像吗?」白石反问。
     
    「……」不像。绯山不敢诚实地说出来。
     
    「不像?我常常被误认是学生。」白石语气带著困扰。
     
    「……」伤什麼脑筋?娃娃脸又聪明,长得又高又好看,最好的条件都有了!绯山吐槽在心底。
     
    「要不要说说绯山君的事呢?」
     
    「我没什麼好说的,就是一直换收养家庭,反正日子照过。」没有抱怨,只有对现实的接受。
     
    「不会了。」白石温润带著坚毅的嗓音说道。
     
    「什麼不会?」绯山不懂。
     
    「我会是绯山君最后一个收养人。」
     
    「话不用说得那麼满,反正再3年我就成年,到时候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其实现在就是了。绯山自从达到法定可以打工的年纪就开始工读,赚来的钱除了替自己买参考书和日用品外,偶尔能奢侈一点,吃顿营养的晚餐。
     
    白石浅浅笑著,不答腔。
     
    绯山则望向车窗外,街景一直倒退。虽然收养人是个怪人,不过比起那些亲戚,绯山有感受到温暖,很接近家族间的温暖。
  • 9 桑虞 2019-6-7
    0 6
    白石将车驶入公寓附设停车场,停妥后,「到了喔。」
     
    「喔。」绯山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
     
    白石打开后车厢,两个人分别拿一个纸箱前往寓所。
     
    白石进门就往客厅走,
    「绯山君,你的房间在左边走道第二间,第一间是书房,然后我的房间是右边走道的主卧室。你的房间,我考虑你还在读书,所以请人做了一套书桌和椅子,以及一个靠墙的四层书柜。衣柜是本来就有的,要先整理一下吗?」白石一边解说,一边带著绯山去她的房间。
    绯山走进房间就看到崭新的单人床,厚实的棉被,当然还有白石说的书桌和书柜,通通都是新的。有多久没有被这样对待了?绯山眼眶微湿。
     
    「我、我先整理衣服……」绯山撕下纸箱上的封装胶带,把里头少得可怜的衣物拿出来。
     
    白石看著,一件很旧的夹克 、两件毛衣都起毛球了外加几件短T恤、长裤和短裤,再来就是制服。整体来说,除了制服以外,其它应该要丢了才对。结果一个衣柜,放不到三分之一的空间,这是女孩子的衣柜吗?白石微微皱眉,离开房间。
     
    很快地,白石折返回来,手里抱著一件大衣,「刚刚我就在想,绯山君是不是把大衣也收进纸箱里,这麼冷的天,身上只有单薄的毛衣御寒,很显然我猜错了,这是我的,你先穿上。」白石递给绯山大衣后,立刻拨了通电话回老家,「爸爸,是我,我会晚一点到。嗯,她在我身旁,没什麼问题,只是有点事情要处理,对,好,待会见。」电话收线后,「怎麼了?」绯山定定地看著自己,没有将大衣穿上。
     
    「你为什麼要对我这麼好?」绯山轻声问道,敬语也忘了用。
     
    白石从绯山手上拿起大衣,披在绯山身上,「因为我是绯山君的收养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走吧。」不假思索地回覆。
     
    在回老家前,白石开车到了百货公司,幸好今天是平安夜,百货公司延长营业。将车停妥后,「绯山君,可以麻烦你帮我从置物箱取出眼镜盒吗?」
     
    绯山依言从置物箱取出眼镜盒递给白石,「你有近视?」可是不对呀,有的话怎麼会是下车前戴。
     
    白石从眼镜盒取出眼镜戴上,「没有,只是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稍做变装,可以省下不少麻烦。」起码不会有一堆人来搭讪。
     
    「喔。」绯山不是很明白,一张好看的脸,刻意用平光眼镜遮掩,眞的是怪人一个。
     
    「来百货公司做什麼?你忘了买圣诞礼物?还是?」绯山边走边狐疑地问。
  • 9 桑虞 2019-6-7
    0 7
    白石忽然停下脚步,「是啊,忘了买。」看向一旁的百货公司专柜分布图。嗯,女装部在三楼。
     
    白石边逛边在心底默念大衣、大衣,「有了!」总算看到一排大衣出现在面前。
     
    「什麼东西有了?」跟在后头的绯山困惑地问道。
     
    「买绯山君的大衣呀,喏,这麼多,你来挑吧,挑你喜欢的。」白石双手搭在绯山肩上,催促她上前挑选。
     
    「一件大衣很贵耶!我没有钱……」绯山还想说些什麼,
     
    「我买给你,没有要你付钱呀,好了,赶快挑,我们还要回老家过平安夜。」白石打断她的话,固执的性子隐约浮出。
     
    收养人都这麼催促了,绯山只好拿了几件看得顺眼的大衣去试穿,最后挑中铁灰色的那件。白石眨都不眨一眼,从皮夹掏出信用卡埋单,接著将柜姊包妥的提袋递给绯山,「回老家再打开。」浅浅地笑道。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向停车场,白石依稀听到啜泣声,「需要吗?」从口袋拿出一条乾净并且摺叠整齐的手帕。
     
