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奏(又名:跟踪狂的逆袭 【番外5】) 七色花田 积木 已完結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5 4855

最新回复 (334)
  • 6 小刘只会碎碎念 2019-8-30
    0 61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吉野:这种方法最快还不用说太多废话,多好
    故意留个缝给别人偷听留机会的柏木也是傲娇本娇了2333比起在钢琴上乱砸的你,让我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音乐吧!( 燃起了奇怪的中二之魂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30
    0 62
    小刘只会碎碎念 故意留个缝给别人偷听留机会的柏木也是傲娇本娇了2333比起在钢琴上乱砸的你,让我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音乐吧!( 燃起了奇怪的中二之魂
    啊哈哈你居然发现了这个细节,柏木老师不会感谢你的
  • 15 一嘛蘑菇 2019-8-30
    0 63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吉野就是因为这样才没朋友吧哈哈哈哈哈哈
    吉野:谁没有朋友!?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30
    0 64
    一嘛蘑菇 吉野:谁没有朋友!?
    是你是你就是你……
  • 11 呆亭 2019-8-30
    0 65
    這個警官怪怪的XD
  • 15 一嘛蘑菇 2019-8-31
    0 66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是你是你就是你……
    吉野:你再说一遍试试(拔枪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31
    0 67

    6

    合唱部的活动结束之后,柏木由里拒绝了学生们想要和她交换联系方式的请求,第一个走出了教室,然而逃开自家学生的纠缠还没算完,被紧张兮兮地打招呼也可以简单应付过去,而最难解释的,是同事和主任半是关心半是狐疑地问自己是不是卷进了什么案子里。

    “嗯,我没事,那只是我一位爱开玩笑的警官朋友而已。”

    眼看着就要走出大门,不疼不痒地打发掉体育老师塚本,柏木钻进皮卡车里,关上车门之后才彻底松了口气。

    都怪那个奇怪的女人!

    捏紧方向盘,猛地挂挡,破车轰鸣着启动。

    莫名其妙,纠缠不休,混进学校,如果那家伙没有警官证的话,她简直有种报警的冲动。

    而且竟然,自说自话地来,又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柏木开始回忆自己和吉野的这几次见面,那锐利的眼神和干练的姿态,确实很像个警察的样子,而且说实话,她真的算是个美女。

    不过那家伙长得虽然漂亮,性格可真是够糟糕的。

    好像是叫吉野绘里香?柏木撇撇嘴。想着想着,余光瞥到写着“岛歌”的牌子,下意识地深踩踏板,车子嘎吱一下子停了下来。

    “嘿!怎么开的车?!”

    后面车的人摇下车窗对她抱怨道,柏木感觉自己脸上有些烫,赶忙低下头。又坐了一会儿,才慢慢走出来。

    民宿“岛歌”是一栋三层的小楼,就在沿海公路的旁边,另一面对着码头。柏木盯着木牌出神,站了一会儿,轻叹一声。“真像个白痴。”她走到民宿后面的观景台上,坐下来,试图让海风把自己吹得清醒一点。

    层云涌动,流光氤氲,美丽却也寂寞。柏木望着远方,心中流淌过一串幽怨中挣扎着向上的音符,也许是D小调吧,七和弦如丰满的羽翼,转瞬即逝的小二度是心中跳动的火焰,柏木的手指不由得开始敲击地面。

    嘭嘭嘭——

    明明敲的是水泥地,却发出了锤子敲铁皮的声音。循声望去,是那个瘦瘦的、穿着夹克的卷发女人正在敲自己的卡车。

    “……你在干嘛?!”

