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奏(又名:跟踪狂的逆袭 【番外5】) 七色花田 积木 已完結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5 3269

1

 

报纸男的事件结束后不久,吉野绘里香决定给自己放个假。为期五天,地点就选在……

 

“班长,你竟然舍得抛弃我们。”

 

市川学几杯酒下肚,平日掩藏在端正外表下的极客魂借着酒劲占了上风,他嘿嘿笑着凑到吉野身边,指着她手中的《九州旅行指南》。

 

“而且,也没想到你竟然会看这种……小册子?我们可是网络犯罪对策课啊!旅游攻略上网找不就行了吗?”

 

所谓网络犯罪对策课的这群人——自送外号吉野组——此时正聚在一起喝酒,班长请客,不仅是为了庆祝报纸男案件圆满解决,她也趁着这个机会,在休假前安排了自己不在期间的相关事宜。

 

“实体书翻起来比较方便。”

 

天才警官一目十行地看着每一页的信息,修长的手指在书页间翻飞。自从进入警视厅之后就从未休过假,学生时代几乎天天都在学习,吉野绘里香自出生以来就没出过首都圈。酒过三巡,她几乎可以把九州所有的著名景点流利背诵下来,可这对自己选择目的地简直毫无帮助。

 

市川看出自家上司的苦恼。

 

“不知道去哪的话,在福冈转转也很好呀。”他推推眼镜,拿出手机打开一个五颜六色的APP。他念了很多店名,大概是一些排名靠前的网红店吧,市川一边念一边叹息,最后,他说,“班长,你可以去替我尝尝这些……呜呜呜,可惜我的假都用来回老家参加婚礼去了……”

 

吉野象征性地安慰了这个明显喝太多的手下,说会给他带他想要的手信回来,虽然她根本就没打算采纳这个建议。

 

没有决定好目的地就去旅行,完全不是这位一向干练的警官的作风,而且说到底,她原以为休假和旅行这两件事永远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但是某件事——或是说某个人——改变了她的想法。那个男人,奥田宏名,把舆论搅得翻天覆地只是为了实现朋友们小小的、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梦想,把所有的过错推给自己,同时把自己推向了死亡。

 

那时她对奥田说,这个世界仍然有活下去的价值,可她也深知,如果奥田还活着的话,一定会用他温柔却犀利的语调,再一次让她陷入动摇。

 

对吉野来说,尽管没有强烈的理由去死,可活着的价值和生活的美好,很不幸的,年轻的警官并没有真正经历过。就像现在,决定去旅行,却没有可以一同分享这份快乐的朋友和家人,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就连那本《九州旅行指南》,也只是在便利店第一眼看到就拿起来而已。

 

于是她搭新干线出发,到博多下车,又搭上对面月台即将出发的特急列车,抵达长崎站后,随便上了辆离门口最近的巴士,在终点站长崎码头下车,刚好买到最后一班船的船票。踏上福江岛的那一刻,独自一人面对泛着橙光的大海,眼前略过海鸥的剪影,在火车上还心系工作的吉野绘里香,渐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宁。

 

在码头边的长椅上坐下来,眺望着天边的火烧云,吉野几乎要忘记晚上的住宿还没有着落这件事。一波波海浪拍打着堤岸,也拍打着她的思绪,回忆也像海鸥一样,飞速掠过却没有消失,仍然在脑海之上盘旋。以往用工作来掩盖住的内心渐渐向宽广的海天敞开,这让吉野有些难以招架。

 

就在她开始后悔休假的时候,一阵轰鸣声及时赶走了那些灰暗的心情。听起来就像是快要超负荷运转的机器发出最后的悲鸣,吉野皱皱眉,收回远望的视线,一辆破破烂烂、挂着斑驳白漆的皮卡正从她眼前的道路经过。然后,就如她在心里吐槽的那样,这辆车发出嘭嘭两声之后,彻底不动了。片刻后车门打开,先是两条穿着贴身牛仔裤的长腿,紧接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从里面跳出来,私服风格的西装外套笔挺地架在略宽的肩膀上,白皙而稚嫩的脸看上去还像是个大学生。她围着车转了一圈,在发动机盖子面前伫立几秒,把垂到眼前的长发别到耳后,便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美女与野兽啊。

 