    「诶?」整个晚上累积的情绪溃堤,绯山已经很努力压抑下了,原来还是被发现……接过手帕。
     
    「我不会看的,你情绪整理好再过来,我在车上等你。」说著,白石果真不曾回过头来查看。
     
    「那个……」绯山犹疑地开口。
     
    「嗯?」白石停下脚步。
     
    「我要怎麼称呼您?」这时总算又记得敬语了。
     
    「随你呀,想怎麼称呼就怎麼称呼。」
     
    绯山想了一下,看了手上的提袋和手帕,「那就『袋鼠先生』?您的口袋好像有塞不完的东西,鼓鼓的,加上又有两个『先生』的职业。」吐槽和尊敬兼备的称呼。
     
    听闻这样的称呼,白石勾起意味不明的微笑,「可以,绯山君喜欢就好。」继续往前走。
     
    这个圣诞节送给绯山的礼物,不是大衣也不是及时的手帕,而是一位好温柔又细心的『袋鼠先生』。
     
    TBC
  • 9 桑虞 2019-6-7
    0 8

    2

    白石的老家同样是高级公寓。

    「不用紧张,我父母人都很好,一开始说要收养绯山君的,是我父母呢。」彷佛是预知绯山会有的反应,白石先打预防针。

    「诶?那为什麼是袋鼠先生收养我?」绯山觉得奇怪。

    「我爸妈也快到退休的年纪了,照顾高校生也需要体力,而且我也可以收养你呀,不好吗?」白石没说的是—她想照顾这位空难幸存者。

    「喔。」绯山没有多想,跟著白石搭电梯,就这样到了老家。

    白石从口袋掏出钥匙,开启玄关大门,「爸、妈,我带绯山君回来了。」往里头喊了声。

    「呀,回来啦,都快进来!」白石妈妈走近迎接。

    「伯母好……」绯山很有礼貌地问好。

    「外面很冷吧?」白石妈妈笑笑地,握住了绯山的手偎暖。

    「是啊,爸呢?」白石问道。

    「你爸爸去买炸鸡块,说是你们会晚点到,所以晚点才买,这样你们来才不会冷掉。」妈妈解释道。

    「怎麼不打给我?这样我可以顺道去买。」 白石妈妈摇摇头,「早些年爸爸和我都没有办法和惠过平安夜,现在快退休了,清闲很多,总是想弥补一下嘛。」妈妈很懂爸爸的心思。

    「我没有很在意这个。」

    「好啦,应该很快就回来了,你们坐一下,我去拿蛋糕。」妈妈笑道。

    白石和绯山坐在客厅沙发桌前等待。

    「袋鼠先生……」绯山欲言又止。

    「怎麼了?想上厕所吗?厕所在……」白石手指厕所的方向。

    「不是……」绯山摇摇头,「您有很棒的两亲……」绯山小小声地说道。空难事故前,绯山也是父母最疼爱的小公主,事故发生之后,一切都没有了……看著白石和妈妈的互动对白,很欣羡……

    「不只是我的呀。」白石别有意味地说道。

    「咦?」绯山抬起头看著白石。

    「虽然我是绯山君的收养人,不过那是因为考量我两亲的年纪和体力,要不要试著让他们当绯山君的两亲呢?」白石又解释了一些,并以极轻的力道抚摸绯山的头发,表示疼爱。

    「再说吧……」绯山不相信会有夫妻疼爱不是自己亲生的小孩,那种不孕症收养的小孩不算,而是像她这种被迫收养的,在有自己的亲生孩子的情况下,所有的资源只会想给亲生骨肉,这很正常,也符合人性。

  • 9 桑虞 2019-6-7
    0 9
    在白石妈妈将蛋糕等分切好放在瓷盘上时,白石爸爸也回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现炸的哟,人好多。」听得出来,白石爸爸很开心。
     