    “我还想问呢。”吉野说,“把车停在路边,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吧。”说完,她又拍了拍发动机盖。

    似乎有几块漆掉落下来,柏木眼角抽搐着说:“坏掉的话就算在你头上。”

    “如果被拖走的话,就不止掉这几块漆了。”

    柏木起身走过来,准备拉开车门,门把手却被一双修长的大手按住。

    “这算是在找茬吗?”她淡淡地送上一瞪。

    “好心提醒而已。”吉野说,“合唱练得怎么样?孩子们都很努力呢。”

    “努力的方向不对,问题太多,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唱的是什么。”

    “听起来柏木老师已经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指导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普通的观光客小姐。”

    柏木把吉野的手从把手上拽开,打开车门。坐进车里系好安全带,她发现吉野正靠在打开门边,勾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那问个和我有关系的问题吧。”她说,“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

    这个问题,柏木真的回答不上来。吉野似乎也并不打算转移话题,就一直盯着她,半晌,柏木整个人靠进椅背,昂起头,投降似的喃喃道:“大概,就是有点不甘心吧。”

    “不甘心?怎么不甘心。”

    “太刨根问底是会让人讨厌的,警察小姐。”

    柏木惊讶地发现吉野的表情忽然僵硬了一瞬。

    “……对不起,我还没太习惯。”竟然还道歉了。柏木眨眨眼,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吉野收起了凌厉的气势,好像有点懊恼,虽然这样讲不太地道,但柏木还觉得这样的吉野有点可爱,楚楚可怜的,像垂着耳朵的兔子。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吧。

    “上车。”

    “什么?”

    “能、能相遇这么多次也算是有缘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柏木说,目视前方的发动机,“反正、你都无聊到去学校了,肯定还没去过山顶吧。”

    山顶有一座很有名的教堂,但柏木想要去的却不是那里。在草丛的深处有着另外一间建筑,没有宏伟的大厅,却有着岛上位置最好的观景台。

    “能随便进去吗?”吉野看着生锈的门锁,很是怀疑。

    “你进我们学校的时候,也问过这个问题吗?”

    柏木轻笑一声,随便一拉,门锁就应声脱落,她拍拍手率先走进杂草丛生的石头堆里。顺着原石垒起来的台阶绕了一圈向上,眼前渐渐展开福江岛的全貌,夕阳下的码头,翡翠项链一般的岛屿,被汽船划开的海面。柏木久违地望着这一切,心跳加快了许多。瞥了瞥身边沉默的吉野,只见她嘴唇微启,眼中闪烁着橘黄色的光辉。

    也许G大调也不错。就在柏木这么想着的时候,略低的声音缓缓说道:“能看到这样的景色,也算是没白来这座岛吧。”吉野轻轻吐出一口气,转过脸来,“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哎?可你不是昨天才……”

    “嗯,但是犯罪者可不休假啊。”吉野说,逐渐变回了警察的表情,“下午听完手下的汇报,我怕他们搞不定。”

    “是吗。”柏木心中刚刚奏响的曲子逐渐转了调,忽略掉它,也逐渐变回了冷漠教师的表情。“虽然有些可惜,但祝你好运,下次有机会的话……”

    一阵激昂的钢琴声不合时宜地插入,这是柏木自己作的曲,但她还没来得及问,吉野说了声抱歉就急忙接起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警官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目光也越来越专注。从头到尾她几乎一直是在听,只最后说了一句“交给我”,就挂掉了电话。

    “事态不妙?”柏木问。

    “嗯。”吉野皱着眉,双臂交叉在胸前。

    “我想,我可能要在这里再待一阵子了。”