吉野轻声笑了笑。她猜电话的那一边应该就是可以处理这种情况的专家,因此仍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双手抱胸,靠在长椅的椅背上,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陷入麻烦的陌生人。忽然,那人的目光转向吉野这边,紧接着,通话的双方似乎达成了共识,女人挂了电话,并且向这边走过来。

 

若无其事地拿出旅行指南,吉野认真又苦恼地低头翻着,就像在破案时搜寻和监视嫌疑犯那样,发挥熟练的演技,一边用余光感受着身边的一切。女人走进吉野身后的便利店,半晌,坐进她旁边的另外一张椅子,好像在喝纸盒装的牛奶,喝完了,就把纸盒拿在手里,双手放在膝盖上,面无表情地盯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

 

两人就这样并排坐了好一会儿,海面上的橘色渐渐加深,已经到了日落的时间。电话响起,她看了一眼,匆忙起身,表情和动作却显得很从容,把纸盒扔进两张长椅中间的垃圾桶。吉野因为这悠扬的钢琴声而转过头,目光相对,女人抱歉地躬了躬身子,赶忙按下通话键。

 

“三浦桑,我看到你了。……嗯,在便利店门口,这就过去。”

 

淡淡的声音随着海风消散在空气之中,正如她的气场那样高贵却过于清冷,可那匆匆一瞥,却让吉野感到,她并不像看上去那样冷漠,那双晶莹的眼里,隐约闪动着比常人更加炽热而激昂的情感。

 

宛如在黑暗中静静燃烧的蓝色火焰。

最新回复 (334)
  • 0 2
    刚点进来就看到了久违的积木文,lucky
  • 14 一嘛蘑菇 2019-8-25
    0 3
    发文来水经验太对了,必须高度表扬!!! ♪(゚▽^*)ノ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5
    1 4
    2

    柏木由里准备走上礼堂舞台上的那一刻,就开始后悔答应好友松山晴子的请求。

    松山在两人的家乡福江岛的五岛中学担任音乐老师,因为要休产假,问柏木可不可以替她带三个月班的时候,柏木是这么回答的:

    “我已经决定不再弹琴了。”

    “没关系,你如果不想弹的话,没人会强迫你的。”松山的声音无比温柔,有着难以抗拒的说服力,“而且,我觉得回来散散心也不错哦,你之前那么忙,我们很久都没见面了吧。”

    柏木知道松山是好心,毕竟好友打来电话的初衷,就是想安慰安慰近来消失在公众视野里的年轻钢琴家。想起家乡的海和好友久违的笑脸,柏木有些动摇。

    “可我不太擅长教别人,大概。”

    “唔,毕竟你是天才型的。”松山笑着说,“不过我相信你,因为由里是个温柔的人嘛,孩子们早晚会喜欢你的。”

    早晚这个词用的还真是微妙。柏木在内心默默吐槽道。

    身为一个公众人物,柏木很早就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个怎样的存在了,抛开弹琴技巧,冰山美人和看起来难以接近大概是最普遍的形容。倒不是她故意塑造的形象,只是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并没有开口说话、或是露出笑容的理由而已。

    更何况还是在她现在这种状态下。柏木挂掉电话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对未来感到隐隐的担忧。

    事实上,家乡的海和好友的笑脸确实让她的心情变得明朗不少,但学生们星星一样闪亮的眼睛,和她们似火的热情实在是过于耀眼,让柏木无法直视,校长介绍自己时的恭维话更像是五月的苍蝇般让人不适。她局促地站在讲台上,双眼微微眯着,盯着礼堂的大门口。忽然一阵恶寒袭来,浑身都在拒绝着眼前的一切,这感觉难以名状,却只有一瞬,下一秒,柏木又恢复了冷静,淡淡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大家好,我是柏木。”

    这种感觉,她自己形容为“一闪而逝的拒绝”,她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但它就像老朋友一样熟悉。最近这感觉变得多了起来,尤其当她坐在曾经视为梦想的钢琴前,抬起手,身心却拒绝着演奏任何一个音符。

    简短得甚至有些失礼的自我介绍结束后,礼堂之中传来热烈的赞叹和掌声。柏木像装了屏蔽器似的对此不为所动,余光瞥到舞台另一端的钢琴,她想,还好校长没有让她在全校师生面前演奏。