    「伯父您好。」绯山还是有礼地打招呼。
     
    「美帆子ちゃん,不要那麼客气啦,给,趁热快吃!」白石爸爸从炸鸡桶取出一只炸鸡腿,「惠不介意把鸡腿给美帆子ちゃん吧?」
     
    「不介意,绯山君还在发育,多吃点好。」白石早先就注意到了,可能长期没有吃营养的食物,绯山整个人过於清瘦。
     
    「伯父……」这家人怎麼回事啊……每个人都有把人逼到快掉眼泪的能耐……
     
    看到绯山没有动静,白石爸爸索性直接将鸡腿放在绯山手上,「拿好,趁热吃。」
     
    绯山小口小口地啃鸡腿,有些抽噎。
     
    白石看在眼里,体贴地悄悄从桌沿下将手帕放在绯山的大腿上。
     
    绯山会意,没有拿鸡腿的那只手紧紧握牢那条手帕。
     
    四个人享用温馨的圣诞大餐。
     
    「美帆子ちゃん,就要升上三年级了,有想好将来要读什麼系所吗?」白石爸爸慈蔼地问道。
     
    「现在问还太早吧,爸爸。」妈妈好笑地说道。
     
    「怎麼会?我当年可是中学的时候就立志要当医师了。」爸爸反驳。
     
    「伯父……我也想当医师,急救医师,当年……我的两亲是因为没有即时得到救治,失温或者失血过多才走的,以前没有doctor heli,但现在有,我想接受这样的训练,救治事故受伤的患者,让他们的家族不要和我一样……」绯山难得很坦白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她真切地感受到白石夫妇给予的关怀。
     
    「唉呀,很棒的志愿,这样一来,我们家就有四位医师了呢。」白石爸爸称许道。
     
    「绯山君,一定可以的,要不要来当我的后辈?说不定还会选到我的课,成为我的学生。」白石也给予肯定。
    『呐,白石さん,将来想选什麼科呢?』
    『我父亲希望我选循环器科,他是心脏内科医师,想要我克绍箕裘,我也没特别的想法,应该会照他的希望。绀野さん呢?』
    『是喔,我想当外科医师,急救或者脑外科,都满有挑战性的!那麼我们不就一个内科一个外科,彼此合作了?』
    『是呢。』
    白石突然想起和绀野的对话,没想到绯山也想当急救医师,好巧。
  • 9 桑虞 2019-6-7
    0 10
    绯山摇摇头,「东都大学医学部太难了,我的偏差值不够,我的第一志愿是直升翔阳大学医学部,卒业后刚好可以去附属北部病院实习,那里有提供doctor heli的训练。」
     
    「美帆子ちゃん都有规划了呢。」妈妈浅笑说道。
     
    绯山腼腆地抿抿唇。
     
    白石爸爸一个劲地点头,瞥见墙上的时钟接近十一点了,「也差不多要送圣诞礼物了吧,妈妈?」今天女儿没有要在家里过夜,不能留太晚。
     
    「呀,差不多了,我去拿。」妈妈边说边回房间。
     
    绯山以为所谓的礼物是指给白石的,完全没有期待。
     
    白石妈妈折返回来,「给,这是惠的,你想要很久的绝版『实用心脏超音波学病例分析』一书,是爸爸透过管道拿到的。」白石虽然拥有复印版,但有点完美主义加上书宅的天性,所以一直在找这本书的原装版。
     
    「谢谢爸爸和妈妈。」白石当然很开心啦,想要很久的原装版,立刻翻开书本观看。
     
    原来袋鼠先生是个书宅。绯山吐槽在心底。虽然用功读书,但绯山不是书宅,只要能学习到书中的知识,复印版还是原装,对她来说,没有差别。
     
    接著,白石妈妈递给爸爸,然后爸爸开口,「给,这是美帆子ちゃん的圣诞礼物。」那天和妈妈一起到翔阳高校拜访绯山的导师,导师拿了绯山的个人资料表和白石夫妇讨论,从个资中发现,绯山没有属於自己的携带电话,只有留下远亲家的家用电话。在这个资讯发达的年代,少了携带电话怎麼和人连络呢?同学间约出来讨论课业什麼的都不方便。也亏得绯山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维持班上一番,著实不容易。导师还加码爆料,绯山也没有个人电脑,很多需要打字的报告、作业都是在学校图书馆完成后才回家,更别说收发电子邮件了或者上网搜寻资料,那对绯山而言,都是奢侈的行为。
  • 9 桑虞 2019-6-7
    0 11

    因此,在想要送什麼礼物给绯山时,爸妈彼此有了默契,一个决定送Apple的携带电话,另一个送同品牌的笔记型电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这些工具,要怎麼学习呢?不需要这麼刻苦。

    「我、我也有?!」绯山不敢置信地轻声问道。

    「都是家里孩子,怎麼会没有呢。」妈妈失笑地说道,也把礼物递了出去。

    绯山看到崭新的携带电话和笔记型电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从啜泣到放声大哭,肩膀瑟缩得厉害。白石见状,一把将绯山搂入怀里,轻轻拍抚绯山的背脊安慰。

    「袋鼠不要拍……你越拍我越想哭……」绯山哭泣中不忘抱怨。

    「好好好,不拍不拍。」白石改抚上绯山的颈间,绯山的泪水悉数让白石的衬衫给吸收了。

    白石妈妈去浴室弄了热毛巾和冷毛巾回来,哭过之后不轮流敷冷热毛巾消肿,隔天会很糟糕的。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绯山吸了吸鼻子,稍稍平复情绪。「对不起……我失态了。」绯山有些不好意思。

    「眞的,我衬衫全是鼻水和眼泪。」白石煞有其事地说道。虽然有,但没有说得那麼严重。

    「大不了回去我帮你洗!」好计较的袋鼠!