  • 11 飛虎景陽 2019-8-31
    0 68
    钻柏木进皮卡车里-->排序抓

    警察證:妳所到之處就會有案件(菸)
    喜歡音符的描寫~~~
  • 0 69
    最后部分让我心里一紧,有案件要发生,不过现在警官现在好感度还在低值,好在留在这座岛上,一定要找机会扳回来
  • 11 呆亭 2019-9-1
    0 70
    柏木老師現在才發現吉野美嗎?XD
  • 15 一嘛蘑菇 2019-9-1
    0 71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6合唱部的活动结束之后,柏木由里拒绝了学生们想要和她交换联系方式的请求,第一个走出了教室,然而逃开自家学生的纠缠还没算完,被紧张兮兮地打招呼也可以简单应付过去,而最难解释的,是同事和主任半是关心半是狐 ...
    吉野的手机铃声是柏木作的曲???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1
    0 72
    一嘛蘑菇 吉野的手机铃声是柏木作的曲???
    下一章会说(当然也没啥好说的,就是听了一下觉得还不错,就换上而已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1
    0 73
    呆亭 柏木老師現在才發現吉野美嗎?XD
    之前想着自己点儿事儿所以没注意,还有点害羞不敢看人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1
    1 74
    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猫 最后部分让我心里一紧,有案件要发生,不过现在警官现在好感度还在低值,好在留在这座岛上,一定要找机会扳回来
    一个小案件,作者强行让她留下的XD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1
    0 75
    飛虎景陽 钻柏木进皮卡车里-->排序抓 警察證:妳所到之處就會有案件(菸) 喜歡音符的描寫~~~
    吉野:跟x南和金x一比起来我好多了
  • 10 餘了夢想 2019-9-2
    0 76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6合唱部的活动结束之后,柏木由里拒绝了学生们想要和她交换联系方式的请求,第一个走出了教室,然而逃开自家学生的纠缠还没算完,被紧张兮兮地打招呼也可以简单应付过去,而最难解释的,是同事和主任半是关心半是狐 ...
    一阵激昂的钢琴声不合时宜地插入,这是柏木自己作的曲  --- > 粉絲 got 。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3
    0 77
    餘了夢想 一阵激昂的钢琴声不合时宜地插入,这是柏木自己作的曲 --- > 粉絲 got 。
    人长得漂亮真的是无敌圈粉呗(
  • 15 一嘛蘑菇 2019-9-3
    0 78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人长得漂亮真的是无敌圈粉呗(
    我以为吉野换铃声的时候没有看脸 XDDD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3
    0 79

    7


    网络犯罪对策室今天中午接到一起举报,说社交网站上认识的网友推荐了一款在线博彩软件,还声称自己是庄家,能提前得知结果。于是受害者先充了点钱,赚了不少,又把更多的钱丢进去,没想到就再也提不出来了。——这就是市川所谓的“发生了大案子”。

     

    “然后呢?”

     

    吉野绘里香仍然在合唱部门口“旁听”,正计划着接下来该做点什么,她可不想因为这种事被打扰。

     

    “那个被骗了钱的,是附近有名的黑社会老大的儿子……”

     

    “不会是望月组的傻儿子吧?”

     

    “……班长,石岛课长给你打过电话了?”

     

    吉野翻了个白眼。电话是没打,可她想都能想到某些人对望月一郎又恨又怕的模样。

     

    “所以是上面觉得这是个大案子。”

     

    “没错!所以你的假期恐怕要提前结束了。”

     

    市川有点幸灾乐祸,吉野都没心情回敬几句,望了望教室里那个认真观察着孩子们的身影,转身离开。

     

    与福江岛的缘分就这样结束,但还好,与柏木由里的缘分应该不会就此断掉。名叫三浦的修车工说柏木是一位小有名气的钢琴家,吉野简直一点都不惊讶。手机浏览器的搜索框里还显示着钢琴家的名字,重新点击按钮,搜索引擎提供了各色各样的结果。

     

    她点开列表里某个灰色的链接。

     

    这是某场演奏会的视频,吉野中午搭巴士的时候看过一遍。身着红色长裙的柏木有着完美的外形,表情尽管冷漠,眼里却少了迷茫与忧愁,如星光般璀璨。灵活的五指让目光无法追寻,琴键在指尖化为光阶,将听者牢牢地围在钢琴家创造的宇宙之中。随着演奏摆动的红色影子就是太阳,是一切的中心。不需要言语,也不需要什么表情,只要有音乐就够了。至于那音乐本身,也许是古典风格吧?身为门外汉的吉野无法评判,只觉得有些纠结,活泼的曲风之下偶尔会蹦出些突兀的音调,虽然震撼,却也不能算多好听。

     

    然而这不重要,不管怎么说,她看得入迷,坐过了站,还把它扒下来设置成了手机铃声。

     