    但她这口气松的有点早。早会结束后,松山对她说“其实我还兼职做合唱部的指导教师”,她抬头才注意到眼前的教室门上挂着合唱部的牌子,角落里的钢琴就像是在嘲讽她似的,安静地伫立在那里。

    “……早知道这样,我是不会同意回来的。”

    “别这么说嘛。”松山狡黠地笑了笑。

    简直糟糕透了。无论是怀着不切实际梦想的聒噪女孩们,对她相貌议论纷纷的天真男孩们,还是答应“随便关照一下她们”的自己。下班之后,自己家那架车龄十多年的破皮卡竟然还在坏在了半路。

    “真是……糟糕透了。”

    她叹了口气,给相熟的汽车修理厂的三浦打了个电话。“对,我就在码头附近,周围有……一家便利店。”三浦说二十分钟后就到,柏木等着也是无聊,打算去便利店买点饮料。

    便利店门口的椅子上,坐着一位瘦瘦的女人,身边放着朴素的行李箱,手里还拿着一本旅行指南。她低着头,垂下的头发遮住了脸,虽然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但衣着很时髦。八成是东京来的吧。柏木想,走进便利店,随便买了盒牛奶。

    本打算在回到车边等待救援,可她从便利店出来的一瞬间,面对着层云尽染的霞光和水面,竟然有种要流出泪来的冲动。慌忙眨了眨眼,柏木静静坐下来,盯着远方,思绪万千。

    这样的阳光和海洋,让她想起和未婚夫铃木说分手的那个傍晚。

    或好或坏的回忆就像天边流动的云,镶上一层耀眼的金边,阴影仍在其间若隐若现。

    手机铃声响起。那是她最喜欢演奏的钢琴曲,没忍住多听了几秒,但似乎有点吵,原本在忙着看书的旅者转过头来望着她。柏木总算是看到了她的脸。瘦得棱角分明但仍然美丽,乍一看像小兔子似的人畜无害,可那双晶莹中带着锐利的大眼睛,却只能属于天空中翱翔的猎鹰。

    真是个奇妙的人呐。柏木一个晃神,手机还在响,她急忙说了声抱歉,就转过身去处理自己那辆破车的事情去了。

    三浦和松山都是自己儿时的同班同学。柏木很难想象,当年那个有着纤细手腕、身材颀长的忧郁少年,现在已经浑身都是结实的肌肉,满脸油污也掩盖不住脸上的干劲。他从小就喜欢车,现在从事这样的工作,也算是实现了梦想吧。

    “谢谢。”柏木尽量用真诚的语气说,“修理费要多少?”

    “不用啦,柏木你好不容易回来,我怎么好意思收钱呢。”三浦把鸭舌帽扶正,笑着说,“能摸到这古董的心脏就已经像做梦一样了!”他越说越兴奋,还讲起这辆车的历史。柏木安静地听着,过了好一会儿,三浦开着自己的改装车离开之后,她忽然想起刚才那个陌生人。回头望去,长椅上相同的位置变成了一位本地的老爷爷。心中有少许失望,柏木坐进卡车里,推下换挡杆,破车嘎吱嘎吱地沿着海滨公路前进。

    短暂的日落已然结束,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柏木半只胳膊靠在摇下来的车窗下沿,吹着海风。就在她准备打开车灯的时候,她看到一个拿着旅行箱的熟悉身影,走进了路边旅馆的大门。

    “‘岛歌’啊……”

    柏木瞥了一眼旅馆挂着的牌子,又目视前方,继续向半山腰的自家旧宅驶去。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5
    0 5
    一嘛蘑菇 发文来水经验太对了,必须高度表扬!!! ♪(゚▽^*)ノ
    你都8级了!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5
    0 6
    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猫 刚点进来就看到了久违的积木文,lucky
    久违的2333好像真的在冷cp里还算稍微热一点的了
  • 0 7
    柏木刻画的很传神,七大的描写很有电影的画面感,让我越来越期待吉野警部与柏木老师的交集
  • 11 呆亭 2019-8-25
    0 8
    乍一看像小兔子似的人畜無害,可那雙晶瑩中帶著銳利的大眼睛,卻只能屬於天空中翱翔的獵鷹。好有畫面感!期待吉野大人與柏木老師的後續
  • 11 飛虎景陽 2019-8-25
    0 9
    美女與野獸-->這個形容實在是太棒了!!!(明明笑得很大聲
    感覺不是有案要破的故事?
  • 14 一嘛蘑菇 2019-8-26
    0 10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你都8级了!
    我是站长,要多少级都可以(挖鼻孔
  • 14 一嘛蘑菇 2019-8-26
    0 11
    吉野警官第一次离开东京就到了小岛上,恰巧柏木老师又回到老家,不是缘分是什么!?
  • 10 餘了夢想 2019-8-26
    0 12
    高處不勝寒嗎?我覺得吉野大人也是相當孤獨的... 