    「不用了,我骗你的。」白石取来热毛巾敷在绯山的眼睛。

    「……」至少也换个表情好吗!碍於白石夫妇在场,绯山吐槽在心底。

    「伯父、伯母……」绯山忆起稍早白石的提议。

    「怎麼了?美帆子ちゃん。」

    「我可以……把伯父和伯母当作父母吗?」绯山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石夫妇对视了一眼,两人笑道,「当然可以,我们就是当作多了美帆子ちゃん这个女儿呀。」

    这一夜,绯山得到的礼物超乎想像。除了物质上的,一只袋鼠先生,还有和蔼的父母。

    TBC

  • 9 桑虞 2019-6-7
    0 12
    3
     
    两人再度返家已经过了午夜一点,「绯山君,浴室有新的沐浴乳和洗发精,我不知道你喜欢的品牌,所以买了我惯用的牌子,不好意思。」白石边脱大衣边说道。
     
    「我没有那麼难养……」 有得用就很好了。
     
    「新的浴巾我放在浴室的收纳柜里,现在已经很晚,洗好就去睡罗,对了……」白石在沙发桌上的便条簿用铅笔快速写了不知什麼讯息,然后撕下递给绯山,「这是爸妈和我的携带电话号码及电邮信箱,充电后,把它输入吧,那麼,晚安。」语落,白石打算回房间。
     
    「袋鼠先生……」绯山还想说话。
     
    「有什麼问题吗?」白石停下脚步。
     
    「手、手帕……被我弄脏了……」绯山收在口袋里,这种情况根本没有颜面还给白石。
     
    白石立刻了解了绯山的言下之意,勾起好看的笑容,「之后再还给我就可以了,嗯?」那声『嗯』同样悦耳,是相当温润的声音。
     
    「好,洗好再还给你。」绯山不再使用敬语,眼前的这个人,在短短半天不到,瓦解了自己筑起的一道道防火墙,如果是这个人刻意伤害,那麼自己绝对会伤痕累累,会很痛苦,可是,没有办法了,做不到对她筑起心墙。
     
    白石似乎稍稍又等了一下,见绯山没有提起对话的意思后,「晚安罗。」点头致意,才走回自己的房间。
     
    「晚安……」绯山直到白石关上房门,才启唇。
    沐浴后,绯山仔细地把手帕洗乾净晾在毛巾旁,回到房间后,把稍早得到的圣诞礼物拆开,携带电话和电脑放在书桌上充电,大衣则吊挂在衣柜,然后才回床上躺平,也真的是累了,很快就进入梦乡,这一觉睡得香甜。
     
    一大早,白石备妥早餐,因为绯山是高校生,正在放寒假,所以没有特地去唤她起床。白石开起携带电话,每天都会听一次……『「您有一则新留言……」』绀野的死前讯息,从最初的伤心落泪,到现在,五年的时间带走了很多情绪,可以边享用早餐边像是听广播新闻一样自然。大概,情绪这种东西是会随著时间被埋在很深很深的心底吧?这则留言不管换了几支携带电话,都一直陪著白石,再忙都会听一次,不曾间断过。
     
    「早安,袋鼠先生,和人讲电话吗?」绯山的声音让白石倏地抬起头。她甚至不知道绯山什麼时候打开房门去盥洗然后走来餐桌前。
  • 9 桑虞 2019-6-7
    0 13
    「早安,绯山君。」花了极短的时间,白石立刻让自己戴上成年人的面具。
     
    「不是和人讲电话?」绯山坐下享用早餐。好好吃!简直是人间美味!绯山眼睛一亮,笑得双眸弯弯。
     
    白石让携带电话回到待机画面,置放在桌上,才开口,「不是,只是在听熟悉的声音。」平静地说道。
     
    「是喔。」绯山以为白石在听老歌,也没多想,继续进攻美食,真的好好吃。
     
    「绯山君,慢慢吃,不要急。」白石起身从冰箱取出牛奶微波加热,「圣诞节和人有约吗?」把加热过的牛奶放在绯山视线前,白石语气温和地问道。
     
    「怎麼可能有约?出门都是要花钱的……」绯山知道白石没有恶意,所以也很诚实地说出来。
     
    「那麼白天有空罗?」白石推论道。
     
    「有空啊,袋鼠先生有事?」最后一口食物咽下,绯山开始喝牛奶。
     
    白石看了下腕表,「我今天晚上七点到九点有门诊,所以只能白天带你去,店家差不多是十点半开门,在那之前,要麻烦绯山君把清单准备好。」
     
    「蛤?」绯山一头雾水。
    「昨晚我还要带你回老家过平安夜,所以只帮你买了大衣,毕竟那是最急迫的,今天,要把绯山君的冬天衣物补齐,还有就是我没有注意到的,有缺什麼买什麼。」白石解释道。
     