    “但愿她不要告我侵权。”

     

    作为补偿,回到东京之后,去看她的演出吧。吉野想着想着,不自觉地勾起嘴角。而当她看到旅馆门口停着那辆破车之后,简直没办法控制在心里蔓延的喜悦了。

     

    据有限的观察,这位代课音乐老师浑身散发着矛盾的感觉,不仅透过眼神传达出来,也反应在她总是微微皱着的眉头上,还有言行的不一致上。不过,言行不一致可能只是性格问题。抛开那些烦恼和矛盾,吉野绘里香凭着自己警察的感觉,认定柏木由里是一个标准的傲娇。

     

    表现得很厌烦,她仍然开着车带吉野去了山顶,这是因为一句“讨厌”而受到打击的警官怎么也没想到的邀请。作为休假的收尾也还算不错。她想,尽管旅途太过短暂,但能认识这样一位奇妙的钢琴家也不枉此行。站在教堂的高台上,海湾开阔了心胸,云雾模糊了烦恼,霞光融化了防备,感觉好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了。而且,看上去也不止吉野一个人这么想。身边的柏木微微眯着眼,冷漠的脸上有了些温度,眉间的阴霾也渐渐消散。

     

    也许整个世界真的会因为某个人而变得美好起来吧,可惜的是,她明天就要走了。

     

    ——本来是这样的,但吉野没想到,那个大案子这么快又有了新的进展。

     

    “吉野,望月组的诈骗案你应该听说了吧。”石岛课长沙哑的声音平稳响起,“关于那个逃跑的骗子,名叫上田刚,老家在长崎县五岛市,原来是汽车修理工,十年前和妻子离婚。这些信息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以防万一,你还是先在当地搜查看看吧。相关资料市川已经发给你了。”

     

    “好的。”

     

    “还有,望月组的人很生气,尤其是他那个儿子奉太郎,不仅是个傻瓜,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力分子,我不知道他能忍多久。”

     

    看来要在这个岛上多待几天了。吉野对疑惑不解的柏木说,自己因为要调查些事情所以还不能走。钢琴教师没再继续问下去,只说了一句,“那我们现在下山吧,我送你回去。”

     

    心中闪过一丝失望,吉野点了点头。

     

    第二天,吉野根据市川发来的资料,到当地警署和政府打探了一番。上田刚这个名字的确是假的,离婚的事也是假的,但吉野确信这个家伙要么就是岛上出身,要么就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

     

    “你怎么能确定?”市川问,电话里还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

     

    “你发来的资料,那些聊天记录。里面描述的汽车修理厂,山顶的教堂,如果不是曾经去过的话,有些细节是不可能会知道的。”吉野想起那生锈的门锁,不合时宜地想起某只修长的手,她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而且,这里虽然没有过离婚的汽车修理工,但有一位小有名气的骗子。”

     

    “不愧是小岛,八卦传得真是快。”

     

    “仲村亨,这就是那个抛弃妻女的人渣的名字。”吉野冷哼一声,“就算没找到上田刚,但我感觉,这家伙身上应该也有不少戏。”

     

    吉野斜眼瞥了瞥身边的门牌,上面写着仲村两个字。她刚刚从仲村亨的母亲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大多和警视厅得到的资料不一致,可也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也许想要让人更加信服,人都是会基于自己的经验来编造谎言吧。吉野有种预感,这个仲村亨就是所谓的上田刚。

     

    “好吧,那我们先查查……冈本,快过来帮忙!”

     

    挂断电话,吉野肚子叫了一声。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外面跑,直到晚上就只吃了块便利店买的面包,看来是该吃点东西了。于是她开着三浦的修理厂里租来的便宜小车,向码头的方向开去。

     

    而在能看到大海的时候,她也看到了某个十分显眼的、破破烂烂的卡车。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9-3
    1 80
    一嘛蘑菇 我以为吉野换铃声的时候没有看脸 XDDD
    吉野表示,虽然不觉得好听,但人长得是真好看……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