    話說~阿七真的很喜歡旅遊梗 XDDDD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6
    0 13
    餘了夢想 高處不勝寒嗎?我覺得吉野大人也是相當孤獨的... 話說~阿七真的很喜歡旅遊梗 XDDDD
    两个孤独的家伙,两件事,两个视角,所以叫二重奏的话,肯定不只是旅游啦(吉野大人,请不要怪我不让你好好休假嘿嘿嘿
    至于旅游,那个岛真的很适合散心啊!!吉野在报纸男的事件后肯定要开始做出些改变,说走就走,就在命运(无良作者)的安排下来到了这里w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6
    0 14
    一嘛蘑菇 吉野警官第一次离开东京就到了小岛上,恰巧柏木老师又回到老家,不是缘分是什么!?
    这是命运啊!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6
    0 15
    一嘛蘑菇 我是站长,要多少级都可以(挖鼻孔
    转眼你又9级了!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6
    0 16
    飛虎景陽 美女與野獸-->這個形容實在是太棒了!!!(明明笑得很大聲 感覺不是有案要破的故事?
    是不是美女与野兽ww
    破案是要有的,但可能不写那么细(作者已放弃思考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6
    1 17
    呆亭 乍一看像小兔子似的人畜無害,可那雙晶瑩中帶著銳利的大眼睛,卻只能屬於天空中翱翔的獵鷹。好有畫面感!期待吉野大人與柏木老師的後續
    好像每次一写到旅游我就控制不住开始各种描写风景了…………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6
    0 18
    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猫 柏木刻画的很传神,七大的描写很有电影的画面感,让我越来越期待吉野警部与柏木老师的交集
    好像脑子里就有那些画面似的~
    交集来得太快,感觉命运实在是太偏心了哈哈哈哈
  • 14 一嘛蘑菇 2019-8-26
    0 19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转眼你又9级了!
    证明我不用水贴也能废话无限~
  • 12 花田里是七色的脑洞 2019-8-26
    0 20

    3

     

    吉野绘里香在窗前站立许久,静待海天之间最后一丝蓝光消失,轻轻拉上窗帘。

     

    这家名为“岛歌”的三层旅馆,是她从旅行指南中偶然看到的,推荐语是交通方便,风景优美。吉野不知道小镇上所谓的交通能方便到何种程度,但这风景确实很美。从阳台看去,港口往来的船只,远方零碎的孤岛,更远处的大海,全都一览无余。

     

    吉野在东京的公寓也能看见东京湾,相同的灯光、货船、海面和繁星,可又完全不一样。同样是大海,究竟差在哪里了呢?吉野暂时没有想明白,拉上窗帘后,尽管原木风格的房间看起来颇有新意,但在人造的光源下仍旧缺乏些生气,她也就没有继续思考这件事了。

     

    把笔记本电源连接好,吉野仰面躺在床上,怔怔地盯着天花板。旅行的第一天,她在火车上完成了监控网络舆情的爬虫工具,在群里看大家聊天(他们今天抓到一个蠢蛋手机诈骗犯),还在群里发了一张福江岛码头的照片。

     

    除了身在遥远的小岛,好像和平时也没区别。

     

    眼睛有些干涩,索性闭上,残光渐渐隐去,黑暗中闪过某个清秀而冷漠的脸。

     

    对了,还遇到一个开着破卡车的怪人。吉野细细回味着当时的场景,有种淡淡的晨光穿透薄雾的感觉,说不上欣喜,却引得她愿意驻足欣赏,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小小奇迹。

     

    “奇迹么……”

     

    这位26岁的精英组警部从来不相信什么奇迹,这两个字从她脑子里蹦出来这件事本身就够称得上是个奇迹了。睁开眼睛,胳膊向远处稍微伸了伸,她拿起倒扣在床上的旅游指南,上面画着一座看上去历史非常悠久的、气派的天主教堂。