    「……」昨晚似曾相似的感觉又再度拥了上来,揪紧了心窝,只要再一点点就……
     
    「我做事向来有规划,所以绯山君把缺的东西列下来,然后我们找最佳路线,这样会有效率得多。」白石边说明边把便条纸和铅笔递给绯山,「时间很充裕,你慢慢想,我人在书房,有问题就敲门进来,对了,碗盘记得放在水槽,我晚点再来洗。」
     
    「我、我来洗碗!」绯山不假思索地说道。以前在远亲家,也没有当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在这里更不可能这样。
     
    白石视线对上绯山,须臾,柔声地说道,「好,那就麻烦绯山君罗。」不能只是给予,也要让绯山有机会付出,不然她会不知所措的。白石很快地领悟了这点,所以没有太多坚持。
     
    在绕过绯山旁时,「绯山君……」白石用稍低的音量对她轻语。
     
    「什麼事?」
     
    白石抚上绯山的头顶,「你是个乖孩子,很好的孩子。」白石记得书上有说,要适时给予孩子赞美,这样小孩才会更有动力。
     
    等绯山回神过来才发现,原来自己默默流眼泪,而白石老早进了书房,「袋鼠先生……你好厉害……我的情绪几乎被你左右了……」绯山声音极轻地说道,灌了几口牛奶,让肿胀的喉头得到纾缓。
  • 9 桑虞 2019-6-7
    0 14
    和白石逛街买东西,绯山这才知道,优等生袋鼠原来买东西不会货比三家,看到有需要的东西就想买,让她频频把东西放回去,好呆!配上那个变装用的眼镜就更呆了!
     
    但到了后面,要买绯山的衣物,固执袋鼠就一副没得谈的态度,没有买到将衣柜填满的量,就不回家。
     
    看了车后满满的全是提袋,绯山回过头,「袋鼠先生,你会不会变成穷光蛋啊?才两天就花了这麼多钱。」当提袋累积越来越多,绯山已不敢细数价钱。
     
    「所以我晚上才要去病院看门诊呀。」白石一点也没有苦恼的意思,神情轻松。
     
    「诶?」绯山睁大双眼,「所以是因为我才……」
     
    「不是,骗你的,刚好同事想和恋人过节,拜托我和他调班。」白石总是正经地开玩笑。
     
    「……袋鼠先生……」微微不爽,「你开玩笑的时候,能不能表情稍微变化一下啊!搞不懂你什麼意思!」生气!连两天都被骗!
     
    白石低低笑道,「不用担心,我不会让绯山君饿到的。」
     
    「哼!吃垮你,我也不负责!」还在气,撇过头看窗外。
     
    白石只是笑,整个人又更温暖了。
     
    圣诞假期结束,病院那头,白石依然要看诊和动手术,而学校方面则休假中,绯山时常在白石不在家的时候整理家务,虽然白石不曾开口要求。两人都在家时,绯山遇到复习卡关的问题,则会去请教白石,这时白石也相当有耐心地指导。
     
    紧接著到来的是新年假期,除夕当天,两人分工,把家里大扫除了一遍,接著开车回老家和白石夫妇围炉看红白配荞麦面。
     
    四个人没有跟著电视机前的主持人倒数,只是确定换日了,彼此恭喜,白石夫妇互相交换了眼神,由爸爸起头,「好啦,我要来发御年玉(压岁钱)罗,这是给惠的,而这个,是美帆子ちゃん的。」两只白色信封袋上还有小花图案当装饰。
     
    「接下来,换妈妈。」白石妈妈重复爸爸的动作。
     
    「最后,还有我的。」白石也另外准备了御年玉要给绯山。
     
    绯山微微欠身,双手接下三个御年玉并挤出不自然的笑容道谢,这是五年来,过得最开心的新年,以及长辈给御年玉的感觉好暖和。她努力克制自己,不能像平安夜那天一样失态。
     
    「爸爸、妈妈,我带绯山君去附近的神社参拜,您们先睡吧。」白石留意到绯山的状态,找个合适的理由支开父母,让绯山可以释放情绪,不然逞强如她,怕是不肯在两亲面前真情流露了。
  • 9 桑虞 2019-6-7
    0 15
    「也好,不要在外头待太久,参拜后就回家哦。」今晚,两人会在老家过夜,不过白石老家的五房,一房是白石夫妇的主卧室,一房是白石的房间,其他的房间全成了白石三人的个别书房,是以今夜,绯山得和白石睡一起,幸好,白石房里是张双人床。
     
    「我们会的,绯山君,走罗。」
     
    两人并肩走在通往神社的路途,「袋鼠先生,为什麼也给我御年玉?」又不是长辈。自己一点也不想将白石当作长辈看待,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原因。
     
    「因为绯山君是好孩子啊。」白石温声说道。
     
    「……」莫名的,就是不喜欢被白石当孩子看,奇怪的是,白石夫妇却可以,而且还很喜欢。绯山心情微闷。
     
    白石不以为意,两人继续走著,直到……
     
    前方不远处的神社,满满的都是来做新年参拜的人。
     
    「人好多。」看到这副景象,白石说道。
     
    「真的,好多人。」绯山也有同感。
     
    白石主动牵起绯山的手。
     
    绯山有些诧异,「咦?」
     
    「这样,才不会走失。」白石俯视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绯山,如此解释道。
     
    「喔。」袋鼠先生的手好温暖。
     
    排了好久才轮到两人。
     
    绯山恭敬地向神明祈求—希望白石阖家平安。
     
    白石则……绀野さん,我在没有你的世界,又平安度过了一年,我很好,你也好吗?没有和神明祈求什麼,只是觉得神社离那个世界最近,所以在这里和绀野问候。
     
    白石睁开眼睛,发现绯山已经好了,「回去罗?」笑笑地看著绯山说道。
     
    「嗯。」绯山点点头。是错觉吗?有一瞬间,袋鼠先生的眼神好悲伤,虽然是笑著……
     
    两人返家后,白石夫妇早早睡了,绯山第一次进白石的房间,里头摆设洗鍊。
     
    「绯山君先洗澡吧。」白石提议道。
     
    坐在床沿的绯山,「好,诶?!那个是谁?」视线对到矮柜上的相框。白石坐著,而该名女子从后面双手环绕白石的肩颈,两人都笑得灿烂。不是绯山想吐槽,可是照片里,白石那两条蟑螂须,看了好想剪掉!现在的浏海就很适合,以前的发型好可怕。可是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麼笑得那麼好看?笑得……那麼……好看……
     
    白石听闻绯山的问话,也看向相框,久久不能言语。
     
    直到绯山再问了一次,才低低吐露,「亲友。」
     
    TBC
  • 9 桑虞 2019-6-8
    0 16
    4
     
    为什麼袋鼠先生的表情如此悲伤?反应不若平常。绯山还想再问,却……
     
    白石很快地调适好情绪,「绯山君去洗澡吧,很晚了。」
     
    「喔……」绯山只好拿著换洗衣物去浴室。
     
    白石直直地站在矮柜前,面无表情地看著相框。
     
    『白石さん,盂兰盆节我要回老家一趟,两亲一直催促要回去,另外,我也有事要和他们说。』绀野在白石的正对面位子坐下。直觉告诉她,白石现在人一定在图书馆。轻声地说道。
     
    『这样啊』埋首作笔记的白石,听到出声的是绀野,抬头微微笑道,回以轻声。
     
    『嗯,回来后……我也有件事要和你说。』绀野的语气带著坚定。
     
    『咦?现在不能说吗?』白石有些困惑。
     
    『还不行……我想要准备好再说,这件事要得到两亲的谅解……』绀野眼眸一转,不打算和白石说明细节。
     
    『我知道了。』白石没有追问。
     
    『那就这样啦,白石さん继续读书吧,下个学期也多多关照我啊。』两人分组和修课几乎是一起,彼此默契最好,自然合作机会也多。
     
    『好,绀野さん再见。』
     
    白石回忆最后一次对话的情境,没想到之后竟然是天人永隔。
     
    那天听到绀野的死前留言,在新闻报导的冲击下,白石瘫软在地,脑袋稍稍清醒后,立刻奔出家门,到大马路上招了计程车去羽田机场,一路上一直暗暗祷告—求求祢了,这不是真的,神样……
     
    航空公司的柜台挤满了著急的家属,大家都知道希望不大,但还没有见到遗体,说什麼也不愿死心。
     
    白石没有上前询问,坐在候机椅,手紧紧握著携带电话,喃喃道:『绀野さん……你亲口和我说……我会答应……虽然我不是很懂爱情,可是只要你人平安……我答应你……求求你……我会答应你……你平安出现在我面前好不好?……』
     
    白石整夜都虔诚地祈祷,可是白天还是迎来不幸的消息—只有四个人幸存。
     
    没有绀野。
     
    白石一帆风顺的人生自此暗了一角,她更努力於学习上,除了自己的那份,还有绀野的份。
  • 9 桑虞 2019-6-8
    0 17
    「袋鼠先生?」沐浴盥洗后出来,绯山就看见白石呆呆地站在矮柜前,比起面容哀戚,绯山觉得面无表情更是严重。
     