     

    一定是因为这个,她想。五岛列岛比长崎更加受到大航海时代西方传教士的影响,在那高低起伏的山林之间藏着大大小小的教堂,也算是这里除了自然景色之外最大的观光噱头。这间旅馆附近就有一座石头堆砌的小教堂,年代久远,没什么名气,疏于管理,但这正符合吉野的心意。虽然她一向认为,把未来寄托在缥缈的奇迹上面无疑是懦弱的表现,是为自己不努力而寻找的借口,不过,这些为了祈祷奇迹或是传道而修建的教堂,某种意义上也凝聚了无数人的努力和心血,即便微弱,却也让她心生敬畏。

     

    而当第二天早上,她走进教堂,远远望见某个意想不到身影的时候,吉野不得不接受奇迹存在的事实。浑浊的晨光透过马赛克玻璃,笼罩在一架破旧的三角钢琴上,地面五颜六色的图案融化于琴身暗淡的黑漆,散发着异样的光辉。身材高挑的女人穿着深灰色的针织外套,正坐在那架钢琴前,双手抚摸着黑白琴键。

     

    如果这时候,代表着幸福的笑容能出现在她脸上的话,那随之奏响的音符,大概会化为她背后舒展的双翼,几乎会让人错以为有天使降临吧。

     

    然而实际上,陌生人微微皱着眉,看上去心事重重,迟迟没有按下任何按键。空气之中只有她未言说的烦恼,像远处的海浪般隐隐回响。

     

    ——咚。

     

    不自觉迈出了脚步,有种力量驱使吉野往前走,想要离那个人稍微近一点。陌生人听到声响抬起头望着吉野,目光相接的瞬间就闪开了,随即起身,匆匆把背包往肩上提了提,和纤瘦的警官擦肩而过,也没说一句话,没再看她一眼。

     

    吉野仍然抱着双臂,稳健地向钢琴那边走去,坐下,学着陌生人的样子抚摸琴键,深呼吸,然后猛地按下去,只听——

     

    咣!噔噔咚!叮叮叮叮~当!!

     

    自己的动作和神态应该很像个钢琴家,虽然这音乐不太动听,不过至少情绪表达得到位。她闭上眼睛试着让自己陶醉在想象之中,那里有刚才的陌生人忘情演奏的画面。不知为何,吉野总觉得她应该是这样弹钢琴的。

     

    咻——叮咚叮咚锵锵锵——

     

    “喂。”

     

    淡淡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吉野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仿佛混乱中唯一的和谐,无序而嘈杂的钢琴声戛然而止。睁开眼睛,刚刚那张漂亮的脸带着些愠怒,再次出现在眼前,而且距离是那么近,甚至能看清她眉梢上方浅褐色的痣。

     

    “怎么了?”

     

    “钢琴不是你这么弹的。”

     

    吉野注意到对方也在不经意地打量自己,尤其是自己的那双手——经常会被误认为是长期练习钢琴的、过于巨大的手。吉野也毫不客气地看回去。那双搭在琴身上方的手,也是那样修长,看上去却更加有力量,指甲修剪得十分整洁,手背瘦得有血管若隐若现。深灰色外套下,淡蓝的衬衫配上深蓝的长裙,肩上挂着细链皮包,怎么看都比本地人时尚太多。

     

    “那你要不要演示一下钢琴该怎么弹?”吉野说,带着点挑衅。

     

    女人的唇角压得更低了,好像要反驳,又憋了回去。

     

    “无聊。”

     

    她说完就转身离开。吉野望着那挺拔到有些刻意的背影,过了一会儿,破烂卡车的轰鸣声渐渐远去,她有些意犹未尽地站起来,选好角度拍下这架钢琴,也跟着离开了小教堂。旅行的第二天,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吉野对这样的进展十分满意。在如此偏远的小岛上,破烂卡车和时尚美女怎么说都是十分夺人眼球的组合。凭着天才警官的侦查能力,在码头附近二十分钟车程的汽车修理厂打听一番,就找出了那个陌生人的身份。

     

    “柏木由里,这名字不错。”

     

    人如其名,就像教堂门口盛开的白色百合花,圣洁而纯净。

     

    吃完午饭后不久,吉野绘里香来到了五岛中学的门前。

返回
发新帖 汇入LOFTER文章(回复此帖)