    听到绯山的呼唤,白石又恢复那个笑笑的样子,「好了呀,换我。」弯腰拿取衣物,要去洗澡。
     
    「等一下,袋鼠先生,你怪怪的……是发生什麼事了吗?」绯山觉得很不对劲。
     
    白石笑了笑,「没有,没有事,绯山君先睡吧。」
     
    绯山目送白石离开,转过头,又正眼对上相框,眉头微微皱了。这人到底是谁?竟然让袋鼠先生这麼难过。带著满腹疑惑,绯山关灯等待白石。
     
    「绯山君其实不用等我的。」白石回来看见绯山坐在床沿等候,有些歉疚。
     
    「还好啦,我只是还没有想睡,顺便而已。」绯山言不由衷,往床躺下,挪了个位置给白石。
     
    「是这样子啊……」换好睡衣的白石,也爬上床铺。
     
    「你为什麼这麼难过?」绯山想延续方才的话题。
     
    「有吗?可能是今天累了一整天,所以看起还很疲惫。」白石避重就轻,温声说道,「绯山君也睡吧,你还在发育,需要充足的睡眠。」
     
    「……」绯山有点不开心,又被当成小孩子了,还有,白石一点也不想让自己过问她的私事,这种被隔离的感觉,很不愉快。绯山阖上眼睛。
     
    白石微微轻笑,躺平后,伴著月光,注视相框里的绀野。事故后,白石把和绀野有关的东西都搬回老家,只除了死前留言陪在身旁,这次回来,尘封的记忆被打开,白石发现,原来还是会痛,只是没有当初乍听消息的痛楚而已。
     
    绯山偷偷觑著白石,眼见白石还不睡,一直看相框,索性假装自己睡相差,一只手横过去,就搁在白石的怀前。就不相信这样还不睡!
     
    白石这才注意到绯山的动作,视线收回,本来想帮绯山调整睡姿,一碰触绯山的手……怎麼这麼冷?白石赶紧拉高被子,让绯山靠著自己偎暖,丝毫不在意对方的睡相差劲。
     
    这下,绯山总算满足了,面带微笑地入睡。
     
    而白石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睡了。
  • 9 桑虞 2019-6-8
    0 18
    第二天,两人和白石夫妇告别后,白石开车带绯山回家,路上,「有打算御年玉怎麼用吗?」白石开起话题。
     
    「哦,留一部分买开学后要用的参考书和笔记本,剩下的存起来。」绯山因为过往的缘故,满节俭的。
     
    白石点点头,「对了,什麼时候要缴学费呢?」
     
    「开学第一天会发缴费通知单,我有申请就学贷款,所以不用现在缴钱,等我以后有工作时再还。」绯山以前念中学时,学费便宜,远亲家庭还可以承担,但是继续升学后,高校的学费贵了许多,只能靠自己办理学贷来读书。
     
    听闻绯山负债读书,白石脸色僵了一下,「是哪家银行?」随即在心中有了主意。
     
    「东京中央银行,我的银行帐户也是这家。」绯山没有察觉到白石的心思,老实地说出。
     
    「嗯,那麼等银行营业后,我带你去一趟银行存钱。」还有把学贷缴清。这个年纪的孩子不需要为钱烦恼,背债读书的压力不小,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白石希望能让绯山专心读书,不用操烦课外之事。自己的求学路也是如此。
     
    「好啊,谢谢你,袋鼠先生。」绯山很高兴,对著白石一笑。
     
    白石也感染了那份开心,微微笑了。
     
    「说起来,绯山君是关西人吧?」当初看领养资料注意到的。
     
    「嗯,算是土生土长,不过五岁的时候全家搬到东京,只是祖父母的坟还留在关西,所以盂兰盆节要……」说到这,绯山住了口,想起了那一天……漫长的一夜,双亲没了气息,只剩下自己……
     
    白石留意到绯山的沉默,遂扯开话题,「绯山君有喜欢的料理吗?」
     
    绯山转头看著白石,「有啊,不过袋鼠先生做的料理就很好吃。」
     
    白石透过后视镜瞥看绯山,「嗯~~~」又拉长了尾音,「这代表绯山君还喜欢我煮的罗?」语气轻快。
     
    绯山不自然地看向窗外,「也不是……」有些微别扭。刚刚不小心泄漏了内心想法。
     
    「那麼什麼样的料理,绯山君喜欢呢?」白石不著痕迹地又问了一次。书上说,要和一个人友好,就要先抓住对方的味蕾。
  • 9 桑虞 2019-6-8
    0 19
    「比如栗子土锅饭、小松菜与油豆腐煮物还有高汤蛋卷佐萝卜泥,很久没吃了……」绯山说的都是以前绯山妈妈常煮给家人的家常菜,或许比起喜欢与否,更恰当地说法是怀念。
     
    「嗯~~~栗子土锅饭、小松菜与油豆腐煮物还有高汤蛋卷佐萝卜泥。」白石复述了一次,记忆力良好的她,多半念一次或者看一次就能记起来。这是绯山君喜欢的料理。
     
    「不用重复啦,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对於白石又念一次,微觉好笑。
     
    「那麼开学前,绯山君有想出玩吗?还是另有规划?」如果要出去玩,就得和同事调一下门诊的时间了。大学生也正在放寒假,连带地,老师们也清闲很多。
     
    绯山摇摇头,「开学有复习考,我要读书,再说,我也没有和同学约,当然,旅费也没有。」若不是知道自己又要换收养家庭,现在也许还在面包店打工。因为怕离打工地点太远而提前辞职。
     
    「这样啊。」听起来的确是高校生会有的规划。自己当年好像也没怎麼温习课业,不过成绩都维持在前面的番位就是了。虽说也几乎在家读书,可读的并不是教课书。
     
    这天,是新春开市的日子,公司行号多半选择这天让员工销假上班,东京中央银行也不例外。白石带著绯山去银行存她的御年玉。当然变装眼镜也不离身,似乎除了见双亲不会配戴外,几乎都戴著。喔,那天来远亲家接走自己也没有戴,大概是因为时间仓促的缘故吧?
     
    「今天人很多,绯山君在这里等叫号吧。」白石从叫号机取出一张纸递给绯山。
     
    「那袋鼠先生呢?」听白石的言下之意是没有要和自己一起等待叫号。
     
    「我要去二楼放贷部,有点事要处理。」白石没有说谎,只是也没有明讲。
     
    「喔,那如果我好了,去二楼找你?」绯山找到一个等候区的位子坐下,抬头看著白石。
     
    「不用,绯山君在这里等我就好了,有事的话,电话联络。」白石给了绯山一个清浅的笑容。
  • 9 桑虞 2019-6-8
    0 20

    白石走上二楼,立刻有银行员趋前询问需求,相较一楼存提部,二楼的服务更显殷勤。

    「是,关於绯山 美帆子さん的学贷,我想解约,一次付清。」白石把申请单递给行员。

    行员迅速翻了翻,「好的,白石さん是绯山さん的监护人,这部份没有问题,是今天要一次缴清吗?」

    「是,同时帮我注销绯山さん的学贷,之后那孩子的学费,我全额负担。」

    「了解,请给我您的印鉴,我用铅笔圈的地方,请帮我签名,谢谢。」行员取出注销贷款的申请单,依照程序处理。

    很快地,学贷的事情就搞定了,而绯山何时会知道呢?开学领缴费通知单时,兴许就瞒不过她了。到时候再和绯山好好解释吧。白石这麼想著。

    走下一楼,绯山就在楼梯前等候。「原来绯山君比较快呢。」白石笑道。

    「只是存钱,当然不会很慢。」两人并肩步出银行。

    走著走著,白石突然想到什麼,从自己的大衣内袋翻找。

    「袋鼠先生?」这模样好好笑,可惜袋鼠先生手长脚长的,要是小短手就更像袋鼠了。

    「这个给绯山君。」总算是找到了,白石递给绯山。

    原来是家里玄关大门的钥匙。白石家楼下有警卫24小时轮班驻守,所以公寓大门是敞开的,只需要携带住家大门的钥匙就行。「是大门的钥匙?」

    「对呀,放假还好,开学后总有需要用的,不好意思,这麼晚才给你。」白石不觉温柔地露出笑容。

    袋鼠先生真的好细心又温柔,只是眼镜太碍眼……「谢谢……」绯山握紧那个有蒲公英娃娃作为造型的钥匙圈。

    「接下来,我们去买开学用品吧?我记得上次绯山君说要把御年玉的一部份用在这里。」白石提议道。

    「好。」将钥匙不著痕迹地收在口袋,酷寒的冬天彷若盛夏,在绯山的心底沸腾。

    之后的寒假,绯山在家读书,同时也帮忙整理家务。白石扣掉去病院看诊和开刀的工作行程以及回学校和过完春假开工的研究生们讨论、指导外,多半也待在家里,期间的早餐相处又被绯山撞见她听绀野留言好几次,不过绯山只当她在听歌,没有多问。

    「袋鼠先生要带我去?」绯山感到不可思议,看著在玄关穿鞋的白石,疑惑地问道。

    「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接送绯山君上下学,这样车程中,你可以多睡一点,昨天不是读到很晚吗?」

    「……」这是爸爸会做的事。绯山想起以前因为贪睡,爸爸总是会开车送自己上学,让自己免於迟到。

    「对了,绯山君,给。」白石从大衣口袋取出皮夹,又从里头抽出两张千円券,「这是零用钱,不过我不清楚现在高校生都拿多少零用钱,一天两千円够吗?」白石摸了摸头发,腼腆地笑问。

    「……」绯山再次愣住,说不出话来。

    白石似乎能体会绯山的情绪,把两张纸钞摺好放在绯山的制服外套口袋,「收好,我先下去开车,绯山君待会在路边等就好。」嘴角带著浅浅的笑意,白石没有多说什麼,就这样离开。

    大概……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发泄情绪吧?绯山几乎在白石离开视线的那一刻,眼泪就不争气地掉下来,从口袋拿出那两张钞票握在手上看著,眼泪一颗一颗掉落,一直。有多久没有听见『零用钱』这个名词了?

    TBC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